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闈╁懡璇存槑涔︼細鍒涙柊鏄嚭鐗堢殑鏍囨潌  

2009-09-07 09: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销书。   后来我们做了一系列的画传,《宋美龄画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邓丽君私家相册》、《三毛私家相册》、《张国荣私家相册》……把这种形式做到了极致,也造成了市面上大量的模仿和跟风,2005年满大街都是画传,这个创意被毁掉了,于是我发了个声明,说再不做画传了。我要做不容易被人跟的东西,更好体现我们团队特点,于是就有了“红色革命说明书”,第一本是雷锋,图片在这本书中已经退居二位,最主要是价值观、形式感,如何与80后读者找到共鸣。雷锋精神曾经是国家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一个人如何找到新的解读方式?雷锋对我们今天意味着什么?雷锋与我们今天有什么关系?我觉得我们找到了:他是一个时尚的人,很酷的人。在这本书里面,我们还摆出1940年生的3个人来对比:雷锋,李小龙,列侬,他们是三个不同价值观的标杆偶像,这三个人放在一起非常有意思。   《红军》也是一样,我们在其中找到了新的价值观。70年前的一支军队,为什么我们今天的人会去仰望它?其实它是非常理想化、非常浪漫的一支军队。他们拥有非常浪漫的理想,走过非常美的道路,和我们今天的年轻人一样追求时代的时尚……把这一系列细节分解掉,重新解读,是非常有意思的。   信息时报:这样会不会担心引起新一轮的跟风?   师永刚:现在我们每本书都非常个性化,方式可以模仿,思想无法模仿,独立性、创新是出版的标杆。我们这个团队从不同的方面来创新,经常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比如月底我们要做一本美国人撰写的现代史,跨度是从1900到2000年,现在还没有人做这样的书,一个美国人眼中的中国现代史,特别有意思。采写冯钰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分数 0.0 评分人数 0
戏。这套书也创造了一个新的模式,就是同一个题材,由两家出版社、两位设计师,同时出版不同的版本,而且同一题材两本书的读者群是有区分有限制的,分别为年龄40以上和80后两个不同群体打造。现在60后的这版(作家版)获得了成功,而即将推出的80后版(三联版)可能会成为一个争议的热点。能不能用时尚的方式去解读样板戏?这个问题连出版社负责人都持有异议,在读者中肯定有不同的反应。   每一本书都是一次创新   信息时报:从《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开始,一直以来你的选题都非常好的结合了文化与时尚的关系,那么你是怎样敏锐地寻找到这个结合点的?   师永刚:我们这个团队是个很独特的团队,云集了一批很有创意的人,从宋美龄画传开始,我们的书有这样一些不同的特点:首先是独特,在所有的同类书中,我们选择的是一些很陈旧的题材——关于宋美龄的书,在我们出之前有三四十本;关于蒋介石的有七八十本;关于雷锋的书那就更多得无法计数了。但我们的书和以前的书不一样,可以说把以前的那些覆盖掉了。我们用重新解读的方式,让后来的读者重新了解一种价值观,比如雷锋,之前的书提供的是一种阶段性的价值观,而我们重新审视雷锋的价值:雷锋几乎做了他那个年代所有流行的事情。他穿流行毛衣、皮夹克和带手表,这些在当时都被视为奢侈品;他参加少先队、主动回乡当农民、当政府公务员、当钢铁工人、当解放军,当这些在当时是时髦的职业;他学开拖拉机、喜爱拍照片、写诗、发表文章、学习毛泽东选集,这些是当时最流行最时尚的事情……毫无疑问,雷锋的生活正是那个时期的主流生活。他的所做那些的好人好事,是很时尚的事,他所体现的“雷锋精神”同样也是很酷的思想。而这种行为,这种思想,在这个年代应该作为主流。这体现出黄仁宇提出的大历史观的特点,形态上也比较好读,符合现在人们阅读的习惯。   信息时报:形态上有什么特点?   师永刚:我们所有的书在设计上形态上,都是非常创新和先进的,比如画传。很多人现在不读书了,被电视电脑电影分去了70%的时间,对书的阅读欲望非常少,所以我从开始做画传就开始考虑人们阅读的包装时代感。以前我们听说过连环画、画册,但没有过画传,它是用图片做成的传记。我观察到人们3-5分钟就会浏览完一本画册,看完了也就完了,不会购买,但人们对图片背后的故事是非常在意的,当人们读背后有故事的画面的时候,就延长了阅读时间,10分钟一定读不完,他就开始准备购买了。我们的画传就是这样一种形式。   我在台北看到宋美龄的图片展,引起了很大兴趣,因为图片比文字更加真实,文字带有某种判断,而图片是很客观的,显示着上世纪30-40年代的生活状态乃至价值观的东西。我当时就决定用这些图片来编一本书,每张图片下面的说明或长或短,长的有3000字,短的就几十字。完成之后又加入6万字的简单传记。图片、图说、传记,这样一种新的传记形式,简单快捷,2小时之内就可以读完,除非你是专业研究者,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这就足够了。这本书上市的时间也抓得很好,在宋美龄去世之前15天上市,是两岸三地最及时、覆盖阅读层面最广的畅

 

