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我为什么要写《骑兵连》  

2013-06-19 04:16:00|  分类: 人文/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想写一本关于骑兵的书。

我一直想写一本关于骑兵的书。   这样的题材虽然然并不是一个时尚的选择,但这个念头一直潜藏在我的记忆里。当我遇到那匹马,遇到那队骑兵,遇到那件事时,这个故事其实就开始了。   六年前,我去新疆游历。在一座小山上,我看到了一座奇怪的马坟。那个坟被修得很整齐,坟前竖着一块很大的碑。我觉得怪异:为什么要给一匹马造一座坟,还要竖一块碑?   后来我才知道这里面有一段很感人的故事。   那匹马的主人原是马步芳手下的一位神勇的师长,一生与解放军为敌。传说此马高大俊伟,一身黄毛,号称黄毛风,性刚且烈,屡次将骑兵师长从险境中救出。据说有一次,骑兵师长所带领的部队被解放军围在这座小山冈上,我方骑兵团长想将此马收为坐骑,所以下令只围不杀,任何人不得伤到这匹马。围至第四日,敌方断粮断水,我方料其必降,但没有想到,第五日夜间,竟有一骑如闪电般蹿出我方包围,就在愕然间,稍顷又浑身湿淋淋地跑回山上。事后才得知,此马身覆棉被,跑至山前一水渠处,浸湿之后又跑回山上,以此救活了山上被围的敌方兵士。我方骑兵团长最后在水渠边设计,将此马俘获。   此马被俘后,整日仰天低鸣,水草不沾。兵士皆言要处死此马,惟骑兵团长坚持不语。十天后,被围于山上的敌骑兵师长自杀。此马似乎得到召唤,冲破围栏,直扑山上。三天后,人们在悬崖下找到马尸。   此马之忠烈令军中将士震撼。骑兵团长沉思良久,下令将其下葬,并竖碑铭之。   我被这个故事震惊,为这匹马,也为那位后来成为解放军一位名将的骑兵团长的举动。从那时候起,便萌生了写一本关于马与骑兵故事的念头。   后来,我又遇到一位骑兵上尉,他是青海玉树骑兵连的连长。在那块远离人间的雪域,骑兵连只有几十匹马,蜷缩在草原上的一块净地上。那些马又老又弱,鞍具破败,兵士们则如同一群正在挥刀前行的农民。

  这样的题材虽然然并不是一个时尚的选择,但这个念头一直潜藏在我的记忆里。当我遇到那匹马,遇到那队骑兵,遇到那件事时,这个故事其实就开始了。

 中。   这不是挽歌,但它是一种怀旧。   制作一种故事,其实是对于想像力的一种考验。我在西北八年的游历经历对这本书的写作起了很大作用。我在书中掺进了一位神秘的懂马语的老人,以及一匹传说似的马,还有万马云集的赛马会,上千人的围猎群狼,神秘的预言者以及西部边地人们的生活状况。我想,我要写作的是一本与所有的关于骑兵与马的不一样的小说,而想像的东西可能使我逼近了一部分真实。   也许这是一本不合时宜的书,是一本神秘与陌生的书,我期待着你从书本中发现一些在酒吧与时尚杂志中,还未能看清的一种新生活的真相。   我相信,这本书作为我某种精神历史的纪录,将使那些遥远的隐秘的往事,再次浮现于尘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被铭记的除了英雄、历史的痕迹,还有人世苍茫处的那一声马的嘶鸣。   那些马,它们终将会在我们内心的苍茫处,找到自己的路径。 出处当当http:t.cnzHuwNfe 亚马:http:t.cnzHuAv57
  六年前,我去新疆游历。在一座小山上,我看到了一座奇怪的马坟。那个坟被修得很整齐,坟前竖着一块很大的碑。我觉得怪异:为什么要给一匹马造一座坟,还要竖一块碑?

  后来我才知道这里面有一段很感人的故事。

  那匹马的主人原是马步芳手下的一位神勇的师长,一生与解放军为敌。传说此马高大俊伟,一身黄毛,号称黄毛风,性刚且烈,屡次将骑兵师长从险境中救出。据说有一次,骑兵师长所带领的部队被解放军围在这座小山冈上,我方骑兵团长想将此马收为坐骑,所以下令只围不杀,任何人不得伤到这匹马。围至第四日,敌方断粮断水,我方料其必降,但没有想到,第五日夜间,竟有一骑如闪电般蹿出我方包围,就在愕然间,稍顷又浑身湿淋淋地跑回山上。事后才得知,此马身覆棉被,跑至山前一水渠处,浸湿之后又跑回山上,以此救活了山上被围的敌方兵士。我方骑兵团长最后在水渠边设计,将此马俘获。

