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城市快报:师永刚给名人画像  

2011-01-30 19: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的目的,使书回归到三毛本身的意义上。   快报:这么多年,试图联系三毛家人的不在少数。你认为你凭什么能拿到“独家授权”?   师永刚:可能就是缘分吧。我给很多人制作过传记,包括邓丽君。我想冥冥中有些事情是注定该由你来做的,我当时打电话给邓长禧(邓丽君的弟弟,已经去世)先生。邓先生接到我的电话,非常愉快地同意了。其实有很多人打过电话找他们,他们都没同意。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对我们所写的一些东西的认可吧。三毛的家人也是这样。可能他们觉得我们之前制作的都是一些严肃的东西,不是歪曲或者拿来炒作的。而且我们出版每本书都有详尽的提纲和方案,可能他们会觉得我们比较认真吧。   快报:想过会被拒绝吗?   师永刚:当时想过,不答应就不写了。我觉得有他们的家人配合才能拿到很多真实的东西。   快报:那你觉得在一部传记出版的整个过程中,哪个环节最困难?   师永刚:采访、找到(传主)整体的气质、找到他们与今日读者的关系——其中第三点最难,因为我们写的都是过去的人物,如何与今天发生关系,让“80后”“90后”来阅读这本书,要下很大工夫去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们对传主重新解读的过程。比如说在《雷锋:1940-1962》出版之前,写雷锋的书有上千本,但都是很短时间内就不再印了,因为它们反映的都是当时的意识形态,不会长久。雷锋精神已经成了国家道德的组成部分,真正的雷锋是怎么样的,人们并不了解。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组雷锋摆拍的照片,一下就被吸引住了,就想为他写本书,因为我找到了重新解读雷锋的方式——他其实很酷很时尚,这会让大家觉得学雷锋是很酷的一件事情,会引起阅读的兴趣。关于雷锋,中国缺少一本经得起时间淘洗的书。   快报:这些年你一直没有停止为名人制作传记,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师永刚:为1900年到2000年间最有影响力的世界级人物制作传记,还是用图文结合的方式。对这个问题,我暂时只能说这么多。   本报记者 李宁(图片由师永刚提供) 责任编辑: 李淼川 观的目的,使书回归到三毛本身的意义上。   快报:这么多年,试图联系三毛家人的不在少数。你认为你凭什么能拿到“独家授权”?   师永刚:可能就是缘分吧。我给很多人制作过传记,包括邓丽君。我想冥冥中有些事情是注定该由你来做的,我当时打电话给邓长禧(邓丽君的弟弟,已经去世)先生。邓先生接到我的电话,非常愉快地同意了。其实有很多人打过电话找他们,他们都没同意。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对我们所写的一些东西的认可吧。三毛的家人也是这样。可能他们觉得我们之前制作的都是一些严肃的东西,不是歪曲或者拿来炒作的。而且我们出版每本书都有详尽的提纲和方案,可能他们会觉得我们比较认真吧。   快报:想过会被拒绝吗?   师永刚:当时想过,不答应就不写了。我觉得有他们的家人配合才能拿到很多真实的东西。   快报:那你觉得在一部传记出版的整个过程中,哪个环节最困难?   师永刚:采访、找到(传主)整体的气质、找到他们与今日读者的关系——其中第三点最难,因为我们写的都是过去的人物,如何与今天发生关系,让“80后”“90后”来阅读这本书,要下很大工夫去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们对传主重新解读的过程。比如说在《雷锋:1940-1962》出版之前,写雷锋的书有上千本,但都是很短时间内就不再印了,因为它们反映的都是当时的意识形态,不会长久。雷锋精神已经成了国家道德的组成部分,真正的雷锋是怎么样的,人们并不了解。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组雷锋摆拍的照片,一下就被吸引住了,就想为他写本书,因为我找到了重新解读雷锋的方式——他其实很酷很时尚,这会让大家觉得学雷锋是很酷的一件事情,会引起阅读的兴趣。关于雷锋,中国缺少一本经得起时间淘洗的书。   快报:这些年你一直没有停止为名人制作传记,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师永刚:为1900年到2000年间最有影响力的世界级人物制作传记,还是用图文结合的方式。对这个问题,我暂时只能说这么多。   本报记者 李宁(图片由师永刚提供) 责任编辑: 李淼川 观的目的,使书回归到三毛本身的意义上。   快报:这么多年,试图联系三毛家人的不在少数。你认为你凭什么能拿到“独家授权”?   师永刚:可能就是缘分吧。我给很多人制作过传记,包括邓丽君。我想冥冥中有些事情是注定该由你来做的,我当时打电话给邓长禧(邓丽君的弟弟,已经去世)先生。邓先生接到我的电话,非常愉快地同意了。其实有很多人打过电话找他们,他们都没同意。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对我们所写的一些东西的认可吧。三毛的家人也是这样。可能他们觉得我们之前制作的都是一些严肃的东西,不是歪曲或者拿来炒作的。而且我们出版每本书都有详尽的提纲和方案,可能他们会觉得我们比较认真吧。   快报:想过会被拒绝吗?   师永刚:当时想过,不答应就不写了。我觉得有他们的家人配合才能拿到很多真实的东西。   快报:那你觉得在一部传记出版的整个过程中,哪个环节最困难?   师永刚:采访、找到(传主)整体的气质、找到他们与今日读者的关系——其中第三点最难,因为我们写的都是过去的人物,如何与今天发生关系,让“80后”“90后”来阅读这本书,要下很大工夫去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们对传主重新解读的过程。比如说在《雷锋:1940-1962》出版之前,写雷锋的书有上千本,但都是很短时间内就不再印了,因为它们反映的都是当时的意识形态,不会长久。雷锋精神已经成了国家道德的组成部分,真正的雷锋是怎么样的,人们并不了解。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组雷锋摆拍的照片,一下就被吸引住了,就想为他写本书,因为我找到了重新解读雷锋的方式——他其实很酷很时尚,这会让大家觉得学雷锋是很酷的一件事情,会引起阅读的兴趣。关于雷锋,中国缺少一本经得起时间淘洗的书。   快报:这些年你一直没有停止为名人制作传记,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师永刚:为1900年到2000年间最有影响力的世界级人物制作传记,还是用图文结合的方式。对这个问题,我暂时只能说这么多。   本报记者 李宁(图片由师永刚提供) 责任编辑: 李淼川
师永刚给名人“画”肖像(图)
而这,丝毫不影响雷锋的可爱。在这本书里,不再“高大全”的雷锋成了“80后”“90后”的哥们儿,年轻人发现,原来雷锋离这个时代并不远。   宋美龄去世前看到了自己的画传   借由师永刚所写的书,每位被记录者都展现出了鲜为人知的一面,而在为这些人制作传记的过程中,师永刚不仅更全面地认识了一个人,更重要的是获得了新的看待事件和人物的角度。正如他所说的,找一个人来采访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和人脉无关,难的是找到传主的气质,也就是那本书的气质。   《宋美龄画传》是师永刚完成的第一本“画传”体例的作品,其灵感来源于他在2000年观看的一个宋美龄图片展,那个沧桑过后“越老越美”的女人的影像,不同于既有的任何解读,那种震荡让师永刚萌生了为宋美龄制作传记的想法。当时已过百岁的宋美龄,保持着对既往的沉默,师永刚尝试过联系远在美国的她,但没有成功。那时,师永刚觉得唯有照片能精准地诠释宋的气质,于是一个庞大的搜寻照片的工程就此展开,他请朋友帮忙搜寻宋氏的照片,有时为了得到一张照片,他能不厌其烦地打几十个电话……图书上市十天后,宋美龄去世,让师永刚庆幸的是,在老人去世之前,他曾托人将书转送给了宋美龄,让她看到了这本书。而在宋美龄去世后的那一段时间,师永刚的书成了很多媒体报道宋美龄的图片来源。   可以说,《宋美龄画传》的成功为他之后图书的运作奠定了基础。2003年,当他想为儿时记忆中有着天籁之音的偶像邓丽君制作传记时,理由只是“喜欢她”。然而“喜欢”只是一种简单的情感表述,实则在师永刚渐渐成长的过程中,他已经意识到邓丽君的“符号”价值——她不只是一个歌手,而是一代人成长的标志,邓丽君是这样,三毛也是如此。对于出书之事,邓丽君的家人一直很慎重。他们之前曾找人为邓丽君制作传记,但是传记写出来后,邓家人不满意,书未能出版。可是,当师永刚把《宋美龄画传》作为样本拿给邓丽君的家人看时,邓丽君的家人爽快地同意了。在邓家人提供的近百幅照片中,邓丽君走下了舞台,走进了更多人的心里。