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北京晨报:七年一剑“编年”中国时代  

2010-01-19 13: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永刚:七年一剑“编年”中国时代(周怀宗)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1月19日10:29   北京晨报 周怀宗

  回放美国媒体上的百年中国

  中国百年近代史,是中国发现世界的百年,同样也是世界发现中国的百年。从郑和到马可·波罗,从晚清时代到改革开放,中国与世界之间的相互发现充满了曲折、误解、探索和辩白……

  回顾百年中国史,我们所能看到的往往只有我们自己所记录的资料。当世界越来越小的时候,其实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角度来认识我们自己,认识世界。

  师永刚和他的团队用了七年时间做了这样一件事情,以美国《纽约时报》《时代》《生活》《华盛顿邮报》《纽约客》《新闻周刊》6大主流报刊群,以及10多家西方主流媒体刊载的自1900年始的有关中国话题的报道与文章为主要资料,以编年史体形式,编写了一本《中国时代》。这本书以美国媒体的视角来看中国百年历程,对于我们认识自己,发现世界或许有着不同的参考意义。

  从媒体上发现历史

  晨报:是什么原因促使你整理这样一部西方媒体上的中国?

  师永刚:这本书的起源很简单,甚至有些偶然。2000年的时候,我参与创办一份杂志,于是开始有意识地在图书馆里集中阅读美国的《时代》周刊与《新闻周刊》,希望从这些号称是杂志世界的某种标杆的样本中,找到新的杂志语言。在大量的阅读中,我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对于这个国家的表述与记录。那些记录呈现着一种对于中国理解的陌生感,显然这种美国式的中国观令我好奇。我开始一本本地倒着阅读可以接触到的所有旧的《时代》杂志。那些旧的故事组成了一个倒叙的中国现代史。这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利用更多的时间,阅读到了那些旧杂志,我以自己有限的英文,查阅了《时代》关于中国的记录。自上世纪创刊至今,这本杂志至少有上千篇关于中国的记录。一个陌生的、连续的、属于美国人发现的中国,扑面而来。

  《参考消息》之外的参考

  晨报:整理这样一本书是想带给读者什么样的阅读感受呢?

  师永刚:世界如何认识中国与中国如何了解世界其实是同一个命题。《参考消息》代表着中国人对于外部世界的渴望,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这份报纸成为中国人了解西方世界最权威、最客观的平台。

  对于西方媒体如何描述中国,其实我们需要更多的了解,中国现在还缺少一部西方人撰写的中国现代史。虽然已经有很多史学家比如史景迁、黄仁宇等等撰写了不少有影响力的书,但那些发现仍然代表着某种学者的想象和从中国旧书中发现的读后感而已。再者,富强自信起来的中国人越来越在意西方人尤其是美国人对于中国的发现与意见。也许我们需要一本原始的,没有任何修饰的美国人对于中国历史的记录方式,不管这是一种偏见还是洞见,不管是一种真知还是误读。这种美国式的中国历史,对于正在行进的中国,至少是一个重要的参考。

  媒体上的编年史

  晨报:在这些资料里整理一部中国史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师永刚:这个工作自2001年9月开工,最先拟从《时代》入手,后来发现《时代》周刊关于中国记忆的报道,明显失之于单一,许多未能发现的资料,我们从更早关注中国的《纽约时报》上找到了出处与精彩的记录。这个发现鼓舞了我们,于是,以《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华盛顿邮报》,《生活》杂志与《纽约客》等美国主流报刊群为主,进行的观察中国的方式,成为这本书的一个基本模板。

  这种体例给我们带来的好处是描述视野宽阔宏大,事件呈现着这些主流媒体群的多重发现与基本公正的立场。但困难在于,我们给自己增加了难以想象的难度。最大的难题在于寻找到这六本报刊基本上的全体关于中国的文章。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一个编译群慢慢形成了,第一年加入了六个人,第二年,又增加到了十二个人,最后到2004年的时候,已达至了二十五个人。

  中国版《光荣与梦想》

  晨报:这么庞大的资料群如何筛选成为最终的定稿?

  师永刚:这样一部厚达六百万字的书,显然并不适于全文刊出,也不适于全面表达这个美国人发现的中国。面对这样一堆材料,我曾计划将这些报道按年份与日期,包括当时的错误,原文刊出,但显然这是一个偷懒的做法,同时由于大量的版权问题,我们只好放弃,最后的结果是决定把这些资料,剪辑与编写成一本美国观的编年体的中国版《光荣与梦想》。

  为了阅读便利,我们没有直接选用原文,而是将这几家媒体的同类报道,用编年体的形式将其编写成为更加生动的文章。妥协的结果是一年一篇,并用中国人的阅读习惯将他们编写成完整的文章,但没有加入自己的任何观点,同时在引用的时候,将文章作者的名字记录在上面。这本书最后呈现出来的形态是一年一章,共七十章。

  不一样的中国故事

  晨报:我看到书中对于美国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的态度用了一个词“围观”。

  师永刚:对,美国的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事实上几乎就是一个群体的围观行为。我们所选择的几家媒体几乎都用大量的文字来报道中国,超过百万字的媒体就有好几家,《纽约时报》《时代》记录中国的文字均超过五百万字。这正好说明了他们对于中国的关注,但是这种关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往往很难得到准确的信息,所以可以称之为围观。

  就我亲身经历的时间中,在美国媒体上的报道往往呈现出与我认识完全不同的一面,同样的一件事,《时代》说着另外的话,并且报告着这件事的美国人的发现。而我看到的与他们描述的事情,竟然如此不同。同一件事的中国报道与美国说法,开始呈现着事物的多面性,而后一种给我的震荡尤其巨大。他们发现的中国竟然是这样的。

  误解往往根深蒂固

  晨报:美国媒体对于中国的描述客观吗?

  师永刚:美国人观察中国由来已久,从晚清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至少在五十年前,或者更早的时候,中国对于美国是一个禁区。这些媒体为了找到了解中国人的方法,甚至会认真地分析《人民日报》社论的字眼,或者公报中的部分说法,推断一个他们所要认识的中国。

  到了现代,因为互联网的关系美国人了解中国显然比以前容易多了,但问题是,如何在浩如烟海的信息中寻找更重要的东西,这个方法不容易找,我们仍然可以从这几家主流的美国媒体上看到仍然是误解或者可以卖出大价钱的关于中国的“负面新闻”。这使中国读者非常不能理解,甚至部分地导致了他们对这些媒体的不信任。

  从一本或者更多的美国报刊里发现民族主义、种族主义、自我优越感,以及对于另外一个国家的嘲讽或者居高临下的偏见,在《纽约时报》、《时代》《新闻周刊》、《华盛顿邮报》《生活》的字句里,俯拾皆是。

  作家简介

  师永刚,自由作家,20世纪七十年代初生人,曾策划编著的《宋美龄画传》、《蒋介石图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三毛私家相册》、《邓丽君私家相册》、《雷锋1940—1962》、《红军1934-1936》等丛书。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