戏。这套书也创造了一个新的模式,就是同一个题材,由两家出版社、两位设计师,同时出版不同的版本,而且同一题材两本书的读者群是有区分有限制的,分别为年龄40以上和80后两个不同群体打造。现在60后的这版(作家版)获得了成功,而即将推出的80后版(三联版)可能会成为一个争议的热点。能不能用时尚的方式去解读样板戏?这个问题连出版社负责人都持有异议,在读者中肯定有不同的反应。   每一本书都是一次创新   信息时报:从《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开始,一直以来你的选题都非常好的结合了文化与时尚的关系,那么你是怎样敏锐地寻找到这个结合点的?   师永刚:我们这个团队是个很独特的团队,云集了一批很有创意的人,从宋美龄画传开始,我们的书有这样一些不同的特点:首先是独特,在所有的同类书中,我们选择的是一些很陈旧的题材——关于宋美龄的书,在我们出之前有三四十本;关于蒋介石的有七八十本;关于雷锋的书那就更多得无法计数了。但我们的书和以前的书不一样,可以说把以前的那些覆盖掉了。我们用重新解读的方式,让后来的读者重新了解一种价值观,比如雷锋,之前的书提供的是一种阶段性的价值观,而我们重新审视雷锋的价值:雷锋几乎做了他那个年代所有流行的事情。他穿流行毛衣、皮夹克和带手表,这些在当时都被视为奢侈品;他参加少先队、主动回乡当农民、当政府公务员、当钢铁工人、当解放军,当这些在当时是时髦的职业;他学开拖拉机、喜爱拍照片、写诗、发表文章、学习毛泽东选集,这些是当时最流行最时尚的事情……毫无疑问,雷锋的生活正是那个时期的主流生活。他的所做那些的好人好事,是很时尚的事,他所体现的“雷锋精神”同样也是很酷的思想。而这种行为,这种思想,在这个年代应该作为主流。这体现出黄仁宇提出的大历史观的特点,形态上也比较好读,符合现在人们阅读的习惯。   信息时报:形态上有什么特点?   师永刚:我们所有的书在设计上形态上,都是非常创新和先进的,比如画传。很多人现在不读书了,被电视电脑电影分去了70%的时间,对书的阅读欲望非常少,所以我从开始做画传就开始考虑人们阅读的包装时代感。以前我们听说过连环画、画册,但没有过画传,它是用图片做成的传记。我观察到人们3-5分钟就会浏览完一本画册,看完了也就完了,不会购买,但人们对图片背后的故事是非常在意的,当人们读背后有故事的画面的时候,就延长了阅读时间,10分钟一定读不完,他就开始准备购买了。我们的画传就是这样一种形式。   我在台北看到宋美龄的图片展,引起了很大兴趣,因为图片比文字更加真实,文字带有某种判断,而图片是很客观的,显示着上世纪30-40年代的生活状态乃至价值观的东西。我当时就决定用这些图片来编一本书,每张图片下面的说明或长或短,长的有3000字,短的就几十字。完成之后又加入6万字的简单传记。图片、图说、传记,这样一种新的传记形式,简单快捷,2小时之内就可以读完,除非你是专业研究者,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这就足够了。这本书上市的时间也抓得很好,在宋美龄去世之前15天上市,是两岸三地最及时、覆盖阅读层面最广的畅

“革命说明书”:创新是出版的标杆

“革命说明书”:创新是出版的标杆 <查看评论> 大洋新闻 时间: 2009-09-06 来源: 信息时报   采访嘉宾:师永刚,《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   一部原本是为40岁以上读者回忆与收藏而做的《样板戏史记》,却成了80后年轻人热捧的读物;上世纪特定年代的文化符号为什么能吸引到今天的读者?师永刚说,他希望为一些固化了的文化符号重新找到一个切口,找到官方语境和民间需求之间的一个通道,找到今天年轻人能接受解读的方式。   《样板戏史记》的史记   信息时报:从《雷锋》、《红军》、《切·格瓦拉语录》到《样板戏史记》,革命在你们的解读之下变成了一种时尚。你们是怎么想到要做这样一个题目的?为什么会做两本给不同年纪读者看的“样板戏”?   师永刚:首先是中国缺少这样一部写样板戏历史的书。样板戏作为六零年代中国人的公共回忆以及中国国剧史上的某种文化遗迹与经典,深刻影响了一代中国人的生活与文化。而且确实曾经成为一种全国性的娱乐消遣。八个样板戏主导了六十年代中国人的审美与价值观的重张,甚至生活的戏剧化形态。或者说彻底的“文娱京剧化”。而样板戏,也成为一个时代以京剧为形态的重要的悲喜剧。不仅仅是国家的,它甚至是私立生活的一部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20年间它突然消失了,只能在798的后现代艺术展上看到它的一些现代的东西。在国外,很多人认为政治波普就是样板戏,那么中国现在需要这样一本借用今天价值观解读样板戏的书。   我们最初是想做一套完整的红色革命说明书:《雷锋》、《红军》、《切·格瓦拉》这样做下来,一种特殊的形状和方式都做出来了,说来非常简单,就是把这些固化了的革命符号重新找到一个切口,找到官方语境和民间需求之间的一个通道,找到今天年轻人能接受解读的方式——这些符号是商业的、又是政治和文化的。   这一系列的第6本就是《样板戏》,我们6年前就在着手做,请来陆智昌先生设计,准备延续前几部“革命说明书”的风格,采取后现代结构的方式,用很酷很时尚的方式来解读样板戏。没想到三联出版社的负责人审稿的时候和我们有了很大的分歧,认为不应该这样来解读样板戏,而是需要具有文献价值的、客观的、描述性的这样一本书,来引起一代人的集体回忆。谈到后来就决定,同时做两本书,一本按照原来的想法做给80后的年轻人来看,叫《样板戏》;另一本则偏重史料收集,给60后读者们收藏,也就是现在这本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特别邀请了曾两度获得“世界上最美的书”设计大奖的设计大师朱赢椿先生,历时一年时间操刀精心设计的《样板戏史记》。我们找到四位当年的样板戏专职摄影师的一千张图片,用图片的形式来重新展示了一遍这些戏。当时的道具规格都是有规定的,我们也把它完整的记录下来。   信息时报:但现在看来这本为40岁以上读者们量身定做的《样板戏史记》却吸引到许多80后的年轻人购买收藏。   师永刚:这也是我没想到的。我们认为不关心样板戏的这一代反而非常关心样板 <查看评论>