其后,和三毛、切·格瓦拉的家人接触的过程都大抵如此,师永刚把这归结为“缘分”,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缘分”是由品牌和口碑支撑起来的。   【对 话】   采访之前,师永刚给记者看了很多资料。看得出,当兵十五年,因不喜欢单调和重复而毅然转业,任杂志主编的同时又从事图书策划出版,师永刚不喜欢单调和重复。但是他律己严,待人宽,能忍受别人没创意,不能容忍自己没有独立的声音。他总是在寻找一些“独特”的东西,并且总能够找到,从《宋美龄画传》到《三毛:1943-1991》,即使在跟风成潮流时,他也坚信自己的作品是不可复制的。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此次的《三毛:1943-1991》和之前的《三毛私家相册》有什么不同?   师永刚:2003年之前,有各种各样关于三毛的传言,很多人质疑三毛自杀的方式,质疑她和王洛宾(的关系),另外还有作家贩卖三毛和她的情感八卦,对这些东西的过度宣扬其实并不好。三毛的家人都很沉默,他们是知识分子家庭,很隐忍,很有风度。我看了那些东西——用姜文的话来说,觉得没有一本“讲究”的,没有一本客观、公正、真正让人看到三毛精神的书。于是我找到她的家人,他们同意了,说那就写一个完整的东西吧。于是我们出版了《三毛私家相册》。几年后回头看,书中还是有些炒作、不细致的东西。这次我们对涉及她隐私的一些说法进行了剥离,只是去回望三毛是如何改变了我们、我们是如何被三毛改变的,以及三毛留给我们的世界观,而不是纠缠于各种各样的绯闻和小故事。我们做了很多减法,觉得达到了优雅、干净、客
来源: 天津网-数字报刊    关键字:而这,丝毫不影响雷锋的可爱。在这本书里,不再“高大全”的雷锋成了“80后”“90后”的哥们儿,年轻人发现,原来雷锋离这个时代并不远。   宋美龄去世前看到了自己的画传   借由师永刚所写的书,每位被记录者都展现出了鲜为人知的一面,而在为这些人制作传记的过程中,师永刚不仅更全面地认识了一个人,更重要的是获得了新的看待事件和人物的角度。正如他所说的,找一个人来采访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和人脉无关,难的是找到传主的气质,也就是那本书的气质。   《宋美龄画传》是师永刚完成的第一本“画传”体例的作品,其灵感来源于他在2000年观看的一个宋美龄图片展,那个沧桑过后“越老越美”的女人的影像,不同于既有的任何解读,那种震荡让师永刚萌生了为宋美龄制作传记的想法。当时已过百岁的宋美龄,保持着对既往的沉默,师永刚尝试过联系远在美国的她,但没有成功。那时,师永刚觉得唯有照片能精准地诠释宋的气质,于是一个庞大的搜寻照片的工程就此展开,他请朋友帮忙搜寻宋氏的照片,有时为了得到一张照片,他能不厌其烦地打几十个电话……图书上市十天后,宋美龄去世,让师永刚庆幸的是,在老人去世之前,他曾托人将书转送给了宋美龄,让她看到了这本书。而在宋美龄去世后的那一段时间,师永刚的书成了很多媒体报道宋美龄的图片来源。   可以说,《宋美龄画传》的成功为他之后图书的运作奠定了基础。2003年,当他想为儿时记忆中有着天籁之音的偶像邓丽君制作传记时,理由只是“喜欢她”。然而“喜欢”只是一种简单的情感表述,实则在师永刚渐渐成长的过程中,他已经意识到邓丽君的“符号”价值——她不只是一个歌手,而是一代人成长的标志,邓丽君是这样,三毛也是如此。对于出书之事,邓丽君的家人一直很慎重。他们之前曾找人为邓丽君制作传记,但是传记写出来后,邓家人不满意,书未能出版。可是,当师永刚把《宋美龄画传》作为样本拿给邓丽君的家人看时,邓丽君的家人爽快地同意了。在邓家人提供的近百幅照片中,邓丽君走下了舞台,走进了更多人的心里。其后,和三毛、切·格瓦拉的家人接触的过程都大抵如此,师永刚把这归结为“缘分”,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缘分”是由品牌和口碑支撑起来的。   【对 话】   采访之前,师永刚给记者看了很多资料。看得出,当兵十五年,因不喜欢单调和重复而毅然转业,任杂志主编的同时又从事图书策划出版,师永刚不喜欢单调和重复。但是他律己严,待人宽,能忍受别人没创意,不能容忍自己没有独立的声音。他总是在寻找一些“独特”的东西,并且总能够找到,从《宋美龄画传》到《三毛:1943-1991》,即使在跟风成潮流时,他也坚信自己的作品是不可复制的。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此次的《三毛:1943-1991》和之前的《三毛私家相册》有什么不同?   师永刚:2003年之前,有各种各样关于三毛的传言,很多人质疑三毛自杀的方式,质疑她和王洛宾(的关系),另外还有作家贩卖三毛和她的情感八卦,对这些东西的过度宣扬其实并不好。三毛的家人都很沉默,他们是知识分子家庭,很隐忍,很有风度。我看了那些东西——用姜文的话来说,觉得没有一本“讲究”的,没有一本客观、公正、真正让人看到三毛精神的书。于是我找到她的家人,他们同意了,说那就写一个完整的东西吧。于是我们出版了《三毛私家相册》。几年后回头看,书中还是有些炒作、不细致的东西。这次我们对涉及她隐私的一些说法进行了剥离,只是去回望三毛是如何改变了我们、我们是如何被三毛改变的,以及三毛留给我们的世界观,而不是纠缠于各种各样的绯闻和小故事。我们做了很多减法,觉得达到了优雅、干净、客师永刚;国家道德;画传;邓丽君;宋美龄画传    作者:李宁    2011-01-30 07:13
而这,丝毫不影响雷锋的可爱。在这本书里,不再“高大全”的雷锋成了“80后”“90后”的哥们儿,年轻人发现,原来雷锋离这个时代并不远。   宋美龄去世前看到了自己的画传   借由师永刚所写的书,每位被记录者都展现出了鲜为人知的一面,而在为这些人制作传记的过程中,师永刚不仅更全面地认识了一个人,更重要的是获得了新的看待事件和人物的角度。正如他所说的,找一个人来采访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和人脉无关,难的是找到传主的气质,也就是那本书的气质。   《宋美龄画传》是师永刚完成的第一本“画传”体例的作品,其灵感来源于他在2000年观看的一个宋美龄图片展,那个沧桑过后“越老越美”的女人的影像,不同于既有的任何解读,那种震荡让师永刚萌生了为宋美龄制作传记的想法。当时已过百岁的宋美龄,保持着对既往的沉默,师永刚尝试过联系远在美国的她,但没有成功。那时,师永刚觉得唯有照片能精准地诠释宋的气质,于是一个庞大的搜寻照片的工程就此展开,他请朋友帮忙搜寻宋氏的照片,有时为了得到一张照片,他能不厌其烦地打几十个电话……图书上市十天后,宋美龄去世,让师永刚庆幸的是,在老人去世之前,他曾托人将书转送给了宋美龄,让她看到了这本书。而在宋美龄去世后的那一段时间,师永刚的书成了很多媒体报道宋美龄的图片来源。   可以说,《宋美龄画传》的成功为他之后图书的运作奠定了基础。2003年,当他想为儿时记忆中有着天籁之音的偶像邓丽君制作传记时,理由只是“喜欢她”。然而“喜欢”只是一种简单的情感表述,实则在师永刚渐渐成长的过程中,他已经意识到邓丽君的“符号”价值——她不只是一个歌手,而是一代人成长的标志,邓丽君是这样,三毛也是如此。对于出书之事,邓丽君的家人一直很慎重。他们之前曾找人为邓丽君制作传记,但是传记写出来后,邓家人不满意,书未能出版。可是,当师永刚把《宋美龄画传》作为样本拿给邓丽君的家人看时,邓丽君的家人爽快地同意了。在邓家人提供的近百幅照片中,邓丽君走下了舞台,走进了更多人的心里。其后,和三毛、切·格瓦拉的家人接触的过程都大抵如此,师永刚把这归结为“缘分”,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缘分”是由品牌和口碑支撑起来的。   【对 话】   采访之前,师永刚给记者看了很多资料。看得出,当兵十五年,因不喜欢单调和重复而毅然转业,任杂志主编的同时又从事图书策划出版,师永刚不喜欢单调和重复。但是他律己严,待人宽,能忍受别人没创意,不能容忍自己没有独立的声音。他总是在寻找一些“独特”的东西,并且总能够找到,从《宋美龄画传》到《三毛:1943-1991》,即使在跟风成潮流时,他也坚信自己的作品是不可复制的。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此次的《三毛:1943-1991》和之前的《三毛私家相册》有什么不同?   师永刚:2003年之前,有各种各样关于三毛的传言,很多人质疑三毛自杀的方式,质疑她和王洛宾(的关系),另外还有作家贩卖三毛和她的情感八卦,对这些东西的过度宣扬其实并不好。三毛的家人都很沉默,他们是知识分子家庭,很隐忍,很有风度。我看了那些东西——用姜文的话来说,觉得没有一本“讲究”的,没有一本客观、公正、真正让人看到三毛精神的书。于是我找到她的家人,他们同意了,说那就写一个完整的东西吧。于是我们出版了《三毛私家相册》。几年后回头看,书中还是有些炒作、不细致的东西。这次我们对涉及她隐私的一些说法进行了剥离,只是去回望三毛是如何改变了我们、我们是如何被三毛改变的,以及三毛留给我们的世界观,而不是纠缠于各种各样的绯闻和小故事。我们做了很多减法,觉得达到了优雅、干净、客

