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围观者纪录的中国历史  

2010-12-12 19: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时代》,收集资料的范围包括《纽约时报》、《时代》、《华盛顿邮报》、《纽约客》、《新闻周刊》、《生活》》等美国主流报刊。为了读者阅读的便利,师永刚他们决定把收集到的资料,用编年体的形式将其编写成更为生动的文章。除了删减,不加入任何自己的观点。这本书最后呈现出来的形态是一年一章,共七十章。 中国时代需要更多的坐标 师永刚说,中国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民族,尤其打开国门之后,很在意美国、西方对自己的任何评价。为何大家爱看《参考消息》,就是希望从别人看我们的价值观里,找到自己的自尊与满足。 本来,师永刚他们想把书命名为《时代中国》,等用了8年时间把书编成之后,发现世界普遍认为现在进入了一个中国时代,于是将“时代”与“中国”倒了过来,变成现在的《中国时代》。 对于身处这个时代的中国人来说,需要更多的坐标,或者路牌。而在更多的路牌中间,美国用他所拥有的价值观或文明,记录着远在东方的中国。美国人所记述与想象的一百年间的中国,代表着某种文明对于另外一种文明的打量和好奇。美国人观察中国由来已久,从晚清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至少在五十年前,或者更早的时候,中国对于美国是一个禁区。这些媒体为了找到了解中国人的方法,甚至会认真分析《人民日报》社论的字眼,或者公报中的部分说法,推断一个他们所要认识的中国。 当然,在这种打量中,你能发现其无处不在的优越价值观,还有那种居高临下的偏见。对于正在开放的中国人,以及渴望得到世界认知的中国,即使这种看法带着偏见或者误读,美国式的中国历史,对于正在行进的中国,至少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消息》式的报告。“我们想知道美国人如何看待中国,围观中国的,我们需要一本原始的、不加任何修饰的美国人对中国的记录,不管这是一种偏见还是洞见,不管是一种真知还是误读,这是我编撰《中国时代》的一个基本动力。”师永刚告诉记者。 中国人骨子里有种“家国情怀” 为何2010年出现了较多具有宏大主题、书写国家记忆一类的图书?师永刚认为,从去年新中国60年大庆开始,就已经出了一批宏大叙事的图书,这是此类图书出现的一个历史背景。另外,其实今天的中
国,已经备受西方关注,很多描述中国的书在西方很畅销,据他所知,目前在西方国家流传较多的就有四五十本,有探讨中国历史的,有研究中国经济现象的,内容无所不包,这是一个新闻背景。 另外,还有此类图书出现的一个心理背景,中国人现在有了一种对历史重新回头看的心理。在经济取得重大成就之后,中国人更在意国家在世界中的地位。中国人骨子里有种“家国情怀”,正如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热衷于谈论国家大事一样。在“国家记忆”一类书中,师永刚认为可分两类:一是关于“回头看”的,“文革”、“抗战”是其中最重要的两大主题。二是关于“民族情绪”的,比如《中国人不高兴》这类图书。 “国家记忆”这类图书虽然很多,但师永刚认为,仍然存在缺陷,大多是在单一的价值体系里重复、延续,而不是创新。历史图书,要有文献价值、传承价值、盖棺定论的价值,但自1910年之后,还没有出现这种功能的历史图书,没有一锤定音、作为历史典籍留下来的书。当然,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与历史太近,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缺乏一种大历史的情怀,或是用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价值体系来书写。只有大家跳脱出来,撇除隔阂,才能站在全球华人真正需要的大历史角度,书写真正的“国家记忆”。
围观者记录的中国时间
围观者记录的中国时间 http:wb.sznews.comhtml2010-1212content_1355105.htm 李福莹 ■ 深圳晚报记者 李福莹 师永刚,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生人,现任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曾策划编著《宋美龄画传》、《蒋介石图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雷锋1940~1962》、《红军1934~1936》等。 师永刚与20多位学者,用8年时间做了这样一件事:以《纽约时报》、《时代》、《华盛顿邮报》、《纽约客》、《新闻周刊》、《生活》等美国6大主流报刊为主要资料,编撰出一个围观者眼中的中国——《中国时代:1900~2000美国主流报刊撰写的中国百年现代史》,这是另一个视角之下的“国家记忆”。 师永刚说,上一个百年,美国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事实上几乎就是一个群体的围观行为。今天,他和他的团队想制造一部中国版的《光荣与梦想》,试图探究美国人对于中国历史的记录方式,描述出中国在世界视野里的样子。 一个陌生的、属于美国人发现的中国 谈起创作《中国时代》的缘起,师永刚告诉记者,2000年的时候,他参与创办一份杂志,开始有意识地在图书馆里集中阅读美国的《时代》周刊与《新闻周刊》,他渴望从这些号称是杂志世界某种标杆的样本中,找到新的杂志语言。 结果,一个陌生的、连续的、属于美国人发现的中国,扑面而来。那些记录呈现着一种对于中国理解的陌生感,这种美国式的中国观察让师永刚好奇,于是他开始一本本倒着阅读可以接触到的所有旧《时代》杂志,那些旧的故事组成了一个倒述的中国现代史。 从孙中山的革命到民国的命运,蒋介石的兴起,毛泽东领导的中共的步伐,宋美龄的美国演讲,“文化大革命”十年的美国旁观者记录,以及他们关心的中国与美国的外交运势……同样一件事,《时代》说着另外的话,并且报告着这件事的美国人发现。 于是,师永刚冒出了写这部由美国媒体撰写的中国百年现代史的想法。从2001年6月起,他与20多位学者,开始编撰http://wb.sznews.com/html/2010-12/12/content_1355105.htm