大洋新闻 时间: 2009-09-06 来源: 信息时报

销书。   后来我们做了一系列的画传,《宋美龄画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邓丽君私家相册》、《三毛私家相册》、《张国荣私家相册》……把这种形式做到了极致,也造成了市面上大量的模仿和跟风,2005年满大街都是画传,这个创意被毁掉了,于是我发了个声明,说再不做画传了。我要做不容易被人跟的东西,更好体现我们团队特点,于是就有了“红色革命说明书”,第一本是雷锋,图片在这本书中已经退居二位,最主要是价值观、形式感,如何与80后读者找到共鸣。雷锋精神曾经是国家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一个人如何找到新的解读方式?雷锋对我们今天意味着什么?雷锋与我们今天有什么关系?我觉得我们找到了:他是一个时尚的人,很酷的人。在这本书里面,我们还摆出1940年生的3个人来对比:雷锋,李小龙,列侬,他们是三个不同价值观的标杆偶像,这三个人放在一起非常有意思。   《红军》也是一样,我们在其中找到了新的价值观。70年前的一支军队,为什么我们今天的人会去仰望它?其实它是非常理想化、非常浪漫的一支军队。他们拥有非常浪漫的理想,走过非常美的道路,和我们今天的年轻人一样追求时代的时尚……把这一系列细节分解掉,重新解读,是非常有意思的。   信息时报:这样会不会担心引起新一轮的跟风?   师永刚:现在我们每本书都非常个性化,方式可以模仿,思想无法模仿,独立性、创新是出版的标杆。我们这个团队从不同的方面来创新,经常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比如月底我们要做一本美国人撰写的现代史,跨度是从1900到2000年,现在还没有人做这样的书,一个美国人眼中的中国现代史,特别有意思。采写冯钰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分数 0.0 评分人数 0
戏。这套书也创造了一个新的模式,就是同一个题材,由两家出版社、两位设计师,同时出版不同的版本,而且同一题材两本书的读者群是有区分有限制的,分别为年龄40以上和80后两个不同群体打造。现在60后的这版(作家版)获得了成功,而即将推出的80后版(三联版)可能会成为一个争议的热点。能不能用时尚的方式去解读样板戏?这个问题连出版社负责人都持有异议,在读者中肯定有不同的反应。   每一本书都是一次创新   信息时报:从《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开始,一直以来你的选题都非常好的结合了文化与时尚的关系,那么你是怎样敏锐地寻找到这个结合点的?   师永刚:我们这个团队是个很独特的团队,云集了一批很有创意的人,从宋美龄画传开始,我们的书有这样一些不同的特点:首先是独特,在所有的同类书中,我们选择的是一些很陈旧的题材——关于宋美龄的书,在我们出之前有三四十本;关于蒋介石的有七八十本;关于雷锋的书那就更多得无法计数了。但我们的书和以前的书不一样,可以说把以前的那些覆盖掉了。我们用重新解读的方式,让后来的读者重新了解一种价值观,比如雷锋,之前的书提供的是一种阶段性的价值观,而我们重新审视雷锋的价值:雷锋几乎做了他那个年代所有流行的事情。他穿流行毛衣、皮夹克和带手表,这些在当时都被视为奢侈品;他参加少先队、主动回乡当农民、当政府公务员、当钢铁工人、当解放军,当这些在当时是时髦的职业;他学开拖拉机、喜爱拍照片、写诗、发表文章、学习毛泽东选集,这些是当时最流行最时尚的事情……毫无疑问,雷锋的生活正是那个时期的主流生活。他的所做那些的好人好事,是很时尚的事,他所体现的“雷锋精神”同样也是很酷的思想。而这种行为,这种思想,在这个年代应该作为主流。这体现出黄仁宇提出的大历史观的特点,形态上也比较好读,符合现在人们阅读的习惯。   信息时报:形态上有什么特点?   师永刚:我们所有的书在设计上形态上,都是非常创新和先进的,比如画传。很多人现在不读书了,被电视电脑电影分去了70%的时间,对书的阅读欲望非常少,所以我从开始做画传就开始考虑人们阅读的包装时代感。以前我们听说过连环画、画册,但没有过画传,它是用图片做成的传记。我观察到人们3-5分钟就会浏览完一本画册,看完了也就完了,不会购买,但人们对图片背后的故事是非常在意的,当人们读背后有故事的画面的时候,就延长了阅读时间,10分钟一定读不完,他就开始准备购买了。我们的画传就是这样一种形式。   我在台北看到宋美龄的图片展,引起了很大兴趣,因为图片比文字更加真实,文字带有某种判断,而图片是很客观的,显示着上世纪30-40年代的生活状态乃至价值观的东西。我当时就决定用这些图片来编一本书,每张图片下面的说明或长或短,长的有3000字,短的就几十字。完成之后又加入6万字的简单传记。图片、图说、传记,这样一种新的传记形式,简单快捷,2小时之内就可以读完,除非你是专业研究者,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这就足够了。这本书上市的时间也抓得很好,在宋美龄去世之前15天上市,是两岸三地最及时、覆盖阅读层面最广的畅
销书。   后来我们做了一系列的画传,《宋美龄画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邓丽君私家相册》、《三毛私家相册》、《张国荣私家相册》……把这种形式做到了极致,也造成了市面上大量的模仿和跟风,2005年满大街都是画传,这个创意被毁掉了,于是我发了个声明,说再不做画传了。我要做不容易被人跟的东西,更好体现我们团队特点,于是就有了“红色革命说明书”,第一本是雷锋,图片在这本书中已经退居二位,最主要是价值观、形式感,如何与80后读者找到共鸣。雷锋精神曾经是国家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一个人如何找到新的解读方式?雷锋对我们今天意味着什么?雷锋与我们今天有什么关系?我觉得我们找到了:他是一个时尚的人,很酷的人。在这本书里面,我们还摆出1940年生的3个人来对比:雷锋,李小龙,列侬,他们是三个不同价值观的标杆偶像,这三个人放在一起非常有意思。   《红军》也是一样,我们在其中找到了新的价值观。70年前的一支军队,为什么我们今天的人会去仰望它?其实它是非常理想化、非常浪漫的一支军队。他们拥有非常浪漫的理想,走过非常美的道路,和我们今天的年轻人一样追求时代的时尚……把这一系列细节分解掉,重新解读,是非常有意思的。   信息时报:这样会不会担心引起新一轮的跟风?   师永刚:现在我们每本书都非常个性化,方式可以模仿,思想无法模仿,独立性、创新是出版的标杆。我们这个团队从不同的方面来创新,经常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比如月底我们要做一本美国人撰写的现代史,跨度是从1900到2000年,现在还没有人做这样的书,一个美国人眼中的中国现代史,特别有意思。采写冯钰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分数 0.0 评分人数 0 闈╁懡璇存槑涔︼細鍒涙柊鏄嚭鐗堢殑鏍囨潌 - 师永刚 - 师永刚
戏。这套书也创造了一个新的模式,就是同一个题材,由两家出版社、两位设计师,同时出版不同的版本,而且同一题材两本书的读者群是有区分有限制的,分别为年龄40以上和80后两个不同群体打造。现在60后的这版(作家版)获得了成功,而即将推出的80后版(三联版)可能会成为一个争议的热点。能不能用时尚的方式去解读样板戏?这个问题连出版社负责人都持有异议,在读者中肯定有不同的反应。   每一本书都是一次创新   信息时报:从《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开始,一直以来你的选题都非常好的结合了文化与时尚的关系,那么你是怎样敏锐地寻找到这个结合点的?   师永刚:我们这个团队是个很独特的团队,云集了一批很有创意的人,从宋美龄画传开始,我们的书有这样一些不同的特点:首先是独特,在所有的同类书中,我们选择的是一些很陈旧的题材——关于宋美龄的书,在我们出之前有三四十本;关于蒋介石的有七八十本;关于雷锋的书那就更多得无法计数了。但我们的书和以前的书不一样,可以说把以前的那些覆盖掉了。我们用重新解读的方式,让后来的读者重新了解一种价值观,比如雷锋,之前的书提供的是一种阶段性的价值观,而我们重新审视雷锋的价值:雷锋几乎做了他那个年代所有流行的事情。他穿流行毛衣、皮夹克和带手表,这些在当时都被视为奢侈品;他参加少先队、主动回乡当农民、当政府公务员、当钢铁工人、当解放军,当这些在当时是时髦的职业;他学开拖拉机、喜爱拍照片、写诗、发表文章、学习毛泽东选集,这些是当时最流行最时尚的事情……毫无疑问,雷锋的生活正是那个时期的主流生活。他的所做那些的好人好事,是很时尚的事,他所体现的“雷锋精神”同样也是很酷的思想。而这种行为,这种思想,在这个年代应该作为主流。这体现出黄仁宇提出的大历史观的特点,形态上也比较好读,符合现在人们阅读的习惯。   信息时报:形态上有什么特点?   师永刚:我们所有的书在设计上形态上,都是非常创新和先进的,比如画传。很多人现在不读书了,被电视电脑电影分去了70%的时间,对书的阅读欲望非常少,所以我从开始做画传就开始考虑人们阅读的包装时代感。以前我们听说过连环画、画册,但没有过画传,它是用图片做成的传记。我观察到人们3-5分钟就会浏览完一本画册,看完了也就完了,不会购买,但人们对图片背后的故事是非常在意的,当人们读背后有故事的画面的时候,就延长了阅读时间,10分钟一定读不完,他就开始准备购买了。我们的画传就是这样一种形式。   我在台北看到宋美龄的图片展,引起了很大兴趣,因为图片比文字更加真实,文字带有某种判断,而图片是很客观的,显示着上世纪30-40年代的生活状态乃至价值观的东西。我当时就决定用这些图片来编一本书,每张图片下面的说明或长或短,长的有3000字,短的就几十字。完成之后又加入6万字的简单传记。图片、图说、传记,这样一种新的传记形式,简单快捷,2小时之内就可以读完,除非你是专业研究者,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这就足够了。这本书上市的时间也抓得很好,在宋美龄去世之前15天上市,是两岸三地最及时、覆盖阅读层面最广的畅