城市快报:师永刚给名人画像 - 师永刚 - 师永刚

城市快报:师永刚给名人画像 - 师永刚 - 师永刚

师永刚给名人“画”肖像(图) 来源: 天津网-数字报刊关键字:师永刚;国家道德;画传;邓丽君;宋美龄画传作者:李宁2011-01-30 07:13   到今年,曾经深深影响了一代人的作家三毛已经逝世二十周年了,围绕她有太多的谜团:为何猝然离世,与王洛宾是否有着感情的纠葛……在三毛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对众说纷纭,三毛的家人都三缄其口,直到2005年才首度开言,披露了三毛的生前身后事。而让他们开口讲述的那个人,就是作家师永刚,那本获得了独家授权的传记,被命名为《三毛私家相册》。   在三毛逝世二十周年之际,师永刚又与他人联合撰写了《三毛:1943-1991》,这一次,他请到三毛的大姐陈田心为该书作序,使得该书被视为目前最权威的三毛传记。   自从2003年推出《宋美龄画传》之后,师永刚先后编撰过三毛、邓丽君、雷锋、切·格瓦拉等名人的“画传”或者“私家相册”,每一本书都得到了传主家人或者其他珍贵资料拥有者的授权,因而与“独家”“唯一”“权威”这样的字眼结下了不解之缘。师永刚的战友、军旅作家王久辛曾经说过:“这些书和这些书中的人物,哪一个也不是他熟悉的,甚至是他跳起来也够不着的,然而他跳了,够了,竟然够着了——这是不是奇迹?”   但是师永刚觉得,这不是什么奇迹,得到名人家族的授权并不难,当初邓丽君的家人仅仅在看过他编撰的《宋美龄画传》后,就答应了他为邓丽君制作传记的要求,和三毛的家人也只是通过几次电话,就敲定了出书的事情。师永刚觉得,难的是怎么让别人相信他能够制作出一本经得起时间淘洗的书。   让人知道雷锋也是很“潮”的小伙儿   师永刚的成名作就是《宋美龄画传》。   在空旷草坪的座椅上,一袭蓝色的旗袍里,一个妇人就那样微笑着瞧着远方,时光毫不留情地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可皱纹阻挡不了优雅的气质,那时的她不是政治家,不是外交家,甚至不是曾经的“第一夫人”,那一丝微笑里的温柔,精准地诠释了陈纳德口中的“永远的公主”,像极了一个审美标的物——在《宋美龄画传》精装版的封面上,光影诠释了宋美龄最经典的一面,无需注解,只有想象。   这本书里的200多张照片串起了她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3万字半文半白的小传为她画了另一幅像。书里说得越少,读者就想得越多,当大家的目光在她抱着侄子与丈夫并肩而坐的照片上停留,她脸上满溢的幸福让人对“第一夫人”的家庭生活浮想联翩,这个传奇女人,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侧面?   老人新面孔,读者很买账,《宋美龄画传》的发行量很快就超过了17万册。这之后,不论传主是何人,被“脸谱化”到了何种程度,甚至连已经符号化的雷锋,在师永刚的作品里都呈现出了一个“新鲜的自己”,让看似没有新鲜感的人物传记变成了畅销书。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雷锋的经典形象,但这就是雷锋的全部吗?翻开《雷锋:1940-1962》,不是想象中的黑白灰,翻遍全书没有找到一张雷锋穿着补丁摞补丁衣服的照片,相反,在一张雷锋拍摄于照相馆的照片中,雷锋穿着皮夹克,戴着手表,稚气未脱的面孔中稍有些羞涩,额前的刘海几乎遮住了眼睛,嘴唇上还有淡淡的红色。如果他就这样走在今天的大街上,可能没有人会觉得这个唇红齿白还挺“潮”的小伙子来自于那个年代。   这本书里说,部队本不让留刘海,可是雷锋舍不得剪……雷锋还有自己的生活和个性,这种个性让他不再只是个符号。师永刚说,更有意思的是,雷锋居然是被摆拍最多的人之一,包括他帮战友洗衣服、雨夜送大嫂回家、拿着冲锋枪站岗等经典照片,

