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叶匡政:今天为何要重提切·格瓦拉  

2010-08-02 11: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匡政:今天为何要重提切·格瓦拉 2010年08月02日 07:52青年时报【大 中 小】【打印】 共有评论0条 ■一叶知秋 当政治只服从于解决民众贫困这些看似紧迫的问题时,革命最初追求自由的激情,就可能被对物质的欲望淹没了 □叶匡政 新版的《切·格瓦拉画传》放在桌上,10多天了,每天我都拿起来翻一翻。这个时代发生的一些事,很容易让人们想到切·格瓦拉,这也是他总被人们以各种方式提起的原因。切·格瓦拉说“革命,是不朽的”,然而“革命”一词,对历史曾经造成的伤害,让我们并不敢轻言这个词。从某种程度上说,革命一词已经蒙羞,甚至生锈。 很多年来,我对革命一词充满疑问。直到前几年读到阿伦特对革命的一些论述,我才对切·格瓦拉的悲剧之源有了一些认知。在阿伦特看来,革命真正的动力是人类对自由的渴望,这种渴望催生了革命这种创新的能力。然而所有的革命都有缺陷,我们衡量革命是否成功的主要标志,是要看它能否创造和扩展人的自由空间。革命失败了不可怕,可怕的是革命的畸形,因为这不仅会败坏我们对革命的理解,甚至会让人
叶匡政:今天为何要重提切·格瓦拉
2010年08月02日 07:52们反感和排斥一切革命。革命绝不是以一种专制权力代替另一种专制权力,也不是以一个阶层的专政取代另一个阶层的专政,而是要创造一种全新的秩序空间,让所有人都能自由平等地参与到公共事务中,这才是革命的真正意义所在。 所有的革命,在开始时都会包含着大量的自由意识,但随着它的进展,结果才会慢慢显示出来,它可能创造自由,也可能带来奴役。阿伦特有个重要观点,认为失败的革命,往往是因为将政治问题与社会问题混为一谈。她通过分析美国革命发现,虽然在革命进程中存在着社会歧视、奴隶制等社会问题,但革命者仍然坚持解决的是政治问题,所以为美国民众的自由奠定了宪政基础而失败的革命,往往把解决贫困、经济争议等一些社会问题,当做革命目标,把社会问题当政治问题来解决,最终使得宪法、权利、自由等这样一些政治问题反而被悬搁起来。 从切·格瓦拉经历可从看到,对民众苦难的怜悯成为他革命激情的源泉,而对建立自由政体这类政治目标,他思考得极少。因为民众并没有通过革命获得自由地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最终会导致权力的扩张,以及对自由的败坏。当政治只服从于解决民众贫困这些看青年时报 】 【们反感和排斥一切革命。革命绝不是以一种专制权力代替另一种专制权力,也不是以一个阶层的专政取代另一个阶层的专政,而是要创造一种全新的秩序空间,让所有人都能自由平等地参与到公共事务中,这才是革命的真正意义所在。 所有的革命,在开始时都会包含着大量的自由意识,但随着它的进展,结果才会慢慢显示出来,它可能创造自由,也可能带来奴役。阿伦特有个重要观点,认为失败的革命,往往是因为将政治问题与社会问题混为一谈。她通过分析美国革命发现,虽然在革命进程中存在着社会歧视、奴隶制等社会问题,但革命者仍然坚持解决的是政治问题,所以为美国民众的自由奠定了宪政基础而失败的革命,往往把解决贫困、经济争议等一些社会问题,当做革命目标,把社会问题当政治问题来解决,最终使得宪法、权利、自由等这样一些政治问题反而被悬搁起来。 从切·格瓦拉经历可从看到,对民众苦难的怜悯成为他革命激情的源泉,而对建立自由政体这类政治目标,他思考得极少。因为民众并没有通过革命获得自由地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最终会导致权力的扩张,以及对自由的败坏。当政治只服从于解决民众贫困这些看打印共有评论似紧迫的问题时,革命最初追求自由的激情,就可能被对物质的欲望淹没了。 今天重提切·格瓦拉的意义,在于可以让我们反思革命真正的价值和意义。在切·格瓦拉那里,革命是与暴力连在一起的,但真正的革命却可以是非暴力的。革命是要革去坏制度的命,而非革掉人的命。革命,从本质上讲是人类对自由的实践,所以它把免于压制的自由和寻求与自由相适应的制度,作为它的目标。如阿伦特说的,革命意味着人类能在任何逆境下重新开始并自由行动,让所有人能自由地进入到公共事务中。切·格瓦拉虽然失败了,但却启示人类要获得这种伟大的人类自由,希望仍然在革命。 0
似紧迫的问题时,革命最初追求自由的激情,就可能被对物质的欲望淹没了。 今天重提切·格瓦拉的意义,在于可以让我们反思革命真正的价值和意义。在切·格瓦拉那里,革命是与暴力连在一起的,但真正的革命却可以是非暴力的。革命是要革去坏制度的命,而非革掉人的命。革命,从本质上讲是人类对自由的实践,所以它把免于压制的自由和寻求与自由相适应的制度,作为它的目标。如阿伦特说的,革命意味着人类能在任何逆境下重新开始并自由行动,让所有人能自由地进入到公共事务中。切·格瓦拉虽然失败了,但却启示人类要获得这种伟大的人类自由,希望仍然在革命。

