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深圳晚报:《读者》  

2008-07-29 11:4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永刚:《读者》,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有意为之”■ 本报记者李福莹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
 
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
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
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师永刚认为,《读者》能够赢得一个时代,是因为《读者》始终坚持“真、善、美”的内核,宗教般的、庄重的、真诚的、优美的文字,符合了人们对于心灵至高点“真、善、美”的追求,同时,《读者》又做到了不教化、生活化,起到了抚慰心灵、点燃思想的作用。对于很多读者来说,《读者》就像一个多年的老友,始终是一个温暖的存在。曾经四次失利于日本棋手小林光一的马晓春,在第五次的比赛中赢得小林光一后,曾说是从《读者》的一篇文章中找到灵感。余秋雨也认为《读者》是对自己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一本杂志,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创作与生活方式。贾平凹曾说:“我是〈读者〉的读者,从创刊到今日,热爱不减。”师永刚年少时,也是《读者》的读者,他当兵的经历也与《读者》有关。师永刚曾在一期《读者》上看到黄亮亮的高原图片,便对这个地方非常向往。当他被选拔入伍、坐着三天三夜的火车到达兰州、并驻扎在黄河边上时,竟发现《读者》的编辑部也在黄河边上。师永刚说,想像中,《读者》应该是一个上面穿着西装、下面穿着马褂的中西结合的绅士。接近《读者》却发现,《读者》的主编、编辑也会在黄河边上大声喧哗,也会聚到一起搓麻将,跟普通的兰州市民生活得没什么两样。“到达不了想像的空间,说实话我一开始有点失望。”可是时间久了,师永刚发现,《读者》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办得出来。当年许多读者要求《读者》的主编登出照片,可胡亚权说过一句幽默的话:“看鸡蛋不用看下蛋的那只母鸡,何况这儿大部分都是公鸡。”《读者》的风格,其实与首任主编胡亚权很有关系。胡亚权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热爱,与美国《读者文摘》相遇后,他找到了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契合点,造就了中国的《读者》。师永刚在写《解密读者》一书之前,是曾经想“找茬”的。“我想批评《读者》太虚无、太美好、太温暖,比如几十年不变的封面、老式的插图、‘真善美’的理念……可是写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想批判的,都是他们成功的优点,到最后,我妥协了。”师永刚说,《读者》从创刊到成功,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出乎意料,它用持久的人性的东西,打败了时尚的热点的东西。《读者》变与不变背后的隐忧到今天,《读者》依然能够健康地存在,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师永刚说,《读者》在第三任主编彭长城的手上,作了许多品牌营销的尝试,彭长城具有现代管理理念,《读者》最辉煌的发展时期,也正是彭长城主持的时期。可是,在众多期刊发行量纷纷下滑的大背景之下,《读者》也开始出现诸多问题。首先,它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互联网。互联网让任何东西都可以方便地找到,对于文摘类杂志《读者》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无论社会如何演变,“真、善、美”的价值观仍然是人类道德的至高点,《读者》如何在网络时代继续将这种价值观变成现金?《读者》还面临着人才力量的储备问题。《读者》创刊之初,兰州的地域偏远,并没有影响它成为第一品牌,可是,如今,地域原因必然对吸引人才产生影响。能不能找到更好、更新的人才,决定了《读者》能不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同时,《读者》存在着内部改制、利益分割的问题。师永刚认为,在分蛋糕的过程中,大家对“切法”有分歧是正常的。现在,《读者》考虑更多的应是如何把蛋糕做得更大,让
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
师永刚:《读者》,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有意为之”■ 本报记者李福莹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师永刚:《读者》,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有意为之”■ 本报记者李福莹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
