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重庆晚报:让“那些马”找到自己的路径  

2013-12-19 12:05: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很值得尊重的精神是不能受到世俗伤害的。”   书中对动物及动物情感的描述是那么神秘与动人,甚至叫人刻骨铭心,无论是成吉思汗的那匹有如神马的钢嘎哈拉,还是敌方师长的那匹忠贞不二、最终殉主而亡的刚烈战马,无论是传说中已经绝种的汗血宝马,还是草原上的那匹最后的野马“蓝骑兵”,它们身上某种难以言说的东西,总是会深深地触动你,让你或唏嘘、或感动、或沉思,这是在别的作品中难以体验到的,这也是本书的特别之处。   “我相信,这本书作为我某种精神历史的记录,将使那些遥远的隐秘的往事,再次浮现于尘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被铭记的除了英雄、历史的痕迹,还有人世苍茫处的那一声马的嘶鸣。”作者在最后的自述中写道:“那些马,它们终将会在我们内心的苍茫处,找到自己的路径。”   (作者单位:西部开发报) 责任编辑:吴海东 分享到: 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让“那些马”找到自己的路径
来源:重庆晚报    字号:T|让“那些马”找到自己的路径 来源:重庆晚报字号:T|T时间:2013年09月27日06时30分34秒 核心提示:      ———读长篇军事探险小说《骑兵连》有感   何君林   面对地处时代与地域边缘的最后一队骑兵,在退出历史舞台之前的那种失落与感慨,应该由谁来“记忆”?又该怎样去“记忆”?      “骑兵连就像一把尖刀,直插敌人心脏!”……依稀记得在某本书上看到过这样的句子,也许是在某部电影或者电视剧里听到过这样的台词。但可以肯定的是,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最近出版的师永刚著的《骑兵连》里没有这样的描写,因为这里的“骑兵连”没有敌人,也找不到自己的敌人。在这支“骑兵连”里,马匹、马刀和骑兵,已然成了冷兵器时代残留的记忆和标本。   关于骑兵,虽然我们很多人都没有亲眼见过,但我们并不陌生。事实上,中国的古代史始终与骑兵纠缠在一起。譬如,最令中国人心血激荡的汉武帝时代,汉族骑兵在霍去病等名将的带领下,角逐大漠,把屡犯中原的北匈奴赶过里海,驱到东欧平原;在元朝开疆拓土的霸业进程中,蒙古骑兵更是横扫亚欧大陆,翻越高加索山,神速攻入伏尔加河流域,大败俄罗斯大公的联军,直抵匈牙利边境……当我们今天在念叨“金戈铁马”、“马革裹尸”这样一些成语时,总会想到“驰骋疆场”的大英雄,会想到“千军万马”的壮阔景象。   其实,在滚滚而来的信息时代之前,许多男孩子可能都有一种骑兵情结。在美好的童年时代,当男孩子们把一根竹竿或者树枝骑在胯下,并挥舞着竹竿或者树枝当作马刀,呜嘘呐喊着冲向小伙伴们的时候,心中肯定都装着一个“骑兵梦”,肯定把自己当成了骑在马背上驰骋疆场的大英雄,一路“所向披靡”,一路“势如破竹”……然而,置身于现代背景下,这种充满快感的游戏最终T    时间:2013年09月27日06时30分34秒
核心提示:

  

