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历史翻案热,一场是非大战  

2011-10-28 17: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10-23 00:58:46 来源: 是因为价值观的变化。 师永刚说:“很多时候,我们已有的定论其实并非那么客观,而是带有特定时期特定的价值观的色彩,而一旦时移世易,特定的环境和价值观不再,新的价值观建立,往往需要重新去评判历史。” 从窃国大盗的袁世凯,到中国现代化的推动者袁世凯,从革命之父孙中山,到有缺点的孙中山,从独裁者蒋介石,变成哲学家蒋介石……历史仿佛变得光怪陆离,推翻的不仅仅是定义,更是价值观。 师永刚说:“固有的历史定义被不断地颠覆和改变,让人觉得历史正在丰富多彩。原本已经被定型或者定性的历史人物,逐渐也被发现了另外一面,甚至相反的一面。如果抛开那些纯粹为了吸引眼球而故意制造的噱头,你会发现,其实历史原本应该就是丰富的。比如说人,每一个人都是复杂的,没有纯粹的好和坏,比如说历史事件,也并非一定有什么样的逻辑,有时候偶然也是历史的一部分。” 所以,对于历史的定义,也并非一定是一成不变的,师永刚说:“历史是时间堆积而成的,历史观自然也受时间的影响,是渐变的。人看一百年前的历史,可能会比较清楚,但是看身边的事情,就会模糊。同样,再过一百年,人们看今天的变化,可能又会有另外一种观点。” 不必非此即彼 不过,令人担忧的是,“矫正”往往会“过正”,特别是在一个热潮中。所以,很多原本被批评的人物,在翻案热潮中变成崇拜的对象,原本被赞颂的英雄,可能也会变成被唾骂的小人。这不是还原历史真相,只是另外一场运动而已。 师永刚说:“其实不存在非此即彼,不存在非黑即白。历史是复杂的,人同样是多面的。比如说袁世凯,这个翻案比较多的人。他曾经在推翻帝制、走向现代化的路上起到过作用,同样他又建立了一个王朝,阻碍过现代化的历程。我们今天认识一个历史人物,不能仅仅看到他的一面,他有很多方面,有矛盾的地方,但也正是如此,他才是一个完整的历史人物,只看一方面并不合理,也不是应该有的历史方法。再如孙中山,他是缔造共和的功臣,同样作为一个人,他也并非是完美无缺的,也唯有如此,他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所以,重新评价并非变黑为白,也不是变非为是。而是更加全面、更加真实地认识历史,师永刚说:“当下的中国社会,价值观在变化,新的史料在出现,对于历史和历史人物的评价,自然也应该更加全面,而不是只论一端。” 在新的历史热潮中,更多的观点其实出现在非专业的历史研究者中,因此,这些观点驳杂而丰富,甚至有时候互相矛盾。师永刚说:“民间研究者对于历史学的参与,其实也正是我们需要补上的一课。我们知道,正统的研究机构中的研究者,往往会有类似的立场和价值判断,他们更容易形北京晨报(北京) 2011-10-23 00:58:46 来源: 北京晨报(北京) 有0人参与 手机看新闻 转发到微博(0) 熊仔供图   在众多的近代史题材、民国题材、辛亥题材的出版物中,重新评价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的作品正成为当前的一大热潮,像慈禧、光绪、康有为、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等许多原本已有定论的人物,在一些作品中,作者彻底推翻公众心中对他们原有的评价,甚至提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这是为了追逐读者和市场的眼球吗?还是历史材料的发掘,价值观的变化?这些以“重读”、“重新认识”、“重新发现”、“揭露真相”、“还原真实”等为名的出版物,究竟哪些应该相信,哪些需要认真辨别?历史是不是真的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作家、出版人师永刚(微博)说:“历史如同一台大戏,我们对于历史的不同认识,只是因为我们站在舞台的不同位置,或者不同的时间里。” 为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翻案已成为当下市场上的一大热潮,是为了吸引眼球?还是真的有历史真相被曝出?这样会不会矫枉过正?其实,历史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出版热中的翻案潮 辛亥百年,影响了整个历史题材出版的领域,不仅仅是辛亥本身成为出版的焦点,上至清末,下至民国,整整半个多世纪中的诸多事件和人物都成为出版的热门题材。 师永刚介绍说:“据我统计,仅在内地,以这一段历史为题材的出版物就超过1000种。在这一轮的热潮中,翻案确实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很多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被重新评价了,可能有些是为了吸引眼球的原因,但也有一些是值得注意的。” 史海钩沉,历史的另一面正在展开。师永刚说:“有一部分原因是各种史料的挖掘和解禁。我们知道,有很多历史资料的解禁需要一个过程。从历史事件的发生到那些资料可以被公众自由地阅读和研究,有可能是需要五十年,有可能需要一百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那么在没有被公开的时间里,很多东西都是不为人知的,所以,对于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评价往往也显得偏颇。所以说,今天的民国热也好,辛亥热也好,其实都是在补历史的这一课。” 很显然,时间,有时候并非仅仅湮没历史的真相,同样也可能会揭露出很多被掩藏起来的故事。师永刚说:“从不公开到公开,是很多资料共同的命运。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当然,对于我们来说,当得到这些资料的时候,可能已经过了很久,原本和那些历史相关的人物可能已经不在,原本利益相关的也逐渐变远了,这时候我们会有一个更加客观的态度和立场去看待历史,所以,这种翻案往往会出现,并非今天才有。” 价值观总在变化 而在另一面,很多重读、再发现,其实并不是历史材料的发现,而往往0人参与 手机看新闻
熊仔/供图