李福莹
国,已经备受西方关注,很多描述中国的书在西方很畅销,据他所知,目前在西方国家流传较多的就有四五十本,有探讨中国历史的,有研究中国经济现象的,内容无所不包,这是一个新闻背景。 另外,还有此类图书出现的一个心理背景,中国人现在有了一种对历史重新回头看的心理。在经济取得重大成就之后,中国人更在意国家在世界中的地位。中国人骨子里有种“家国情怀”,正如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热衷于谈论国家大事一样。在“国家记忆”一类书中,师永刚认为可分两类:一是关于“回头看”的,“文革”、“抗战”是其中最重要的两大主题。二是关于“民族情绪”的,比如《中国人不高兴》这类图书。 “国家记忆”这类图书虽然很多,但师永刚认为,仍然存在缺陷,大多是在单一的价值体系里重复、延续,而不是创新。历史图书,要有文献价值、传承价值、盖棺定论的价值,但自1910年之后,还没有出现这种功能的历史图书,没有一锤定音、作为历史典籍留下来的书。当然,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与历史太近,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缺乏一种大历史的情怀,或是用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价值体系来书写。只有大家跳脱出来,撇除隔阂,才能站在全球华人真正需要的大历史角度,书写真正的“国家记忆”。 国,已经备受西方关注,很多描述中国的书在西方很畅销,据他所知,目前在西方国家流传较多的就有四五十本,有探讨中国历史的,有研究中国经济现象的,内容无所不包,这是一个新闻背景。 另外,还有此类图书出现的一个心理背景,中国人现在有了一种对历史重新回头看的心理。在经济取得重大成就之后,中国人更在意国家在世界中的地位。中国人骨子里有种“家国情怀”,正如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热衷于谈论国家大事一样。在“国家记忆”一类书中,师永刚认为可分两类:一是关于“回头看”的,“文革”、“抗战”是其中最重要的两大主题。二是关于“民族情绪”的,比如《中国人不高兴》这类图书。 “国家记忆”这类图书虽然很多,但师永刚认为,仍然存在缺陷,大多是在单一的价值体系里重复、延续,而不是创新。历史图书,要有文献价值、传承价值、盖棺定论的价值,但自1910年之后,还没有出现这种功能的历史图书,没有一锤定音、作为历史典籍留下来的书。当然,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与历史太近,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缺乏一种大历史的情怀,或是用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价值体系来书写。只有大家跳脱出来,撇除隔阂,才能站在全球华人真正需要的大历史角度,书写真正的“国家记忆”。 国,已经备受西方关注,很多描述中国的书在西方很畅销,据他所知,目前在西方国家流传较多的就有四五十本,有探讨中国历史的,有研究中国经济现象的,内容无所不包,这是一个新闻背景。 另外,还有此类图书出现的一个心理背景,中国人现在有了一种对历史重新回头看的心理。在经济取得重大成就之后,中国人更在意国家在世界中的地位。中国人骨子里有种“家国情怀”,正如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热衷于谈论国家大事一样。在“国家记忆”一类书中,师永刚认为可分两类:一是关于“回头看”的,“文革”、“抗战”是其中最重要的两大主题。二是关于“民族情绪”的,比如《中国人不高兴》这类图书。 “国家记忆”这类图书虽然很多,但师永刚认为,仍然存在缺陷,大多是在单一的价值体系里重复、延续,而不是创新。历史图书,要有文献价值、传承价值、盖棺定论的价值,但自1910年之后,还没有出现这种功能的历史图书,没有一锤定音、作为历史典籍留下来的书。当然,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与历史太近,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缺乏一种大历史的情怀,或是用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价值体系来书写。只有大家跳脱出来,撇除隔阂,才能站在全球华人真正需要的大历史角度,书写真正的“国家记忆”。
国,已经备受西方关注,很多描述中国的书在西方很畅销,据他所知,目前在西方国家流传较多的就有四五十本,有探讨中国历史的,有研究中国经济现象的,内容无所不包,这是一个新闻背景。 另外,还有此类图书出现的一个心理背景,中国人现在有了一种对历史重新回头看的心理。在经济取得重大成就之后,中国人更在意国家在世界中的地位。中国人骨子里有种“家国情怀”,正如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热衷于谈论国家大事一样。在“国家记忆”一类书中,师永刚认为可分两类:一是关于“回头看”的,“文革”、“抗战”是其中最重要的两大主题。二是关于“民族情绪”的,比如《中国人不高兴》这类图书。 “国家记忆”这类图书虽然很多,但师永刚认为,仍然存在缺陷,大多是在单一的价值体系里重复、延续,而不是创新。历史图书,要有文献价值、传承价值、盖棺定论的价值,但自1910年之后,还没有出现这种功能的历史图书,没有一锤定音、作为历史典籍留下来的书。当然,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与历史太近,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缺乏一种大历史的情怀,或是用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价值体系来书写。只有大家跳脱出来,撇除隔阂,才能站在全球华人真正需要的大历史角度,书写真正的“国家记忆”。
围观者纪录的中国历史 - 师永刚 - 师永刚

