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中国作家为何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2010-11-24 10: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记录社会现象就够了,他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和观点,有更高远的目标和理想,这是作家必须具备的一个品质,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这种关怀的建立,不仅仅要写实,要反映现实,而且还要对现实有一种质疑和反省的态度,也就是要有批判精神。”   春树则认为,所有能够流传的作品,都是有批判精神的,她说:“一个作家的作品,必然要有批判的精神,才具有流传价值。实际上,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流传后世的作品,无一不是批判的。我自己看书,很少看那些时尚写作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无法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启发。文学针对的是精神世界,它不仅仅是反映现实,还要带给人思考和反省,所以,批判在文学中永远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领域。”   时尚写作占据着潮流   然而,是什么让人们觉得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和精神?又是什么样的作品正在占据着潮流?   春树说,“可能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大多都不如意吧,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是安慰而不是批判。我自己写作,都是挺批判现实的,这也许就是我的书卖得不好的原因吧,人们的生活本身已经不如意了,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自然就不想再郁闷一次。现在有很多的作者,专门写一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乃至商品,这种完全表现物质追求的作品总是很受欢迎,但我想这不是文学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白烨也表示确实有很多写作没有批判精神,他说:“典型的就是类型文学,还有职场官场一类的书,这些作品是平面化的,是一种生存哲学,它的前提就是认同社会,然后在这个社会中寻找如鱼得水的方法。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还原事实比批判更重要   那么,还有没有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呢?白烨认为还是有的,他说:“在严肃文学中,批判的作品还是不少的,比如前一段时间贾平凹发表的《古炉》,还有张炜的大部头《你在高原》,卢新华的《财富如水》,都是对社会现状有非常透彻的视角,可以算是很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   师永刚也认为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仍旧存在,他说:“比如韩寒,比如《中是记录社会现象就够了,他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和观点,有更高远的目标和理想,这是作家必须具备的一个品质,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这种关怀的建立,不仅仅要写实,要反映现实,而且还要对现实有一种质疑和反省的态度,也就是要有批判精神。”   春树则认为,所有能够流传的作品,都是有批判精神的,她说:“一个作家的作品,必然要有批判的精神,才具有流传价值。实际上,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流传后世的作品,无一不是批判的。我自己看书,很少看那些时尚写作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无法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启发。文学针对的是精神世界,它不仅仅是反映现实,还要带给人思考和反省,所以,批判在文学中永远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领域。”   时尚写作占据着潮流   然而,是什么让人们觉得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和精神?又是什么样的作品正在占据着潮流?   春树说,“可能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大多都不如意吧,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是安慰而不是批判。我自己写作,都是挺批判现实的,这也许就是我的书卖得不好的原因吧,人们的生活本身已经不如意了,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自然就不想再郁闷一次。现在有很多的作者,专门写一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乃至商品,这种完全表现物质追求的作品总是很受欢迎,但我想这不是文学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白烨也表示确实有很多写作没有批判精神,他说:“典型的就是类型文学,还有职场官场一类的书,这些作品是平面化的,是一种生存哲学,它的前提就是认同社会,然后在这个社会中寻找如鱼得水的方法。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还原事实比批判更重要   那么,还有没有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呢?白烨认为还是有的,他说:“在严肃文学中,批判的作品还是不少的,比如前一段时间贾平凹发表的《古炉》,还有张炜的大部头《你在高原》,卢新华的《财富如水》,都是对社会现状有非常透彻的视角,可以算是很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   师永刚也认为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仍旧存在,他说:“比如韩寒,比如《中是记录社会现象就够了,他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和观点,有更高远的目标和理想,这是作家必须具备的一个品质,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这种关怀的建立,不仅仅要写实,要反映现实,而且还要对现实有一种质疑和反省的态度,也就是要有批判精神。”   春树则认为,所有能够流传的作品,都是有批判精神的,她说:“一个作家的作品,必然要有批判的精神,才具有流传价值。实际上,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流传后世的作品,无一不是批判的。我自己看书,很少看那些时尚写作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无法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启发。文学针对的是精神世界,它不仅仅是反映现实,还要带给人思考和反省,所以,批判在文学中永远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领域。”   时尚写作占据着潮流   然而,是什么让人们觉得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和精神?又是什么样的作品正在占据着潮流?   春树说,“可能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大多都不如意吧,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是安慰而不是批判。我自己写作,都是挺批判现实的,这也许就是我的书卖得不好的原因吧,人们的生活本身已经不如意了,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自然就不想再郁闷一次。现在有很多的作者,专门写一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乃至商品,这种完全表现物质追求的作品总是很受欢迎,但我想这不是文学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白烨也表示确实有很多写作没有批判精神,他说:“典型的就是类型文学,还有职场官场一类的书,这些作品是平面化的,是一种生存哲学,它的前提就是认同社会,然后在这个社会中寻找如鱼得水的方法。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还原事实比批判更重要   那么,还有没有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呢?白烨认为还是有的,他说:“在严肃文学中,批判的作品还是不少的,比如前一段时间贾平凹发表的《古炉》,还有张炜的大部头《你在高原》,卢新华的《财富如水》,都是对社会现状有非常透彻的视角,可以算是很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   师永刚也认为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仍旧存在,他说:“比如韩寒,比如《中
2010年11月24日 08:36:04  来源: 北京晨报 【字号 大 中 小】 【留言】 【打印】 【关闭】 【Email推荐: 】   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大多是类型文学,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今年的“人民文学奖”,慕容雪村获得“特别行动奖”,在颁奖礼上,慕容雪村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此前,慕容雪村根据自己卧底传销团伙的经历写成的非虚构长篇小说《中国少了一味药》在《人民文学》推出,慕容雪村认为这个“特别行动奖”是嘉奖他的勇气。他说:“我对此十分惭愧,因为我并不勇敢,一个作家真正的勇敢并不是与什么传销团伙周旋,而是在大众沉默之时,在真相不能言说之时,坦然而磊落地走进人群中,讲出他本应讲的话。”   仍有作家在批判现实   对于慕容雪村的说法,记者采访了几位评论家和作家,他们都表示确有类似的情况,但并不是所有的作家都如此。   著名评论家白烨说:“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这是一种全程性的、笼统的说法,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值得质疑的。作协有8000会员作家,各地方有5万作家,还有90万网络作家,这种说法显然不能囊括全部的作家。当然作家的语言本身有自己的特点,这很正常。而且一些作家和现实社会的关系确实过于甜蜜,这也是事实,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以及批判现实的作家。”   作家春树则认为,并非没有批判现实的,目前市场上至少还有很多反映现实的作品,不过这些作品可能并不受市场的欢迎。她说:“有一部分作家真的是失去了批判精神,而且他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也不小,所以可能给人一种感觉是没有了批判的作家,其实不然。”   能流传的作品要有批判   批判,一直都被认为是文学最基本的精神所在,然而在现在,确实有诸多文学作品失去了批判精神。白烨说:“带有批判精神的作品,在文学上来说,自然品格更高。作家不
 