  在众多的近代史题材、民国题材、辛亥题材的出版物中,重新评价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的作品正成为当前的一大热潮,像慈禧、光绪、康有为、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等许多原本已有定论的人物,在一些作品中,作者彻底推翻公众心中对他们原有的评价,甚至提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这是为了追逐读者和市场的眼球吗?还是历史材料的发掘,价值观的变化?这些以“重读”、“重新认识”、“重新发现”、“揭露真相”、“还原真实”等为名的出版物,究竟哪些应该相信,哪些需要认真辨别?历史是不是真的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作家、出版人师永刚(微博)说:“历史如同一台大戏,我们对于历史的不同认识,只是因为我们站在舞台的不同位置,或者不同的时间里。”

为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翻案已成为当下市场上的一大热潮,是为了吸引眼球?还是真的有历史真相被曝出?这样会不会矫枉过正?其实,历史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出版热中的翻案潮

辛亥百年,影响了整个历史题材出版的领域,不仅仅是辛亥本身成为出版的焦点,上至清末,下至民国,整整半个多世纪中的诸多事件和人物都成为出版的热门题材。

师永刚介绍说:“据我统计,仅在内地,以这一段历史为题材的出版物就超过1000种。在这一轮的热潮中,翻案确实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很多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被重新评价了,可能有些是为了吸引眼球的原因,但也有一些是值得注意的。”