城市快报:师永刚给名人画像 - 师永刚 - 师永刚

城市快报:师永刚给名人画像 - 师永刚 - 师永刚

  到今年,曾经深深影响了一代人的作家三毛已经逝世二十周年了,围绕她有太多的谜团:为何猝然离世,与王洛宾是否有着感情的纠葛……在三毛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对众说纷纭,三毛的家人都三缄其口,直到2005年才首度开言,披露了三毛的生前身后事。而让他们开口讲述的那个人,就是作家 师永刚给名人“画”肖像(图) 来源: 天津网-数字报刊关键字:师永刚;国家道德;画传;邓丽君;宋美龄画传作者:李宁2011-01-30 07:13   到今年,曾经深深影响了一代人的作家三毛已经逝世二十周年了,围绕她有太多的谜团:为何猝然离世,与王洛宾是否有着感情的纠葛……在三毛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对众说纷纭,三毛的家人都三缄其口,直到2005年才首度开言,披露了三毛的生前身后事。而让他们开口讲述的那个人,就是作家师永刚,那本获得了独家授权的传记,被命名为《三毛私家相册》。   在三毛逝世二十周年之际,师永刚又与他人联合撰写了《三毛:1943-1991》,这一次,他请到三毛的大姐陈田心为该书作序,使得该书被视为目前最权威的三毛传记。   自从2003年推出《宋美龄画传》之后,师永刚先后编撰过三毛、邓丽君、雷锋、切·格瓦拉等名人的“画传”或者“私家相册”,每一本书都得到了传主家人或者其他珍贵资料拥有者的授权,因而与“独家”“唯一”“权威”这样的字眼结下了不解之缘。师永刚的战友、军旅作家王久辛曾经说过:“这些书和这些书中的人物,哪一个也不是他熟悉的,甚至是他跳起来也够不着的,然而他跳了,够了,竟然够着了——这是不是奇迹?”   但是师永刚觉得,这不是什么奇迹,得到名人家族的授权并不难,当初邓丽君的家人仅仅在看过他编撰的《宋美龄画传》后,就答应了他为邓丽君制作传记的要求,和三毛的家人也只是通过几次电话,就敲定了出书的事情。师永刚觉得,难的是怎么让别人相信他能够制作出一本经得起时间淘洗的书。   让人知道雷锋也是很“潮”的小伙儿   师永刚的成名作就是《宋美龄画传》。   在空旷草坪的座椅上,一袭蓝色的旗袍里,一个妇人就那样微笑着瞧着远方,时光毫不留情地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可皱纹阻挡不了优雅的气质,那时的她不是政治家,不是外交家,甚至不是曾经的“第一夫人”,那一丝微笑里的温柔,精准地诠释了陈纳德口中的“永远的公主”,像极了一个审美标的物——在《宋美龄画传》精装版的封面上,光影诠释了宋美龄最经典的一面,无需注解,只有想象。   这本书里的200多张照片串起了她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3万字半文半白的小传为她画了另一幅像。书里说得越少,读者就想得越多,当大家的目光在她抱着侄子与丈夫并肩而坐的照片上停留,她脸上满溢的幸福让人对“第一夫人”的家庭生活浮想联翩,这个传奇女人,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侧面?   老人新面孔,读者很买账,《宋美龄画传》的发行量很快就超过了17万册。这之后,不论传主是何人,被“脸谱化”到了何种程度,甚至连已经符号化的雷锋,在师永刚的作品里都呈现出了一个“新鲜的自己”,让看似没有新鲜感的人物传记变成了畅销书。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雷锋的经典形象,但这就是雷锋的全部吗?翻开《雷锋:1940-1962》,不是想象中的黑白灰,翻遍全书没有找到一张雷锋穿着补丁摞补丁衣服的照片,相反,在一张雷锋拍摄于照相馆的照片中,雷锋穿着皮夹克,戴着手表,稚气未脱的面孔中稍有些羞涩,额前的刘海几乎遮住了眼睛,嘴唇上还有淡淡的红色。如果他就这样走在今天的大街上,可能没有人会觉得这个唇红齿白还挺“潮”的小伙子来自于那个年代。   这本书里说,部队本不让留刘海,可是雷锋舍不得剪……雷锋还有自己的生活和个性,这种个性让他不再只是个符号。师永刚说,更有意思的是,雷锋居然是被摆拍最多的人之一,包括他帮战友洗衣服、雨夜送大嫂回家、拿着冲锋枪站岗等经典照片,师永刚,那本获得了独家授权的传记,被命名为《三毛私家相册》。

  在三毛逝世二十周年之际,师永刚又与他人联合撰写了《三毛:1943-1991》,这一次,他请到三毛的大姐陈田心为该书作序,使得该书被视为目前最权威的三毛传记。

  自从2003年推出《宋美龄画传》之后,师永刚先后编撰过三毛、邓丽君、雷锋、切·格瓦拉等名人的“画传”或者“私家相册”,每一本书都得到了传主家人或者其他珍贵资料拥有者的授权,因而与“独家”“唯一”“权威”这样的字眼结下了不解之缘。师永刚的战友、军旅作家王久辛曾经说过:“这些书和这些书中的人物,哪一个也不是他熟悉的,甚至是他跳起来也够不着的,然而他跳了,够了,竟然够着了——这是不是奇迹?”

  但是师永刚觉得,这不是什么奇迹,得到名人家族的授权并不难,当初邓丽君的家人仅仅在看过他编撰的《宋美龄画传》后,就答应了他为邓丽君制作传记的要求,和三毛的家人也只是通过几次电话,就敲定了出书的事情。师永刚觉得,难的是怎么让别人相信他能够制作出一本经得起时间淘洗的书。