  ———读长篇军事探险小说《骑兵连》有感

只能是无法兑现的“梦想”。   骑兵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一个兵种,如今已成为一种兵种的标本,而骑兵部队也开始成为一种神秘与传奇的象征。如何去书写这个“兵种”,去书写这个“标本”,去书写那种“神秘与传奇”,作者给出了答案———“我要写作的是一本与所有的关于骑兵与马的不一样的小说”,“这不是挽歌,但它是一种怀旧”。   于是我们看到,作者以传说和现实两条线索交替推进的方式,为我们呈现出《骑兵连》这本区别于那些为吸引读者而作的所谓军事题材小说的军事作品。作者以一匹野马与成吉思汗的传说,重新构织了蒙古史,从一匹马的视角讲述了蒙古的历史与成吉思汗的英雄故事,昭示了一种全新的英雄主义精神。而在现实生活中,则以成吉思汗的第46代孙成天,作为中国最后一支骑兵连的连长,通过对他身上那些与现代人、现代都市生活格格不入的细节描写以及他追寻世界仅存最后一匹野生野马的传奇故事,塑造了一种全新的男人的形象。   成天似乎是一个神秘而又与这个时代不相关的一个代码,属于那种纯粹古代的军人。他和自己的祖先成吉思汗一样,对马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热爱,与马之间也有着一种近乎灵异的感知。他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骑兵最终要退出历史舞台这个事实,带领他的连队无比痛苦地生活在一种古典的余韵中,固守着属于骑兵的“信仰”和“精神”。   在大裁军的前夕,成天捕获并驯服了草原上的最后一匹野马,由此引来了从事野马基因工作的刘可可,并最终获得了她的爱情。在一场暴风雪中,为救刘可可与那匹野马,成天死在沼泽中,仅存的野马也殉主而亡。这是一个悲凉甚至悲怆的结局,似乎也是一个必然的结局,同时又是一个值得深思和尊重的结局。用作者的话说:“成天在救这匹马的时候死去,其实我是想告诉人们一种很古典的精神,一种怀

  何君林

  面对地处时代与地域边缘的最后一队骑兵,在退出历史舞台之前的那种失落与感慨,应该由谁来“记忆”?又该怎样去“记忆”?

  

  “骑兵连就像一把尖刀,直插敌人心脏!”……依稀记得在某本书上看到过这样的句子,也许是在某部电影或者电视剧里听到过这样的台词。但可以肯定的是,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最近出版的师永刚著的《骑兵连》里没有这样的描写,因为这里的“骑兵连”没有敌人,也找不到自己的敌人。在这支“骑兵连”里,马匹、马刀和骑兵,已然成了冷兵器时代残留的记忆和标本。

  关于骑兵,虽然我们很多人都没有亲眼见过,但我们并不陌生。事实上,中国的古代史始终与骑兵纠缠在一起。譬如,最令中国人心血激荡的汉武帝时代,汉族骑兵在霍去病等名将的带领下,角逐大漠,把屡犯中原的北匈奴赶过里海,驱到东欧平原;在元朝开疆拓土的霸业进程中,蒙古骑兵更是横扫亚欧大陆,翻越高加索山,神速攻入伏尔加河流域,大败俄罗斯大公的联军,直抵匈牙利边境……当我们今天在念叨“金戈铁马”、“马革裹尸”这样一些成语时,总会想到“驰骋疆场”的大英雄,会想到“千军万马”的壮阔景象。

  其实,在滚滚而来的信息时代之前,许多男孩子可能都有一种骑兵情结。在美好的童年时代,当男孩子们把一根竹竿或者树枝骑在胯下,并挥舞着竹竿或者树枝当作马刀,呜嘘呐喊着冲向小伙伴们的时候,心中肯定都装着一个“骑兵梦”,肯定把自己当成了骑在马背上驰骋疆场的大英雄,一路“所向披靡”,一路“势如破竹”……然而,置身于现代背景下,这种充满快感的游戏最终只能是无法兑现的“梦想”。