2011-10-23 00:58:46 来源: 北京晨报(北京) 有0人参与 手机看新闻 转发到微博(0) 熊仔供图   在众多的近代史题材、民国题材、辛亥题材的出版物中,重新评价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的作品正成为当前的一大热潮,像慈禧、光绪、康有为、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等许多原本已有定论的人物,在一些作品中,作者彻底推翻公众心中对他们原有的评价,甚至提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这是为了追逐读者和市场的眼球吗?还是历史材料的发掘,价值观的变化?这些以“重读”、“重新认识”、“重新发现”、“揭露真相”、“还原真实”等为名的出版物,究竟哪些应该相信,哪些需要认真辨别?历史是不是真的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作家、出版人师永刚(微博)说:“历史如同一台大戏,我们对于历史的不同认识,只是因为我们站在舞台的不同位置,或者不同的时间里。” 为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翻案已成为当下市场上的一大热潮,是为了吸引眼球?还是真的有历史真相被曝出?这样会不会矫枉过正?其实,历史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出版热中的翻案潮 辛亥百年,影响了整个历史题材出版的领域,不仅仅是辛亥本身成为出版的焦点,上至清末,下至民国,整整半个多世纪中的诸多事件和人物都成为出版的热门题材。 师永刚介绍说:“据我统计,仅在内地,以这一段历史为题材的出版物就超过1000种。在这一轮的热潮中,翻案确实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很多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被重新评价了,可能有些是为了吸引眼球的原因,但也有一些是值得注意的。” 史海钩沉,历史的另一面正在展开。师永刚说:“有一部分原因是各种史料的挖掘和解禁。我们知道,有很多历史资料的解禁需要一个过程。从历史事件的发生到那些资料可以被公众自由地阅读和研究,有可能是需要五十年,有可能需要一百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那么在没有被公开的时间里,很多东西都是不为人知的,所以,对于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评价往往也显得偏颇。所以说,今天的民国热也好,辛亥热也好,其实都是在补历史的这一课。” 很显然,时间,有时候并非仅仅湮没历史的真相,同样也可能会揭露出很多被掩藏起来的故事。师永刚说:“从不公开到公开,是很多资料共同的命运。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当然,对于我们来说,当得到这些资料的时候,可能已经过了很久,原本和那些历史相关的人物可能已经不在,原本利益相关的也逐渐变远了,这时候我们会有一个更加客观的态度和立场去看待历史,所以,这种翻案往往会出现,并非今天才有。” 价值观总在变化 而在另一面,很多重读、再发现,其实并不是历史材料的发现,而往往

史海钩沉,历史的另一面正在展开。师永刚说:“有一部分原因是各种史料的挖掘和解禁。我们知道,有很多历史资料的解禁需要一个过程。从历史事件的发生到那些资料可以被公众自由地阅读和研究,有可能是需要五十年,有可能需要一百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那么在没有被公开的时间里,很多东西都是不为人知的,所以,对于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评价往往也显得偏颇。所以说,今天的民国热也好,辛亥热也好,其实都是在补历史的这一课。”

很显然,时间,有时候并非仅仅湮没历史的真相,同样也可能会揭露出很多被掩藏起来的故事。师永刚说:“从不公开到公开,是很多资料共同的命运。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当然,对于我们来说,当得到这些资料的时候,可能已经过了很久,原本和那些历史相关的人物可能已经不在,原本利益相关的也逐渐变远了,这时候我们会有一个更加客观的态度和立场去看待历史,所以,这种翻案往往会出现,并非今天才有。”

价值观总在变化

而在另一面,很多重读、再发现,其实并不是历史材料的发现,而往往是因为价值观的变化。

师永刚说:“很多时候,我们已有的定论其实并非那么客观,而是带有特定时期特定的价值观的色彩,而一旦时移世易,特定的环境和价值观不再,新的价值观建立,往往需要重新去评判历史。”

从窃国大盗的袁世凯,到中国现代化的推动者袁世凯,从革命之父孙中山,到有缺点的孙中山,从独裁者蒋介石,变成哲学家蒋介石……历史仿佛变得光怪陆离,推翻的不仅仅是定义,更是价值观。

