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追寻一代健骨  

2008-12-15 16:0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事的人,在当时的高压政策下,仍坚持学术独立,不让政治干预教学,并一再坚持:台大校长须是教师出身,以免沦为政客。其为官两袖清风,甚至到了妻子不得不借钱买米的地步。如此校长,如斯健骨,一身淋漓元气,敢问当世有无?相比之下,与傅斯年同为“五四”学生领袖的罗家伦,后半生却被政治绊住了手脚,最后竟以当了数十年官僚草草收场。罗家伦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五四”时曾因风头太健,被北大学生讥为长得像“猪狗熊”,但他文章写得很漂亮,曾八年里写了100多封情书,追到了沪江大学的校花张维桢,一时轰动上海滩。青年时代锋芒毕露的他,晚年虽居高位,却光芒尽失,背影甚为落寞。另一个“五四”风云人物蒋梦麟,曾三度代理北大校长,晚年热衷于土地改革,被推为“台湾现代农业之父”。值得一提的是,师从实证主义大师杜威的蒋梦麟很有远见,很早就关注人口问题,甚至不惜冒犯众怒。在他坚持下,1954年台湾开始试行“计划生育”,“一个孩子不嫌少,两个孩子恰恰好”的口号一直延续到上世纪90年代。两名大师弟子满天下读罢《移居台湾的九大师》,忽有一想:去台湾游玩,除常规景点,书中的一些文化遗迹也可追寻一下,比如台大校园内纪念傅斯年的傅园,阳明山上林语堂的故居,以及位于外双溪的“素书楼”等。台北东吴大学外双溪的素书楼,是史学大师钱穆晚年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每周一下午四点到六点,素书楼内座无虚席,老先生一口无锡官话,神采飞扬,讲课从不看书本。1986年,钱穆92岁生日时,在素书楼做了题为“正视历史、胸怀中国”的最后一课,并以“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实事的人,在当时的高压政策下,仍坚持学术独立,不让政治干预教学,并一再坚持:台大校长须是教师出身,以免沦为政客。其为官两袖清风,甚至到了妻子不得不借钱买米的地步。如此校长,如斯健骨,一身淋漓元气,敢问当世有无?相比之下,与傅斯年同为“五四”学生领袖的罗家伦,后半生却被政治绊住了手脚,最后竟以当了数十年官僚草草收场。罗家伦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五四”时曾因风头太健,被北大学生讥为长得像“猪狗熊”,但他文章写得很漂亮,曾八年里写了100多封情书,追到了沪江大学的校花张维桢,一时轰动上海滩。青年时代锋芒毕露的他,晚年虽居高位,却光芒尽失,背影甚为落寞。另一个“五四”风云人物蒋梦麟,曾三度代理北大校长,晚年热衷于土地改革,被推为“台湾现代农业之父”。值得一提的是,师从实证主义大师杜威的蒋梦麟很有远见,很早就关注人口问题,甚至不惜冒犯众怒。在他坚持下,1954年台湾开始试行“计划生育”,“一个孩子不嫌少,两个孩子恰恰好”的口号一直延续到上世纪90年代。两名大师弟子满天下读罢《移居台湾的九大师》,忽有一想:去台湾游玩,除常规景点,书中的一些文化遗迹也可追寻一下,比如台大校园内纪念傅斯年的傅园,阳明山上林语堂的故居,以及位于外双溪的“素书楼”等。台北东吴大学外双溪的素书楼,是史学大师钱穆晚年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每周一下午四点到六点,素书楼内座无虚席,老先生一口无锡官话,神采飞扬,讲课从不看书本。1986年,钱穆92岁生日时,在素书楼做了题为“正视历史、胸怀中国”的最后一课,并以“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