师永刚:
《读者》,师永刚:《读者》,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有意为之”■ 本报记者李福莹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
不相关的人和事的
“有意为之”
■ 本报记者李福莹
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师永刚认为,《读者》能够赢得一个时代,是因为《读者》始终坚持“真、善、美”的内核,宗教般的、庄重的、真诚的、优美的文字,符合了人们对于心灵至高点“真、善、美”的追求,同时,《读者》又做到了不教化、生活化,起到了抚慰心灵、点燃思想的作用。对于很多读者来说,《读者》就像一个多年的老友,始终是一个温暖的存在。曾经四次失利于日本棋手小林光一的马晓春,在第五次的比赛中赢得小林光一后,曾说是从《读者》的一篇文章中找到灵感。余秋雨也认为《读者》是对自己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一本杂志,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创作与生活方式。贾平凹曾说:“我是〈读者〉的读者,从创刊到今日,热爱不减。”师永刚年少时,也是《读者》的读者,他当兵的经历也与《读者》有关。师永刚曾在一期《读者》上看到黄亮亮的高原图片,便对这个地方非常向往。当他被选拔入伍、坐着三天三夜的火车到达兰州、并驻扎在黄河边上时,竟发现《读者》的编辑部也在黄河边上。师永刚说,想像中,《读者》应该是一个上面穿着西装、下面穿着马褂的中西结合的绅士。接近《读者》却发现,《读者》的主编、编辑也会在黄河边上大声喧哗,也会聚到一起搓麻将,跟普通的兰州市民生活得没什么两样。“到达不了想像的空间,说实话我一开始有点失望。”可是时间久了,师永刚发现,《读者》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办得出来。当年许多读者要求《读者》的主编登出照片,可胡亚权说过一句幽默的话:“看鸡蛋不用看下蛋的那只母鸡,何况这儿大部分都是公鸡。”《读者》的风格,其实与首任主编胡亚权很有关系。胡亚权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热爱,与美国《读者文摘》相遇后,他找到了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契合点,造就了中国的《读者》。师永刚在写《解密读者》一书之前,是曾经想“找茬”的。“我想批评《读者》太虚无、太美好、太温暖,比如几十年不变的封面、老式的插图、‘真善美’的理念……可是写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想批判的,都是他们成功的优点,到最后,我妥协了。”师永刚说,《读者》从创刊到成功,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出乎意料,它用持久的人性的东西,打败了时尚的热点的东西。《读者》变与不变背后的隐忧到今天,《读者》依然能够健康地存在,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师永刚说,《读者》在第三任主编彭长城的手上,作了许多品牌营销的尝试,彭长城具有现代管理理念,《读者》最辉煌的发展时期,也正是彭长城主持的时期。可是,在众多期刊发行量纷纷下滑的大背景之下,《读者》也开始出现诸多问题。首先,它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互联网。互联网让任何东西都可以方便地找到,对于文摘类杂志《读者》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无论社会如何演变,“真、善、美”的价值观仍然是人类道德的至高点,《读者》如何在网络时代继续将这种价值观变成现金?《读者》还面临着人才力量的储备问题。《读者》创刊之初,兰州的地域偏远,并没有影响它成为第一品牌,可是,如今,地域原因必然对吸引人才产生影响。能不能找到更好、更新的人才,决定了《读者》能不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同时,《读者》存在着内部改制、利益分割的问题。师永刚认为,在分蛋糕的过程中,大家对“切法”有分歧是正常的。现在,《读者》考虑更多的应是如何把蛋糕做得更大,让
师永刚:《读者》,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有意为之”■ 本报记者李福莹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
深圳晚报:《读者》 - 师永刚 - 师永刚