  ■ 深圳晚报记者 李福莹

  师永刚,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生人,现任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曾策划编著《宋美龄画传》、《蒋介石图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雷锋1940~1962》、《红军1934~1936》等。

《中国时代》,收集资料的范围包括《纽约时报》、《时代》、《华盛顿邮报》、《纽约客》、《新闻周刊》、《生活》》等美国主流报刊。为了读者阅读的便利,师永刚他们决定把收集到的资料,用编年体的形式将其编写成更为生动的文章。除了删减,不加入任何自己的观点。这本书最后呈现出来的形态是一年一章,共七十章。 中国时代需要更多的坐标 师永刚说,中国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民族,尤其打开国门之后,很在意美国、西方对自己的任何评价。为何大家爱看《参考消息》,就是希望从别人看我们的价值观里,找到自己的自尊与满足。 本来,师永刚他们想把书命名为《时代中国》,等用了8年时间把书编成之后,发现世界普遍认为现在进入了一个中国时代,于是将“时代”与“中国”倒了过来,变成现在的《中国时代》。 对于身处这个时代的中国人来说,需要更多的坐标,或者路牌。而在更多的路牌中间,美国用他所拥有的价值观或文明,记录着远在东方的中国。美国人所记述与想象的一百年间的中国,代表着某种文明对于另外一种文明的打量和好奇。美国人观察中国由来已久,从晚清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至少在五十年前,或者更早的时候,中国对于美国是一个禁区。这些媒体为了找到了解中国人的方法,甚至会认真分析《人民日报》社论的字眼,或者公报中的部分说法,推断一个他们所要认识的中国。 当然,在这种打量中,你能发现其无处不在的优越价值观,还有那种居高临下的偏见。对于正在开放的中国人,以及渴望得到世界认知的中国,即使这种看法带着偏见或者误读,美国式的中国历史,对于正在行进的中国,至少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消息》式的报告。“我们想知道美国人如何看待中国,围观中国的,我们需要一本原始的、不加任何修饰的美国人对中国的记录,不管这是一种偏见还是洞见,不管是一种真知还是误读,这是我编撰《中国时代》的一个基本动力。”师永刚告诉记者。 中国人骨子里有种“家国情怀” 为何2010年出现了较多具有宏大主题、书写国家记忆一类的图书?师永刚认为,从去年新中国60年大庆开始,就已经出了一批宏大叙事的图书,这是此类图书出现的一个历史背景。另外,其实今天的中