2010年11月24日 08:36:04  来源: 2010年11月24日 08:36:04  来源: 北京晨报 【字号 大 中 小】 【留言】 【打印】 【关闭】 【Email推荐: 】   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大多是类型文学,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今年的“人民文学奖”,慕容雪村获得“特别行动奖”,在颁奖礼上,慕容雪村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此前,慕容雪村根据自己卧底传销团伙的经历写成的非虚构长篇小说《中国少了一味药》在《人民文学》推出,慕容雪村认为这个“特别行动奖”是嘉奖他的勇气。他说:“我对此十分惭愧,因为我并不勇敢,一个作家真正的勇敢并不是与什么传销团伙周旋,而是在大众沉默之时,在真相不能言说之时,坦然而磊落地走进人群中,讲出他本应讲的话。”   仍有作家在批判现实   对于慕容雪村的说法,记者采访了几位评论家和作家,他们都表示确有类似的情况,但并不是所有的作家都如此。   著名评论家白烨说:“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这是一种全程性的、笼统的说法,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值得质疑的。作协有8000会员作家,各地方有5万作家,还有90万网络作家,这种说法显然不能囊括全部的作家。当然作家的语言本身有自己的特点,这很正常。而且一些作家和现实社会的关系确实过于甜蜜,这也是事实,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以及批判现实的作家。”   作家春树则认为,并非没有批判现实的,目前市场上至少还有很多反映现实的作品,不过这些作品可能并不受市场的欢迎。她说:“有一部分作家真的是失去了批判精神,而且他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也不小,所以可能给人一种感觉是没有了批判的作家,其实不然。”   能流传的作品要有批判   批判,一直都被认为是文学最基本的精神所在,然而在现在,确实有诸多文学作品失去了批判精神。白烨说:“带有批判精神的作品,在文学上来说,自然品格更高。作家不北京晨报
是记录社会现象就够了,他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和观点,有更高远的目标和理想,这是作家必须具备的一个品质,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这种关怀的建立,不仅仅要写实,要反映现实,而且还要对现实有一种质疑和反省的态度,也就是要有批判精神。”   春树则认为,所有能够流传的作品,都是有批判精神的,她说:“一个作家的作品,必然要有批判的精神,才具有流传价值。实际上,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流传后世的作品,无一不是批判的。我自己看书,很少看那些时尚写作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无法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启发。文学针对的是精神世界,它不仅仅是反映现实,还要带给人思考和反省,所以,批判在文学中永远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领域。”   时尚写作占据着潮流   然而,是什么让人们觉得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和精神?又是什么样的作品正在占据着潮流?   春树说,“可能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大多都不如意吧,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是安慰而不是批判。我自己写作,都是挺批判现实的,这也许就是我的书卖得不好的原因吧,人们的生活本身已经不如意了,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自然就不想再郁闷一次。现在有很多的作者,专门写一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乃至商品,这种完全表现物质追求的作品总是很受欢迎,但我想这不是文学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白烨也表示确实有很多写作没有批判精神,他说:“典型的就是类型文学,还有职场官场一类的书,这些作品是平面化的,是一种生存哲学,它的前提就是认同社会,然后在这个社会中寻找如鱼得水的方法。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还原事实比批判更重要   那么,还有没有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呢?白烨认为还是有的,他说:“在严肃文学中,批判的作品还是不少的,比如前一段时间贾平凹发表的《古炉》,还有张炜的大部头《你在高原》,卢新华的《财富如水》,都是对社会现状有非常透彻的视角,可以算是很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   师永刚也认为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仍旧存在,他说:“比如韩寒,比如《中中国作家为何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 师永刚 - 师永刚
中国作家为何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 师永刚 - 师永刚
国农民调查》。但是很显然,这些批判的作品在现代并不特别受欢迎,反而是时尚的写作很流行。”   此外,师永刚还表示,对于中国作家来说,批判精神固然需要,但还有更加迫切的东西,就是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他说:“批判应该列在第二位,中国作家第一要做的,是客观地还原现实,建立正确的价值观,突破原有的框架,很多作家在框架中已经太久了。我一直在想两个问题,第一我们的文学作品,有多少是真正有时间长度的?一部作品一两年人们就忘了,就比如郭敬明,他的作品能被人记住十年吗?文学作品真正价值不在于能卖多少钱,而在于能在时间的长河里留存多久。第二,我们的文学作品,为什么总是不能在世界上引起文学的共鸣?我想这两个问题,都有同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很多作家,本身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没有和普世价值相契合、能够被世界上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东西。现在流行的比如职场、官场之类,教人怎么心黑脸厚、怎么逢迎拍马,这种腐朽的、落后的东西偏偏能大行其道,让人震撼,也让人担忧。这说明我们的作家本身就没有正确的价值观,你还能指望他们批判吗?即使批判了,他们的批判也是无根之木,批判不到真正的问题。”(
【字号 是记录社会现象就够了,他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和观点,有更高远的目标和理想,这是作家必须具备的一个品质,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这种关怀的建立,不仅仅要写实,要反映现实,而且还要对现实有一种质疑和反省的态度,也就是要有批判精神。”   春树则认为,所有能够流传的作品,都是有批判精神的,她说:“一个作家的作品,必然要有批判的精神,才具有流传价值。实际上,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流传后世的作品,无一不是批判的。我自己看书,很少看那些时尚写作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无法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启发。文学针对的是精神世界,它不仅仅是反映现实,还要带给人思考和反省,所以,批判在文学中永远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领域。”   时尚写作占据着潮流   然而,是什么让人们觉得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和精神?又是什么样的作品正在占据着潮流?   春树说,“可能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大多都不如意吧,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是安慰而不是批判。我自己写作,都是挺批判现实的,这也许就是我的书卖得不好的原因吧,人们的生活本身已经不如意了,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自然就不想再郁闷一次。现在有很多的作者,专门写一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乃至商品,这种完全表现物质追求的作品总是很受欢迎,但我想这不是文学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白烨也表示确实有很多写作没有批判精神,他说:“典型的就是类型文学,还有职场官场一类的书,这些作品是平面化的,是一种生存哲学,它的前提就是认同社会,然后在这个社会中寻找如鱼得水的方法。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还原事实比批判更重要   那么,还有没有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呢?白烨认为还是有的,他说:“在严肃文学中,批判的作品还是不少的,比如前一段时间贾平凹发表的《古炉》,还有张炜的大部头《你在高原》,卢新华的《财富如水》,都是对社会现状有非常透彻的视角,可以算是很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   师永刚也认为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仍旧存在,他说:“比如韩寒,比如《中 国农民调查》。但是很显然,这些批判的作品在现代并不特别受欢迎,反而是时尚的写作很流行。”   此外,师永刚还表示,对于中国作家来说,批判精神固然需要,但还有更加迫切的东西,就是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他说:“批判应该列在第二位,中国作家第一要做的,是客观地还原现实,建立正确的价值观,突破原有的框架,很多作家在框架中已经太久了。我一直在想两个问题,第一我们的文学作品,有多少是真正有时间长度的?一部作品一两年人们就忘了,就比如郭敬明,他的作品能被人记住十年吗?文学作品真正价值不在于能卖多少钱,而在于能在时间的长河里留存多久。第二,我们的文学作品,为什么总是不能在世界上引起文学的共鸣?我想这两个问题,都有同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很多作家,本身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没有和普世价值相契合、能够被世界上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东西。现在流行的比如职场、官场之类,教人怎么心黑脸厚、怎么逢迎拍马,这种腐朽的、落后的东西偏偏能大行其道,让人震撼,也让人担忧。这说明我们的作家本身就没有正确的价值观,你还能指望他们批判吗?即使批判了,他们的批判也是无根之木,批判不到真正的问题。”(   2010年11月24日 08:36:04  来源: 北京晨报 【字号 大 中 小】 【留言】 【打印】 【关闭】 【Email推荐: 】   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大多是类型文学,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今年的“人民文学奖”,慕容雪村获得“特别行动奖”,在颁奖礼上,慕容雪村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此前,慕容雪村根据自己卧底传销团伙的经历写成的非虚构长篇小说《中国少了一味药》在《人民文学》推出,慕容雪村认为这个“特别行动奖”是嘉奖他的勇气。他说:“我对此十分惭愧,因为我并不勇敢,一个作家真正的勇敢并不是与什么传销团伙周旋,而是在大众沉默之时,在真相不能言说之时,坦然而磊落地走进人群中,讲出他本应讲的话。”   仍有作家在批判现实   对于慕容雪村的说法,记者采访了几位评论家和作家,他们都表示确有类似的情况,但并不是所有的作家都如此。   著名评论家白烨说:“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这是一种全程性的、笼统的说法,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值得质疑的。作协有8000会员作家,各地方有5万作家,还有90万网络作家,这种说法显然不能囊括全部的作家。当然作家的语言本身有自己的特点,这很正常。而且一些作家和现实社会的关系确实过于甜蜜,这也是事实,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以及批判现实的作家。”   作家春树则认为,并非没有批判现实的,目前市场上至少还有很多反映现实的作品,不过这些作品可能并不受市场的欢迎。她说:“有一部分作家真的是失去了批判精神,而且他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也不小,所以可能给人一种感觉是没有了批判的作家,其实不然。”   能流传的作品要有批判   批判,一直都被认为是文学最基本的精神所在,然而在现在,确实有诸多文学作品失去了批判精神。白烨说:“带有批判精神的作品,在文学上来说,自然品格更高。