我一直想写一本关于骑兵的书。   这样的题材虽然然并不是一个时尚的选择,但这个念头一直潜藏在我的记忆里。当我遇到那匹马,遇到那队骑兵,遇到那件事时,这个故事其实就开始了。   六年前,我去新疆游历。在一座小山上,我看到了一座奇怪的马坟。那个坟被修得很整齐,坟前竖着一块很大的碑。我觉得怪异:为什么要给一匹马造一座坟,还要竖一块碑?   后来我才知道这里面有一段很感人的故事。   那匹马的主人原是马步芳手下的一位神勇的师长,一生与解放军为敌。传说此马高大俊伟,一身黄毛,号称黄毛风,性刚且烈,屡次将骑兵师长从险境中救出。据说有一次,骑兵师长所带领的部队被解放军围在这座小山冈上,我方骑兵团长想将此马收为坐骑,所以下令只围不杀,任何人不得伤到这匹马。围至第四日,敌方断粮断水,我方料其必降,但没有想到,第五日夜间,竟有一骑如闪电般蹿出我方包围,就在愕然间,稍顷又浑身湿淋淋地跑回山上。事后才得知,此马身覆棉被,跑至山前一水渠处,浸湿之后又跑回山上,以此救活了山上被围的敌方兵士。我方骑兵团长最后在水渠边设计,将此马俘获。   此马被俘后,整日仰天低鸣,水草不沾。兵士皆言要处死此马,惟骑兵团长坚持不语。十天后,被围于山上的敌骑兵师长自杀。此马似乎得到召唤,冲破围栏,直扑山上。三天后,人们在悬崖下找到马尸。   此马之忠烈令军中将士震撼。骑兵团长沉思良久,下令将其下葬,并竖碑铭之。   我被这个故事震惊,为这匹马,也为那位后来成为解放军一位名将的骑兵团长的举动。从那时候起,便萌生了写一本关于马与骑兵故事的念头。   后来,我又遇到一位骑兵上尉,他是青海玉树骑兵连的连长。在那块远离人间的雪域,骑兵连只有几十匹马,蜷缩在草原上的一块净地上。那些马又老又弱,鞍具破败,兵士们则如同一群正在挥刀前行的农民。

  此马被俘后,整日仰天低鸣,水草不沾。兵士皆言要处死此马,惟骑兵团长坚持不语。十天后,被围于山上的敌骑兵师长自杀。此马似乎得到召唤,冲破围栏,直扑山上。三天后,人们在悬崖下找到马尸。

  此马之忠烈令军中将士震撼。骑兵团长沉思良久,下令将其下葬,并竖碑铭之。

  我被这个故事震惊,为这匹马,也为那位后来成为解放军一位名将的骑兵团长的举动。从那时候起,便萌生了写一本关于马与骑兵故事的念头。

我一直想写一本关于骑兵的书。   这样的题材虽然然并不是一个时尚的选择,但这个念头一直潜藏在我的记忆里。当我遇到那匹马,遇到那队骑兵,遇到那件事时,这个故事其实就开始了。   六年前,我去新疆游历。在一座小山上,我看到了一座奇怪的马坟。那个坟被修得很整齐,坟前竖着一块很大的碑。我觉得怪异:为什么要给一匹马造一座坟,还要竖一块碑?   后来我才知道这里面有一段很感人的故事。   那匹马的主人原是马步芳手下的一位神勇的师长,一生与解放军为敌。传说此马高大俊伟,一身黄毛,号称黄毛风,性刚且烈,屡次将骑兵师长从险境中救出。据说有一次,骑兵师长所带领的部队被解放军围在这座小山冈上,我方骑兵团长想将此马收为坐骑,所以下令只围不杀,任何人不得伤到这匹马。围至第四日,敌方断粮断水,我方料其必降,但没有想到,第五日夜间,竟有一骑如闪电般蹿出我方包围,就在愕然间,稍顷又浑身湿淋淋地跑回山上。事后才得知,此马身覆棉被,跑至山前一水渠处,浸湿之后又跑回山上,以此救活了山上被围的敌方兵士。我方骑兵团长最后在水渠边设计,将此马俘获。   此马被俘后,整日仰天低鸣,水草不沾。兵士皆言要处死此马,惟骑兵团长坚持不语。十天后,被围于山上的敌骑兵师长自杀。此马似乎得到召唤,冲破围栏,直扑山上。三天后,人们在悬崖下找到马尸。   此马之忠烈令军中将士震撼。骑兵团长沉思良久,下令将其下葬,并竖碑铭之。   我被这个故事震惊,为这匹马,也为那位后来成为解放军一位名将的骑兵团长的举动。从那时候起,便萌生了写一本关于马与骑兵故事的念头。   后来,我又遇到一位骑兵上尉,他是青海玉树骑兵连的连长。在那块远离人间的雪域,骑兵连只有几十匹马,蜷缩在草原上的一块净地上。那些马又老又弱,鞍具破败,兵士们则如同一群正在挥刀前行的农民。