实事的人,在当时的高压政策下,仍坚持学术独立,不让政治干预教学,并一再坚持:台大校长须是教师出身,以免沦为政客。其为官两袖清风,甚至到了妻子不得不借钱买米的地步。如此校长,如斯健骨,一身淋漓元气,敢问当世有无?相比之下,与傅斯年同为“五四”学生领袖的罗家伦,后半生却被政治绊住了手脚,最后竟以当了数十年官僚草草收场。罗家伦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五四”时曾因风头太健,被北大学生讥为长得像“猪狗熊”,但他文章写得很漂亮,曾八年里写了100多封情书,追到了沪江大学的校花张维桢,一时轰动上海滩。青年时代锋芒毕露的他,晚年虽居高位,却光芒尽失,背影甚为落寞。另一个“五四”风云人物蒋梦麟,曾三度代理北大校长,晚年热衷于土地改革,被推为“台湾现代农业之父”。值得一提的是,师从实证主义大师杜威的蒋梦麟很有远见,很早就关注人口问题,甚至不惜冒犯众怒。在他坚持下,1954年台湾开始试行“计划生育”,“一个孩子不嫌少,两个孩子恰恰好”的口号一直延续到上世纪90年代。两名大师弟子满天下读罢《移居台湾的九大师》,忽有一想:去台湾游玩,除常规景点,书中的一些文化遗迹也可追寻一下,比如台大校园内纪念傅斯年的傅园,阳明山上林语堂的故居,以及位于外双溪的“素书楼”等。台北东吴大学外双溪的素书楼,是史学大师钱穆晚年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每周一下午四点到六点,素书楼内座无虚席,老先生一口无锡官话,神采飞扬,讲课从不看书本。1986年,钱穆92岁生日时,在素书楼做了题为“正视历史、胸怀中国”的最后一课,并以“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来勉励时代青年。这最后一课可谓冠盖云集,不料几年后,此楼便被当时的“立法委员”陈水扁判为“侵占市产”,钱穆无权居住。已近乎全盲的史学大师不得不黯然迁出居住数十年的房舍,仅三个月后便离开人世。另一个颇有分量的宗师,是著名哲学家殷海光。在众多殷门弟子中,红遍海峡两岸的李敖最为人熟知。殷海光的另一门生,则是1984年来北大任教的陈鼓应。他的《悲剧哲学家尼采》《庄子今注今译》等书曾惠泽多代学子,至今仍长销不衰。陈鼓应师从殷海光,而近年说庄子暴得大名的于丹则是“师从”陈鼓应。于丹曾在电视访谈中自述:硕士毕业后带户口下放的两年,枕边始终放着一本陈鼓应的《庄子今注今译》。晚年的殷海光常对陈鼓应感叹:“今天的知识分子,不是沦为拉拉队,就是变成蠹虫。特立独行的太少了,在时代的大震荡下,一副晚秋的景象,凉风一吹刮,满树的落叶纷纷飘下,枝头只剩三二片傲霜叶,在冷风中战栗。”这句警醒之语,于今朝仍为适用。
追寻一代健骨 与台湾“文化通航”
2008-12-15
!”来勉励时代青年。这最后一课可谓冠盖云集,不料几年后,此楼便被当时的“立法委员”陈水扁判为“侵占市产”,钱穆无权居住。已近乎全盲的史学大师不得不黯然迁出居住数十年的房舍,仅三个月后便离开人世。另一个颇有分量的宗师,是著名哲学家殷海光。在众多殷门弟子中,红遍海峡两岸的李敖最为人熟知。殷海光的另一门生,则是1984年来北大任教的陈鼓应。他的《悲剧哲学家尼采》《庄子今注今译》等书曾惠泽多代学子,至今仍长销不衰。陈鼓应师从殷海光,而近年说庄子暴得大名的于丹则是“师从”陈鼓应。于丹曾在电视访谈中自述:硕士毕业后带户口下放的两年,枕边始终放着一本陈鼓应的《庄子今注今译》。晚年的殷海光常对陈鼓应感叹:“今天的知识分子,不是沦为拉拉队,就是变成蠹虫。特立独行的太少了,在时代的大震荡下,一副晚秋的景象,凉风一吹刮,满树的落叶纷纷飘下,枝头只剩三二片傲霜叶,在冷风中战栗。”这句警醒之语,于今朝仍为适用。
!”来勉励时代青年。这最后一课可谓冠盖云集,不料几年后,此楼便被当时的“立法委员”陈水扁判为“侵占市产”,钱穆无权居住。已近乎全盲的史学大师不得不黯然迁出居住数十年的房舍,仅三个月后便离开人世。另一个颇有分量的宗师,是著名哲学家殷海光。在众多殷门弟子中,红遍海峡两岸的李敖最为人熟知。殷海光的另一门生,则是1984年来北大任教的陈鼓应。他的《悲剧哲学家尼采》《庄子今注今译》等书曾惠泽多代学子,至今仍长销不衰。陈鼓应师从殷海光,而近年说庄子暴得大名的于丹则是“师从”陈鼓应。于丹曾在电视访谈中自述:硕士毕业后带户口下放的两年,枕边始终放着一本陈鼓应的《庄子今注今译》。晚年的殷海光常对陈鼓应感叹:“今天的知识分子,不是沦为拉拉队,就是变成蠹虫。特立独行的太少了,在时代的大震荡下,一副晚秋的景象,凉风一吹刮,满树的落叶纷纷飘下,枝头只剩三二片傲霜叶,在冷风中战栗。”这句警醒之语,于今朝仍为适用。
追寻一代健骨 - 师永刚 - 师永刚
  台大校园内纪念傅斯年的傅园
