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图书策划人师永刚:跟风出版很快会把一个品牌毁掉 (新商报)  

2010-12-27 14: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书策划人师永刚:跟风出版很快会把一个品牌毁掉http:www.daliandaily.com.cnculturecontent2010-1227content_41134.htm 新商报2010-12-27 06:38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10年即将过去,回顾这一年的出版市场我们会发现,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确实不多,前两年曾经红极一时的图书和出版现象也如烟花般一个个破灭。表现最为明显的是一年一度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对比一下即可发现,曾经是富豪榜常客的《百家讲坛》主讲人,今年只有钱文忠等少数几个人上榜,而且排名靠后。当年明月、天下霸唱、南派三叔等网络写手在作家富豪榜上虽然占据一席之地,但却鲜有新作问世,影响力也大不如前。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在过去的一年里又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图书呢?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日前电话采访了《凤凰周刊》的执行主编、著名图书策划人师永刚先生。 今年能引起全民关注的书很少 记者:回顾即将过去的2010年出版市场,您觉得有哪些现象值得关注?有哪些图书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师永刚:今年出版市场给人的总体印象是比较平淡,特别热的书几乎没有,当然像韩寒、郭敬明等人的书卖得非常不错,但我认为这是一种常态。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在年轻人心中已经成了一种符号,只要他们出书了,不管书里面写的是什么,肯定都能大卖。 我个人感觉今年特别有创造性、能够引发全民关注的书很少,反而是一部分回望历史的书比较值得关注,比如齐邦媛的《巨流河》和章东磐《国家记忆》就很值得一读。齐邦媛是台湾文学和教育界颇受尊重的一位前辈,在这本25万字的传记里,她回顾了自己从东北流亡到关内、西南,然后在台湾落地生根的生命历程,是一部很有分量的个人史。章东磐近年出了两本书:《父亲的战场》和《国家记忆》,它们共同的主题是“中国远征军”。2010年春节期间,章东磐和他的朋友们自筹经费、远渡重洋,飞赴美国国家档案馆,历时两月,将档案馆里与中国远征军相关的中缅印战场(CBI)的影像图片几乎“一网打尽”,悉数复制达23000幅,同时还扫描每张图片背后的说明文字。从中选出500张图片及说明先期汇编成现在读者所见的《国家记忆》。透过那些影像,逐渐为我们还原出那片广阔壮丽而又错综复杂的战场全貌。这样的书虽然不会畅销,但我觉得是可以流传下去的好书。 写续集本身没错,但一定要有节制 记者:其实很多关注出版的媒体都很困惑,似乎很难知道读者想看什么样的书,您觉得媒体应该如何向读者推荐图书? 师永刚:我买书的标准主要是看它是不是有用,文献类、资料性的书我看得比较多,潮流性的书看得很少,不瞒你说,我没有看过村上春树的《1Q84》,也没看过郭敬明的任何书。我觉得全民都在读他们的书,我再读的价值不大,所以我就选些大家没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们当初做《宋美龄画传》,我们觉得也就是卖一万多册,没想到后来能卖那么好。而且畅销书的偶然性很大,比如前几年养生保健类图书很畅销,但今年就被读者厌弃了。现在中国图书的策划能力、宣传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图书的整体品质却在不断下降。很多书现在卖的都是设计、包装甚至是纸张,内容越来越成为短板。 回望历史的书仍是明年出版重点 记者:您觉得明年出版热点将向哪些方面转移?哪些书会比较畅销? 师永刚:我觉得辛亥革命100周年和建党90周年是两个比较值得关注的热点,据我了解,目前至少有一百多本与辛亥革命有关的书在运作。但能不能出现畅销书,能不能出现令人眼前一亮的好书,还值得观察。另外,回望历史尤其是近代史和民国史的书,依然是明年的出版热点。因为过去对历史的很多评价现在已经落伍了,我们需要出版一些可以满足现代读者价值观的历史著作,对近一百年来的重要人物和历史事件,进行重新关注和审视。 记者:对于图书的未来很多人很悲观,您对此怎么看? 师永刚:我的判断是,在中国至少十年内没有任何问题,也许对于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来说,他们的读书方式会发生变化,但至少我们这代人的阅读方式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因为我们从生下来以后,就习惯于看纸质书,习惯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虽然现在各种盗版碟很多,但却有越来越多的人涌进了电影院,因为在家看碟和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感觉不一样。在中国这么一个地域如此广阔和有文化纵深的国家,根本没必要担心纸质书的未来。说不定以后捧着书阅读会成为一种很高尚的行为,有个书房、摆上几架书可能会成为很多读书人的追求。