  采访嘉宾:师永刚,《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

  一部原本是为40岁以上读者回忆与收藏而做的《样板戏史记》,却成了80后年轻人热捧的读物;上世纪特定年代的文化符号为什么能吸引到今天的读者?师永刚说,他希望为一些固化了的文化符号重新找到一个切口,找到官方语境和民间需求之间的一个通道,找到今天年轻人能接受解读的方式。

 

  《样板戏史记》的史记

 

  信息时报:从《雷锋》、《红军》、《切·格瓦拉语录》到《样板戏史记》,革命在你们的解读之下变成了一种时尚。你们是怎么想到要做这样一个题目的?为什么会做两本给不同年纪读者看的“样板戏”?

  师永刚:首先是中国缺少这样一部写样板戏历史的书。样板戏作为六零年代中国人的公共回忆以及中国国剧史上的某种文化遗迹与经典,深刻影响了一代中国人的生活与文化。而且确实曾经成为一种全国性的娱乐消遣。八个样板戏主导了六十年代中国人的审美与价值观的重张,甚至生活的戏剧化形态。或者说彻底的“文娱京剧化”。而样板戏,也成为一个时代以京剧为形态的重要的悲喜剧。不仅仅是国家的,它甚至是私立生活的一部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20年间它突然消失了,只能在798的后现代艺术展上看到它的一些现代的东西。在国外,很多人认为政治波普就是样板戏,那么中国现在需要这样一本借用今天价值观解读样板戏的书。

  我们最初是想做一套完整的红色革命说明书:《雷锋》、《红军》、《切·格瓦拉》这样做下来,一种特殊的形状和方式都做出来了,说来非常简单,就是把这些固化了的革命符号重新找到一个切口,找到官方语境和民间需求之间的一个通道,找到今天年轻人能接受解读的方式——这些符号是商业的、又是政治和文化的。

  这一系列的第6本就是《样板戏》,我们6年前就在着手做,请来陆智昌先生设计,准备延续前几部“革命说明书”的风格,采取后现代结构的方式,用很酷很时尚的方式来解读样板戏。没想到三联出版社的负责人审稿的时候和我们有了很大的分歧,认为不应该这样来解读样板戏,而是需要具有文献价值的、客观的、描述性的这样一本书,来引起一代人的集体回忆。谈到后来就决定,同时做两本书,一本按照原来的想法做给80后的年轻人来看,叫《样板戏》;另一本则偏重史料收集,给60后读者们收藏,也就是现在这本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特别邀请了曾两度获得“世界上最美的书”设计大奖的设计大师朱赢椿先生,历时一年时间操刀精心设计的《样板戏史记》。我们找到四位当年的样板戏专职摄影师的一千张图片,用图片的形式来重新展示了一遍这些戏。当时的道具规格都是有规定的,我们也把它完整的记录下来。