  师永刚与20多位学者,用8年时间做了这样一件事:以《纽约时报》、《时代》、《华盛顿邮报》、《纽约客》、《新闻周刊》、《生活》等美国6大主流报刊为主要资料,编撰出一个围观者眼中的中国——《中国时代:1900~2000美国主流报刊撰写的中国百年现代史》,这是另一个视角之下的“国家记忆”。

  师永刚说,上一个百年,美国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事实上几乎就是一个群体的围观行为。今天,他和他的团队想制造一部中国版的《光荣与梦想》,试图探究美国人对于中国历史的记录方式,描述出中国在世界视野里的样子。

  一个陌生的、属于美国人发现的中国

  谈起创作《中国时代》的缘起,师永刚告诉记者,2000年的时候,他参与创办一份杂志,开始有意识地在图书馆里集中阅读美国的《时代》周刊与《新闻周刊》,他渴望从这些号称是杂志世界某种标杆的样本中,找到新的杂志语言。

  结果,一个陌生的、连续的、属于美国人发现的中国,扑面而来。那些记录呈现着一种对于中国理解的陌生感,这种美国式的中国观察让师永刚好奇,于是他开始一本本倒着阅读可以接触到的所有旧《时代》杂志,那些旧的故事组成了一个倒述的中国现代史。

  从孙中山的革命到民国的命运,蒋介石的兴起,毛泽东领导的中共的步伐,宋美龄的美国演讲,“文化大革命”十年的美国旁观者记录,以及他们关心的中国与美国的外交运势……同样一件事,《时代》说着另外的话,并且报告着这件事的美国人发现。

  于是,师永刚冒出了写这部由美国媒体撰写的中国百年现代史的想法。从2001年6月起,他与20多位学者,开始编撰《中国时代》,收集资料的范围包括《纽约时报》、《时代》、《华盛顿邮报》、《纽约客》、《新闻周刊》、《生活》》等美国主流报刊。为了读者阅读的便利,师永刚他们决定把收集到的资料,用编年体的形式将其编写成更为生动的文章。除了删减,不加入任何自己的观点。这本书最后呈现出来的形态是一年一章,共七十章。

  中国时代需要更多的坐标

  师永刚说,中国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民族,尤其打开国门之后,很在意美国、西方对自己的任何评价。为何大家爱看《参考消息》,就是希望从别人看我们的价值观里,找到自己的自尊与满足。

  本来,师永刚他们想把书命名为《时代中国》,等用了8年时间把书编成之后,发现世界普遍认为现在进入了一个中国时代,于是将“时代”与“中国”倒了过来,变成现在的《中国时代》。

  对于身处这个时代的中国人来说,需要更多的坐标,或者路牌。而在更多的路牌中间,美国用他所拥有的价值观或文明,记录着远在东方的中国。美国人所记述与想象的一百年间的中国,代表着某种文明对于另外一种文明的打量和好奇。美国人观察中国由来已久,从晚清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至少在五十年前,或者更早的时候,中国对于美国是一个禁区。这些媒体为了找到了解中国人的方法,甚至会认真分析《人民日报》社论的字眼,或者公报中的部分说法,推断一个他们所要认识的中国。

  当然,在这种打量中,你能发现其无处不在的优越价值观,还有那种居高临下的偏见。对于正在开放的中国人,以及渴望得到世界认知的中国,即使这种看法带着偏见或者误读,美国式的中国历史,对于正在行进的中国,至少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消息》式的报告。“我们想知道美国人如何看待中国,围观中国的,我们需要一本原始的、不加任何修饰的美国人对中国的记录,不管这是一种偏见还是洞见,不管是一种真知还是误读,这是我编撰《中国时代》的一个基本动力。”师永刚告诉记者。