图书策划人师永刚:跟风出版很快会把一个品牌毁掉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们当初做《宋美龄画传》,我们觉得也就是卖一万多册,没想到后来能卖那么好。而且畅销书的偶然性很大,比如前几年养生保健类图书很畅销,但今年就被读者厌弃了。现在中国图书的策划能力、宣传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图书的整体品质却在不断下降。很多书现在卖的都是设计、包装甚至是纸张,内容越来越成为短板。 回望历史的书仍是明年出版重点 记者:您觉得明年出版热点将向哪些方面转移?哪些书会比较畅销? 师永刚:我觉得辛亥革命100周年和建党90周年是两个比较值得关注的热点,据我了解,目前至少有一百多本与辛亥革命有关的书在运作。但能不能出现畅销书,能不能出现令人眼前一亮的好书,还值得观察。另外,回望历史尤其是近代史和民国史的书,依然是明年的出版热点。因为过去对历史的很多评价现在已经落伍了,我们需要出版一些可以满足现代读者价值观的历史著作,对近一百年来的重要人物和历史事件,进行重新关注和审视。 记者:对于图书的未来很多人很悲观,您对此怎么看? 师永刚:我的判断是,在中国至少十年内没有任何问题,也许对于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来说,他们的读书方式会发生变化,但至少我们这代人的阅读方式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因为我们从生下来以后,就习惯于看纸质书,习惯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虽然现在各种盗版碟很多,但却有越来越多的人涌进了电影院,因为在家看碟和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感觉不一样。在中国这么一个地域如此广阔和有文化纵深的国家,根本没必要担心纸质书的未来。说不定以后捧着书阅读会成为一种很高尚的行为,有个书房、摆上几架书可能会成为很多读书人的追求。 http://www.daliandaily.com.cn/culture/content/2010-12/27/content_41134.htm
有看过的书读。中国有几百个层次的读书圈,每个圈子都可能有几万人到几百万人,他们读的东西都不一样。每年全国各地都发布各式各样的好书榜,你会发现其实评委就是那么几个人,他们自以为读了很多书,告诉大家哪些书是好书,哪些书是坏书,而且每年都要搞这样的榜单。他们推荐的书可能确实是好书,但不见得适合你的胃口,这就需要你自己去判断了。他们阅读范围的狭窄和阅读趣味的极端个人化,导致他们评出来的书大体上都差不多。我的意思是,对一本书过度的赞扬,往往会干扰读者的判断。媒体推荐图书应该根据自己目标读者的定位,给大家提供一些有用的资讯,个人趣味方面的东西也可以有,但不能占据主流地位。 记者:前几年很热的书包括《百家讲坛》系列图书、《藏地密码》、草根写史等,今年都销声匿迹了,您对此怎么看? 师永刚:其实这是一个通病,很多书开始写得非常好,但越往后你越觉得莫明其妙,写续集本身没什么错,但一定要有节制。《百家讲坛》系列图书的没落也在情理之中,不可能都像易中天、于丹那么畅销,易中天、于丹的书卖的好,靠的是他们的个人魅力。《百家讲坛》后来出的书没有创新,卖的不好也很正常。草根写史是根据当前的价值观重新审视历史,这是一种很容易让人接受的解读方式,让现代读者找到了与历史的关系,但他们的不严谨以及对历史的戏谑与调侃成为一种潮流之后,也很容易被读者遗弃。我并不认为当年明月是草根写手,他写得非常认真,他的作品是同类作品中为数不多的可流传下去的图书。跟风出版一直是中国出版界的通病,一旦哪本书卖好了,于是大家一窝蜂地跟进,迅速复制,很快就把一个品牌毁掉,我觉得这种风气特别不好。 不断被重印的书质量一般很靠谱 记者:作为一个专业读者和图书策划人,您觉得好书的标准是什么? 师永刚:我的标准其实非常简单,首先是看书里面的内容你是不是感兴趣;其次书里面有没有独家的东西;然后看看这本书是什么人写的,他以前写的书是不是靠谱;最后看看这本书出版了多少次,不断被重印的书质量一般差不到哪去。如果在买书之前能做到这几点,上当的机会就会小得多。以前买书看看前言、后记就基本上能判断出来书的品质,现在根据这些东西很难判断书的质量。现在很多书商的策划能力特别强,他们的腰封、封面、推荐语都特别抓人眼球,我的名字至少已经在四五十本书上出现过,但这些书我一本也没看过,也没授权过,书商直接就用了我的名字,所以这些所谓的推荐语是非常不可靠的。现在选书看似很容易,实际上很难,稍不留神就可能上当受骗。书评界其实也是个圈子,而且是个很小、很可怕的圈子,我们只能把他们的推荐作为参考,买书时要根据个人的爱好和趣味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一定不要听了别人的推荐去跟风买书。 记者:畅销书是可以策划出来的吗? 师永刚:有些书一看就具备畅销品质,但对大部分书商而言,这样的书往往是新商报  2010-12-27 06:38
新商报记者关军 