成共识,但有时候也会失于偏颇。我并非否定专业机构出身的研究者的工作。而是说,更多民间爱好者和研究者的参与,会让历史更加丰富多彩,虽然可能有的并不那么客观,但多样化对于更加准确地认识历史,毫无疑问是有推动作用的。” 历史没有对错 对于认识历史、发现历史,师永刚用“准确”作为标准。他说:“从来没有正确的历史,只有准确的历史。” “准确”基于事实,而“正确”基于立场。师永刚说:“为什么历史总要后人评说?因为要摆脱利益的关系。而准确地认识历史,需要两个条件,第一个是够久远,一定要站在相隔足够远的时间之外,用历史的望远镜去观察、去发现。第二个就是要客观,不要有预设的立场,不要为某种目的服务。” 其实要做到这两点并不容易。师永刚说:“历史如同一台大戏,古人今人,被研究者和研究者其实都在戏台上演戏,所谓的好人坏人,往往不过是因为站在舞台上的位置不同,或者是出现在舞台上的时间不同而已。对与错往往不是单纯的出现,而是相对的,甚至会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比如说袁世凯,他推动过现代化的进程,同样也阻挡过现代化的进程,对于这样的一个人物,我们单说他好,或者只说他坏,其实都是不完整的,唯有把他放在历史里去看、去分析,才能了解一个真正的,全部的袁世凯,而这了解之后最终得出的结论,往往并不是好或者坏就能够简单定义的。” 晨报记者 周怀宗 (本文来源:北京晨报)

师永刚说:“固有的历史定义被不断地颠覆和改变,让人觉得历史正在丰富多彩。原本已经被定型或者定性的历史人物,逐渐也被发现了另外一面,甚至相反的一面。如果抛开那些纯粹为了吸引眼球而故意制造的噱头,你会发现,其实历史原本应该就是丰富的。比如说人,每一个人都是复杂的,没有纯粹的好和坏,比如说历史事件,也并非一定有什么样的逻辑,有时候偶然也是历史的一部分。”

所以,对于历史的定义,也并非一定是一成不变的,师永刚说:“历史是时间堆积而成的,历史观自然也受时间的影响,是渐变的。人看一百年前的历史,可能会比较清楚,但是看身边的事情,就会模糊。同样,再过一百年,人们看今天的变化,可能又会有另外一种观点。”

不必非此即彼

2011-10-23 00:58:46 来源: 北京晨报(北京) 有0人参与 手机看新闻 转发到微博(0) 熊仔供图   在众多的近代史题材、民国题材、辛亥题材的出版物中,重新评价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的作品正成为当前的一大热潮,像慈禧、光绪、康有为、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等许多原本已有定论的人物,在一些作品中,作者彻底推翻公众心中对他们原有的评价,甚至提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这是为了追逐读者和市场的眼球吗?还是历史材料的发掘,价值观的变化?这些以“重读”、“重新认识”、“重新发现”、“揭露真相”、“还原真实”等为名的出版物,究竟哪些应该相信,哪些需要认真辨别?历史是不是真的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作家、出版人师永刚(微博)说:“历史如同一台大戏,我们对于历史的不同认识,只是因为我们站在舞台的不同位置,或者不同的时间里。” 为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翻案已成为当下市场上的一大热潮,是为了吸引眼球?还是真的有历史真相被曝出?这样会不会矫枉过正?其实,历史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出版热中的翻案潮 辛亥百年,影响了整个历史题材出版的领域,不仅仅是辛亥本身成为出版的焦点,上至清末,下至民国,整整半个多世纪中的诸多事件和人物都成为出版的热门题材。 师永刚介绍说:“据我统计,仅在内地,以这一段历史为题材的出版物就超过1000种。在这一轮的热潮中,翻案确实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很多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被重新评价了,可能有些是为了吸引眼球的原因,但也有一些是值得注意的。” 史海钩沉,历史的另一面正在展开。师永刚说:“有一部分原因是各种史料的挖掘和解禁。我们知道,有很多历史资料的解禁需要一个过程。从历史事件的发生到那些资料可以被公众自由地阅读和研究,有可能是需要五十年,有可能需要一百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那么在没有被公开的时间里,很多东西都是不为人知的,所以,对于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评价往往也显得偏颇。所以说,今天的民国热也好,辛亥热也好,其实都是在补历史的这一课。” 很显然,时间,有时候并非仅仅湮没历史的真相,同样也可能会揭露出很多被掩藏起来的故事。师永刚说:“从不公开到公开,是很多资料共同的命运。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当然,对于我们来说,当得到这些资料的时候,可能已经过了很久,原本和那些历史相关的人物可能已经不在,原本利益相关的也逐渐变远了,这时候我们会有一个更加客观的态度和立场去看待历史,所以,这种翻案往往会出现,并非今天才有。” 价值观总在变化 而在另一面,很多重读、再发现,其实并不是历史材料的发现,而往往

