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深圳有一种做梦的气场,因为它本身就是励志…  

2010-08-30 10: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圳有一种做梦的气场,因为它本身就是励志教材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08月30日05:50 南方网

  摘要:他们是深圳的过客,深圳是他们的驿站。离开深圳的人,对深圳始终还抱着一份希冀与期盼,因为这是他们曾经热爱的城市,用自己的青春、热情、汗水、体液……拥抱得最紧的一个城市。

  

(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深圳有一种做梦的气场,因为它本身就是励志… - 师永刚 - 师永刚

 

  

深圳有一种做梦的气场,因为它本身就是励志… - 师永刚 - 师永刚

 

  

深圳有一种做梦的气场,因为它本身就是励志… - 师永刚 - 师永刚

 

  纪念深圳特区建设三十周年深圳梦●离开深圳者·城市梦

  他们是深圳的过客,深圳是他们的驿站。离开深圳的人,对深圳始终还抱着一份希冀与期盼,因为这是他们曾经热爱的城市,用自己的青春、热情、汗水、体液……拥抱得最紧的一个城市。深圳曾在一定程度上将他们塑造,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艺术理念、他们的生活态度与深圳有着密不透风的联系。然而,他们最终选择了离开,因为他们看到了深圳的局限,他们对这个城市的单调,已深感厌倦,深圳已成为他们的“天花板”,在阻挡着他们“长高”。当然,选择离开,或许是一种更好的拥有方式。当他们站在别的城市,回望深圳,他们可以像审视与把玩一只记忆的宠物一样,来辨识它的气味;也可以像对待一只摆放在博物馆的瓷器一样,对其成色予以理性剖析。深圳距他们理想中的城市,是越来越远,还是越来越近?这仍然是令他们头痛的一个问题。

  师永刚

  深圳可以请外国专家来当副市长

  师永刚,《凤凰周刊》执行主编,出版人。《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曾策划编著《宋美龄画传》、《雷锋1940-1962》等众多畅销书。长篇小说《天苍茫》被改编成19集电视连续剧《最后的骑兵》在央视播出。2008年被聘为南京大学等院校客座教授。

  在来深圳之前,师永刚是兰州军区的一名少校,他在15年的从军生涯中走遍了西北五省。在几乎可以看到自己的军旅生涯的“稳固人生”时,他选择了深圳。脱下军装,从看得到结果的人生里面跳脱出来,融入未知,2000年来到深圳,对师永刚来说,这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那时候感觉深圳就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它时尚、新鲜,对于我,它就是一个梦想、财富、现代生活的代名词,我来到这里,具有探险式的概念。这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我要重新创业。”师永刚说。

  10年前的深圳,在师永刚眼里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城市。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与西北不一样,他觉得这个城市的想象力与自身是相匹配的。从2000年至2005年,师永刚在深圳生活了5年。在《凤凰周刊》,他用4年时间,从一名编辑做到执行主编。他觉得深圳的这5年,对他是一种全盘的洗礼,是深圳将他重新塑造。最重要的一点是深圳改变了他的价值观,将他从单一的——— 一个强大政党、团队、集体所赋予的价值观中——— 扭转成开放的多向度的价值判断。深圳树立了他今后的人生坐标,给予他人生的重新指引。

  2005年师永刚离开深圳去了北京,一是基于《凤凰周刊》的选择,一是基于自己在深圳也摸到了“天花板”。在他看来,深圳已找不到进一步表达与成长的机会,所以他选择了逃离。

  “为什么会有很多做创意的,做艺术的,抑或者是民工,都要逃离深圳?因为深圳越来越像一个内地城市。今天的深圳是一个‘北京+郑州+广州+上海+一点香港的气味’这样的城市,而不是一个‘新加坡+香港+东京+台北’这样的城市。”师永刚说。