图书策划人师永刚:跟风出版很快会把一个品牌毁掉http:www.daliandaily.com.cnculturecontent2010-1227content_41134.htm 新商报2010-12-27 06:38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10年即将过去,回顾这一年的出版市场我们会发现,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确实不多,前两年曾经红极一时的图书和出版现象也如烟花般一个个破灭。表现最为明显的是一年一度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对比一下即可发现,曾经是富豪榜常客的《百家讲坛》主讲人,今年只有钱文忠等少数几个人上榜,而且排名靠后。当年明月、天下霸唱、南派三叔等网络写手在作家富豪榜上虽然占据一席之地,但却鲜有新作问世,影响力也大不如前。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在过去的一年里又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图书呢?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日前电话采访了《凤凰周刊》的执行主编、著名图书策划人师永刚先生。 今年能引起全民关注的书很少 记者:回顾即将过去的2010年出版市场,您觉得有哪些现象值得关注?有哪些图书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师永刚:今年出版市场给人的总体印象是比较平淡,特别热的书几乎没有,当然像韩寒、郭敬明等人的书卖得非常不错,但我认为这是一种常态。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在年轻人心中已经成了一种符号,只要他们出书了,不管书里面写的是什么,肯定都能大卖。 我个人感觉今年特别有创造性、能够引发全民关注的书很少,反而是一部分回望历史的书比较值得关注,比如齐邦媛的《巨流河》和章东磐《国家记忆》就很值得一读。齐邦媛是台湾文学和教育界颇受尊重的一位前辈,在这本25万字的传记里,她回顾了自己从东北流亡到关内、西南,然后在台湾落地生根的生命历程,是一部很有分量的个人史。章东磐近年出了两本书:《父亲的战场》和《国家记忆》,它们共同的主题是“中国远征军”。2010年春节期间,章东磐和他的朋友们自筹经费、远渡重洋,飞赴美国国家档案馆,历时两月,将档案馆里与中国远征军相关的中缅印战场(CBI)的影像图片几乎“一网打尽”,悉数复制达23000幅,同时还扫描每张图片背后的说明文字。从中选出500张图片及说明先期汇编成现在读者所见的《国家记忆》。透过那些影像,逐渐为我们还原出那片广阔壮丽而又错综复杂的战场全貌。这样的书虽然不会畅销,但我觉得是可以流传下去的好书。 写续集本身没错,但一定要有节制 记者:其实很多关注出版的媒体都很困惑,似乎很难知道读者想看什么样的书,您觉得媒体应该如何向读者推荐图书? 师永刚:我买书的标准主要是看它是不是有用,文献类、资料性的书我看得比较多,潮流性的书看得很少,不瞒你说,我没有看过村上春树的《1Q84》,也没看过郭敬明的任何书。我觉得全民都在读他们的书,我再读的价值不大,所以我就选些大家没图书策划人师永刚:跟风出版很快会把一个品牌毁掉 (新商报) - 师永刚 - 师永刚