师永刚认为,《读者》能够赢得一个时代,是因为《读者》始终坚持“真、善、美”的内核,宗教般的、庄重的、真诚的、优美的文字,符合了人们对于心灵至高点“真、善、美”的追求,同时,《读者》又做到了不教化、生活化,起到了抚慰心灵、点燃思想的作用。对于很多读者来说,《读者》就像一个多年的老友,始终是一个温暖的存在。曾经四次失利于日本棋手小林光一的马晓春,在第五次的比赛中赢得小林光一后,曾说是从《读者》的一篇文章中找到灵感。余秋雨也认为《读者》是对自己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一本杂志,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创作与生活方式。贾平凹曾说:“我是〈读者〉的读者,从创刊到今日,热爱不减。”师永刚年少时,也是《读者》的读者,他当兵的经历也与《读者》有关。师永刚曾在一期《读者》上看到黄亮亮的高原图片,便对这个地方非常向往。当他被选拔入伍、坐着三天三夜的火车到达兰州、并驻扎在黄河边上时,竟发现《读者》的编辑部也在黄河边上。师永刚说,想像中,《读者》应该是一个上面穿着西装、下面穿着马褂的中西结合的绅士。接近《读者》却发现,《读者》的主编、编辑也会在黄河边上大声喧哗,也会聚到一起搓麻将,跟普通的兰州市民生活得没什么两样。“到达不了想像的空间,说实话我一开始有点失望。”可是时间久了,师永刚发现,《读者》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办得出来。当年许多读者要求《读者》的主编登出照片,可胡亚权说过一句幽默的话:“看鸡蛋不用看下蛋的那只母鸡,何况这儿大部分都是公鸡。”《读者》的风格,其实与首任主编胡亚权很有关系。胡亚权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热爱,与美国《读者文摘》相遇后,他找到了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契合点,造就了中国的《读者》。师永刚在写《解密读者》一书之前,是曾经想“找茬”的。“我想批评《读者》太虚无、太美好、太温暖,比如几十年不变的封面、老式的插图、‘真善美’的理念……可是写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想批判的,都是他们成功的优点,到最后,我妥协了。”师永刚说,《读者》从创刊到成功,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出乎意料,它用持久的人性的东西,打败了时尚的热点的东西。《读者》变与不变背后的隐忧到今天,《读者》依然能够健康地存在,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师永刚说,《读者》在第三任主编彭长城的手上,作了许多品牌营销的尝试,彭长城具有现代管理理念,《读者》最辉煌的发展时期,也正是彭长城主持的时期。可是,在众多期刊发行量纷纷下滑的大背景之下,《读者》也开始出现诸多问题。首先,它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互联网。互联网让任何东西都可以方便地找到,对于文摘类杂志《读者》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无论社会如何演变,“真、善、美”的价值观仍然是人类道德的至高点,《读者》如何在网络时代继续将这种价值观变成现金?《读者》还面临着人才力量的储备问题。《读者》创刊之初,兰州的地域偏远,并没有影响它成为第一品牌,可是,如今,地域原因必然对吸引人才产生影响。能不能找到更好、更新的人才,决定了《读者》能不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同时,《读者》存在着内部改制、利益分割的问题。师永刚认为,在分蛋糕的过程中,大家对“切法”有分歧是正常的。现在,《读者》考虑更多的应是如何把蛋糕做得更大,让
深圳晚报:《读者》 - 师永刚 - 师永刚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深圳晚报:《读者》 - 师永刚 - 师永刚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师永刚:《读者》,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有意为之”■ 本报记者李福莹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
深圳晚报:《读者》 - 师永刚 - 师永刚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师永刚:《读者》,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有意为之”■ 本报记者李福莹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师永刚认为,《读者》能够赢得一个时代,是因为《读者》始终坚持“真、善、美”的内核,宗教般的、庄重的、真诚的、优美的文字,符合了人们对于心灵至高点“真、善、美”的追求,同时,《读者》又做到了不教化、生活化,起到了抚慰心灵、点燃思想的作用。对于很多读者来说,《读者》就像一个多年的老友,始终是一个温暖的存在。曾经四次失利于日本棋手小林光一的马晓春,在第五次的比赛中赢得小林光一后,曾说是从《读者》的一篇文章中找到灵感。余秋雨也认为《读者》是对自己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一本杂志,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创作与生活方式。贾平凹曾说:“我是〈读者〉的读者,从创刊到今日,热爱不减。”师永刚年少时,也是《读者》的读者,他当兵的经历也与《读者》有关。师永刚曾在一期《读者》上看到黄亮亮的高原图片,便对这个地方非常向往。当他被选拔入伍、坐着三天三夜的火车到达兰州、并驻扎在黄河边上时,竟发现《读者》的编辑部也在黄河边上。师永刚说,想像中,《读者》应该是一个上面穿着西装、下面穿着马褂的中西结合的绅士。接近《读者》却发现,《读者》的主编、编辑也会在黄河边上大声喧哗,也会聚到一起搓麻将,跟普通的兰州市民生活得没什么两样。“到达不了想像的空间,说实话我一开始有点失望。”