  后来,我又遇到一位骑兵上尉,他是青海玉树骑兵连的连长。在那块远离人间的雪域,骑兵连只有几十匹马,蜷缩在草原上的一块净地上。那些马又老又弱,鞍具破败,兵士们则如同一群正在挥刀前行的农民。这不是我想像中传奇式的骑兵。更出乎我意料的是,骑兵已开始成为一个边缘兵种,这个连队的前身曾经声名显赫,但现在则经历了从一个师撤至一个团,再撤至一个营,继尔又撤至一个连的过程。我还听说,这个最后的标本式的连队,也可能被撤消。

  曾在历史上作为重要标志物的骑兵,已成为一个过时的兵种,并且似乎与这个时代没有了一点关系,因为他们无法找到自己的敌人。一个没有敌人的兵种,还有存在的理由吗?

  看着那支整齐的马队,那些认真地练着劈刺的骑兵们,我感到一种强大的失落与感慨。正是这支标本式的连队,让我开始思索一个重大的主题,那就是地处时代与地域边缘的军队,在退出历史舞台前的挽歌式的结局。

这不是我想像中传奇式的骑兵。更出乎我意料的是,骑兵已开始成为一个边缘兵种,这个连队的前身曾经声名显赫,但现在则经历了从一个师撤至一个团,再撤至一个营,继尔又撤至一个连的过程。我还听说,这个最后的标本式的连队,也可能被撤消。   曾在历史上作为重要标志物的骑兵,已成为一个过时的兵种,并且似乎与这个时代没有了一点关系,因为他们无法找到自己的敌人。一个没有敌人的兵种,还有存在的理由吗?   看着那支整齐的马队,那些认真地练着劈刺的骑兵们,我感到一种强大的失落与感慨。正是这支标本式的连队,让我开始思索一个重大的主题,那就是地处时代与地域边缘的军队,在退出历史舞台前的挽歌式的结局。   我想写作一本有别于以前惯性思维的军事小说。   在这本书开始写作之前,一位流浪在草原上的说书人给我讲了一个成吉思汗的故事与传说,我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这个故事的背景。于是,我在这本书写作时,作了一个非常冒险的选择:我想用自己的认识,来编织一个关于一匹马与成吉思汗的历史,并且以此作为一个象征性的背景,穿插书中;另外一条线则是写了最后一支骑兵连充满传奇与神秘的历史的故事,而这支骑兵连的连长成天是成吉思汗的第四十六代传人。成天似乎是一个神秘而又与这个时代不相关的一个代码,身上有许多与现代生活格格不入的东西,他属于那种纯粹古代的军人。   我只想用这个人物来告诉人们一个真相,在边防序列里,有无数这样“过时”的人,这样“古典”的人,在过着一种常人不可理解的生活。他们只与一种责任相关,但却与时代无关。   与这位连长伴在一起的是一匹神秘而极其忠诚的野马。一种动物情感与神秘的草原历史交错其间,而伴随着这个连队出现的一些现代人,他们活得真实而且目标感十足。后来,这位传奇而又古典的骑兵连长,在连队被撤消前,为救那匹野马死在了沼泽

  我想写作一本有别于以前惯性思维的军事小说。

  在这本书开始写作之前,一位流浪在草原上的说书人给我讲了一个成吉思汗的故事与传说,我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这个故事的背景。于是,我在这本书写作时,作了一个非常冒险的选择:我想用自己的认识,来编织一个关于一匹马与成吉思汗的历史,并且以此作为一个象征性的背景,穿插书中;另外一条线则是写了最后一支骑兵连充满传奇与神秘的历史的故事,而这支骑兵连的连长成天是成吉思汗的第四十六代传人。成天似乎是一个神秘而又与这个时代不相关的一个代码,身上有许多与现代生活格格不入的东西,他属于那种纯粹古代的军人。

  我只想用这个人物来告诉人们一个真相,在边防序列里,有无数这样“过时”的人,这样“古典”的人,在过着一种常人不可理解的生活。他们只与一种责任相关,但却与时代无关。

  与这位连长伴在一起的是一匹神秘而极其忠诚的野马。一种动物情感与神秘的草原历史交错其间,而伴随着这个连队出现的一些现代人,他们活得真实而且目标感十足。后来,这位传奇而又古典的骑兵连长,在连队被撤消前,为救那匹野马死在了沼泽中。

  这不是挽歌,但它是一种怀旧。

  制作一种故事,其实是对于想像力的一种考验。我在西北八年的游历经历对这本书的写作起了很大作用。我在书中掺进了一位神秘的懂马语的老人,以及一匹传说似的马,还有万马云集的赛马会,上千人的围猎群狼,神秘的预言者以及西部边地人们的生活状况。我想,我要写作的是一本与所有的关于骑兵与马的不一样的小说,而想像的东西可能使我逼近了一部分真实。