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们当初做《宋美龄画传》,我们觉得也就是卖一万多册,没想到后来能卖那么好。而且畅销书的偶然性很大,比如前几年养生保健类图书很畅销,但今年就被读者厌弃了。现在中国图书的策划能力、宣传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图书的整体品质却在不断下降。很多书现在卖的都是设计、包装甚至是纸张,内容越来越成为短板。 回望历史的书仍是明年出版重点 记者:您觉得明年出版热点将向哪些方面转移?哪些书会比较畅销? 师永刚:我觉得辛亥革命100周年和建党90周年是两个比较值得关注的热点,据我了解,目前至少有一百多本与辛亥革命有关的书在运作。但能不能出现畅销书,能不能出现令人眼前一亮的好书,还值得观察。另外,回望历史尤其是近代史和民国史的书,依然是明年的出版热点。因为过去对历史的很多评价现在已经落伍了,我们需要出版一些可以满足现代读者价值观的历史著作,对近一百年来的重要人物和历史事件,进行重新关注和审视。 记者:对于图书的未来很多人很悲观,您对此怎么看? 师永刚:我的判断是,在中国至少十年内没有任何问题,也许对于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来说,他们的读书方式会发生变化,但至少我们这代人的阅读方式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因为我们从生下来以后,就习惯于看纸质书,习惯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虽然现在各种盗版碟很多,但却有越来越多的人涌进了电影院,因为在家看碟和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感觉不一样。在中国这么一个地域如此广阔和有文化纵深的国家,根本没必要担心纸质书的未来。说不定以后捧着书阅读会成为一种很高尚的行为,有个书房、摆上几架书可能会成为很多读书人的追求。

    2010年即将过去,回顾这一年的出版市场我们会发现,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确实不多,前两年曾经红极一时的图书和出版现象也如烟花般一个个破灭。表现最为明显的是一年一度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对比一下即可发现,曾经是富豪榜常客的《百家讲坛》主讲人,今年只有钱文忠等少数几个人上榜,而且排名靠后。当年明月、天下霸唱、南派三叔等网络写手在作家富豪榜上虽然占据一席之地,但却鲜有新作问世,影响力也大不如前。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在过去的一年里又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图书呢?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日前电话采访了《凤凰周刊》的执行主编、著名图书策划人师永刚先生。