  让人知道雷锋也是很“潮”的小伙儿

而这,丝毫不影响雷锋的可爱。在这本书里,不再“高大全”的雷锋成了“80后”“90后”的哥们儿,年轻人发现,原来雷锋离这个时代并不远。   宋美龄去世前看到了自己的画传   借由师永刚所写的书,每位被记录者都展现出了鲜为人知的一面,而在为这些人制作传记的过程中,师永刚不仅更全面地认识了一个人,更重要的是获得了新的看待事件和人物的角度。正如他所说的,找一个人来采访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和人脉无关,难的是找到传主的气质,也就是那本书的气质。   《宋美龄画传》是师永刚完成的第一本“画传”体例的作品,其灵感来源于他在2000年观看的一个宋美龄图片展,那个沧桑过后“越老越美”的女人的影像,不同于既有的任何解读,那种震荡让师永刚萌生了为宋美龄制作传记的想法。当时已过百岁的宋美龄,保持着对既往的沉默,师永刚尝试过联系远在美国的她,但没有成功。那时,师永刚觉得唯有照片能精准地诠释宋的气质,于是一个庞大的搜寻照片的工程就此展开,他请朋友帮忙搜寻宋氏的照片,有时为了得到一张照片,他能不厌其烦地打几十个电话……图书上市十天后,宋美龄去世,让师永刚庆幸的是,在老人去世之前,他曾托人将书转送给了宋美龄,让她看到了这本书。而在宋美龄去世后的那一段时间,师永刚的书成了很多媒体报道宋美龄的图片来源。   可以说,《宋美龄画传》的成功为他之后图书的运作奠定了基础。2003年,当他想为儿时记忆中有着天籁之音的偶像邓丽君制作传记时,理由只是“喜欢她”。然而“喜欢”只是一种简单的情感表述,实则在师永刚渐渐成长的过程中,他已经意识到邓丽君的“符号”价值——她不只是一个歌手,而是一代人成长的标志,邓丽君是这样,三毛也是如此。对于出书之事,邓丽君的家人一直很慎重。他们之前曾找人为邓丽君制作传记,但是传记写出来后,邓家人不满意,书未能出版。可是,当师永刚把《宋美龄画传》作为样本拿给邓丽君的家人看时,邓丽君的家人爽快地同意了。在邓家人提供的近百幅照片中,邓丽君走下了舞台,走进了更多人的心里。其后,和三毛、切·格瓦拉的家人接触的过程都大抵如此,师永刚把这归结为“缘分”,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缘分”是由品牌和口碑支撑起来的。   【对 话】   采访之前,师永刚给记者看了很多资料。看得出,当兵十五年,因不喜欢单调和重复而毅然转业,任杂志主编的同时又从事图书策划出版,师永刚不喜欢单调和重复。但是他律己严,待人宽,能忍受别人没创意,不能容忍自己没有独立的声音。他总是在寻找一些“独特”的东西,并且总能够找到,从《宋美龄画传》到《三毛:1943-1991》,即使在跟风成潮流时,他也坚信自己的作品是不可复制的。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此次的《三毛:1943-1991》和之前的《三毛私家相册》有什么不同?   师永刚:2003年之前,有各种各样关于三毛的传言,很多人质疑三毛自杀的方式,质疑她和王洛宾(的关系),另外还有作家贩卖三毛和她的情感八卦,对这些东西的过度宣扬其实并不好。三毛的家人都很沉默,他们是知识分子家庭,很隐忍,很有风度。我看了那些东西——用姜文的话来说,觉得没有一本“讲究”的,没有一本客观、公正、真正让人看到三毛精神的书。于是我找到她的家人,他们同意了,说那就写一个完整的东西吧。于是我们出版了《三毛私家相册》。几年后回头看,书中还是有些炒作、不细致的东西。这次我们对涉及她隐私的一些说法进行了剥离,只是去回望三毛是如何改变了我们、我们是如何被三毛改变的,以及三毛留给我们的世界观,而不是纠缠于各种各样的绯闻和小故事。我们做了很多减法,觉得达到了优雅、干净、客

  师永刚的成名作就是《宋美龄画传》。

  在空旷草坪的座椅上,一袭蓝色的旗袍里,一个妇人就那样微笑着瞧着远方,时光毫不留情地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可皱纹阻挡不了优雅的气质,那时的她不是政治家,不是外交家,甚至不是曾经的“第一夫人”,那一丝微笑里的温柔,精准地诠释了陈纳德口中的“永远的公主”,像极了一个审美标的物——在《宋美龄画传》精装版的封面上,光影诠释了宋美龄最经典的一面,无需注解,只有想象。

  这本书里的200多张照片串起了她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3万字半文半白的小传为她画了另一幅像。书里说得越少,读者就想得越多,当大家的目光在她抱着侄子与丈夫并肩而坐的照片上停留,她脸上满溢的幸福让人对“第一夫人”的家庭生活浮想联翩,这个传奇女人,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侧面?

  老人新面孔,读者很买账,《宋美龄画传》的发行量很快就超过了17万册。这之后,不论传主是何人,被“脸谱化”到了何种程度,甚至连已经符号化的雷锋,在师永刚的作品里都呈现出了一个“新鲜的自己”,让看似没有新鲜感的人物传记变成了畅销书。

而这,丝毫不影响雷锋的可爱。在这本书里,不再“高大全”的雷锋成了“80后”“90后”的哥们儿,年轻人发现,原来雷锋离这个时代并不远。   宋美龄去世前看到了自己的画传   借由师永刚所写的书,每位被记录者都展现出了鲜为人知的一面,而在为这些人制作传记的过程中,师永刚不仅更全面地认识了一个人,更重要的是获得了新的看待事件和人物的角度。正如他所说的,找一个人来采访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和人脉无关,难的是找到传主的气质,也就是那本书的气质。   《宋美龄画传》是师永刚完成的第一本“画传”体例的作品,其灵感来源于他在2000年观看的一个宋美龄图片展,那个沧桑过后“越老越美”的女人的影像,不同于既有的任何解读,那种震荡让师永刚萌生了为宋美龄制作传记的想法。当时已过百岁的宋美龄,保持着对既往的沉默,师永刚尝试过联系远在美国的她,但没有成功。那时,师永刚觉得唯有照片能精准地诠释宋的气质,于是一个庞大的搜寻照片的工程就此展开,他请朋友帮忙搜寻宋氏的照片,有时为了得到一张照片,他能不厌其烦地打几十个电话……图书上市十天后,宋美龄去世,让师永刚庆幸的是,在老人去世之前,他曾托人将书转送给了宋美龄,让她看到了这本书。而在宋美龄去世后的那一段时间,师永刚的书成了很多媒体报道宋美龄的图片来源。   可以说,《宋美龄画传》的成功为他之后图书的运作奠定了基础。2003年,当他想为儿时记忆中有着天籁之音的偶像邓丽君制作传记时,理由只是“喜欢她”。然而“喜欢”只是一种简单的情感表述,实则在师永刚渐渐成长的过程中,他已经意识到邓丽君的“符号”价值——她不只是一个歌手,而是一代人成长的标志,邓丽君是这样,三毛也是如此。对于出书之事,邓丽君的家人一直很慎重。他们之前曾找人为邓丽君制作传记,但是传记写出来后,邓家人不满意,书未能出版。可是,当师永刚把《宋美龄画传》作为样本拿给邓丽君的家人看时,邓丽君的家人爽快地同意了。在邓家人提供的近百幅照片中,邓丽君走下了舞台,走进了更多人的心里。其后,和三毛、切·格瓦拉的家人接触的过程都大抵如此,师永刚把这归结为“缘分”,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缘分”是由品牌和口碑支撑起来的。   【对 话】   采访之前,师永刚给记者看了很多资料。看得出,当兵十五年,因不喜欢单调和重复而毅然转业,任杂志主编的同时又从事图书策划出版,师永刚不喜欢单调和重复。但是他律己严,待人宽,能忍受别人没创意,不能容忍自己没有独立的声音。他总是在寻找一些“独特”的东西,并且总能够找到,从《宋美龄画传》到《三毛:1943-1991》,即使在跟风成潮流时,他也坚信自己的作品是不可复制的。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此次的《三毛:1943-1991》和之前的《三毛私家相册》有什么不同?   师永刚:2003年之前,有各种各样关于三毛的传言,很多人质疑三毛自杀的方式,质疑她和王洛宾(的关系),另外还有作家贩卖三毛和她的情感八卦,对这些东西的过度宣扬其实并不好。三毛的家人都很沉默,他们是知识分子家庭,很隐忍,很有风度。我看了那些东西——用姜文的话来说,觉得没有一本“讲究”的,没有一本客观、公正、真正让人看到三毛精神的书。于是我找到她的家人,他们同意了,说那就写一个完整的东西吧。于是我们出版了《三毛私家相册》。几年后回头看,书中还是有些炒作、不细致的东西。这次我们对涉及她隐私的一些说法进行了剥离,只是去回望三毛是如何改变了我们、我们是如何被三毛改变的,以及三毛留给我们的世界观,而不是纠缠于各种各样的绯闻和小故事。我们做了很多减法,觉得达到了优雅、干净、客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雷锋的经典形象,但这就是雷锋的全部吗?翻开《雷锋:1940-1962》,不是想象中的黑白灰,翻遍全书没有找到一张雷锋穿着补丁摞补丁衣服的照片,相反,在一张雷锋拍摄于照相馆的照片中,雷锋穿着皮夹克,戴着手表,稚气未脱的面孔中稍有些羞涩,额前的刘海几乎遮住了眼睛,嘴唇上还有淡淡的红色。如果他就这样走在今天的大街上,可能没有人会觉得这个唇红齿白还挺“潮”的小伙子来自于那个年代。