实事的人,在当时的高压政策下,仍坚持学术独立,不让政治干预教学,并一再坚持:台大校长须是教师出身,以免沦为政客。其为官两袖清风,甚至到了妻子不得不借钱买米的地步。如此校长,如斯健骨,一身淋漓元气,敢问当世有无?相比之下,与傅斯年同为“五四”学生领袖的罗家伦,后半生却被政治绊住了手脚,最后竟以当了数十年官僚草草收场。罗家伦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五四”时曾因风头太健,被北大学生讥为长得像“猪狗熊”,但他文章写得很漂亮,曾八年里写了100多封情书,追到了沪江大学的校花张维桢,一时轰动上海滩。青年时代锋芒毕露的他,晚年虽居高位,却光芒尽失,背影甚为落寞。另一个“五四”风云人物蒋梦麟,曾三度代理北大校长,晚年热衷于土地改革,被推为“台湾现代农业之父”。值得一提的是,师从实证主义大师杜威的蒋梦麟很有远见,很早就关注人口问题,甚至不惜冒犯众怒。在他坚持下,1954年台湾开始试行“计划生育”,“一个孩子不嫌少,两个孩子恰恰好”的口号一直延续到上世纪90年代。两名大师弟子满天下读罢《移居台湾的九大师》,忽有一想:去台湾游玩,除常规景点,书中的一些文化遗迹也可追寻一下,比如台大校园内纪念傅斯年的傅园,阳明山上林语堂的故居,以及位于外双溪的“素书楼”等。台北东吴大学外双溪的素书楼,是史学大师钱穆晚年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每周一下午四点到六点,素书楼内座无虚席,老先生一口无锡官话,神采飞扬,讲课从不看书本。1986年,钱穆92岁生日时,在素书楼做了题为“正视历史、胸怀中国”的最后一课,并以“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
追寻一代健骨 - 师永刚 - 师永刚
  钱穆位于外双溪的素书楼
!”来勉励时代青年。这最后一课可谓冠盖云集,不料几年后,此楼便被当时的“立法委员”陈水扁判为“侵占市产”,钱穆无权居住。已近乎全盲的史学大师不得不黯然迁出居住数十年的房舍,仅三个月后便离开人世。另一个颇有分量的宗师,是著名哲学家殷海光。在众多殷门弟子中,红遍海峡两岸的李敖最为人熟知。殷海光的另一门生,则是1984年来北大任教的陈鼓应。他的《悲剧哲学家尼采》《庄子今注今译》等书曾惠泽多代学子,至今仍长销不衰。陈鼓应师从殷海光,而近年说庄子暴得大名的于丹则是“师从”陈鼓应。于丹曾在电视访谈中自述:硕士毕业后带户口下放的两年,枕边始终放着一本陈鼓应的《庄子今注今译》。晚年的殷海光常对陈鼓应感叹:“今天的知识分子,不是沦为拉拉队,就是变成蠹虫。特立独行的太少了,在时代的大震荡下,一副晚秋的景象,凉风一吹刮,满树的落叶纷纷飘下,枝头只剩三二片傲霜叶,在冷风中战栗。”这句警醒之语,于今朝仍为适用。
追寻一代健骨 - 师永刚 - 师永刚
  《移居台湾的九大师》  师永刚 冯昭 方旭 著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8年7月
实事的人,在当时的高压政策下,仍坚持学术独立,不让政治干预教学,并一再坚持:台大校长须是教师出身,以免沦为政客。其为官两袖清风,甚至到了妻子不得不借钱买米的地步。如此校长,如斯健骨,一身淋漓元气,敢问当世有无?相比之下,与傅斯年同为“五四”学生领袖的罗家伦,后半生却被政治绊住了手脚,最后竟以当了数十年官僚草草收场。罗家伦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五四”时曾因风头太健,被北大学生讥为长得像“猪狗熊”,但他文章写得很漂亮,曾八年里写了100多封情书,追到了沪江大学的校花张维桢,一时轰动上海滩。青年时代锋芒毕露的他,晚年虽居高位,却光芒尽失,背影甚为落寞。另一个“五四”风云人物蒋梦麟,曾三度代理北大校长,晚年热衷于土地改革,被推为“台湾现代农业之父”。值得一提的是,师从实证主义大师杜威的蒋梦麟很有远见,很早就关注人口问题,甚至不惜冒犯众怒。在他坚持下,1954年台湾开始试行“计划生育”,“一个孩子不嫌少,两个孩子恰恰好”的口号一直延续到上世纪90年代。两名大师弟子满天下读罢《移居台湾的九大师》,忽有一想:去台湾游玩,除常规景点,书中的一些文化遗迹也可追寻一下,比如台大校园内纪念傅斯年的傅园,阳明山上林语堂的故居,以及位于外双溪的“素书楼”等。台北东吴大学外双溪的素书楼,是史学大师钱穆晚年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每周一下午四点到六点,素书楼内座无虚席,老先生一口无锡官话,神采飞扬,讲课从不看书本。1986年,钱穆92岁生日时,在素书楼做了题为“正视历史、胸怀中国”的最后一课,并以“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