不过,令人担忧的是,“矫正”往往会“过正”,特别是在一个热潮中。所以,很多原本被批评的人物,在翻案热潮中变成崇拜的对象,原本被赞颂的英雄,可能也会变成被唾骂的小人。这不是还原历史真相,只是另外一场运动而已。

师永刚说:“其实不存在非此即彼,不存在非黑即白。历史是复杂的,人同样是多面的。比如说袁世凯,这个翻案比较多的人。他曾经在推翻帝制、走向现代化的路上起到过作用,同样他又建立了一个王朝,阻碍过现代化的历程。我们今天认识一个历史人物,不能仅仅看到他的一面,他有很多方面,有矛盾的地方,但也正是如此,他才是一个完整的历史人物,只看一方面并不合理,也不是应该有的历史方法。再如孙中山,他是缔造共和的功臣,同样作为一个人,他也并非是完美无缺的,也唯有如此,他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所以,重新评价并非变黑为白,也不是变非为是。而是更加全面、更加真实地认识历史,师永刚说:“当下的中国社会,价值观在变化,新的史料在出现,对于历史和历史人物的评价,自然也应该更加全面,而不是只论一端。”

在新的历史热潮中,更多的观点其实出现在非专业的历史研究者中,因此,这些观点驳杂而丰富,甚至有时候互相矛盾。师永刚说:“民间研究者对于历史学的参与,其实也正是我们需要补上的一课。我们知道,正统的研究机构中的研究者,往往会有类似的立场和价值判断,他们更容易形成共识,但有时候也会失于偏颇。我并非否定专业机构出身的研究者的工作。而是说,更多民间爱好者和研究者的参与,会让历史更加丰富多彩,虽然可能有的并不那么客观,但多样化对于更加准确地认识历史,毫无疑问是有推动作用的。”

历史没有对错

对于认识历史、发现历史,师永刚用“准确”作为标准。他说:“从来没有正确的历史,只有准确的历史。”

“准确”基于事实,而“正确”基于立场。师永刚说:“为什么历史总要后人评说?因为要摆脱利益的关系。而准确地认识历史,需要两个条件,第一个是够久远,一定要站在相隔足够远的时间之外,用历史的望远镜去观察、去发现。第二个就是要客观,不要有预设的立场,不要为某种目的服务。”

成共识,但有时候也会失于偏颇。我并非否定专业机构出身的研究者的工作。而是说,更多民间爱好者和研究者的参与,会让历史更加丰富多彩,虽然可能有的并不那么客观,但多样化对于更加准确地认识历史,毫无疑问是有推动作用的。” 历史没有对错 对于认识历史、发现历史,师永刚用“准确”作为标准。他说:“从来没有正确的历史,只有准确的历史。” “准确”基于事实,而“正确”基于立场。师永刚说:“为什么历史总要后人评说?因为要摆脱利益的关系。而准确地认识历史,需要两个条件,第一个是够久远,一定要站在相隔足够远的时间之外,用历史的望远镜去观察、去发现。第二个就是要客观,不要有预设的立场,不要为某种目的服务。” 其实要做到这两点并不容易。师永刚说:“历史如同一台大戏,古人今人,被研究者和研究者其实都在戏台上演戏,所谓的好人坏人,往往不过是因为站在舞台上的位置不同,或者是出现在舞台上的时间不同而已。对与错往往不是单纯的出现,而是相对的,甚至会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比如说袁世凯,他推动过现代化的进程,同样也阻挡过现代化的进程,对于这样的一个人物,我们单说他好,或者只说他坏,其实都是不完整的,唯有把他放在历史里去看、去分析,才能了解一个真正的,全部的袁世凯,而这了解之后最终得出的结论,往往并不是好或者坏就能够简单定义的。” 晨报记者 周怀宗 (本文来源:北京晨报)