  这本书里说,部队本不让留刘海,可是雷锋舍不得剪……雷锋还有自己的生活和个性,这种个性让他不再只是个符号。师永刚说,更有意思的是,雷锋居然是被摆拍最多的人之一,包括他帮战友洗衣服、雨夜送大嫂回家、拿着冲锋枪站岗等经典照片,而这,丝毫不影响雷锋的可爱。在这本书里,不再“高大全”的雷锋成了“80后”“90后”的哥们儿,年轻人发现,原来雷锋离这个时代并不远。

  宋美龄去世前看到了自己的画传

  借由师永刚所写的书,每位被记录者都展现出了鲜为人知的一面,而在为这些人制作传记的过程中,师永刚不仅更全面地认识了一个人,更重要的是获得了新的看待事件和人物的角度。正如他所说的,找一个人来采访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和人脉无关,难的是找到传主的气质,也就是那本书的气质。

  《宋美龄画传》是师永刚完成的第一本“画传”体例的作品,其灵感来源于他在2000年观看的一个宋美龄图片展,那个沧桑过后“越老越美”的女人的影像,不同于既有的任何解读,那种震荡让师永刚萌生了为宋美龄制作传记的想法。当时已过百岁的宋美龄,保持着对既往的沉默,师永刚尝试过联系远在美国的她,但没有成功。那时,师永刚觉得唯有照片能精准地诠释宋的气质,于是一个庞大的搜寻照片的工程就此展开,他请朋友帮忙搜寻宋氏的照片,有时为了得到一张照片,他能不厌其烦地打几十个电话……图书上市十天后,宋美龄去世,让师永刚庆幸的是,在老人去世之前,他曾托人将书转送给了宋美龄,让她看到了这本书。而在宋美龄去世后的那一段时间,师永刚的书成了很多媒体报道宋美龄的图片来源。

  可以说,《宋美龄画传》的成功为他之后图书的运作奠定了基础。2003年,当他想为儿时记忆中有着天籁之音的偶像邓丽君制作传记时,理由只是“喜欢她”。然而“喜欢”只是一种简单的情感表述,实则在师永刚渐渐成长的过程中,他已经意识到邓丽君的“符号”价值——她不只是一个歌手,而是一代人成长的标志,邓丽君是这样,三毛也是如此。对于出书之事,邓丽君的家人一直很慎重。他们之前曾找人为邓丽君制作传记,但是传记写出来后,邓家人不满意,书未能出版。可是,当师永刚把《宋美龄画传》作为样本拿给邓丽君的家人看时,邓丽君的家人爽快地同意了。在邓家人提供的近百幅照片中,邓丽君走下了舞台,走进了更多人的心里。其后,和三毛、切·格瓦拉的家人接触的过程都大抵如此,师永刚把这归结为“缘分”,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缘分”是由品牌和口碑支撑起来的。

观的目的,使书回归到三毛本身的意义上。   快报:这么多年,试图联系三毛家人的不在少数。你认为你凭什么能拿到“独家授权”?   师永刚:可能就是缘分吧。我给很多人制作过传记,包括邓丽君。我想冥冥中有些事情是注定该由你来做的,我当时打电话给邓长禧(邓丽君的弟弟,已经去世)先生。邓先生接到我的电话,非常愉快地同意了。其实有很多人打过电话找他们,他们都没同意。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对我们所写的一些东西的认可吧。三毛的家人也是这样。可能他们觉得我们之前制作的都是一些严肃的东西,不是歪曲或者拿来炒作的。而且我们出版每本书都有详尽的提纲和方案,可能他们会觉得我们比较认真吧。   快报:想过会被拒绝吗?   师永刚:当时想过,不答应就不写了。我觉得有他们的家人配合才能拿到很多真实的东西。   快报:那你觉得在一部传记出版的整个过程中,哪个环节最困难?   师永刚:采访、找到(传主)整体的气质、找到他们与今日读者的关系——其中第三点最难,因为我们写的都是过去的人物,如何与今天发生关系,让“80后”“90后”来阅读这本书,要下很大工夫去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们对传主重新解读的过程。比如说在《雷锋:1940-1962》出版之前,写雷锋的书有上千本,但都是很短时间内就不再印了,因为它们反映的都是当时的意识形态,不会长久。雷锋精神已经成了国家道德的组成部分,真正的雷锋是怎么样的,人们并不了解。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组雷锋摆拍的照片,一下就被吸引住了,就想为他写本书,因为我找到了重新解读雷锋的方式——他其实很酷很时尚,这会让大家觉得学雷锋是很酷的一件事情,会引起阅读的兴趣。关于雷锋,中国缺少一本经得起时间淘洗的书。   快报:这些年你一直没有停止为名人制作传记,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师永刚:为1900年到2000年间最有影响力的世界级人物制作传记,还是用图文结合的方式。对这个问题,我暂时只能说这么多。   本报记者 李宁(图片由师永刚提供) 责任编辑: 李淼川

  【对 话】

  采访之前,师永刚给记者看了很多资料。看得出,当兵十五年,因不喜欢单调和重复而毅然转业,任杂志主编的同时又从事图书策划出版,师永刚不喜欢单调和重复。但是他律己严,待人宽,能忍受别人没创意,不能容忍自己没有独立的声音。他总是在寻找一些“独特”的东西,并且总能够找到,从《宋美龄画传》到《三毛:1943-1991》,即使在跟风成潮流时,他也坚信自己的作品是不可复制的。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此次的《三毛:1943-1991》和之前的《三毛私家相册》有什么不同?