  文/舒弗佳(杭州)

  

  前不久两岸通航,让我等都有了去宝岛观光的机会。刚好今年出了两本和台湾有关的书,可以拿来做“文化通航”。一本是杭州青年学者周为筠的《在台湾:国学大师的1949》,另一本是著名出版人、《凤凰周刊》执行主编师永刚领衔的《移居台湾的九大师》,两本书先后出版,互为呼应,都是抓住了眼下正在形成的文化热点,也有打通历史的功效。所选人物,前者推以胡适、傅斯年、林语堂、钱穆、方东美、徐复观、牟宗三、陈鼓应和南怀瑾,偏重“国学“立场;后者选的也是九人,分别为梁实秋、钱穆、罗家伦、林语堂、蒋梦麟、殷海光、雷震、傅斯年、胡适。可以说,两书在选材上互有交集,各有侧重,都以向一般读者普及介绍为主,并不过分佶屈聱牙。

  

  三位“五四之子”晚年殊途

追寻一代健骨 与台湾“文化通航”2008-12-15  台大校园内纪念傅斯年的傅园  钱穆位于外双溪的素书楼  《移居台湾的九大师》  师永刚 冯昭 方旭 著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8年7月文舒弗佳(杭州)前不久两岸通航,让我等都有了去宝岛观光的机会。刚好今年出了两本和台湾有关的书,可以拿来做“文化通航”。一本是杭州青年学者周为筠的《在台湾:国学大师的1949》,另一本是著名出版人、《凤凰周刊》执行主编师永刚领衔的《移居台湾的九大师》,两本书先后出版,互为呼应,都是抓住了眼下正在形成的文化热点,也有打通历史的功效。所选人物,前者推以胡适、傅斯年、林语堂、钱穆、方东美、徐复观、牟宗三、陈鼓应和南怀瑾,偏重“国学“立场;后者选的也是九人,分别为梁实秋、钱穆、罗家伦、林语堂、蒋梦麟、殷海光、雷震、傅斯年、胡适。可以说,两书在选材上互有交集,各有侧重,都以向一般读者普及介绍为主,并不过分佶屈聱牙。三位“五四之子”晚年殊途我印象最深、最为服膺的是台大校长“傅大炮”傅斯年,师永刚一书称他是“治学与办事能力兼具的教育家”。傅斯年亦曾自负地说:“胡适比我伟大,但我比胡适能干。”当年麦克阿瑟专机到台,贵宾室里就座的仅蒋介石、麦克阿瑟和傅斯年三人,且傅斯年坐相颇为松弛,叼着烟斗,跷着右腿,潇洒自若。其人真率、不惧权贵就此可知。傅斯年最后累死在台大校长任上。这是一个做