  师永刚认为这些年的深圳,变成了一个向内学习的怪胎,官僚气息在这种演变过程中,越来越浓厚。在10年前,北京看起来还是一个老人似的城市,但经过奥运会之后,它迅速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城市,也就是在2005年,他觉得找到了跳出深圳“天花板”的机会,去找新的“天花板”。尽管深圳与北京不具备可比性,但在不自觉中,从深圳到北京的人仍然常会将之进行比较。“如果说深圳的艺术家在深圳做一个展览,那只是一个地方事件,但如果是在北京做,它的影响力就可辐射到全国,或者引起世界的关注。深圳就需要这种新的价值借鉴。深圳不要失去自我,深圳不是一个实验品,在我看来,深圳要多模仿东京、新加坡、香港,要站在伟大城市的肩膀上,成为一个亚洲区域内的领头城市,而不是香港的一个附属城市,香港后花园、中转站,深圳一定要超越它们,展现出新的创新能力,才可吸引住人,让人才自动留在深圳,而不是让人纷纷逃离。深圳要激发民间的活力,目前来看,深圳的创意活动都是政府主导的,不是自发,这样难以显现出生命力,很多东西只是为了获个什么奖而做的,这就显得是自娱自乐。如果有一天,在世界范围内,某一个东西得到深圳的认可,被认为是认可的标准,受到尊重,那么深圳才真正展现出它早年的能量。”

  在师永刚的希冀中,深圳应该是一个世界级的城市,要注重对人的塑造,要培养公民素质,建再多的高楼都没用,如果没有生生不息的人的创造性加入。他觉得深圳作为一个有自己立法权的城市,要真正对这个城市进行改变,可以聘请国外的专家与专业人才、管理大师来做副市长,对城市进行系统的规划,可以每年让聘请的国外市长进行述职,增加政府的透明度。(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说到自己理想中的城市,他觉得自己目前还没有找到,在北京生活5年,如同在深圳一样,他觉得也是一个过客,即便是在这里交了很多税,买了房,有了家庭,仍然会感觉不舒服。他理想中的城市,有很好的阳光、空气,干净的海,有现代的生活设施,也有古老的文化,有无数供你成长的机会,与展示自己的平台,没有歧视,也没户口的限制,不是靠让人无所适从的人制来管理,而是有着良好的法制做社会的基石,可以自由地思想。这是他梦想的城市,深圳或许有这种潜能成为这样的城市,但现在还不是。

  马一木

  深圳正在执行“如何慢下来”的时间表

  马一木,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曾任南方都市报深圳杂志部副主任、《时尚先生》专题总监,现任韩寒杂志《独唱团》执行主编,现居上海

  深圳把它所有的传奇都用在了经济数字上而不是生活情节里,这是马一木对深圳的评语。虽然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在这里度过了大部分青春,把几乎前半生份额的莽撞、忐忑、激情都留给了这个城市,但他始终觉得和这个城市并没有发生确切的爱,也没有具体的恨,更像是一场偶遇。“我路过了这个城市,用了6年。我的行李什么也没多,什么也没有少。”他如是总结。

  当然,正因为这是一个几乎没有什么成见的城市,它不强加于你观念,爱怎么来怎么来。马一木觉得最大的受惠就是自然生长的可能性,以及最大限度地保全自己。深圳把自由的空气、海洋的氧气输送给人群,让他们不加束缚地创造。

  在马一木看来梦想属于右脑,也就是负责情绪和形象思维的那个脑,梦想城市也应该是右脑城市,它得以人为主体,空间格局是人的需要的延伸,得让人动情。比如台北,它之所以被包括马一木在内的许多文青认为是中国最具有梦想气质的城市,正是由于它有弧线形的街道、富有活力的城市生活所累积的。最重要的是,这个城市以每个人为主角,有细致的城市肌理和丰满的城市意象。

  这或许是深圳在前30年的轨迹中,最为欠缺的东西。如同大多数离开深圳的人会被高生活成本逼退,尽管“成王败寇”是每个一线城市的生存准则,但一个更理想的城市应该能够做到让“寇”的生活也能在2毛钱一把白菜和无数免费的电影、话剧中滋润继续。像马一木这样刚过而立之年的城市砥柱,已经从30岁之前革新叛逆的“弑父”心理转变为30岁之后,希望在一个城市里看到更多老人的生活状态。