作家不留言  2010年11月24日 08:36:04  来源: 北京晨报 【字号 大 中 小】 【留言】 【打印】 【关闭】 【Email推荐: 】   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大多是类型文学,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今年的“人民文学奖”,慕容雪村获得“特别行动奖”,在颁奖礼上,慕容雪村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此前,慕容雪村根据自己卧底传销团伙的经历写成的非虚构长篇小说《中国少了一味药》在《人民文学》推出,慕容雪村认为这个“特别行动奖”是嘉奖他的勇气。他说:“我对此十分惭愧,因为我并不勇敢,一个作家真正的勇敢并不是与什么传销团伙周旋,而是在大众沉默之时,在真相不能言说之时,坦然而磊落地走进人群中,讲出他本应讲的话。”   仍有作家在批判现实   对于慕容雪村的说法,记者采访了几位评论家和作家,他们都表示确有类似的情况,但并不是所有的作家都如此。   著名评论家白烨说:“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这是一种全程性的、笼统的说法,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值得质疑的。作协有8000会员作家,各地方有5万作家,还有90万网络作家,这种说法显然不能囊括全部的作家。当然作家的语言本身有自己的特点,这很正常。而且一些作家和现实社会的关系确实过于甜蜜,这也是事实,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以及批判现实的作家。”   作家春树则认为,并非没有批判现实的,目前市场上至少还有很多反映现实的作品,不过这些作品可能并不受市场的欢迎。她说:“有一部分作家真的是失去了批判精神,而且他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也不小,所以可能给人一种感觉是没有了批判的作家,其实不然。”   能流传的作品要有批判   批判,一直都被认为是文学最基本的精神所在,然而在现在,确实有诸多文学作品失去了批判精神。白烨说:“带有批判精神的作品,在文学上来说,自然品格更高。作家不打印  2010年11月24日 08:36:04  来源: 北京晨报 【字号 大 中 小】 【留言】 【打印】 【关闭】 【Email推荐: 】   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大多是类型文学,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今年的“人民文学奖”,慕容雪村获得“特别行动奖”,在颁奖礼上,慕容雪村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此前,慕容雪村根据自己卧底传销团伙的经历写成的非虚构长篇小说《中国少了一味药》在《人民文学》推出,慕容雪村认为这个“特别行动奖”是嘉奖他的勇气。他说:“我对此十分惭愧,因为我并不勇敢,一个作家真正的勇敢并不是与什么传销团伙周旋,而是在大众沉默之时,在真相不能言说之时,坦然而磊落地走进人群中,讲出他本应讲的话。”   仍有作家在批判现实   对于慕容雪村的说法,记者采访了几位评论家和作家,他们都表示确有类似的情况,但并不是所有的作家都如此。   著名评论家白烨说:“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这是一种全程性的、笼统的说法,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值得质疑的。作协有8000会员作家,各地方有5万作家,还有90万网络作家,这种说法显然不能囊括全部的作家。当然作家的语言本身有自己的特点,这很正常。而且一些作家和现实社会的关系确实过于甜蜜,这也是事实,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以及批判现实的作家。”   作家春树则认为,并非没有批判现实的,目前市场上至少还有很多反映现实的作品,不过这些作品可能并不受市场的欢迎。她说:“有一部分作家真的是失去了批判精神,而且他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也不小,所以可能给人一种感觉是没有了批判的作家,其实不然。”   能流传的作品要有批判   批判,一直都被认为是文学最基本的精神所在,然而在现在,确实有诸多文学作品失去了批判精神。白烨说:“带有批判精神的作品,在文学上来说,自然品格更高。作家不关闭 
2010年11月24日 08:36:04  来源: 北京晨报 【字号 大 中 小】 【留言】 【打印】 【关闭】 【Email推荐: 】   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大多是类型文学,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今年的“人民文学奖”,慕容雪村获得“特别行动奖”,在颁奖礼上,慕容雪村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此前,慕容雪村根据自己卧底传销团伙的经历写成的非虚构长篇小说《中国少了一味药》在《人民文学》推出,慕容雪村认为这个“特别行动奖”是嘉奖他的勇气。他说:“我对此十分惭愧,因为我并不勇敢,一个作家真正的勇敢并不是与什么传销团伙周旋,而是在大众沉默之时,在真相不能言说之时,坦然而磊落地走进人群中,讲出他本应讲的话。”   仍有作家在批判现实   对于慕容雪村的说法,记者采访了几位评论家和作家,他们都表示确有类似的情况,但并不是所有的作家都如此。   著名评论家白烨说:“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这是一种全程性的、笼统的说法,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值得质疑的。作协有8000会员作家,各地方有5万作家,还有90万网络作家,这种说法显然不能囊括全部的作家。当然作家的语言本身有自己的特点,这很正常。而且一些作家和现实社会的关系确实过于甜蜜,这也是事实,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以及批判现实的作家。”   作家春树则认为,并非没有批判现实的,目前市场上至少还有很多反映现实的作品,不过这些作品可能并不受市场的欢迎。她说:“有一部分作家真的是失去了批判精神,而且他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也不小,所以可能给人一种感觉是没有了批判的作家,其实不然。”   能流传的作品要有批判   批判,一直都被认为是文学最基本的精神所在,然而在现在,确实有诸多文学作品失去了批判精神。白烨说:“带有批判精神的作品,在文学上来说,自然品格更高。作家不
国农民调查》。但是很显然,这些批判的作品在现代并不特别受欢迎,反而是时尚的写作很流行。”   此外,师永刚还表示,对于中国作家来说,批判精神固然需要,但还有更加迫切的东西,就是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他说:“批判应该列在第二位,中国作家第一要做的,是客观地还原现实,建立正确的价值观,突破原有的框架,很多作家在框架中已经太久了。我一直在想两个问题,第一我们的文学作品,有多少是真正有时间长度的?一部作品一两年人们就忘了,就比如郭敬明,他的作品能被人记住十年吗?文学作品真正价值不在于能卖多少钱,而在于能在时间的长河里留存多久。第二,我们的文学作品,为什么总是不能在世界上引起文学的共鸣?我想这两个问题,都有同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很多作家,本身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没有和普世价值相契合、能够被世界上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东西。现在流行的比如职场、官场之类,教人怎么心黑脸厚、怎么逢迎拍马,这种腐朽的、落后的东西偏偏能大行其道,让人震撼,也让人担忧。这说明我们的作家本身就没有正确的价值观,你还能指望他们批判吗?即使批判了,他们的批判也是无根之木,批判不到真正的问题。”( 【Email推荐:
国农民调查》。但是很显然,这些批判的作品在现代并不特别受欢迎,反而是时尚的写作很流行。”   此外,师永刚还表示,对于中国作家来说,批判精神固然需要,但还有更加迫切的东西,就是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他说:“批判应该列在第二位,中国作家第一要做的,是客观地还原现实,建立正确的价值观,突破原有的框架,很多作家在框架中已经太久了。我一直在想两个问题,第一我们的文学作品,有多少是真正有时间长度的?一部作品一两年人们就忘了,就比如郭敬明,他的作品能被人记住十年吗?文学作品真正价值不在于能卖多少钱,而在于能在时间的长河里留存多久。第二,我们的文学作品,为什么总是不能在世界上引起文学的共鸣?我想这两个问题,都有同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很多作家,本身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没有和普世价值相契合、能够被世界上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东西。现在流行的比如职场、官场之类,教人怎么心黑脸厚、怎么逢迎拍马,这种腐朽的、落后的东西偏偏能大行其道,让人震撼,也让人担忧。这说明我们的作家本身就没有正确的价值观,你还能指望他们批判吗?即使批判了,他们的批判也是无根之木,批判不到真正的问题。”(
国农民调查》。但是很显然,这些批判的作品在现代并不特别受欢迎,反而是时尚的写作很流行。”   此外,师永刚还表示,对于中国作家来说,批判精神固然需要,但还有更加迫切的东西,就是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他说:“批判应该列在第二位,中国作家第一要做的,是客观地还原现实,建立正确的价值观,突破原有的框架,很多作家在框架中已经太久了。我一直在想两个问题,第一我们的文学作品,有多少是真正有时间长度的?一部作品一两年人们就忘了,就比如郭敬明,他的作品能被人记住十年吗?文学作品真正价值不在于能卖多少钱,而在于能在时间的长河里留存多久。第二,我们的文学作品,为什么总是不能在世界上引起文学的共鸣?我想这两个问题,都有同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很多作家,本身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没有和普世价值相契合、能够被世界上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东西。现在流行的比如职场、官场之类,教人怎么心黑脸厚、怎么逢迎拍马,这种腐朽的、落后的东西偏偏能大行其道,让人震撼,也让人担忧。这说明我们的作家本身就没有正确的价值观,你还能指望他们批判吗?即使批判了,他们的批判也是无根之木,批判不到真正的问题。”(
是记录社会现象就够了,他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和观点,有更高远的目标和理想,这是作家必须具备的一个品质,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这种关怀的建立,不仅仅要写实,要反映现实,而且还要对现实有一种质疑和反省的态度,也就是要有批判精神。”   春树则认为,所有能够流传的作品,都是有批判精神的,她说:“一个作家的作品,必然要有批判的精神,才具有流传价值。实际上,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流传后世的作品,无一不是批判的。我自己看书,很少看那些时尚写作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无法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启发。文学针对的是精神世界,它不仅仅是反映现实,还要带给人思考和反省,所以,批判在文学中永远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领域。”   时尚写作占据着潮流   然而,是什么让人们觉得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和精神?又是什么样的作品正在占据着潮流?   春树说,“可能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大多都不如意吧,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是安慰而不是批判。我自己写作,都是挺批判现实的,这也许就是我的书卖得不好的原因吧,人们的生活本身已经不如意了,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自然就不想再郁闷一次。现在有很多的作者,专门写一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乃至商品,这种完全表现物质追求的作品总是很受欢迎,但我想这不是文学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白烨也表示确实有很多写作没有批判精神,他说:“典型的就是类型文学,还有职场官场一类的书,这些作品是平面化的,是一种生存哲学,它的前提就是认同社会,然后在这个社会中寻找如鱼得水的方法。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还原事实比批判更重要   那么,还有没有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呢?白烨认为还是有的,他说:“在严肃文学中,批判的作品还是不少的,比如前一段时间贾平凹发表的《古炉》,还有张炜的大部头《你在高原》,卢新华的《财富如水》,都是对社会现状有非常透彻的视角,可以算是很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   师永刚也认为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仍旧存在,他说:“比如韩寒,比如《中