  也许这是一本不合时宜的书,是一本神秘与陌生的书,我期待着你从书本中发现一些在酒吧与时尚杂志中,还未能看清的一种新生活的真相。

  我相信,这本书作为我某种精神历史的纪录,将使那些遥远的隐秘的往事,再次浮现于尘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被铭记的除了英雄、历史的痕迹,还有人世苍茫处的那一声马的嘶鸣。

  那些马,它们终将会在我们内心的苍茫处,找到自己的路径。

中。   这不是挽歌,但它是一种怀旧。   制作一种故事,其实是对于想像力的一种考验。我在西北八年的游历经历对这本书的写作起了很大作用。我在书中掺进了一位神秘的懂马语的老人,以及一匹传说似的马,还有万马云集的赛马会,上千人的围猎群狼,神秘的预言者以及西部边地人们的生活状况。我想,我要写作的是一本与所有的关于骑兵与马的不一样的小说,而想像的东西可能使我逼近了一部分真实。   也许这是一本不合时宜的书,是一本神秘与陌生的书,我期待着你从书本中发现一些在酒吧与时尚杂志中,还未能看清的一种新生活的真相。   我相信,这本书作为我某种精神历史的纪录,将使那些遥远的隐秘的往事,再次浮现于尘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被铭记的除了英雄、历史的痕迹,还有人世苍茫处的那一声马的嘶鸣。   那些马,它们终将会在我们内心的苍茫处,找到自己的路径。 出处当当http:t.cnzHuwNfe 亚马:http:t.cnzHuAv57
出处当当 这不是我想像中传奇式的骑兵。更出乎我意料的是,骑兵已开始成为一个边缘兵种,这个连队的前身曾经声名显赫,但现在则经历了从一个师撤至一个团,再撤至一个营,继尔又撤至一个连的过程。我还听说,这个最后的标本式的连队,也可能被撤消。   曾在历史上作为重要标志物的骑兵,已成为一个过时的兵种,并且似乎与这个时代没有了一点关系,因为他们无法找到自己的敌人。一个没有敌人的兵种,还有存在的理由吗?   看着那支整齐的马队,那些认真地练着劈刺的骑兵们,我感到一种强大的失落与感慨。正是这支标本式的连队,让我开始思索一个重大的主题,那就是地处时代与地域边缘的军队,在退出历史舞台前的挽歌式的结局。   我想写作一本有别于以前惯性思维的军事小说。   在这本书开始写作之前,一位流浪在草原上的说书人给我讲了一个成吉思汗的故事与传说,我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这个故事的背景。于是,我在这本书写作时,作了一个非常冒险的选择:我想用自己的认识,来编织一个关于一匹马与成吉思汗的历史,并且以此作为一个象征性的背景,穿插书中;另外一条线则是写了最后一支骑兵连充满传奇与神秘的历史的故事,而这支骑兵连的连长成天是成吉思汗的第四十六代传人。成天似乎是一个神秘而又与这个时代不相关的一个代码,身上有许多与现代生活格格不入的东西,他属于那种纯粹古代的军人。   我只想用这个人物来告诉人们一个真相,在边防序列里,有无数这样“过时”的人,这样“古典”的人,在过着一种常人不可理解的生活。他们只与一种责任相关,但却与时代无关。   与这位连长伴在一起的是一匹神秘而极其忠诚的野马。一种动物情感与神秘的草原历史交错其间,而伴随着这个连队出现的一些现代人,他们活得真实而且目标感十足。后来,这位传奇而又古典的骑兵连长,在连队被撤消前,为救那匹野马死在了沼泽http://t.cn/zHuwNfe 亚马:中。   这不是挽歌,但它是一种怀旧。   制作一种故事,其实是对于想像力的一种考验。我在西北八年的游历经历对这本书的写作起了很大作用。我在书中掺进了一位神秘的懂马语的老人,以及一匹传说似的马,还有万马云集的赛马会,上千人的围猎群狼,神秘的预言者以及西部边地人们的生活状况。我想,我要写作的是一本与所有的关于骑兵与马的不一样的小说,而想像的东西可能使我逼近了一部分真实。   也许这是一本不合时宜的书,是一本神秘与陌生的书,我期待着你从书本中发现一些在酒吧与时尚杂志中,还未能看清的一种新生活的真相。   我相信,这本书作为我某种精神历史的纪录,将使那些遥远的隐秘的往事,再次浮现于尘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被铭记的除了英雄、历史的痕迹,还有人世苍茫处的那一声马的嘶鸣。   那些马,它们终将会在我们内心的苍茫处,找到自己的路径。 出处当当http:t.cnzHuwNfe 亚马:http:t.cnzHuAv57 http://t.cn/zHuAv57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