    今年能引起全民关注的书很少

    记者:回顾即将过去的2010年出版市场,您觉得有哪些现象值得关注?有哪些图书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图书策划人师永刚:跟风出版很快会把一个品牌毁掉http:www.daliandaily.com.cnculturecontent2010-1227content_41134.htm 新商报2010-12-27 06:38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10年即将过去,回顾这一年的出版市场我们会发现,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确实不多,前两年曾经红极一时的图书和出版现象也如烟花般一个个破灭。表现最为明显的是一年一度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对比一下即可发现,曾经是富豪榜常客的《百家讲坛》主讲人,今年只有钱文忠等少数几个人上榜,而且排名靠后。当年明月、天下霸唱、南派三叔等网络写手在作家富豪榜上虽然占据一席之地,但却鲜有新作问世,影响力也大不如前。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在过去的一年里又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图书呢?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日前电话采访了《凤凰周刊》的执行主编、著名图书策划人师永刚先生。 今年能引起全民关注的书很少 记者:回顾即将过去的2010年出版市场,您觉得有哪些现象值得关注?有哪些图书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师永刚:今年出版市场给人的总体印象是比较平淡,特别热的书几乎没有,当然像韩寒、郭敬明等人的书卖得非常不错,但我认为这是一种常态。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在年轻人心中已经成了一种符号,只要他们出书了,不管书里面写的是什么,肯定都能大卖。 我个人感觉今年特别有创造性、能够引发全民关注的书很少,反而是一部分回望历史的书比较值得关注,比如齐邦媛的《巨流河》和章东磐《国家记忆》就很值得一读。齐邦媛是台湾文学和教育界颇受尊重的一位前辈,在这本25万字的传记里,她回顾了自己从东北流亡到关内、西南,然后在台湾落地生根的生命历程,是一部很有分量的个人史。章东磐近年出了两本书:《父亲的战场》和《国家记忆》,它们共同的主题是“中国远征军”。2010年春节期间,章东磐和他的朋友们自筹经费、远渡重洋,飞赴美国国家档案馆,历时两月,将档案馆里与中国远征军相关的中缅印战场(CBI)的影像图片几乎“一网打尽”,悉数复制达23000幅,同时还扫描每张图片背后的说明文字。从中选出500张图片及说明先期汇编成现在读者所见的《国家记忆》。透过那些影像,逐渐为我们还原出那片广阔壮丽而又错综复杂的战场全貌。这样的书虽然不会畅销,但我觉得是可以流传下去的好书。 写续集本身没错,但一定要有节制 记者:其实很多关注出版的媒体都很困惑,似乎很难知道读者想看什么样的书,您觉得媒体应该如何向读者推荐图书? 师永刚:我买书的标准主要是看它是不是有用,文献类、资料性的书我看得比较多,潮流性的书看得很少,不瞒你说,我没有看过村上春树的《1Q84》,也没看过郭敬明的任何书。我觉得全民都在读他们的书,我再读的价值不大,所以我就选些大家没

    师永刚:今年出版市场给人的总体印象是比较平淡,特别热的书几乎没有,当然像韩寒、郭敬明等人的书卖得非常不错,但我认为这是一种常态。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在年轻人心中已经成了一种符号,只要他们出书了,不管书里面写的是什么,肯定都能大卖。

    我个人感觉今年特别有创造性、能够引发全民关注的书很少,反而是一部分回望历史的书比较值得关注,比如齐邦媛的《巨流河》和章东磐《国家记忆》就很值得一读。齐邦媛是台湾文学和教育界颇受尊重的一位前辈,在这本25万字的传记里,她回顾了自己从东北流亡到关内、西南,然后在台湾落地生根的生命历程,是一部很有分量的个人史。章东磐近年出了两本书:《父亲的战场》和《国家记忆》,它们共同的主题是“中国远征军”。2010年春节期间,章东磐和他的朋友们自筹经费、远渡重洋,飞赴美国国家档案馆,历时两月,将档案馆里与中国远征军相关的中缅印战场(CBI)的影像图片几乎“一网打尽”,悉数复制达23000幅,同时还扫描每张图片背后的说明文字。从中选出500张图片及说明先期汇编成现在读者所见的《国家记忆》。透过那些影像,逐渐为我们还原出那片广阔壮丽而又错综复杂的战场全貌。这样的书虽然不会畅销,但我觉得是可以流传下去的好书。

    写续集本身没错,但一定要有节制

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们当初做《宋美龄画传》,我们觉得也就是卖一万多册,没想到后来能卖那么好。而且畅销书的偶然性很大,比如前几年养生保健类图书很畅销,但今年就被读者厌弃了。现在中国图书的策划能力、宣传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图书的整体品质却在不断下降。很多书现在卖的都是设计、包装甚至是纸张,内容越来越成为短板。 回望历史的书仍是明年出版重点 记者:您觉得明年出版热点将向哪些方面转移?哪些书会比较畅销? 师永刚:我觉得辛亥革命100周年和建党90周年是两个比较值得关注的热点,据我了解,目前至少有一百多本与辛亥革命有关的书在运作。但能不能出现畅销书,能不能出现令人眼前一亮的好书,还值得观察。另外,回望历史尤其是近代史和民国史的书,依然是明年的出版热点。因为过去对历史的很多评价现在已经落伍了,我们需要出版一些可以满足现代读者价值观的历史著作,对近一百年来的重要人物和历史事件,进行重新关注和审视。 记者:对于图书的未来很多人很悲观,您对此怎么看? 师永刚:我的判断是,在中国至少十年内没有任何问题,也许对于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来说,他们的读书方式会发生变化,但至少我们这代人的阅读方式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因为我们从生下来以后,就习惯于看纸质书,习惯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虽然现在各种盗版碟很多,但却有越来越多的人涌进了电影院,因为在家看碟和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感觉不一样。在中国这么一个地域如此广阔和有文化纵深的国家,根本没必要担心纸质书的未来。说不定以后捧着书阅读会成为一种很高尚的行为,有个书房、摆上几架书可能会成为很多读书人的追求。