是记录社会现象就够了,他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和观点,有更高远的目标和理想,这是作家必须具备的一个品质,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这种关怀的建立,不仅仅要写实,要反映现实,而且还要对现实有一种质疑和反省的态度,也就是要有批判精神。”   春树则认为,所有能够流传的作品,都是有批判精神的,她说:“一个作家的作品,必然要有批判的精神,才具有流传价值。实际上,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流传后世的作品,无一不是批判的。我自己看书,很少看那些时尚写作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无法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启发。文学针对的是精神世界,它不仅仅是反映现实,还要带给人思考和反省,所以,批判在文学中永远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领域。”   时尚写作占据着潮流   然而,是什么让人们觉得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和精神?又是什么样的作品正在占据着潮流?   春树说,“可能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大多都不如意吧,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是安慰而不是批判。我自己写作,都是挺批判现实的,这也许就是我的书卖得不好的原因吧,人们的生活本身已经不如意了,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自然就不想再郁闷一次。现在有很多的作者,专门写一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乃至商品,这种完全表现物质追求的作品总是很受欢迎,但我想这不是文学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白烨也表示确实有很多写作没有批判精神,他说:“典型的就是类型文学,还有职场官场一类的书,这些作品是平面化的,是一种生存哲学,它的前提就是认同社会,然后在这个社会中寻找如鱼得水的方法。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还原事实比批判更重要   那么,还有没有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呢?白烨认为还是有的,他说:“在严肃文学中,批判的作品还是不少的,比如前一段时间贾平凹发表的《古炉》,还有张炜的大部头《你在高原》,卢新华的《财富如水》,都是对社会现状有非常透彻的视角,可以算是很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   师永刚也认为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仍旧存在,他说:“比如韩寒,比如《中中国作家为何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 师永刚 - 师永刚

