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杂志传:咀嚼《读者》先锋经验  

2015-05-19 14:35: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咀嚼《读者》先锋经验
时间:2014-08-15 10:24:00  作者:李频  来源:青年记者

  ● 李 频

  “杂志传”之称名始自贾平凹为师永刚《读者时代》作的序。其序名为《杂志传》,序文首句说:“世上有为一人物作传的书,也有为某一事件作传的书,但为一本杂志所作的传记是罕见的。”

  师永刚为《读者》作传之由来,我总妄测到读者出版传媒公司总经理彭长城阅读生活的一个细节:1996年12月,他在广东看到了约翰·海登写的《读者文摘传奇》一书。那是美国人写的美国的杂志。彭长城看得如痴如醉,《读者时代》及其修订再版的《读者传奇》均记留了彭的阅读初感。

  

  一

  《读者时代》初版于2001年5月,副题名为“一本杂志和她影响的生活”,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修订再版于2004年5月,出版社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书名改为《读者传奇》,副题亦改为“一本与时代互动的杂志”。书名改动有其道理。“读者时代”太大,宏大得难以把握;“生活”难免漫无边际。题好起,文不易做。《读者传奇》有仿效《读者文摘传奇》的嫌疑,副题以“与时代互动”来修饰杂志,倒也很平实。以往修订再版书多为同一家出版社所为,如此“一女再嫁”,想必是作者选择所致。

  《读者传奇》是《读者时代》的升级版。升级既在图文书的表现形式,亦在文字内容:删节原书近四万字,增补《读者》创刊20年来最具影响力的十篇文章。《读者时代》有封面5幅,刊社活动照片25幅。《读者传奇》则大量援用《读者》原刊上的插图,新发布刊社活动照片近30幅,随文穿插于书中,流畅而不显散漫,整书端庄典雅,实证了图书出版理论的一个基本命题:图文书是杂志传的基本表现形式,或者说,杂志传的形式表达要首选图文书。此为从《读者时代》到《读者传奇》独有的文本实验意义。

  师永刚在《〈读者传奇〉出版新记》中说及:

  先前出版的那本书作为《读者》杂志的前传,并不能完整地记述这本杂志的传奇经历以及对于业界来说至关重要的先锋经验。

  作家总会说话,自找理由中包含了可贵的自省。“先锋经验”,倒是内涵丰富、表述恰切的关键词。非感觉敏锐的作家难以觉察,那是值得联系新时期中国期刊的发展历史去用心品味的。我总认为,将《读者时代》与《读者传奇》对读,既可探幽其再版修订的话语痕迹,亦可领略其先锋经验的初步内在意蕴。

  

  二

  《读者》更名是新时期中国期刊史上的大事件,因发生在中国实行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初始年份而承载了中国期刊历史的里程碑意义。在《共和国期刊60年》一书中,我将其定性为“品牌在冲破国际刊坛压力中崛起”。上世纪90年代中国期刊的主潮是市场经济转轨背景下的媒体运作,品牌成为期刊市场运作的生命线。《读者》为此付出了昂贵的情感代价,但因为沉着应对和印刷厂的得力支持,《读者》成功地渡过了险滩。

  《读者时代》在《序章》中说:

  因为改名很可能改掉的是一种民族感情,一本杂志的改名竟引得许多读者如此伤痛;而改名后,读者更是全力支持这本杂志,发行量反而继续攀升。①

  《读者传奇》中的相应文字改为:

  因为更名很可能改掉的是一种民族情感,一本杂志的更名竟成为当年国内文化界一件大事,引发各界关注,此为首例。而且,一般杂志改名后,都会对发行量产生影响,出人意料的是,此本杂志改名后的发行量,反而比改名前有巨大攀升。②

  既定性事件,又铺陈事理,更名后发行量不降反升的结果自然凸显了。读者杂志社1998年的调查结果表明:“1981~1989年开始看《读者》的占28.63%,1990~1994年开始看《读者》的占37.7%,1995年以后开始看的占34%。”③《读者》更名前后时段的占比最高,这数据从另一侧面印证了《读者》化危机为转机。《读者传奇》的概要表述,就事件机理的内在解析而言仍失于简单,但修改有助于引发更深更细的思考。

  

  三

  专栏是期刊文本内在的结构单位,栏目命名、功能指向、版面地位等颇费周章,浓缩了期刊编辑理论的精华。《读者》“一些栏目在岁月中固定下来,甚至在杂志上的页码位置,也被固定下来。杂志越变越简单,也越变越方便。”④这是我此前未察觉的。

  《读者时代》说:

  《读者文摘》在首期推出“文苑”以后直到现在,几乎一成不变地出现在杂志的固定栏目与页码上。每期在杂志的第四页上,你可以固定地看到它,并且从来不用担心它会消失。这个栏目一开始只是想选择一些好看的有着一种意趣的文艺作品。他们在首期中推出的《灵与肉》代表着一种深切的人性的歌颂,当然也成为他们的一种代表。然而这种文风沉重的作品并不是他们所要表达的主旨,后来他们开始把触角延伸到了诗歌与一些译文上来,这些作品具有明显的人文色彩;此后又延伸到了以人性与人情味为主的故事,这些故事讲着一些基本的人类的道德标准。经过三到四年的时间,这个栏目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它所刊发的文章,大部分都有一个曲折的故事,蕴含着基本的发人深思的道理,或者是一种哲理味很浓的有关人生的各种道德价值的判断。⑤

  在《读者传奇》中修订为:

  《读者文摘》杂志在首期推出《文苑》这一栏目,从创办到现在,将近300期,几乎一成不变地出现在杂志上。每期在杂志的第4页上,你都可以固定地看到它。这个栏目的初衷是选择好看与凝聚着意趣的文艺作品,它所刊发的文章,大部分都有一个曲折的故事,蕴含着发人深省的道理,或者是哲理味很浓的有关人生的各种道德价值的判断。这个十几年都保持相同风格的栏目,被读者推崇为他们最欣赏的栏目之首。⑥

  《文苑》是《读者》的读者很喜欢的专栏,我是知晓的。读者杂志社有关的调查报告中披露过:“您最喜欢《读者》的哪些栏目?‘文苑’57.5%;‘人物’41.13%;‘人世间’40.38%;‘杂谈随感’54.5%;‘社会之窗’26.88%;‘婚姻与家庭’26.38%;‘在国外’29.5%;‘知识窗’48.63%;‘生活之友’35.7%;‘漫画与幽默’59.75%;‘两代之间’23.13%。”⑦其固定版面位置对它名列第二的受欢迎程度到底存在多大程度上的影响呢?两者的定性肯定我不犹疑,其定量描述,我只能期待方家了。

  记得有资料反映,美国《人物》创刊前,美国的年轻人每期拿到新刊《时代》,总先看其中的“人物”专栏。编办者因此将“人物”专栏从《时代》中独立成刊。也有好些朋友告诉我,看《新华文摘》时,总先翻其“漫画之页”。我便内心假定:某些专栏及其固定的版面位置是稳定核心读者群的编辑手段,它以固定的栏目及其位置认同并培养了读者的定读性,其中隐含的读者阅读偏好值得从读者资源开发的高度去认识与应对。我也注意到了“读者阅读《半月谈》的一般习惯和做法是:基本上每页内容都看了31.2%,先简单浏览,然后再选感兴趣的内容看58.1%,重点看某个或某些专栏9.9%,其他0.8%”。⑧诚然,《半月谈》与《读者》的期刊类型、文本品格差别很大,其为时政性期刊,却有9.9%的读者重点看某个或某些专栏,我倒不觉其比例低,反觉定读性作为一个期刊理论范畴有一定的普遍性。可惜出版理论界对叫喊多年几成口语的可读性尚且解析得不深不透,更不用说耐读性、易读性、定读性这类关联概念了。

  

  四

  期刊自然是群体合力的产物。合力之中力度更大者当数主编。胡亚权和郑元绪对《读者》的品格塑造影响甚巨。在胡对杂志的影响中,首推《读者》的版面形式。

  《读者时代》记述说:

  在他的这些原则之外,他还加大了杂志的“配图”。从1982年开始,他想出了一个“偷懒”的办法,请当时在全国颇有影响力的画家为这本杂志配插图,而且每期几乎都有二十多幅的插图量。这在当时国内刊物中几乎是非常少见的。刚开始时,杂志上有少量的插图都是他自己画的或复制的,那些插图有时候对他来说,有些勉为其难。他很想找到一种更“高级”的插图,而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插图高手。好的插图同时也可以提高杂志的知名度。⑨

  《读者传奇》修订为:

  从1982年开始,胡想出了新的办法。请当时在全国有影响的画家配插图。每期几乎都有20幅以上的插图量,这在当时国内刊物中成为异端。国内所有的时尚杂志都是用大量的照片,黑白配图已像弃妇般备受冷遇。胡则坚信自己的正确。杂志上少量的插图起初是他画的或复制的,显得稚嫩与可笑。但他认为好的配图,可提升杂志的品位。⑩

  手绘艺术插图是《读者》鲜明独特的版面元素,强化了《读者》隽永耐读的期刊个性。创刊十年时,读者杂志社还为长期配图的十位插图画家各出一本插画集并举办插画展。插画集后来两次再版,成为美术院校学生学习的摹本,成就了一段期刊与插图艺术联姻的佳话。《读者传奇》成规模引用这批插图,既是对该刊优质资源的再利用,也是对该刊独特风格的再传播。会心会意,在赏心阅读之后真该鼓掌称快。

  胡亚权如此独钟插图,不免引发我的探究。《读者》借鉴仿效自美国《读者文摘》,于插图又该如何看呢?《读者文摘》以保守著称,坚持刊物的内容需要文字而不需要画面。《生活》画报1936年创刊后叱咤风云,《读者文摘》自1939年起才不得不采用画面,却都为美术作品。它用人物照片做封面则是1998年第5期以后的事了,中文版1998年第5期封面就是一位被称为“灭火英雄”的女消防队员英姿飒爽的真实照片。这引起国际刊坛诸多议论和关注。

  将两刊联系起来,又该如何认知和评价胡亚权的编辑抉择呢?亦步亦趋还是理性认同?如果是理性认同,又该如何解析胡亚权的理性内涵?《读者传奇》只呈现事实,师永刚说,他“只是一个记录者,而不是一个评判者”。

  《读者时代》和《读者传奇》均为旧书,其中捕捉记述的某些先锋经验是值得梳理反刍的。它并非专业著作,却又比常见的调查报告更有文采。初涉出版者,如能静心细读,倒可揣摩为文、改文之道。

  

  注释:

  ①⑤⑨师永刚:《读者时代》,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4页、第34页、第37页

  ②④⑥⑩师永刚:《读者传奇》,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3页、第33页、第35页、第36页

  ③⑦⑧《刊社开展读者调查·读者杂志社》,《中国期刊协会通讯》,1998年第4期

  

  (作者为中国传媒大学编辑出版研究中心教授)

  来源:青年记者20147月下

  评论这张
 
阅读(10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