让“那些马”找到自己的路径 来源:重庆晚报字号:T|T时间:2013年09月27日06时30分34秒 核心提示:      ———读长篇军事探险小说《骑兵连》有感   何君林   面对地处时代与地域边缘的最后一队骑兵,在退出历史舞台之前的那种失落与感慨,应该由谁来“记忆”?又该怎样去“记忆”?      “骑兵连就像一把尖刀,直插敌人心脏!”……依稀记得在某本书上看到过这样的句子,也许是在某部电影或者电视剧里听到过这样的台词。但可以肯定的是,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最近出版的师永刚著的《骑兵连》里没有这样的描写,因为这里的“骑兵连”没有敌人,也找不到自己的敌人。在这支“骑兵连”里,马匹、马刀和骑兵,已然成了冷兵器时代残留的记忆和标本。   关于骑兵,虽然我们很多人都没有亲眼见过,但我们并不陌生。事实上,中国的古代史始终与骑兵纠缠在一起。譬如,最令中国人心血激荡的汉武帝时代,汉族骑兵在霍去病等名将的带领下,角逐大漠,把屡犯中原的北匈奴赶过里海,驱到东欧平原;在元朝开疆拓土的霸业进程中,蒙古骑兵更是横扫亚欧大陆,翻越高加索山,神速攻入伏尔加河流域,大败俄罗斯大公的联军,直抵匈牙利边境……当我们今天在念叨“金戈铁马”、“马革裹尸”这样一些成语时,总会想到“驰骋疆场”的大英雄,会想到“千军万马”的壮阔景象。   其实,在滚滚而来的信息时代之前,许多男孩子可能都有一种骑兵情结。在美好的童年时代,当男孩子们把一根竹竿或者树枝骑在胯下,并挥舞着竹竿或者树枝当作马刀,呜嘘呐喊着冲向小伙伴们的时候,心中肯定都装着一个“骑兵梦”,肯定把自己当成了骑在马背上驰骋疆场的大英雄,一路“所向披靡”,一路“势如破竹”……然而,置身于现代背景下,这种充满快感的游戏最终

  骑兵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一个兵种,如今已成为一种兵种的标本,而骑兵部队也开始成为一种神秘与传奇的象征。如何去书写这个“兵种”,去书写这个“标本”,去书写那种“神秘与传奇”,作者给出了答案———“我要写作的是一本与所有的关于骑兵与马的不一样的小说”,“这不是挽歌,但它是一种怀旧”。

  于是我们看到,作者以传说和现实两条线索交替推进的方式,为我们呈现出《骑兵连》这本区别于那些为吸引读者而作的所谓军事题材小说的军事作品。作者以一匹野马与成吉思汗的传说,重新构织了蒙古史,从一匹马的视角讲述了蒙古的历史与成吉思汗的英雄故事,昭示了一种全新的英雄主义精神。而在现实生活中,则以成吉思汗的第46代孙成天,作为中国最后一支骑兵连的连长,通过对他身上那些与现代人、现代都市生活格格不入的细节描写以及他追寻世界仅存最后一匹野生野马的传奇故事,塑造了一种全新的男人的形象。

  成天似乎是一个神秘而又与这个时代不相关的一个代码,属于那种纯粹古代的军人。他和自己的祖先成吉思汗一样,对马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热爱,与马之间也有着一种近乎灵异的感知。他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骑兵最终要退出历史舞台这个事实,带领他的连队无比痛苦地生活在一种古典的余韵中,固守着属于骑兵的“信仰”和“精神”。

  在大裁军的前夕,成天捕获并驯服了草原上的最后一匹野马,由此引来了从事野马基因工作的刘可可,并最终获得了她的爱情。在一场暴风雪中,为救刘可可与那匹野马,成天死在沼泽中,仅存的野马也殉主而亡。这是一个悲凉甚至悲怆的结局,似乎也是一个必然的结局,同时又是一个值得深思和尊重的结局。用作者的话说:“成天在救这匹马的时候死去,其实我是想告诉人们一种很古典的精神,一种怀旧、很值得尊重的精神是不能受到世俗伤害的。”

  书中对动物及动物情感的描述是那么神秘与动人,甚至叫人刻骨铭心,无论是成吉思汗的那匹有如神马的钢嘎哈拉,还是敌方师长的那匹忠贞不二、最终殉主而亡的刚烈战马,无论是传说中已经绝种的汗血宝马,还是草原上的那匹最后的野马“蓝骑兵”,它们身上某种难以言说的东西,总是会深深地触动你,让你或唏嘘、或感动、或沉思,这是在别的作品中难以体验到的,这也是本书的特别之处。