  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大多是类型文学,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是记录社会现象就够了,他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和观点,有更高远的目标和理想,这是作家必须具备的一个品质,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这种关怀的建立,不仅仅要写实,要反映现实,而且还要对现实有一种质疑和反省的态度,也就是要有批判精神。”   春树则认为,所有能够流传的作品,都是有批判精神的,她说:“一个作家的作品,必然要有批判的精神,才具有流传价值。实际上,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流传后世的作品,无一不是批判的。我自己看书,很少看那些时尚写作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无法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启发。文学针对的是精神世界,它不仅仅是反映现实,还要带给人思考和反省,所以,批判在文学中永远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领域。”   时尚写作占据着潮流   然而,是什么让人们觉得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和精神?又是什么样的作品正在占据着潮流?   春树说,“可能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大多都不如意吧,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是安慰而不是批判。我自己写作,都是挺批判现实的,这也许就是我的书卖得不好的原因吧,人们的生活本身已经不如意了,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自然就不想再郁闷一次。现在有很多的作者,专门写一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乃至商品,这种完全表现物质追求的作品总是很受欢迎,但我想这不是文学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白烨也表示确实有很多写作没有批判精神,他说:“典型的就是类型文学,还有职场官场一类的书,这些作品是平面化的,是一种生存哲学,它的前提就是认同社会,然后在这个社会中寻找如鱼得水的方法。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还原事实比批判更重要   那么,还有没有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呢?白烨认为还是有的,他说:“在严肃文学中,批判的作品还是不少的,比如前一段时间贾平凹发表的《古炉》,还有张炜的大部头《你在高原》,卢新华的《财富如水》,都是对社会现状有非常透彻的视角,可以算是很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   师永刚也认为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仍旧存在,他说:“比如韩寒,比如《中