  我印象最深、最为服膺的是台大校长“傅大炮”傅斯年,师永刚一书称他是“治学与办事能力兼具的教育家”。傅斯年亦曾自负地说:“胡适比我伟大,但我比胡适能干。”当年麦克阿瑟专机到台,贵宾室里就座的仅蒋介石、麦克阿瑟和傅斯年三人,且傅斯年坐相颇为松弛,叼着烟斗,跷着右腿,潇洒自若。其人真率、不惧权贵就此可知。

  傅斯年最后累死在台大校长任上。这是一个做实事的人,在当时的高压政策下,仍坚持学术独立,不让政治干预教学,并一再坚持:台大校长须是教师出身,以免沦为政客。其为官两袖清风,甚至到了妻子不得不借钱买米的地步。如此校长,如斯健骨,一身淋漓元气,敢问当世有无?

  相比之下,与傅斯年同为“五四”学生领袖的罗家伦,后半生却被政治绊住了手脚,最后竟以当了数十年官僚草草收场。罗家伦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五四”时曾因风头太健,被北大学生讥为长得像“猪狗熊”,但他文章写得很漂亮,曾八年里写了100多封情书,追到了沪江大学的校花张维桢,一时轰动上海滩。青年时代锋芒毕露的他,晚年虽居高位,却光芒尽失,背影甚为落寞。

实事的人,在当时的高压政策下,仍坚持学术独立,不让政治干预教学,并一再坚持:台大校长须是教师出身,以免沦为政客。其为官两袖清风,甚至到了妻子不得不借钱买米的地步。如此校长,如斯健骨,一身淋漓元气,敢问当世有无?相比之下,与傅斯年同为“五四”学生领袖的罗家伦,后半生却被政治绊住了手脚,最后竟以当了数十年官僚草草收场。罗家伦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五四”时曾因风头太健,被北大学生讥为长得像“猪狗熊”,但他文章写得很漂亮,曾八年里写了100多封情书,追到了沪江大学的校花张维桢,一时轰动上海滩。青年时代锋芒毕露的他,晚年虽居高位,却光芒尽失,背影甚为落寞。另一个“五四”风云人物蒋梦麟,曾三度代理北大校长,晚年热衷于土地改革,被推为“台湾现代农业之父”。值得一提的是,师从实证主义大师杜威的蒋梦麟很有远见,很早就关注人口问题,甚至不惜冒犯众怒。在他坚持下,1954年台湾开始试行“计划生育”,“一个孩子不嫌少,两个孩子恰恰好”的口号一直延续到上世纪90年代。两名大师弟子满天下读罢《移居台湾的九大师》,忽有一想:去台湾游玩,除常规景点,书中的一些文化遗迹也可追寻一下,比如台大校园内纪念傅斯年的傅园,阳明山上林语堂的故居,以及位于外双溪的“素书楼”等。台北东吴大学外双溪的素书楼,是史学大师钱穆晚年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每周一下午四点到六点,素书楼内座无虚席,老先生一口无锡官话,神采飞扬,讲课从不看书本。1986年,钱穆92岁生日时,在素书楼做了题为“正视历史、胸怀中国”的最后一课,并以“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

  另一个“五四”风云人物蒋梦麟,曾三度代理北大校长,晚年热衷于土地改革,被推为“台湾现代农业之父”。值得一提的是,师从实证主义大师杜威的蒋梦麟很有远见,很早就关注人口问题,甚至不惜冒犯众怒。在他坚持下,1954年台湾开始试行“计划生育”,“一个孩子不嫌少,两个孩子恰恰好”的口号一直延续到上世纪90年代。  

  