而这,丝毫不影响雷锋的可爱。在这本书里,不再“高大全”的雷锋成了“80后”“90后”的哥们儿,年轻人发现,原来雷锋离这个时代并不远。   宋美龄去世前看到了自己的画传   借由师永刚所写的书,每位被记录者都展现出了鲜为人知的一面,而在为这些人制作传记的过程中,师永刚不仅更全面地认识了一个人,更重要的是获得了新的看待事件和人物的角度。正如他所说的,找一个人来采访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和人脉无关,难的是找到传主的气质,也就是那本书的气质。   《宋美龄画传》是师永刚完成的第一本“画传”体例的作品,其灵感来源于他在2000年观看的一个宋美龄图片展,那个沧桑过后“越老越美”的女人的影像,不同于既有的任何解读,那种震荡让师永刚萌生了为宋美龄制作传记的想法。当时已过百岁的宋美龄,保持着对既往的沉默,师永刚尝试过联系远在美国的她,但没有成功。那时,师永刚觉得唯有照片能精准地诠释宋的气质,于是一个庞大的搜寻照片的工程就此展开,他请朋友帮忙搜寻宋氏的照片,有时为了得到一张照片,他能不厌其烦地打几十个电话……图书上市十天后,宋美龄去世,让师永刚庆幸的是,在老人去世之前,他曾托人将书转送给了宋美龄,让她看到了这本书。而在宋美龄去世后的那一段时间,师永刚的书成了很多媒体报道宋美龄的图片来源。   可以说,《宋美龄画传》的成功为他之后图书的运作奠定了基础。2003年,当他想为儿时记忆中有着天籁之音的偶像邓丽君制作传记时,理由只是“喜欢她”。然而“喜欢”只是一种简单的情感表述,实则在师永刚渐渐成长的过程中,他已经意识到邓丽君的“符号”价值——她不只是一个歌手,而是一代人成长的标志,邓丽君是这样,三毛也是如此。对于出书之事,邓丽君的家人一直很慎重。他们之前曾找人为邓丽君制作传记,但是传记写出来后,邓家人不满意,书未能出版。可是,当师永刚把《宋美龄画传》作为样本拿给邓丽君的家人看时,邓丽君的家人爽快地同意了。在邓家人提供的近百幅照片中,邓丽君走下了舞台,走进了更多人的心里。其后,和三毛、切·格瓦拉的家人接触的过程都大抵如此,师永刚把这归结为“缘分”,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缘分”是由品牌和口碑支撑起来的。   【对 话】   采访之前,师永刚给记者看了很多资料。看得出,当兵十五年,因不喜欢单调和重复而毅然转业,任杂志主编的同时又从事图书策划出版,师永刚不喜欢单调和重复。但是他律己严,待人宽,能忍受别人没创意,不能容忍自己没有独立的声音。他总是在寻找一些“独特”的东西,并且总能够找到,从《宋美龄画传》到《三毛:1943-1991》,即使在跟风成潮流时,他也坚信自己的作品是不可复制的。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此次的《三毛:1943-1991》和之前的《三毛私家相册》有什么不同?   师永刚:2003年之前,有各种各样关于三毛的传言,很多人质疑三毛自杀的方式,质疑她和王洛宾(的关系),另外还有作家贩卖三毛和她的情感八卦,对这些东西的过度宣扬其实并不好。三毛的家人都很沉默,他们是知识分子家庭,很隐忍,很有风度。我看了那些东西——用姜文的话来说,觉得没有一本“讲究”的,没有一本客观、公正、真正让人看到三毛精神的书。于是我找到她的家人,他们同意了,说那就写一个完整的东西吧。于是我们出版了《三毛私家相册》。几年后回头看,书中还是有些炒作、不细致的东西。这次我们对涉及她隐私的一些说法进行了剥离,只是去回望三毛是如何改变了我们、我们是如何被三毛改变的,以及三毛留给我们的世界观,而不是纠缠于各种各样的绯闻和小故事。我们做了很多减法,觉得达到了优雅、干净、客

  师永刚:2003年之前,有各种各样关于三毛的传言,很多人质疑三毛自杀的方式,质疑她和王洛宾(的关系),另外还有作家贩卖三毛和她的情感八卦,对这些东西的过度宣扬其实并不好。三毛的家人都很沉默,他们是知识分子家庭,很隐忍,很有风度。我看了那些东西——用姜文的话来说,觉得没有一本“讲究”的,没有一本客观、公正、真正让人看到三毛精神的书。于是我找到她的家人,他们同意了,说那就写一个完整的东西吧。于是我们出版了《三毛私家相册》。几年后回头看,书中还是有些炒作、不细致的东西。这次我们对涉及她隐私的一些说法进行了剥离,只是去回望三毛是如何改变了我们、我们是如何被三毛改变的,以及三毛留给我们的世界观,而不是纠缠于各种各样的绯闻和小故事。我们做了很多减法,觉得达到了优雅、干净、客观的目的,使书回归到三毛本身的意义上。

  快报:这么多年,试图联系三毛家人的不在少数。你认为你凭什么能拿到“独家授权”?

  师永刚:可能就是缘分吧。我给很多人制作过传记,包括邓丽君。我想冥冥中有些事情是注定该由你来做的,我当时打电话给邓长禧(邓丽君的弟弟,已经去世)先生。邓先生接到我的电话,非常愉快地同意了。其实有很多人打过电话找他们,他们都没同意。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对我们所写的一些东西的认可吧。三毛的家人也是这样。可能他们觉得我们之前制作的都是一些严肃的东西,不是歪曲或者拿来炒作的。而且我们出版每本书都有详尽的提纲和方案,可能他们会觉得我们比较认真吧。

而这,丝毫不影响雷锋的可爱。在这本书里,不再“高大全”的雷锋成了“80后”“90后”的哥们儿,年轻人发现,原来雷锋离这个时代并不远。   宋美龄去世前看到了自己的画传   借由师永刚所写的书,每位被记录者都展现出了鲜为人知的一面,而在为这些人制作传记的过程中,师永刚不仅更全面地认识了一个人,更重要的是获得了新的看待事件和人物的角度。正如他所说的,找一个人来采访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和人脉无关,难的是找到传主的气质,也就是那本书的气质。   《宋美龄画传》是师永刚完成的第一本“画传”体例的作品,其灵感来源于他在2000年观看的一个宋美龄图片展,那个沧桑过后“越老越美”的女人的影像,不同于既有的任何解读,那种震荡让师永刚萌生了为宋美龄制作传记的想法。当时已过百岁的宋美龄,保持着对既往的沉默,师永刚尝试过联系远在美国的她,但没有成功。那时,师永刚觉得唯有照片能精准地诠释宋的气质,于是一个庞大的搜寻照片的工程就此展开,他请朋友帮忙搜寻宋氏的照片,有时为了得到一张照片,他能不厌其烦地打几十个电话……图书上市十天后,宋美龄去世,让师永刚庆幸的是,在老人去世之前,他曾托人将书转送给了宋美龄,让她看到了这本书。而在宋美龄去世后的那一段时间,师永刚的书成了很多媒体报道宋美龄的图片来源。   可以说,《宋美龄画传》的成功为他之后图书的运作奠定了基础。2003年,当他想为儿时记忆中有着天籁之音的偶像邓丽君制作传记时,理由只是“喜欢她”。然而“喜欢”只是一种简单的情感表述,实则在师永刚渐渐成长的过程中,他已经意识到邓丽君的“符号”价值——她不只是一个歌手,而是一代人成长的标志,邓丽君是这样,三毛也是如此。对于出书之事,邓丽君的家人一直很慎重。他们之前曾找人为邓丽君制作传记,但是传记写出来后,邓家人不满意,书未能出版。可是,当师永刚把《宋美龄画传》作为样本拿给邓丽君的家人看时,邓丽君的家人爽快地同意了。在邓家人提供的近百幅照片中,邓丽君走下了舞台,走进了更多人的心里。其后,和三毛、切·格瓦拉的家人接触的过程都大抵如此,师永刚把这归结为“缘分”,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缘分”是由品牌和口碑支撑起来的。   【对 话】   采访之前,师永刚给记者看了很多资料。看得出,当兵十五年,因不喜欢单调和重复而毅然转业,任杂志主编的同时又从事图书策划出版,师永刚不喜欢单调和重复。但是他律己严,待人宽,能忍受别人没创意,不能容忍自己没有独立的声音。他总是在寻找一些“独特”的东西,并且总能够找到,从《宋美龄画传》到《三毛:1943-1991》,即使在跟风成潮流时,他也坚信自己的作品是不可复制的。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此次的《三毛:1943-1991》和之前的《三毛私家相册》有什么不同?   师永刚:2003年之前,有各种各样关于三毛的传言,很多人质疑三毛自杀的方式,质疑她和王洛宾(的关系),另外还有作家贩卖三毛和她的情感八卦,对这些东西的过度宣扬其实并不好。三毛的家人都很沉默,他们是知识分子家庭,很隐忍,很有风度。我看了那些东西——用姜文的话来说,觉得没有一本“讲究”的,没有一本客观、公正、真正让人看到三毛精神的书。于是我找到她的家人,他们同意了,说那就写一个完整的东西吧。于是我们出版了《三毛私家相册》。几年后回头看,书中还是有些炒作、不细致的东西。这次我们对涉及她隐私的一些说法进行了剥离,只是去回望三毛是如何改变了我们、我们是如何被三毛改变的,以及三毛留给我们的世界观,而不是纠缠于各种各样的绯闻和小故事。我们做了很多减法,觉得达到了优雅、干净、客