戏。这套书也创造了一个新的模式,就是同一个题材,由两家出版社、两位设计师,同时出版不同的版本,而且同一题材两本书的读者群是有区分有限制的,分别为年龄40以上和80后两个不同群体打造。现在60后的这版(作家版)获得了成功,而即将推出的80后版(三联版)可能会成为一个争议的热点。能不能用时尚的方式去解读样板戏?这个问题连出版社负责人都持有异议,在读者中肯定有不同的反应。   每一本书都是一次创新   信息时报:从《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开始,一直以来你的选题都非常好的结合了文化与时尚的关系,那么你是怎样敏锐地寻找到这个结合点的?   师永刚:我们这个团队是个很独特的团队,云集了一批很有创意的人,从宋美龄画传开始,我们的书有这样一些不同的特点:首先是独特,在所有的同类书中,我们选择的是一些很陈旧的题材——关于宋美龄的书,在我们出之前有三四十本;关于蒋介石的有七八十本;关于雷锋的书那就更多得无法计数了。但我们的书和以前的书不一样,可以说把以前的那些覆盖掉了。我们用重新解读的方式,让后来的读者重新了解一种价值观,比如雷锋,之前的书提供的是一种阶段性的价值观,而我们重新审视雷锋的价值:雷锋几乎做了他那个年代所有流行的事情。他穿流行毛衣、皮夹克和带手表,这些在当时都被视为奢侈品;他参加少先队、主动回乡当农民、当政府公务员、当钢铁工人、当解放军,当这些在当时是时髦的职业;他学开拖拉机、喜爱拍照片、写诗、发表文章、学习毛泽东选集,这些是当时最流行最时尚的事情……毫无疑问,雷锋的生活正是那个时期的主流生活。他的所做那些的好人好事,是很时尚的事,他所体现的“雷锋精神”同样也是很酷的思想。而这种行为,这种思想,在这个年代应该作为主流。这体现出黄仁宇提出的大历史观的特点,形态上也比较好读,符合现在人们阅读的习惯。   信息时报:形态上有什么特点?   师永刚:我们所有的书在设计上形态上,都是非常创新和先进的,比如画传。很多人现在不读书了,被电视电脑电影分去了70%的时间,对书的阅读欲望非常少,所以我从开始做画传就开始考虑人们阅读的包装时代感。以前我们听说过连环画、画册,但没有过画传,它是用图片做成的传记。我观察到人们3-5分钟就会浏览完一本画册,看完了也就完了,不会购买,但人们对图片背后的故事是非常在意的,当人们读背后有故事的画面的时候,就延长了阅读时间,10分钟一定读不完,他就开始准备购买了。我们的画传就是这样一种形式。   我在台北看到宋美龄的图片展,引起了很大兴趣,因为图片比文字更加真实,文字带有某种判断,而图片是很客观的,显示着上世纪30-40年代的生活状态乃至价值观的东西。我当时就决定用这些图片来编一本书,每张图片下面的说明或长或短,长的有3000字,短的就几十字。完成之后又加入6万字的简单传记。图片、图说、传记,这样一种新的传记形式,简单快捷,2小时之内就可以读完,除非你是专业研究者,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这就足够了。这本书上市的时间也抓得很好,在宋美龄去世之前15天上市,是两岸三地最及时、覆盖阅读层面最广的畅

  信息时报:但现在看来这本为40岁以上读者们量身定做的《样板戏史记》却吸引到许多80后的年轻人购买收藏。

  师永刚:这也是我没想到的。我们认为不关心样板戏的这一代反而非常关心样板戏。这套书也创造了一个新的模式,就是同一个题材,由两家出版社、两位设计师,同时出版不同的版本,而且同一题材两本书的读者群是有区分有限制的,分别为年龄40以上和80后两个不同群体打造。现在60后的这版(作家版)获得了成功,而即将推出的80后版(三联版)可能会成为一个争议的热点。能不能用时尚的方式去解读样板戏?这个问题连出版社负责人都持有异议,在读者中肯定有不同的反应。

 

  每一本书都是一次创新

 

  信息时报:从《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开始,一直以来你的选题都非常好的结合了文化与时尚的关系,那么你是怎样敏锐地寻找到这个结合点的?

  师永刚:我们这个团队是个很独特的团队,云集了一批很有创意的人,从宋美龄画传开始,我们的书有这样一些不同的特点:首先是独特,在所有的同类书中,我们选择的是一些很陈旧的题材——关于宋美龄的书,在我们出之前有三四十本;关于蒋介石的有七八十本;关于雷锋的书那就更多得无法计数了。但我们的书和以前的书不一样,可以说把以前的那些覆盖掉了。我们用重新解读的方式,让后来的读者重新了解一种价值观,比如雷锋,之前的书提供的是一种阶段性的价值观,而我们重新审视雷锋的价值:雷锋几乎做了他那个年代所有流行的事情。他穿流行毛衣、皮夹克和带手表,这些在当时都被视为奢侈品;他参加少先队、主动回乡当农民、当政府公务员、当钢铁工人、当解放军,当这些在当时是时髦的职业;他学开拖拉机、喜爱拍照片、写诗、发表文章、学习毛泽东选集,这些是当时最流行最时尚的事情……毫无疑问,雷锋的生活正是那个时期的主流生活。他的所做那些的好人好事,是很时尚的事,他所体现的“雷锋精神”同样也是很酷的思想。而这种行为,这种思想,在这个年代应该作为主流。这体现出黄仁宇提出的大历史观的特点,形态上也比较好读,符合现在人们阅读的习惯。

  信息时报:形态上有什么特点?