  “我相信,这本书作为我某种精神历史的记录,将使那些遥远的隐秘的往事,再次浮现于尘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被铭记的除了英雄、历史的痕迹,还有人世苍茫处的那一声马的嘶鸣。”作者在最后的自述中写道:“那些马,它们终将会在我们内心的苍茫处,找到自己的路径。”

只能是无法兑现的“梦想”。   骑兵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一个兵种,如今已成为一种兵种的标本,而骑兵部队也开始成为一种神秘与传奇的象征。如何去书写这个“兵种”,去书写这个“标本”,去书写那种“神秘与传奇”,作者给出了答案———“我要写作的是一本与所有的关于骑兵与马的不一样的小说”,“这不是挽歌,但它是一种怀旧”。   于是我们看到,作者以传说和现实两条线索交替推进的方式,为我们呈现出《骑兵连》这本区别于那些为吸引读者而作的所谓军事题材小说的军事作品。作者以一匹野马与成吉思汗的传说,重新构织了蒙古史,从一匹马的视角讲述了蒙古的历史与成吉思汗的英雄故事,昭示了一种全新的英雄主义精神。而在现实生活中,则以成吉思汗的第46代孙成天,作为中国最后一支骑兵连的连长,通过对他身上那些与现代人、现代都市生活格格不入的细节描写以及他追寻世界仅存最后一匹野生野马的传奇故事,塑造了一种全新的男人的形象。   成天似乎是一个神秘而又与这个时代不相关的一个代码,属于那种纯粹古代的军人。他和自己的祖先成吉思汗一样,对马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热爱,与马之间也有着一种近乎灵异的感知。他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骑兵最终要退出历史舞台这个事实,带领他的连队无比痛苦地生活在一种古典的余韵中,固守着属于骑兵的“信仰”和“精神”。   在大裁军的前夕,成天捕获并驯服了草原上的最后一匹野马,由此引来了从事野马基因工作的刘可可,并最终获得了她的爱情。在一场暴风雪中,为救刘可可与那匹野马,成天死在沼泽中,仅存的野马也殉主而亡。这是一个悲凉甚至悲怆的结局,似乎也是一个必然的结局,同时又是一个值得深思和尊重的结局。用作者的话说:“成天在救这匹马的时候死去,其实我是想告诉人们一种很古典的精神,一种怀

  (作者单位:西部开发报)