  今年的“人民文学奖”,慕容雪村获得“特别行动奖”,在颁奖礼上,慕容雪村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此前,慕容雪村根据自己卧底传销团伙的经历写成的非虚构长篇小说《中国少了一味药》在《人民文学》推出,慕容雪村认为这个“特别行动奖”是嘉奖他的勇气。他说:“我对此十分惭愧,因为我并不勇敢,一个作家真正的勇敢并不是与什么传销团伙周旋,而是在大众沉默之时,在真相不能言说之时,坦然而磊落地走进人群中,讲出他本应讲的话。”

2010年11月24日 08:36:04  来源: 北京晨报 【字号 大 中 小】 【留言】 【打印】 【关闭】 【Email推荐: 】   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大多是类型文学,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今年的“人民文学奖”,慕容雪村获得“特别行动奖”,在颁奖礼上,慕容雪村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   此前,慕容雪村根据自己卧底传销团伙的经历写成的非虚构长篇小说《中国少了一味药》在《人民文学》推出,慕容雪村认为这个“特别行动奖”是嘉奖他的勇气。他说:“我对此十分惭愧,因为我并不勇敢,一个作家真正的勇敢并不是与什么传销团伙周旋,而是在大众沉默之时,在真相不能言说之时,坦然而磊落地走进人群中,讲出他本应讲的话。”   仍有作家在批判现实   对于慕容雪村的说法,记者采访了几位评论家和作家,他们都表示确有类似的情况,但并不是所有的作家都如此。   著名评论家白烨说:“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这是一种全程性的、笼统的说法,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值得质疑的。作协有8000会员作家,各地方有5万作家,还有90万网络作家,这种说法显然不能囊括全部的作家。当然作家的语言本身有自己的特点,这很正常。而且一些作家和现实社会的关系确实过于甜蜜,这也是事实,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以及批判现实的作家。”   作家春树则认为,并非没有批判现实的,目前市场上至少还有很多反映现实的作品,不过这些作品可能并不受市场的欢迎。她说:“有一部分作家真的是失去了批判精神,而且他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也不小,所以可能给人一种感觉是没有了批判的作家,其实不然。”   能流传的作品要有批判   批判,一直都被认为是文学最基本的精神所在,然而在现在,确实有诸多文学作品失去了批判精神。白烨说:“带有批判精神的作品,在文学上来说,自然品格更高。作家不  仍有作家在批判现实