    记者:其实很多关注出版的媒体都很困惑,似乎很难知道读者想看什么样的书,您觉得媒体应该如何向读者推荐图书?

    师永刚:我买书的标准主要是看它是不是有用,文献类、资料性的书我看得比较多,潮流性的书看得很少,不瞒你说,我没有看过村上春树的《1Q84》,也没看过郭敬明的任何书。我觉得全民都在读他们的书,我再读的价值不大,所以我就选些大家没有看过的书读。中国有几百个层次的读书圈,每个圈子都可能有几万人到几百万人,他们读的东西都不一样。每年全国各地都发布各式各样的好书榜,你会发现其实评委就是那么几个人,他们自以为读了很多书,告诉大家哪些书是好书,哪些书是坏书,而且每年都要搞这样的榜单。他们推荐的书可能确实是好书,但不见得适合你的胃口,这就需要你自己去判断了。他们阅读范围的狭窄和阅读趣味的极端个人化,导致他们评出来的书大体上都差不多。我的意思是,对一本书过度的赞扬,往往会干扰读者的判断。媒体推荐图书应该根据自己目标读者的定位,给大家提供一些有用的资讯,个人趣味方面的东西也可以有,但不能占据主流地位。

    记者:前几年很热的书包括《百家讲坛》系列图书、《藏地密码》、草根写史等,今年都销声匿迹了,您对此怎么看?

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们当初做《宋美龄画传》,我们觉得也就是卖一万多册,没想到后来能卖那么好。而且畅销书的偶然性很大,比如前几年养生保健类图书很畅销,但今年就被读者厌弃了。现在中国图书的策划能力、宣传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图书的整体品质却在不断下降。很多书现在卖的都是设计、包装甚至是纸张,内容越来越成为短板。 回望历史的书仍是明年出版重点 记者:您觉得明年出版热点将向哪些方面转移?哪些书会比较畅销? 师永刚:我觉得辛亥革命100周年和建党90周年是两个比较值得关注的热点,据我了解,目前至少有一百多本与辛亥革命有关的书在运作。但能不能出现畅销书,能不能出现令人眼前一亮的好书,还值得观察。另外,回望历史尤其是近代史和民国史的书,依然是明年的出版热点。因为过去对历史的很多评价现在已经落伍了,我们需要出版一些可以满足现代读者价值观的历史著作,对近一百年来的重要人物和历史事件,进行重新关注和审视。 记者:对于图书的未来很多人很悲观,您对此怎么看? 师永刚:我的判断是,在中国至少十年内没有任何问题,也许对于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来说,他们的读书方式会发生变化,但至少我们这代人的阅读方式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因为我们从生下来以后,就习惯于看纸质书,习惯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虽然现在各种盗版碟很多,但却有越来越多的人涌进了电影院,因为在家看碟和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感觉不一样。在中国这么一个地域如此广阔和有文化纵深的国家,根本没必要担心纸质书的未来。说不定以后捧着书阅读会成为一种很高尚的行为,有个书房、摆上几架书可能会成为很多读书人的追求。