  不过正在筹备《独唱团》第二期的马一木对深刻、厚重、纯粹的文艺范儿是否能被实在的深圳接纳倒是很有信心,因为现在,深圳正在执行“如何慢下来”的时间表。

  蒋志

  现在的生活就是我在深圳时的梦想

  蒋志,中国最重要的影像艺术家之一,现居北京。2000年获中国当代艺术奖,2010年获“改造历史(2000-2009年中国新艺术)学术大奖”。蒋志的作品于欧洲、美国和亚洲广泛地展出,并多次在国内外主办了个人艺术展览。

  拨通蒋志的电话时,他正在北京忙他今年的个展。他觉得现在在北京的生活就是他在深圳时的梦想——“我的生活很简单,看书,做摄影和录像作品,每年参加一些展览,做一个个展。这是我在深圳时候的梦想,能有更多的时间来做这样的事情。”

  蒋志曾经是深圳青年艺术家中,极具创造力的一位。1995年毕业之后,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深圳南山区的《街道》杂志派驻北京的记者,1998年底蒋志来到深圳,直到2005年底才离开深圳到北京。他在深圳生活了6年。“当时,深圳作为一个沿海开放城市,作为一个‘试验田’,对一个长期生活在内地的人来说很有吸引力。我喜欢南方媒体界的气氛,不少朋友是在媒体工作的。北京的艺术气氛浓厚些。至于生活,当然是深圳最舒服。”蒋志说。

  在蒋志早期的艺术创作中,他的作品都与深圳这个城市有着密切的关系。录像作品《空笼》记录了一个提着小笼子的男孩在深圳街头的一天;录像作品《香平丽》一开始的镜头就是主人公从电梯里看荔枝公园,那是一个有自己梦想的小人物梦游般的生活;他还用在深圳街头拍摄的各类霓虹灯广告牌组成一幅作品《虹》,用自己独特的手法为这个城市筑起了一道虚拟彩虹;他还在深圳的街道与拆迁废墟上拍摄了《强光》系列。从这一系列诞生于深圳的作品可以看出他对城市的态度。他一方面在批判城市无聊的现状,一方面又对城市当中的小人物的生活进行了细致的刻画,似乎是抱着一种歌唱与赞赏的态度。他说:“我觉得,永远要对现实和现状持批判的态度。我关注小人物,自己也是弱势者。我不想为强势者唱颂歌。”(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在深圳时,蒋志尚不是一个职业艺术家,他还要上班。那时记者就常见他一边做作品,一边上班的忙碌与辛苦状态,还常因作品的创作费用显得捉襟见肘。去北京后,他迅速进入了职业艺术家的状态,作品也受到更广泛的关注,所以今天回想起来,他对深圳的创作环境,仍很有感触:“深圳留给纯粹的艺术和文学创作的人的生存空间太小。政府有能力扶持这方面的人才,但是没有相关的措施,把大量的财政投入到非营利的‘宣传艺术’上,而没有投入到非营利的文艺创作上。深圳只注重创意产业,不太注重艺术创作,或者是把艺术创造性的工作理解成商业体系的‘创意产业’,这样把精神性的创作活动和商业化的‘创意产业’挂钩,是观念上的狭隘。把复制名画和生产商业艺术品为主业的‘大芬村油画村’作为‘文化立市’的‘政绩’,这样的头脑是很‘大芬意识’的。我希望深圳能为‘创造性’提供更好的‘生产条件’,吸引更多的创造性人才来深圳。”他认为,虽然个人的创作受城市等等外部条件的影响不是决定性的,对他来说,也不是最主要的影响,但如果一个城市有很多思想活跃、创作力强的人,这会有很重要的影响。