■一叶知秋

当政治只服从于解决民众贫困这些看似紧迫的问题时,革命最初追求自由的激情,就可能被对物质的欲望淹没了

叶匡政:今天为何要重提切·格瓦拉 2010年08月02日 07:52青年时报【大 中 小】【打印】 共有评论0条 ■一叶知秋 当政治只服从于解决民众贫困这些看似紧迫的问题时,革命最初追求自由的激情,就可能被对物质的欲望淹没了 □叶匡政 新版的《切·格瓦拉画传》放在桌上,10多天了,每天我都拿起来翻一翻。这个时代发生的一些事,很容易让人们想到切·格瓦拉,这也是他总被人们以各种方式提起的原因。切·格瓦拉说“革命,是不朽的”,然而“革命”一词,对历史曾经造成的伤害,让我们并不敢轻言这个词。从某种程度上说,革命一词已经蒙羞,甚至生锈。 很多年来,我对革命一词充满疑问。直到前几年读到阿伦特对革命的一些论述,我才对切·格瓦拉的悲剧之源有了一些认知。在阿伦特看来,革命真正的动力是人类对自由的渴望,这种渴望催生了革命这种创新的能力。然而所有的革命都有缺陷,我们衡量革命是否成功的主要标志,是要看它能否创造和扩展人的自由空间。革命失败了不可怕,可怕的是革命的畸形,因为这不仅会败坏我们对革命的理解,甚至会让人

□叶匡政

新版的《切·格瓦拉画传》放在桌上,10多天了,每天我都拿起来翻一翻。这个时代发生的一些事,很容易让人们想到切·格瓦拉,这也是他总被人们以各种方式提起的原因。切·格瓦拉说“革命,是不朽的”,然而“革命”一词,对历史曾经造成的伤害,让我们并不敢轻言这个词。从某种程度上说,革命一词已经蒙羞,甚至生锈。

很多年来,我对革命一词充满疑问。直到前几年读到阿伦特对革命的一些论述,我才对切·格瓦拉的悲剧之源有了一些认知。在阿伦特看来,革命真正的动力是人类对自由的渴望,这种渴望催生了革命这种创新的能力。然而所有的革命都有缺陷,我们衡量革命是否成功的主要标志,是要看它能否创造和扩展人的自由空间。革命失败了不可怕,可怕的是革命的畸形,因为这不仅会败坏我们对革命的理解,甚至会让人们反感和排斥一切革命。革命绝不是以一种专制权力代替另一种专制权力,也不是以一个阶层的专政取代另一个阶层的专政,而是要创造一种全新的秩序空间,让所有人都能自由平等地参与到公共事务中,这才是革命的真正意义所在。

所有的革命,在开始时都会包含着大量的自由意识,但随着它的进展,结果才会慢慢显示出来,它可能创造自由,也可能带来奴役。阿伦特有个重要观点,认为失败的革命,往往是因为将政治问题与社会问题混为一谈。她通过分析美国革命发现,虽然在革命进程中存在着社会歧视、奴隶制等社会问题,但革命者仍然坚持解决的是政治问题,所以为美国民众的自由奠定了宪政基础而失败的革命,往往把解决贫困、经济争议等一些社会问题,当做革命目标,把社会问题当政治问题来解决,最终使得宪法、权利、自由等这样一些政治问题反而被悬搁起来。

从切·格瓦拉经历可从看到,对民众苦难的怜悯成为他革命激情的源泉,而对建立自由政体这类政治目标,他思考得极少。因为民众并没有通过革命获得自由地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最终会导致权力的扩张,以及对自由的败坏。当政治只服从于解决民众贫困这些看似紧迫的问题时,革命最初追求自由的激情,就可能被对物质的欲望淹没了。

今天重提切·格瓦拉的意义,在于可以让我们反思革命真正的价值和意义。在切·格瓦拉那里,革命是与暴力连在一起的,但真正的革命却可以是非暴力的。革命是要革去坏制度的命,而非革掉人的命。革命,从本质上讲是人类对自由的实践,所以它把免于压制的自由和寻求与自由相适应的制度,作为它的目标。如阿伦特说的,革命意味着人类能在任何逆境下重新开始并自由行动,让所有人能自由地进入到公共事务中。切·格瓦拉虽然失败了,但却启示人类要获得这种伟大的人类自由,希望仍然在革命。

叶匡政:今天为何要重提切·格瓦拉 2010年08月02日 07:52青年时报【大 中 小】【打印】 共有评论0条 ■一叶知秋 当政治只服从于解决民众贫困这些看似紧迫的问题时,革命最初追求自由的激情,就可能被对物质的欲望淹没了 □叶匡政 新版的《切·格瓦拉画传》放在桌上,10多天了,每天我都拿起来翻一翻。这个时代发生的一些事,很容易让人们想到切·格瓦拉,这也是他总被人们以各种方式提起的原因。切·格瓦拉说“革命,是不朽的”,然而“革命”一词,对历史曾经造成的伤害,让我们并不敢轻言这个词。从某种程度上说,革命一词已经蒙羞,甚至生锈。 很多年来,我对革命一词充满疑问。直到前几年读到阿伦特对革命的一些论述,我才对切·格瓦拉的悲剧之源有了一些认知。在阿伦特看来,革命真正的动力是人类对自由的渴望,这种渴望催生了革命这种创新的能力。然而所有的革命都有缺陷,我们衡量革命是否成功的主要标志,是要看它能否创造和扩展人的自由空间。革命失败了不可怕,可怕的是革命的畸形,因为这不仅会败坏我们对革命的理解,甚至会让人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