  师永刚:我们所有的书在设计上形态上,都是非常创新和先进的,比如画传。很多人现在不读书了,被电视电脑电影分去了70%的时间,对书的阅读欲望非常少,所以我从开始做画传就开始考虑人们阅读的包装时代感。以前我们听说过连环画、画册,但没有过画传,它是用图片做成的传记。我观察到人们3-5分钟就会浏览完一本画册,看完了也就完了,不会购买,但人们对图片背后的故事是非常在意的,当人们读背后有故事的画面的时候,就延长了阅读时间,10分钟一定读不完,他就开始准备购买了。我们的画传就是这样一种形式。

  我在台北看到宋美龄的图片展,引起了很大兴趣,因为图片比文字更加真实,文字带有某种判断,而图片是很客观的,显示着上世纪30-40年代的生活状态乃至价值观的东西。我当时就决定用这些图片来编一本书,每张图片下面的说明或长或短,长的有3000字,短的就几十字。完成之后又加入6万字的简单传记。图片、图说、传记,这样一种新的传记形式,简单快捷,2小时之内就可以读完,除非你是专业研究者,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这就足够了。这本书上市的时间也抓得很好,在宋美龄去世之前15天上市,是两岸三地最及时、覆盖阅读层面最广的畅销书。

  后来我们做了一系列的画传,《宋美龄画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邓丽君私家相册》、《三毛私家相册》、《张国荣私家相册》……把这种形式做到了极致,也造成了市面上大量的模仿和跟风,2005年满大街都是画传,这个创意被毁掉了,于是我发了个声明,说再不做画传了。我要做不容易被人跟的东西,更好体现我们团队特点,于是就有了“红色革命说明书”,第一本是雷锋,图片在这本书中已经退居二位,最主要是价值观、形式感,如何与80后读者找到共鸣。雷锋精神曾经是国家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一个人如何找到新的解读方式?雷锋对我们今天意味着什么?雷锋与我们今天有什么关系?我觉得我们找到了:他是一个时尚的人,很酷的人。在这本书里面,我们还摆出1940年生的3个人来对比:雷锋,李小龙,列侬,他们是三个不同价值观的标杆偶像,这三个人放在一起非常有意思。

  《红军》也是一样,我们在其中找到了新的价值观。70年前的一支军队,为什么我们今天的人会去仰望它?其实它是非常理想化、非常浪漫的一支军队。他们拥有非常浪漫的理想,走过非常美的道路,和我们今天的年轻人一样追求时代的时尚……把这一系列细节分解掉,重新解读,是非常有意思的。

“革命说明书”:创新是出版的标杆 <查看评论> 大洋新闻 时间: 2009-09-06 来源: 信息时报   采访嘉宾:师永刚,《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   一部原本是为40岁以上读者回忆与收藏而做的《样板戏史记》,却成了80后年轻人热捧的读物;上世纪特定年代的文化符号为什么能吸引到今天的读者?师永刚说,他希望为一些固化了的文化符号重新找到一个切口,找到官方语境和民间需求之间的一个通道,找到今天年轻人能接受解读的方式。   《样板戏史记》的史记   信息时报:从《雷锋》、《红军》、《切·格瓦拉语录》到《样板戏史记》,革命在你们的解读之下变成了一种时尚。你们是怎么想到要做这样一个题目的?为什么会做两本给不同年纪读者看的“样板戏”?   师永刚:首先是中国缺少这样一部写样板戏历史的书。样板戏作为六零年代中国人的公共回忆以及中国国剧史上的某种文化遗迹与经典,深刻影响了一代中国人的生活与文化。而且确实曾经成为一种全国性的娱乐消遣。八个样板戏主导了六十年代中国人的审美与价值观的重张,甚至生活的戏剧化形态。或者说彻底的“文娱京剧化”。而样板戏,也成为一个时代以京剧为形态的重要的悲喜剧。不仅仅是国家的,它甚至是私立生活的一部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20年间它突然消失了,只能在798的后现代艺术展上看到它的一些现代的东西。在国外,很多人认为政治波普就是样板戏,那么中国现在需要这样一本借用今天价值观解读样板戏的书。   我们最初是想做一套完整的红色革命说明书:《雷锋》、《红军》、《切·格瓦拉》这样做下来,一种特殊的形状和方式都做出来了,说来非常简单,就是把这些固化了的革命符号重新找到一个切口,找到官方语境和民间需求之间的一个通道,找到今天年轻人能接受解读的方式——这些符号是商业的、又是政治和文化的。   这一系列的第6本就是《样板戏》,我们6年前就在着手做,请来陆智昌先生设计,准备延续前几部“革命说明书”的风格,采取后现代结构的方式,用很酷很时尚的方式来解读样板戏。没想到三联出版社的负责人审稿的时候和我们有了很大的分歧,认为不应该这样来解读样板戏,而是需要具有文献价值的、客观的、描述性的这样一本书,来引起一代人的集体回忆。谈到后来就决定,同时做两本书,一本按照原来的想法做给80后的年轻人来看,叫《样板戏》;另一本则偏重史料收集,给60后读者们收藏,也就是现在这本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特别邀请了曾两度获得“世界上最美的书”设计大奖的设计大师朱赢椿先生,历时一年时间操刀精心设计的《样板戏史记》。我们找到四位当年的样板戏专职摄影师的一千张图片,用图片的形式来重新展示了一遍这些戏。当时的道具规格都是有规定的,我们也把它完整的记录下来。   信息时报:但现在看来这本为40岁以上读者们量身定做的《样板戏史记》却吸引到许多80后的年轻人购买收藏。   师永刚:这也是我没想到的。我们认为不关心样板戏的这一代反而非常关心样板

  信息时报:这样会不会担心引起新一轮的跟风?

  师永刚:现在我们每本书都非常个性化,方式可以模仿,思想无法模仿,独立性、创新是出版的标杆。我们这个团队从不同的方面来创新,经常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比如月底我们要做一本美国人撰写的现代史,跨度是从1900到2000年,现在还没有人做这样的书,一个美国人眼中的中国现代史,特别有意思。采写 冯钰