    师永刚:其实这是一个通病,很多书开始写得非常好,但越往后你越觉得莫明其妙,写续集本身没什么错,但一定要有节制。《百家讲坛》系列图书的没落也在情理之中,不可能都像易中天、于丹那么畅销,易中天、于丹的书卖的好,靠的是他们的个人魅力。《百家讲坛》后来出的书没有创新,卖的不好也很正常。草根写史是根据当前的价值观重新审视历史,这是一种很容易让人接受的解读方式,让现代读者找到了与历史的关系,但他们的不严谨以及对历史的戏谑与调侃成为一种潮流之后,也很容易被读者遗弃。我并不认为当年明月是草根写手,他写得非常认真,他的作品是同类作品中为数不多的可流传下去的图书。跟风出版一直是中国出版界的通病,一旦哪本书卖好了,于是大家一窝蜂地跟进,迅速复制,很快就把一个品牌毁掉,我觉得这种风气特别不好。

    不断被重印的书质量一般很靠谱

    记者:作为一个专业读者和图书策划人,您觉得好书的标准是什么?

    师永刚:我的标准其实非常简单,首先是看书里面的内容你是不是感兴趣;其次书里面有没有独家的东西;然后看看这本书是什么人写的,他以前写的书是不是靠谱;最后看看这本书出版了多少次,不断被重印的书质量一般差不到哪去。如果在买书之前能做到这几点,上当的机会就会小得多。以前买书看看前言、后记就基本上能判断出来书的品质,现在根据这些东西很难判断书的质量。现在很多书商的策划能力特别强,他们的腰封、封面、推荐语都特别抓人眼球,我的名字至少已经在四五十本书上出现过,但这些书我一本也没看过,也没授权过,书商直接就用了我的名字,所以这些所谓的推荐语是非常不可靠的。现在选书看似很容易,实际上很难,稍不留神就可能上当受骗。书评界其实也是个圈子,而且是个很小、很可怕的圈子,我们只能把他们的推荐作为参考,买书时要根据个人的爱好和趣味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一定不要听了别人的推荐去跟风买书。

    记者:畅销书是可以策划出来的吗?

    师永刚:有些书一看就具备畅销品质,但对大部分书商而言,这样的书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们当初做《宋美龄画传》,我们觉得也就是卖一万多册,没想到后来能卖那么好。而且畅销书的偶然性很大,比如前几年养生保健类图书很畅销,但今年就被读者厌弃了。现在中国图书的策划能力、宣传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图书的整体品质却在不断下降。很多书现在卖的都是设计、包装甚至是纸张,内容越来越成为短板。

图书策划人师永刚:跟风出版很快会把一个品牌毁掉http:www.daliandaily.com.cnculturecontent2010-1227content_41134.htm 新商报2010-12-27 06:38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10年即将过去,回顾这一年的出版市场我们会发现,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确实不多,前两年曾经红极一时的图书和出版现象也如烟花般一个个破灭。表现最为明显的是一年一度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对比一下即可发现,曾经是富豪榜常客的《百家讲坛》主讲人,今年只有钱文忠等少数几个人上榜,而且排名靠后。当年明月、天下霸唱、南派三叔等网络写手在作家富豪榜上虽然占据一席之地,但却鲜有新作问世,影响力也大不如前。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在过去的一年里又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图书呢?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日前电话采访了《凤凰周刊》的执行主编、著名图书策划人师永刚先生。 今年能引起全民关注的书很少 记者:回顾即将过去的2010年出版市场,您觉得有哪些现象值得关注?有哪些图书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师永刚:今年出版市场给人的总体印象是比较平淡,特别热的书几乎没有,当然像韩寒、郭敬明等人的书卖得非常不错,但我认为这是一种常态。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在年轻人心中已经成了一种符号,只要他们出书了,不管书里面写的是什么,肯定都能大卖。 我个人感觉今年特别有创造性、能够引发全民关注的书很少,反而是一部分回望历史的书比较值得关注,比如齐邦媛的《巨流河》和章东磐《国家记忆》就很值得一读。齐邦媛是台湾文学和教育界颇受尊重的一位前辈,在这本25万字的传记里,她回顾了自己从东北流亡到关内、西南,然后在台湾落地生根的生命历程,是一部很有分量的个人史。章东磐近年出了两本书:《父亲的战场》和《国家记忆》,它们共同的主题是“中国远征军”。2010年春节期间,章东磐和他的朋友们自筹经费、远渡重洋,飞赴美国国家档案馆,历时两月,将档案馆里与中国远征军相关的中缅印战场(CBI)的影像图片几乎“一网打尽”,悉数复制达23000幅,同时还扫描每张图片背后的说明文字。从中选出500张图片及说明先期汇编成现在读者所见的《国家记忆》。透过那些影像,逐渐为我们还原出那片广阔壮丽而又错综复杂的战场全貌。这样的书虽然不会畅销,但我觉得是可以流传下去的好书。 写续集本身没错,但一定要有节制 记者:其实很多关注出版的媒体都很困惑,似乎很难知道读者想看什么样的书,您觉得媒体应该如何向读者推荐图书? 师永刚:我买书的标准主要是看它是不是有用,文献类、资料性的书我看得比较多,潮流性的书看得很少,不瞒你说,我没有看过村上春树的《1Q84》,也没看过郭敬明的任何书。我觉得全民都在读他们的书,我再读的价值不大,所以我就选些大家没