  蒋志用自己的艺术一直在关注城市问题,这也是他切入与展现普通人城市梦想的方式。2007年,他就曾奔赴“史上最牛钉子户”的拆迁现场,用民间的、第三方的眼光记录了“钉子户”这一事件。他认为,每个人的权利和生命能得到尊重的地方,就是宜居之所。

  谈到自己理想的城市是什么样的,他说:“我有一个朴素的理想:让在这个城市的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生活得有自由、有尊严,有足够的、安全的食物和水,有干净的空气,有完善法律的人身保障,不被任何形式地驱赶和侮辱,能自由地言论,让每一个小孩都能免费地上学,不会有生病的人因为没钱而得不到救治……”(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Lakita

  让深圳再来一次发育期

  Lakita,陈春琳,时尚摄影师,曾被《M ILK》杂志誉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前卫年轻女摄影师之一,现居北京

  相比“离开”,Lakita更愿意用“一对各有所忙的老友”来形容自己现在和深圳的关系。在她看来,深圳的青春期是上世纪80、90年代,像一个年轻人发育般身心充满了爆发性的能量。相比现在,深圳那时性格更鲜明。如果要以“深圳梦”为题拍摄一组照片,她希望能勾起人们聚焦到深圳和深圳人积极成长的一面,包括那些美好的残酷的,焕发活力,再来一次发育期。

  如果让Lakita来设计她想象中的梦想城市,她希望里面至少要有一座宏伟的先进天文科技馆,城市建筑和空间都请艺术家参与设计,让时空充满想象力。成长在深圳的Lakita,曾经一度想要当一名宇宙物理学家。她觉得深圳教给她的第一个课题就是明白与时俱进的重要性和万事万物的无限可能。这种理性的基础,却正是令想象力极大释放的前提。即便在她离开深圳之后,深圳的生气依然能不断给予Lakita兴奋感。她觉得深圳容易给人一种做梦的气场,因为这个城市本身就是个励志教材,它就像一个大家庭里最懂事、最争气的那个孩子。

  对于深圳为下一个30年定下的第一个梦想是国际化,Lakita觉得一个城市有气度的混搭更容易打动她。就如同便利店和超市,前者是市场细分定位的产物,相比起来后者更像是一个完整的系统。以她目前居住的北京为例,城市里有古老的胡同,摩登的大厦;市井里有老百姓,也有老外;高档写字楼里都是联合国,人们不论国籍身份和谐共处。雍和宫边上是咖啡一条街,日坛路上的使馆外跑着人力车,你还可以在故宫边上喝红酒。这些貌似无序的混搭是深厚的,即使它不主动,城市也散发一种自然而然的包容力量。

  ■ 深圳梦·语录

  空气中涌动着熟悉的浮躁。深圳人可以请你吃饭,但是不能借钱;不帮人找工作;而因为找工作不容易,所以深圳的打工族比任何城市的人都要尽职、尽责。我在深圳认识的一些人,他们的成功就这么简单,就是一个点子,一个机遇,甚至一个违法的活动,就让他们成为千万富翁、亿万富翁。

  ——— 慕容雪村,网络作家

  深圳能给人一种信心和动力。它很能培养一个人的能力,使一个人从内心里产生力量,让人坚强,以后不管遭遇什么恶劣的情况都能应付。年轻的时候去深圳是难得的锻炼,但如果留在深圳,可能一辈子都感受不到什么叫从容。

  ——— 安石榴,诗人

  几乎每年的经济年度人物中都有来自深圳的,深圳有相当一批中国的世界级企业,源源不断的基地和企业家。相对内地像欧洲大陆,深圳则像美国的纽约、波士顿,它能让人的胆子变大,充满试验性。允许任何人来闯,这正是深圳的灵魂。

  ———石世仑,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纪录片创作室制片人

  出品:南都深圳杂志部、新闻部

  监制:夏逸陶、苟骅、南岛、陈文定

  总策划:南岛 统筹:李骏、马凌

  图片统筹:亚牛 LOGO设计:张达利

  本期采写:南都记者 谢湘南

  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评论这张
 
阅读(501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