销书。   后来我们做了一系列的画传,《宋美龄画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邓丽君私家相册》、《三毛私家相册》、《张国荣私家相册》……把这种形式做到了极致,也造成了市面上大量的模仿和跟风,2005年满大街都是画传,这个创意被毁掉了,于是我发了个声明,说再不做画传了。我要做不容易被人跟的东西,更好体现我们团队特点,于是就有了“红色革命说明书”,第一本是雷锋,图片在这本书中已经退居二位,最主要是价值观、形式感,如何与80后读者找到共鸣。雷锋精神曾经是国家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一个人如何找到新的解读方式?雷锋对我们今天意味着什么?雷锋与我们今天有什么关系?我觉得我们找到了:他是一个时尚的人,很酷的人。在这本书里面,我们还摆出1940年生的3个人来对比:雷锋,李小龙,列侬,他们是三个不同价值观的标杆偶像,这三个人放在一起非常有意思。   《红军》也是一样,我们在其中找到了新的价值观。70年前的一支军队,为什么我们今天的人会去仰望它?其实它是非常理想化、非常浪漫的一支军队。他们拥有非常浪漫的理想,走过非常美的道路,和我们今天的年轻人一样追求时代的时尚……把这一系列细节分解掉,重新解读,是非常有意思的。   信息时报:这样会不会担心引起新一轮的跟风?   师永刚:现在我们每本书都非常个性化,方式可以模仿,思想无法模仿,独立性、创新是出版的标杆。我们这个团队从不同的方面来创新,经常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比如月底我们要做一本美国人撰写的现代史,跨度是从1900到2000年,现在还没有人做这样的书,一个美国人眼中的中国现代史,特别有意思。采写冯钰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分数 0.0 评分人数 0 1分 2分 “革命说明书”:创新是出版的标杆 <查看评论> 大洋新闻 时间: 2009-09-06 来源: 信息时报   采访嘉宾:师永刚,《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   一部原本是为40岁以上读者回忆与收藏而做的《样板戏史记》,却成了80后年轻人热捧的读物;上世纪特定年代的文化符号为什么能吸引到今天的读者?师永刚说,他希望为一些固化了的文化符号重新找到一个切口,找到官方语境和民间需求之间的一个通道,找到今天年轻人能接受解读的方式。   《样板戏史记》的史记   信息时报:从《雷锋》、《红军》、《切·格瓦拉语录》到《样板戏史记》,革命在你们的解读之下变成了一种时尚。你们是怎么想到要做这样一个题目的?为什么会做两本给不同年纪读者看的“样板戏”?   师永刚:首先是中国缺少这样一部写样板戏历史的书。样板戏作为六零年代中国人的公共回忆以及中国国剧史上的某种文化遗迹与经典,深刻影响了一代中国人的生活与文化。而且确实曾经成为一种全国性的娱乐消遣。八个样板戏主导了六十年代中国人的审美与价值观的重张,甚至生活的戏剧化形态。或者说彻底的“文娱京剧化”。而样板戏,也成为一个时代以京剧为形态的重要的悲喜剧。不仅仅是国家的,它甚至是私立生活的一部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20年间它突然消失了,只能在798的后现代艺术展上看到它的一些现代的东西。在国外,很多人认为政治波普就是样板戏,那么中国现在需要这样一本借用今天价值观解读样板戏的书。   我们最初是想做一套完整的红色革命说明书:《雷锋》、《红军》、《切·格瓦拉》这样做下来,一种特殊的形状和方式都做出来了,说来非常简单,就是把这些固化了的革命符号重新找到一个切口,找到官方语境和民间需求之间的一个通道,找到今天年轻人能接受解读的方式——这些符号是商业的、又是政治和文化的。   这一系列的第6本就是《样板戏》,我们6年前就在着手做,请来陆智昌先生设计,准备延续前几部“革命说明书”的风格,采取后现代结构的方式,用很酷很时尚的方式来解读样板戏。没想到三联出版社的负责人审稿的时候和我们有了很大的分歧,认为不应该这样来解读样板戏,而是需要具有文献价值的、客观的、描述性的这样一本书,来引起一代人的集体回忆。谈到后来就决定,同时做两本书,一本按照原来的想法做给80后的年轻人来看,叫《样板戏》;另一本则偏重史料收集,给60后读者们收藏,也就是现在这本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特别邀请了曾两度获得“世界上最美的书”设计大奖的设计大师朱赢椿先生,历时一年时间操刀精心设计的《样板戏史记》。我们找到四位当年的样板戏专职摄影师的一千张图片,用图片的形式来重新展示了一遍这些戏。当时的道具规格都是有规定的,我们也把它完整的记录下来。   信息时报:但现在看来这本为40岁以上读者们量身定做的《样板戏史记》却吸引到许多80后的年轻人购买收藏。   师永刚:这也是我没想到的。我们认为不关心样板戏的这一代反而非常关心样板 3分 4分 5分 戏。这套书也创造了一个新的模式,就是同一个题材,由两家出版社、两位设计师,同时出版不同的版本,而且同一题材两本书的读者群是有区分有限制的,分别为年龄40以上和80后两个不同群体打造。现在60后的这版(作家版)获得了成功,而即将推出的80后版(三联版)可能会成为一个争议的热点。能不能用时尚的方式去解读样板戏?这个问题连出版社负责人都持有异议,在读者中肯定有不同的反应。   每一本书都是一次创新   信息时报:从《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开始,一直以来你的选题都非常好的结合了文化与时尚的关系,那么你是怎样敏锐地寻找到这个结合点的?   师永刚:我们这个团队是个很独特的团队,云集了一批很有创意的人,从宋美龄画传开始,我们的书有这样一些不同的特点:首先是独特,在所有的同类书中,我们选择的是一些很陈旧的题材——关于宋美龄的书,在我们出之前有三四十本;关于蒋介石的有七八十本;关于雷锋的书那就更多得无法计数了。但我们的书和以前的书不一样,可以说把以前的那些覆盖掉了。我们用重新解读的方式,让后来的读者重新了解一种价值观,比如雷锋,之前的书提供的是一种阶段性的价值观,而我们重新审视雷锋的价值:雷锋几乎做了他那个年代所有流行的事情。他穿流行毛衣、皮夹克和带手表,这些在当时都被视为奢侈品;他参加少先队、主动回乡当农民、当政府公务员、当钢铁工人、当解放军,当这些在当时是时髦的职业;他学开拖拉机、喜爱拍照片、写诗、发表文章、学习毛泽东选集,这些是当时最流行最时尚的事情……毫无疑问,雷锋的生活正是那个时期的主流生活。他的所做那些的好人好事,是很时尚的事,他所体现的“雷锋精神”同样也是很酷的思想。