    回望历史的书仍是明年出版重点

    记者:您觉得明年出版热点将向哪些方面转移?哪些书会比较畅销?

    师永刚:我觉得辛亥革命100周年和建党90周年是两个比较值得关注的热点,据我了解,目前至少有一百多本与辛亥革命有关的书在运作。但能不能出现畅销书,能不能出现令人眼前一亮的好书,还值得观察。另外,回望历史尤其是近代史和民国史的书,依然是明年的出版热点。因为过去对历史的很多评价现在已经落伍了,我们需要出版一些可以满足现代读者价值观的历史著作,对近一百年来的重要人物和历史事件,进行重新关注和审视。

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们当初做《宋美龄画传》,我们觉得也就是卖一万多册,没想到后来能卖那么好。而且畅销书的偶然性很大,比如前几年养生保健类图书很畅销,但今年就被读者厌弃了。现在中国图书的策划能力、宣传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图书的整体品质却在不断下降。很多书现在卖的都是设计、包装甚至是纸张,内容越来越成为短板。 回望历史的书仍是明年出版重点 记者:您觉得明年出版热点将向哪些方面转移?哪些书会比较畅销? 师永刚:我觉得辛亥革命100周年和建党90周年是两个比较值得关注的热点,据我了解,目前至少有一百多本与辛亥革命有关的书在运作。但能不能出现畅销书,能不能出现令人眼前一亮的好书,还值得观察。另外,回望历史尤其是近代史和民国史的书,依然是明年的出版热点。因为过去对历史的很多评价现在已经落伍了,我们需要出版一些可以满足现代读者价值观的历史著作,对近一百年来的重要人物和历史事件,进行重新关注和审视。 记者:对于图书的未来很多人很悲观,您对此怎么看? 师永刚:我的判断是,在中国至少十年内没有任何问题,也许对于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来说,他们的读书方式会发生变化,但至少我们这代人的阅读方式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因为我们从生下来以后,就习惯于看纸质书,习惯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虽然现在各种盗版碟很多,但却有越来越多的人涌进了电影院,因为在家看碟和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感觉不一样。在中国这么一个地域如此广阔和有文化纵深的国家,根本没必要担心纸质书的未来。说不定以后捧着书阅读会成为一种很高尚的行为,有个书房、摆上几架书可能会成为很多读书人的追求。

    记者:对于图书的未来很多人很悲观,您对此怎么看?

    师永刚:我的判断是,在中国至少十年内没有任何问题,也许对于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来说,他们的读书方式会发生变化,但至少我们这代人的阅读方式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因为我们从生下来以后,就习惯于看纸质书,习惯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虽然现在各种盗版碟很多,但却有越来越多的人涌进了电影院,因为在家看碟和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感觉不一样。在中国这么一个地域如此广阔和有文化纵深的国家,根本没必要担心纸质书的未来。说不定以后捧着书阅读会成为一种很高尚的行为,有个书房、摆上几架书可能会成为很多读书人的追求。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