  两名大师弟子满天下

追寻一代健骨 与台湾“文化通航”2008-12-15  台大校园内纪念傅斯年的傅园  钱穆位于外双溪的素书楼  《移居台湾的九大师》  师永刚 冯昭 方旭 著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8年7月文舒弗佳(杭州)前不久两岸通航,让我等都有了去宝岛观光的机会。刚好今年出了两本和台湾有关的书,可以拿来做“文化通航”。一本是杭州青年学者周为筠的《在台湾:国学大师的1949》,另一本是著名出版人、《凤凰周刊》执行主编师永刚领衔的《移居台湾的九大师》,两本书先后出版,互为呼应,都是抓住了眼下正在形成的文化热点,也有打通历史的功效。所选人物,前者推以胡适、傅斯年、林语堂、钱穆、方东美、徐复观、牟宗三、陈鼓应和南怀瑾,偏重“国学“立场;后者选的也是九人,分别为梁实秋、钱穆、罗家伦、林语堂、蒋梦麟、殷海光、雷震、傅斯年、胡适。可以说,两书在选材上互有交集,各有侧重,都以向一般读者普及介绍为主,并不过分佶屈聱牙。三位“五四之子”晚年殊途我印象最深、最为服膺的是台大校长“傅大炮”傅斯年,师永刚一书称他是“治学与办事能力兼具的教育家”。傅斯年亦曾自负地说:“胡适比我伟大,但我比胡适能干。”当年麦克阿瑟专机到台,贵宾室里就座的仅蒋介石、麦克阿瑟和傅斯年三人,且傅斯年坐相颇为松弛,叼着烟斗,跷着右腿,潇洒自若。其人真率、不惧权贵就此可知。傅斯年最后累死在台大校长任上。这是一个做

  读罢《移居台湾的九大师》,忽有一想:去台湾游玩,除常规景点,书中的一些文化遗迹也可追寻一下,比如台大校园内纪念傅斯年的傅园,阳明山上林语堂的故居,以及位于外双溪的“素书楼”等。

  台北东吴大学外双溪的素书楼,是史学大师钱穆晚年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每周一下午四点到六点,素书楼内座无虚席,老先生一口无锡官话,神采飞扬,讲课从不看书本。1986年,钱穆92岁生日时,在素书楼做了题为“正视历史、胸怀中国”的最后一课,并以“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来勉励时代青年。这最后一课可谓冠盖云集,不料几年后,此楼便被当时的“立法委员”陈水扁判为“侵占市产”,钱穆无权居住。已近乎全盲的史学大师不得不黯然迁出居住数十年的房舍,仅三个月后便离开人世。

  另一个颇有分量的宗师,是著名哲学家殷海光。在众多殷门弟子中,红遍海峡两岸的李敖最为人熟知。殷海光的另一门生,则是1984年来北大任教的陈鼓应。他的《悲剧哲学家尼采》《庄子今注今译》等书曾惠泽多代学子,至今仍长销不衰。陈鼓应师从殷海光,而近年说庄子暴得大名的于丹则是“师从”陈鼓应。于丹曾在电视访谈中自述:硕士毕业后带户口下放的两年,枕边始终放着一本陈鼓应的《庄子今注今译》。

!”来勉励时代青年。这最后一课可谓冠盖云集,不料几年后,此楼便被当时的“立法委员”陈水扁判为“侵占市产”,钱穆无权居住。已近乎全盲的史学大师不得不黯然迁出居住数十年的房舍,仅三个月后便离开人世。另一个颇有分量的宗师,是著名哲学家殷海光。在众多殷门弟子中,红遍海峡两岸的李敖最为人熟知。殷海光的另一门生,则是1984年来北大任教的陈鼓应。他的《悲剧哲学家尼采》《庄子今注今译》等书曾惠泽多代学子,至今仍长销不衰。陈鼓应师从殷海光,而近年说庄子暴得大名的于丹则是“师从”陈鼓应。于丹曾在电视访谈中自述:硕士毕业后带户口下放的两年,枕边始终放着一本陈鼓应的《庄子今注今译》。晚年的殷海光常对陈鼓应感叹:“今天的知识分子,不是沦为拉拉队,就是变成蠹虫。特立独行的太少了,在时代的大震荡下,一副晚秋的景象,凉风一吹刮,满树的落叶纷纷飘下,枝头只剩三二片傲霜叶,在冷风中战栗。”这句警醒之语,于今朝仍为适用。

  晚年的殷海光常对陈鼓应感叹:“今天的知识分子,不是沦为拉拉队,就是变成蠹虫。特立独行的太少了,在时代的大震荡下,一副晚秋的景象,凉风一吹刮,满树的落叶纷纷飘下,枝头只剩三二片傲霜叶,在冷风中战栗。”这句警醒之语,于今朝仍为适用。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