而这种行为,这种思想,在这个年代应该作为主流。这体现出黄仁宇提出的大历史观的特点,形态上也比较好读,符合现在人们阅读的习惯。   信息时报:形态上有什么特点?   师永刚:我们所有的书在设计上形态上,都是非常创新和先进的,比如画传。很多人现在不读书了,被电视电脑电影分去了70%的时间,对书的阅读欲望非常少,所以我从开始做画传就开始考虑人们阅读的包装时代感。以前我们听说过连环画、画册,但没有过画传,它是用图片做成的传记。我观察到人们3-5分钟就会浏览完一本画册,看完了也就完了,不会购买,但人们对图片背后的故事是非常在意的,当人们读背后有故事的画面的时候,就延长了阅读时间,10分钟一定读不完,他就开始准备购买了。我们的画传就是这样一种形式。   我在台北看到宋美龄的图片展,引起了很大兴趣,因为图片比文字更加真实,文字带有某种判断,而图片是很客观的,显示着上世纪30-40年代的生活状态乃至价值观的东西。我当时就决定用这些图片来编一本书,每张图片下面的说明或长或短,长的有3000字,短的就几十字。完成之后又加入6万字的简单传记。图片、图说、传记,这样一种新的传记形式,简单快捷,2小时之内就可以读完,除非你是专业研究者,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这就足够了。这本书上市的时间也抓得很好,在宋美龄去世之前15天上市,是两岸三地最及时、覆盖阅读层面最广的畅
销书。   后来我们做了一系列的画传,《宋美龄画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邓丽君私家相册》、《三毛私家相册》、《张国荣私家相册》……把这种形式做到了极致,也造成了市面上大量的模仿和跟风,2005年满大街都是画传,这个创意被毁掉了,于是我发了个声明,说再不做画传了。我要做不容易被人跟的东西,更好体现我们团队特点,于是就有了“红色革命说明书”,第一本是雷锋,图片在这本书中已经退居二位,最主要是价值观、形式感,如何与80后读者找到共鸣。雷锋精神曾经是国家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一个人如何找到新的解读方式?雷锋对我们今天意味着什么?雷锋与我们今天有什么关系?我觉得我们找到了:他是一个时尚的人,很酷的人。在这本书里面,我们还摆出1940年生的3个人来对比:雷锋,李小龙,列侬,他们是三个不同价值观的标杆偶像,这三个人放在一起非常有意思。   《红军》也是一样,我们在其中找到了新的价值观。70年前的一支军队,为什么我们今天的人会去仰望它?其实它是非常理想化、非常浪漫的一支军队。他们拥有非常浪漫的理想,走过非常美的道路,和我们今天的年轻人一样追求时代的时尚……把这一系列细节分解掉,重新解读,是非常有意思的。   信息时报:这样会不会担心引起新一轮的跟风?   师永刚:现在我们每本书都非常个性化,方式可以模仿,思想无法模仿,独立性、创新是出版的标杆。我们这个团队从不同的方面来创新,经常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比如月底我们要做一本美国人撰写的现代史,跨度是从1900到2000年,现在还没有人做这样的书,一个美国人眼中的中国现代史,特别有意思。采写冯钰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分数 0.0 评分人数 0
  分数 0.0 评分人数 0
“革命说明书”:创新是出版的标杆 <查看评论> 大洋新闻 时间: 2009-09-06 来源: 信息时报   采访嘉宾:师永刚,《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   一部原本是为40岁以上读者回忆与收藏而做的《样板戏史记》,却成了80后年轻人热捧的读物;上世纪特定年代的文化符号为什么能吸引到今天的读者?师永刚说,他希望为一些固化了的文化符号重新找到一个切口,找到官方语境和民间需求之间的一个通道,找到今天年轻人能接受解读的方式。   《样板戏史记》的史记   信息时报:从《雷锋》、《红军》、《切·格瓦拉语录》到《样板戏史记》,革命在你们的解读之下变成了一种时尚。你们是怎么想到要做这样一个题目的?为什么会做两本给不同年纪读者看的“样板戏”?   师永刚:首先是中国缺少这样一部写样板戏历史的书。样板戏作为六零年代中国人的公共回忆以及中国国剧史上的某种文化遗迹与经典,深刻影响了一代中国人的生活与文化。而且确实曾经成为一种全国性的娱乐消遣。八个样板戏主导了六十年代中国人的审美与价值观的重张,甚至生活的戏剧化形态。或者说彻底的“文娱京剧化”。而样板戏,也成为一个时代以京剧为形态的重要的悲喜剧。不仅仅是国家的,它甚至是私立生活的一部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20年间它突然消失了,只能在798的后现代艺术展上看到它的一些现代的东西。在国外,很多人认为政治波普就是样板戏,那么中国现在需要这样一本借用今天价值观解读样板戏的书。   我们最初是想做一套完整的红色革命说明书:《雷锋》、《红军》、《切·格瓦拉》这样做下来,一种特殊的形状和方式都做出来了,说来非常简单,就是把这些固化了的革命符号重新找到一个切口,找到官方语境和民间需求之间的一个通道,找到今天年轻人能接受解读的方式——这些符号是商业的、又是政治和文化的。   这一系列的第6本就是《样板戏》,我们6年前就在着手做,请来陆智昌先生设计,准备延续前几部“革命说明书”的风格,采取后现代结构的方式,用很酷很时尚的方式来解读样板戏。没想到三联出版社的负责人审稿的时候和我们有了很大的分歧,认为不应该这样来解读样板戏,而是需要具有文献价值的、客观的、描述性的这样一本书,来引起一代人的集体回忆。谈到后来就决定,同时做两本书,一本按照原来的想法做给80后的年轻人来看,叫《样板戏》;另一本则偏重史料收集,给60后读者们收藏,也就是现在这本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特别邀请了曾两度获得“世界上最美的书”设计大奖的设计大师朱赢椿先生,历时一年时间操刀精心设计的《样板戏史记》。我们找到四位当年的样板戏专职摄影师的一千张图片,用图片的形式来重新展示了一遍这些戏。当时的道具规格都是有规定的,我们也把它完整的记录下来。   信息时报:但现在看来这本为40岁以上读者们量身定做的《样板戏史记》却吸引到许多80后的年轻人购买收藏。   师永刚:这也是我没想到的。我们认为不关心样板戏的这一代反而非常关心样板

闈╁懡璇存槑涔︼細鍒涙柊鏄嚭鐗堢殑鏍囨潌 - 师永刚 - 师永刚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