  对于慕容雪村的说法,记者采访了几位评论家和作家,他们都表示确有类似的情况,但并不是所有的作家都如此。

  著名评论家白烨说:“说中国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这是一种全程性的、笼统的说法,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值得质疑的。作协有8000会员作家,各地方有5万作家,还有90万网络作家,这种说法显然不能囊括全部的作家。当然作家的语言本身有自己的特点,这很正常。而且一些作家和现实社会的关系确实过于甜蜜,这也是事实,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以及批判现实的作家。”

是记录社会现象就够了,他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和观点,有更高远的目标和理想,这是作家必须具备的一个品质,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这种关怀的建立,不仅仅要写实,要反映现实,而且还要对现实有一种质疑和反省的态度,也就是要有批判精神。”   春树则认为,所有能够流传的作品,都是有批判精神的,她说:“一个作家的作品,必然要有批判的精神,才具有流传价值。实际上,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流传后世的作品,无一不是批判的。我自己看书,很少看那些时尚写作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无法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启发。文学针对的是精神世界,它不仅仅是反映现实,还要带给人思考和反省,所以,批判在文学中永远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领域。”   时尚写作占据着潮流   然而,是什么让人们觉得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和精神?又是什么样的作品正在占据着潮流?   春树说,“可能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大多都不如意吧,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是安慰而不是批判。我自己写作,都是挺批判现实的,这也许就是我的书卖得不好的原因吧,人们的生活本身已经不如意了,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自然就不想再郁闷一次。现在有很多的作者,专门写一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乃至商品,这种完全表现物质追求的作品总是很受欢迎,但我想这不是文学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白烨也表示确实有很多写作没有批判精神,他说:“典型的就是类型文学,还有职场官场一类的书,这些作品是平面化的,是一种生存哲学,它的前提就是认同社会,然后在这个社会中寻找如鱼得水的方法。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还原事实比批判更重要   那么,还有没有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呢?白烨认为还是有的,他说:“在严肃文学中,批判的作品还是不少的,比如前一段时间贾平凹发表的《古炉》,还有张炜的大部头《你在高原》,卢新华的《财富如水》,都是对社会现状有非常透彻的视角,可以算是很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   师永刚也认为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仍旧存在,他说:“比如韩寒,比如《中

  作家春树则认为,并非没有批判现实的,目前市场上至少还有很多反映现实的作品,不过这些作品可能并不受市场的欢迎。她说:“有一部分作家真的是失去了批判精神,而且他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也不小,所以可能给人一种感觉是没有了批判的作家,其实不然。”

  能流传的作品要有批判

国农民调查》。但是很显然,这些批判的作品在现代并不特别受欢迎,反而是时尚的写作很流行。”   此外,师永刚还表示,对于中国作家来说,批判精神固然需要,但还有更加迫切的东西,就是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他说:“批判应该列在第二位,中国作家第一要做的,是客观地还原现实,建立正确的价值观,突破原有的框架,很多作家在框架中已经太久了。我一直在想两个问题,第一我们的文学作品,有多少是真正有时间长度的?一部作品一两年人们就忘了,就比如郭敬明,他的作品能被人记住十年吗?文学作品真正价值不在于能卖多少钱,而在于能在时间的长河里留存多久。第二,我们的文学作品,为什么总是不能在世界上引起文学的共鸣?我想这两个问题,都有同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很多作家,本身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没有和普世价值相契合、能够被世界上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东西。现在流行的比如职场、官场之类,教人怎么心黑脸厚、怎么逢迎拍马,这种腐朽的、落后的东西偏偏能大行其道,让人震撼,也让人担忧。这说明我们的作家本身就没有正确的价值观,你还能指望他们批判吗?即使批判了,他们的批判也是无根之木,批判不到真正的问题。”(