《中国时代》,收集资料的范围包括《纽约时报》、《时代》、《华盛顿邮报》、《纽约客》、《新闻周刊》、《生活》》等美国主流报刊。为了读者阅读的便利,师永刚他们决定把收集到的资料,用编年体的形式将其编写成更为生动的文章。除了删减,不加入任何自己的观点。这本书最后呈现出来的形态是一年一章,共七十章。 中国时代需要更多的坐标 师永刚说,中国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民族,尤其打开国门之后,很在意美国、西方对自己的任何评价。为何大家爱看《参考消息》,就是希望从别人看我们的价值观里,找到自己的自尊与满足。 本来,师永刚他们想把书命名为《时代中国》,等用了8年时间把书编成之后,发现世界普遍认为现在进入了一个中国时代,于是将“时代”与“中国”倒了过来,变成现在的《中国时代》。 对于身处这个时代的中国人来说,需要更多的坐标,或者路牌。而在更多的路牌中间,美国用他所拥有的价值观或文明,记录着远在东方的中国。美国人所记述与想象的一百年间的中国,代表着某种文明对于另外一种文明的打量和好奇。美国人观察中国由来已久,从晚清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至少在五十年前,或者更早的时候,中国对于美国是一个禁区。这些媒体为了找到了解中国人的方法,甚至会认真分析《人民日报》社论的字眼,或者公报中的部分说法,推断一个他们所要认识的中国。 当然,在这种打量中,你能发现其无处不在的优越价值观,还有那种居高临下的偏见。对于正在开放的中国人,以及渴望得到世界认知的中国,即使这种看法带着偏见或者误读,美国式的中国历史,对于正在行进的中国,至少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消息》式的报告。“我们想知道美国人如何看待中国,围观中国的,我们需要一本原始的、不加任何修饰的美国人对中国的记录,不管这是一种偏见还是洞见,不管是一种真知还是误读,这是我编撰《中国时代》的一个基本动力。”师永刚告诉记者。 中国人骨子里有种“家国情怀” 为何2010年出现了较多具有宏大主题、书写国家记忆一类的图书?师永刚认为,从去年新中国60年大庆开始,就已经出了一批宏大叙事的图书,这是此类图书出现的一个历史背景。另外,其实今天的中

  中国人骨子里有种“家国情怀”

  为何2010年出现了较多具有宏大主题、书写国家记忆一类的图书?师永刚认为,从去年新中国60年大庆开始,就已经出了一批宏大叙事的图书,这是此类图书出现的一个历史背景。另外,其实今天的中国,已经备受西方关注,很多描述中国的书在西方很畅销,据他所知,目前在西方国家流传较多的就有四五十本,有探讨中国历史的,有研究中国经济现象的,内容无所不包,这是一个新闻背景。

  另外,还有此类图书出现的一个心理背景,中国人现在有了一种对历史重新回头看的心理。在经济取得重大成就之后,中国人更在意国家在世界中的地位。中国人骨子里有种“家国情怀”,正如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热衷于谈论国家大事一样。在“国家记忆”一类书中,师永刚认为可分两类:一是关于“回头看”的,“文革”、“抗战”是其中最重要的两大主题。二是关于“民族情绪”的,比如《中国人不高兴》这类图书。

国,已经备受西方关注,很多描述中国的书在西方很畅销,据他所知,目前在西方国家流传较多的就有四五十本,有探讨中国历史的,有研究中国经济现象的,内容无所不包,这是一个新闻背景。 另外,还有此类图书出现的一个心理背景,中国人现在有了一种对历史重新回头看的心理。在经济取得重大成就之后,中国人更在意国家在世界中的地位。中国人骨子里有种“家国情怀”,正如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热衷于谈论国家大事一样。在“国家记忆”一类书中,师永刚认为可分两类:一是关于“回头看”的,“文革”、“抗战”是其中最重要的两大主题。二是关于“民族情绪”的,比如《中国人不高兴》这类图书。 “国家记忆”这类图书虽然很多,但师永刚认为,仍然存在缺陷,大多是在单一的价值体系里重复、延续,而不是创新。历史图书,要有文献价值、传承价值、盖棺定论的价值,但自1910年之后,还没有出现这种功能的历史图书,没有一锤定音、作为历史典籍留下来的书。当然,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与历史太近,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缺乏一种大历史的情怀,或是用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价值体系来书写。只有大家跳脱出来,撇除隔阂,才能站在全球华人真正需要的大历史角度,书写真正的“国家记忆”。

  “国家记忆”这类图书虽然很多,但师永刚认为,仍然存在缺陷,大多是在单一的价值体系里重复、延续,而不是创新。历史图书,要有文献价值、传承价值、盖棺定论的价值,但自1910年之后,还没有出现这种功能的历史图书,没有一锤定音、作为历史典籍留下来的书。当然,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与历史太近,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缺乏一种大历史的情怀,或是用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价值体系来书写。只有大家跳脱出来,撇除隔阂,才能站在全球华人真正需要的大历史角度,书写真正的“国家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