其实要做到这两点并不容易。师永刚说:“历史如同一台大戏,古人今人,被研究者和研究者其实都在戏台上演戏,所谓的好人坏人,往往不过是因为站在舞台上的位置不同,或者是出现在舞台上的时间不同而已。对与错往往不是单纯的出现,而是相对的,甚至会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比如说袁世凯,他推动过现代化的进程,同样也阻挡过现代化的进程,对于这样的一个人物,我们单说他好,或者只说他坏,其实都是不完整的,唯有把他放在历史里去看、去分析,才能了解一个真正的,全部的袁世凯,而这了解之后最终得出的结论,往往并不是好或者坏就能够简单定义的。”

晨报记者 周怀宗

2011-10-23 00:58:46 来源: 北京晨报(北京) 有0人参与 手机看新闻 转发到微博(0) 熊仔供图   在众多的近代史题材、民国题材、辛亥题材的出版物中,重新评价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的作品正成为当前的一大热潮,像慈禧、光绪、康有为、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等许多原本已有定论的人物,在一些作品中,作者彻底推翻公众心中对他们原有的评价,甚至提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这是为了追逐读者和市场的眼球吗?还是历史材料的发掘,价值观的变化?这些以“重读”、“重新认识”、“重新发现”、“揭露真相”、“还原真实”等为名的出版物,究竟哪些应该相信,哪些需要认真辨别?历史是不是真的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作家、出版人师永刚(微博)说:“历史如同一台大戏,我们对于历史的不同认识,只是因为我们站在舞台的不同位置,或者不同的时间里。” 为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翻案已成为当下市场上的一大热潮,是为了吸引眼球?还是真的有历史真相被曝出?这样会不会矫枉过正?其实,历史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出版热中的翻案潮 辛亥百年,影响了整个历史题材出版的领域,不仅仅是辛亥本身成为出版的焦点,上至清末,下至民国,整整半个多世纪中的诸多事件和人物都成为出版的热门题材。 师永刚介绍说:“据我统计,仅在内地,以这一段历史为题材的出版物就超过1000种。在这一轮的热潮中,翻案确实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很多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被重新评价了,可能有些是为了吸引眼球的原因,但也有一些是值得注意的。” 史海钩沉,历史的另一面正在展开。师永刚说:“有一部分原因是各种史料的挖掘和解禁。我们知道,有很多历史资料的解禁需要一个过程。从历史事件的发生到那些资料可以被公众自由地阅读和研究,有可能是需要五十年,有可能需要一百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那么在没有被公开的时间里,很多东西都是不为人知的,所以,对于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评价往往也显得偏颇。所以说,今天的民国热也好,辛亥热也好,其实都是在补历史的这一课。” 很显然,时间,有时候并非仅仅湮没历史的真相,同样也可能会揭露出很多被掩藏起来的故事。师永刚说:“从不公开到公开,是很多资料共同的命运。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当然,对于我们来说,当得到这些资料的时候,可能已经过了很久,原本和那些历史相关的人物可能已经不在,原本利益相关的也逐渐变远了,这时候我们会有一个更加客观的态度和立场去看待历史,所以,这种翻案往往会出现,并非今天才有。” 价值观总在变化 而在另一面,很多重读、再发现,其实并不是历史材料的发现,而往往(本文来源:北京晨报)历史翻案热,一场是非大战 - 师永刚 - 师永刚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