  批判,一直都被认为是文学最基本的精神所在,然而在现在,确实有诸多文学作品失去了批判精神。白烨说:“带有批判精神的作品,在文学上来说,自然品格更高。作家不是记录社会现象就够了,他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和观点,有更高远的目标和理想,这是作家必须具备的一个品质,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这种关怀的建立,不仅仅要写实,要反映现实,而且还要对现实有一种质疑和反省的态度,也就是要有批判精神。”

  春树则认为,所有能够流传的作品,都是有批判精神的,她说:“一个作家的作品,必然要有批判的精神,才具有流传价值。实际上,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流传后世的作品,无一不是批判的。我自己看书,很少看那些时尚写作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无法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启发。文学针对的是精神世界,它不仅仅是反映现实,还要带给人思考和反省,所以,批判在文学中永远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领域。”

  时尚写作占据着潮流

  然而,是什么让人们觉得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和精神?又是什么样的作品正在占据着潮流?

  春树说,“可能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大多都不如意吧,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是安慰而不是批判。我自己写作,都是挺批判现实的,这也许就是我的书卖得不好的原因吧,人们的生活本身已经不如意了,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自然就不想再郁闷一次。现在有很多的作者,专门写一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乃至商品,这种完全表现物质追求的作品总是很受欢迎,但我想这不是文学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白烨也表示确实有很多写作没有批判精神,他说:“典型的就是类型文学,还有职场官场一类的书,这些作品是平面化的,是一种生存哲学,它的前提就是认同社会,然后在这个社会中寻找如鱼得水的方法。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还原事实比批判更重要

是记录社会现象就够了,他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和观点,有更高远的目标和理想,这是作家必须具备的一个品质,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这种关怀的建立,不仅仅要写实,要反映现实,而且还要对现实有一种质疑和反省的态度,也就是要有批判精神。”   春树则认为,所有能够流传的作品,都是有批判精神的,她说:“一个作家的作品,必然要有批判的精神,才具有流传价值。实际上,古往今来,真正能够流传后世的作品,无一不是批判的。我自己看书,很少看那些时尚写作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无法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启发。文学针对的是精神世界,它不仅仅是反映现实,还要带给人思考和反省,所以,批判在文学中永远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领域。”   时尚写作占据着潮流   然而,是什么让人们觉得作家失去了批判的勇气和精神?又是什么样的作品正在占据着潮流?   春树说,“可能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大多都不如意吧,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是安慰而不是批判。我自己写作,都是挺批判现实的,这也许就是我的书卖得不好的原因吧,人们的生活本身已经不如意了,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自然就不想再郁闷一次。现在有很多的作者,专门写一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乃至商品,这种完全表现物质追求的作品总是很受欢迎,但我想这不是文学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白烨也表示确实有很多写作没有批判精神,他说:“典型的就是类型文学,还有职场官场一类的书,这些作品是平面化的,是一种生存哲学,它的前提就是认同社会,然后在这个社会中寻找如鱼得水的方法。它们的社会性大于文学性,追求的是实用功能,自然谈不上批判。”   还原事实比批判更重要   那么,还有没有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呢?白烨认为还是有的,他说:“在严肃文学中,批判的作品还是不少的,比如前一段时间贾平凹发表的《古炉》,还有张炜的大部头《你在高原》,卢新华的《财富如水》,都是对社会现状有非常透彻的视角,可以算是很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   师永刚也认为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仍旧存在,他说:“比如韩寒,比如《中

  那么,还有没有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呢?白烨认为还是有的,他说:“在严肃文学中,批判的作品还是不少的,比如前一段时间贾平凹发表的《古炉》,还有张炜的大部头《你在高原》,卢新华的《财富如水》,都是对社会现状有非常透彻的视角,可以算是很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

  师永刚也认为批判现实的作品和作家仍旧存在,他说:“比如韩寒,比如《中国农民调查》。但是很显然,这些批判的作品在现代并不特别受欢迎,反而是时尚的写作很流行。”

  此外,师永刚还表示,对于中国作家来说,批判精神固然需要,但还有更加迫切的东西,就是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他说:“批判应该列在第二位,中国作家第一要做的,是客观地还原现实,建立正确的价值观,突破原有的框架,很多作家在框架中已经太久了。我一直在想两个问题,第一我们的文学作品,有多少是真正有时间长度的?一部作品一两年人们就忘了,就比如郭敬明,他的作品能被人记住十年吗?文学作品真正价值不在于能卖多少钱,而在于能在时间的长河里留存多久。第二,我们的文学作品,为什么总是不能在世界上引起文学的共鸣?我想这两个问题,都有同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很多作家,本身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没有和普世价值相契合、能够被世界上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东西。现在流行的比如职场、官场之类,教人怎么心黑脸厚、怎么逢迎拍马,这种腐朽的、落后的东西偏偏能大行其道,让人震撼,也让人担忧。这说明我们的作家本身就没有正确的价值观,你还能指望他们批判吗?即使批判了,他们的批判也是无根之木,批判不到真正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