  快报:想过会被拒绝吗?

  师永刚:当时想过,不答应就不写了。我觉得有他们的家人配合才能拿到很多真实的东西。

  快报:那你觉得在一部传记出版的整个过程中,哪个环节最困难?

  师永刚:采访、找到(传主)整体的气质、找到他们与今日读者的关系——其中第三点最难,因为我们写的都是过去的人物,如何与今天发生关系,让“80后”“90后”来阅读这本书,要下很大工夫去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们对传主重新解读的过程。比如说在《雷锋:1940-1962》出版之前,写雷锋的书有上千本,但都是很短时间内就不再印了,因为它们反映的都是当时的意识形态,不会长久。雷锋精神已经成了国家道德的组成部分,真正的雷锋是怎么样的,人们并不了解。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组雷锋摆拍的照片,一下就被吸引住了,就想为他写本书,因为我找到了重新解读雷锋的方式——他其实很酷很时尚,这会让大家觉得学雷锋是很酷的一件事情,会引起阅读的兴趣。关于雷锋,中国缺少一本经得起时间淘洗的书。

师永刚给名人“画”肖像(图) 来源: 天津网-数字报刊关键字:师永刚;国家道德;画传;邓丽君;宋美龄画传作者:李宁2011-01-30 07:13   到今年,曾经深深影响了一代人的作家三毛已经逝世二十周年了,围绕她有太多的谜团:为何猝然离世,与王洛宾是否有着感情的纠葛……在三毛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对众说纷纭,三毛的家人都三缄其口,直到2005年才首度开言,披露了三毛的生前身后事。而让他们开口讲述的那个人,就是作家师永刚,那本获得了独家授权的传记,被命名为《三毛私家相册》。   在三毛逝世二十周年之际,师永刚又与他人联合撰写了《三毛:1943-1991》,这一次,他请到三毛的大姐陈田心为该书作序,使得该书被视为目前最权威的三毛传记。   自从2003年推出《宋美龄画传》之后,师永刚先后编撰过三毛、邓丽君、雷锋、切·格瓦拉等名人的“画传”或者“私家相册”,每一本书都得到了传主家人或者其他珍贵资料拥有者的授权,因而与“独家”“唯一”“权威”这样的字眼结下了不解之缘。师永刚的战友、军旅作家王久辛曾经说过:“这些书和这些书中的人物,哪一个也不是他熟悉的,甚至是他跳起来也够不着的,然而他跳了,够了,竟然够着了——这是不是奇迹?”   但是师永刚觉得,这不是什么奇迹,得到名人家族的授权并不难,当初邓丽君的家人仅仅在看过他编撰的《宋美龄画传》后,就答应了他为邓丽君制作传记的要求,和三毛的家人也只是通过几次电话,就敲定了出书的事情。师永刚觉得,难的是怎么让别人相信他能够制作出一本经得起时间淘洗的书。   让人知道雷锋也是很“潮”的小伙儿   师永刚的成名作就是《宋美龄画传》。   在空旷草坪的座椅上,一袭蓝色的旗袍里,一个妇人就那样微笑着瞧着远方,时光毫不留情地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可皱纹阻挡不了优雅的气质,那时的她不是政治家,不是外交家,甚至不是曾经的“第一夫人”,那一丝微笑里的温柔,精准地诠释了陈纳德口中的“永远的公主”,像极了一个审美标的物——在《宋美龄画传》精装版的封面上,光影诠释了宋美龄最经典的一面,无需注解,只有想象。   这本书里的200多张照片串起了她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3万字半文半白的小传为她画了另一幅像。书里说得越少,读者就想得越多,当大家的目光在她抱着侄子与丈夫并肩而坐的照片上停留,她脸上满溢的幸福让人对“第一夫人”的家庭生活浮想联翩,这个传奇女人,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侧面?   老人新面孔,读者很买账,《宋美龄画传》的发行量很快就超过了17万册。这之后,不论传主是何人,被“脸谱化”到了何种程度,甚至连已经符号化的雷锋,在师永刚的作品里都呈现出了一个“新鲜的自己”,让看似没有新鲜感的人物传记变成了畅销书。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雷锋的经典形象,但这就是雷锋的全部吗?翻开《雷锋:1940-1962》,不是想象中的黑白灰,翻遍全书没有找到一张雷锋穿着补丁摞补丁衣服的照片,相反,在一张雷锋拍摄于照相馆的照片中,雷锋穿着皮夹克,戴着手表,稚气未脱的面孔中稍有些羞涩,额前的刘海几乎遮住了眼睛,嘴唇上还有淡淡的红色。如果他就这样走在今天的大街上,可能没有人会觉得这个唇红齿白还挺“潮”的小伙子来自于那个年代。   这本书里说,部队本不让留刘海,可是雷锋舍不得剪……雷锋还有自己的生活和个性,这种个性让他不再只是个符号。师永刚说,更有意思的是,雷锋居然是被摆拍最多的人之一,包括他帮战友洗衣服、雨夜送大嫂回家、拿着冲锋枪站岗等经典照片,

  快报:这些年你一直没有停止为名人制作传记,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师永刚:为1900年到2000年间最有影响力的世界级人物制作传记,还是用图文结合的方式。对这个问题,我暂时只能说这么多。

  本报记者 李宁(图片由师永刚提供)

城市快报:师永刚给名人画像 - 师永刚 - 师永刚

责任编辑: 李淼川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