责任编辑:吴海东


旧、很值得尊重的精神是不能受到世俗伤害的。”   书中对动物及动物情感的描述是那么神秘与动人,甚至叫人刻骨铭心,无论是成吉思汗的那匹有如神马的钢嘎哈拉,还是敌方师长的那匹忠贞不二、最终殉主而亡的刚烈战马,无论是传说中已经绝种的汗血宝马,还是草原上的那匹最后的野马“蓝骑兵”,它们身上某种难以言说的东西,总是会深深地触动你,让你或唏嘘、或感动、或沉思,这是在别的作品中难以体验到的,这也是本书的特别之处。   “我相信,这本书作为我某种精神历史的记录,将使那些遥远的隐秘的往事,再次浮现于尘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被铭记的除了英雄、历史的痕迹,还有人世苍茫处的那一声马的嘶鸣。”作者在最后的自述中写道:“那些马,它们终将会在我们内心的苍茫处,找到自己的路径。”   (作者单位:西部开发报) 责任编辑:吴海东 分享到: 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只能是无法兑现的“梦想”。   骑兵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一个兵种,如今已成为一种兵种的标本,而骑兵部队也开始成为一种神秘与传奇的象征。如何去书写这个“兵种”,去书写这个“标本”,去书写那种“神秘与传奇”,作者给出了答案———“我要写作的是一本与所有的关于骑兵与马的不一样的小说”,“这不是挽歌,但它是一种怀旧”。   于是我们看到,作者以传说和现实两条线索交替推进的方式,为我们呈现出《骑兵连》这本区别于那些为吸引读者而作的所谓军事题材小说的军事作品。作者以一匹野马与成吉思汗的传说,重新构织了蒙古史,从一匹马的视角讲述了蒙古的历史与成吉思汗的英雄故事,昭示了一种全新的英雄主义精神。而在现实生活中,则以成吉思汗的第46代孙成天,作为中国最后一支骑兵连的连长,通过对他身上那些与现代人、现代都市生活格格不入的细节描写以及他追寻世界仅存最后一匹野生野马的传奇故事,塑造了一种全新的男人的形象。   成天似乎是一个神秘而又与这个时代不相关的一个代码,属于那种纯粹古代的军人。他和自己的祖先成吉思汗一样,对马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热爱,与马之间也有着一种近乎灵异的感知。他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骑兵最终要退出历史舞台这个事实,带领他的连队无比痛苦地生活在一种古典的余韵中,固守着属于骑兵的“信仰”和“精神”。   在大裁军的前夕,成天捕获并驯服了草原上的最后一匹野马,由此引来了从事野马基因工作的刘可可,并最终获得了她的爱情。在一场暴风雪中,为救刘可可与那匹野马,成天死在沼泽中,仅存的野马也殉主而亡。这是一个悲凉甚至悲怆的结局,似乎也是一个必然的结局,同时又是一个值得深思和尊重的结局。用作者的话说:“成天在救这匹马的时候死去,其实我是想告诉人们一种很古典的精神,一种怀
旧、很值得尊重的精神是不能受到世俗伤害的。”   书中对动物及动物情感的描述是那么神秘与动人,甚至叫人刻骨铭心,无论是成吉思汗的那匹有如神马的钢嘎哈拉,还是敌方师长的那匹忠贞不二、最终殉主而亡的刚烈战马,无论是传说中已经绝种的汗血宝马,还是草原上的那匹最后的野马“蓝骑兵”,它们身上某种难以言说的东西,总是会深深地触动你,让你或唏嘘、或感动、或沉思,这是在别的作品中难以体验到的,这也是本书的特别之处。   “我相信,这本书作为我某种精神历史的记录,将使那些遥远的隐秘的往事,再次浮现于尘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被铭记的除了英雄、历史的痕迹,还有人世苍茫处的那一声马的嘶鸣。”作者在最后的自述中写道:“那些马,它们终将会在我们内心的苍茫处,找到自己的路径。”   (作者单位:西部开发报) 责任编辑:吴海东 分享到: 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旧、很值得尊重的精神是不能受到世俗伤害的。”   书中对动物及动物情感的描述是那么神秘与动人,甚至叫人刻骨铭心,无论是成吉思汗的那匹有如神马的钢嘎哈拉,还是敌方师长的那匹忠贞不二、最终殉主而亡的刚烈战马,无论是传说中已经绝种的汗血宝马,还是草原上的那匹最后的野马“蓝骑兵”,它们身上某种难以言说的东西,总是会深深地触动你,让你或唏嘘、或感动、或沉思,这是在别的作品中难以体验到的,这也是本书的特别之处。   “我相信,这本书作为我某种精神历史的记录,将使那些遥远的隐秘的往事,再次浮现于尘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被铭记的除了英雄、历史的痕迹,还有人世苍茫处的那一声马的嘶鸣。”作者在最后的自述中写道:“那些马,它们终将会在我们内心的苍茫处,找到自己的路径。”   (作者单位:西部开发报) 责任编辑:吴海东 分享到: 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让“那些马”找到自己的路径 来源:重庆晚报字号:T|T时间:2013年09月27日06时30分34秒 核心提示:      ———读长篇军事探险小说《骑兵连》有感   何君林   面对地处时代与地域边缘的最后一队骑兵,在退出历史舞台之前的那种失落与感慨,应该由谁来“记忆”?又该怎样去“记忆”?      “骑兵连就像一把尖刀,直插敌人心脏!”……依稀记得在某本书上看到过这样的句子,也许是在某部电影或者电视剧里听到过这样的台词。但可以肯定的是,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最近出版的师永刚著的《骑兵连》里没有这样的描写,因为这里的“骑兵连”没有敌人,也找不到自己的敌人。在这支“骑兵连”里,马匹、马刀和骑兵,已然成了冷兵器时代残留的记忆和标本。   关于骑兵,虽然我们很多人都没有亲眼见过,但我们并不陌生。事实上,中国的古代史始终与骑兵纠缠在一起。譬如,最令中国人心血激荡的汉武帝时代,汉族骑兵在霍去病等名将的带领下,角逐大漠,把屡犯中原的北匈奴赶过里海,驱到东欧平原;在元朝开疆拓土的霸业进程中,蒙古骑兵更是横扫亚欧大陆,翻越高加索山,神速攻入伏尔加河流域,大败俄罗斯大公的联军,直抵匈牙利边境……当我们今天在念叨“金戈铁马”、“马革裹尸”这样一些成语时,总会想到“驰骋疆场”的大英雄,会想到“千军万马”的壮阔景象。   其实,在滚滚而来的信息时代之前,许多男孩子可能都有一种骑兵情结。在美好的童年时代,当男孩子们把一根竹竿或者树枝骑在胯下,并挥舞着竹竿或者树枝当作马刀,呜嘘呐喊着冲向小伙伴们的时候,心中肯定都装着一个“骑兵梦”,肯定把自己当成了骑在马背上驰骋疆场的大英雄,一路“所向披靡”,一路“势如破竹”……然而,置身于现代背景下,这种充满快感的游戏最终分享到: 只能是无法兑现的“梦想”。   骑兵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一个兵种,如今已成为一种兵种的标本,而骑兵部队也开始成为一种神秘与传奇的象征。如何去书写这个“兵种”,去书写这个“标本”,去书写那种“神秘与传奇”,作者给出了答案———“我要写作的是一本与所有的关于骑兵与马的不一样的小说”,“这不是挽歌,但它是一种怀旧”。   于是我们看到,作者以传说和现实两条线索交替推进的方式,为我们呈现出《骑兵连》这本区别于那些为吸引读者而作的所谓军事题材小说的军事作品。作者以一匹野马与成吉思汗的传说,重新构织了蒙古史,从一匹马的视角讲述了蒙古的历史与成吉思汗的英雄故事,昭示了一种全新的英雄主义精神。而在现实生活中,则以成吉思汗的第46代孙成天,作为中国最后一支骑兵连的连长,通过对他身上那些与现代人、现代都市生活格格不入的细节描写以及他追寻世界仅存最后一匹野生野马的传奇故事,塑造了一种全新的男人的形象。   成天似乎是一个神秘而又与这个时代不相关的一个代码,属于那种纯粹古代的军人。他和自己的祖先成吉思汗一样,对马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热爱,与马之间也有着一种近乎灵异的感知。他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骑兵最终要退出历史舞台这个事实,带领他的连队无比痛苦地生活在一种古典的余韵中,固守着属于骑兵的“信仰”和“精神”。   在大裁军的前夕,成天捕获并驯服了草原上的最后一匹野马,由此引来了从事野马基因工作的刘可可,并最终获得了她的爱情。在一场暴风雪中,为救刘可可与那匹野马,成天死在沼泽中,仅存的野马也殉主而亡。这是一个悲凉甚至悲怆的结局,似乎也是一个必然的结局,同时又是一个值得深思和尊重的结局。用作者的话说:“成天在救这匹马的时候死去,其实我是想告诉人们一种很古典的精神,一种怀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评论这张
 
阅读(20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