可是时间久了,师永刚发现,《读者》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办得出来。当年许多读者要求《读者》的主编登出照片,可胡亚权说过一句幽默的话:“看鸡蛋不用看下蛋的那只母鸡,何况这儿大部分都是公鸡。”《读者》的风格,其实与首任主编胡亚权很有关系。胡亚权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热爱,与美国《读者文摘》相遇后,他找到了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契合点,造就了中国的《读者》。师永刚在写《解密读者》一书之前,是曾经想“找茬”的。“我想批评《读者》太虚无、太美好、太温暖,比如几十年不变的封面、老式的插图、‘真善美’的理念……可是写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想批判的,都是他们成功的优点,到最后,我妥协了。”师永刚说,《读者》从创刊到成功,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出乎意料,它用持久的人性的东西,打败了时尚的热点的东西。《读者》变与不变背后的隐忧到今天,《读者》依然能够健康地存在,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师永刚说,《读者》在第三任主编彭长城的手上,作了许多品牌营销的尝试,彭长城具有现代管理理念,《读者》最辉煌的发展时期,也正是彭长城主持的时期。可是,在众多期刊发行量纷纷下滑的大背景之下,《读者》也开始出现诸多问题。首先,它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互联网。互联网让任何东西都可以方便地找到,对于文摘类杂志《读者》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无论社会如何演变,“真、善、美”的价值观仍然是人类道德的至高点,《读者》如何在网络时代继续将这种价值观变成现金?《读者》还面临着人才力量的储备问题。《读者》创刊之初,兰州的地域偏远,并没有影响它成为第一品牌,可是,如今,地域原因必然对吸引人才产生影响。能不能找到更好、更新的人才,决定了《读者》能不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同时,《读者》存在着内部改制、利益分割的问题。师永刚认为,在分蛋糕的过程中,大家对“切法”有分歧是正常的。现在,《读者》考虑更多的应是如何把蛋糕做得更大,让
深圳晚报:《读者》 - 师永刚 - 师永刚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

  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

  《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

  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

  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

  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

  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

  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

  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

  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

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

  《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

  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

  师永刚认为,《读者》能够赢得一个时代,是因为《读者》始终坚持“真、善、美”的内核,宗教般的、庄重的、真诚的、优美的文字,符合了人们对于心灵至高点“真、善、美”的追求,同时,《读者》又做到了不教化、生活化,起到了抚慰心灵、点燃思想的作用。对于很多读者来说,《读者》就像一个多年的老友,始终是一个温暖的存在。

  曾经四次失利于日本棋手小林光一的马晓春,在第五次的比赛中赢得小林光一后,曾说是从《读者》的一篇文章中找到灵感。余秋雨也认为《读者》是对自己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一本杂志,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创作与生活方式。贾平凹曾说:“我是〈读者〉的读者,从创刊到今日,热爱不减。”

  师永刚年少时,也是《读者》的读者,他当兵的经历也与《读者》有关。师永刚曾在一期《读者》上看到黄亮亮的高原图片,便对这个地方非常向往。当他被选拔入伍、坐着三天三夜的火车到达兰州、并驻扎在黄河边上时,竟发现《读者》的编辑部也在黄河边上。

师永刚:《读者》,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有意为之”■ 本报记者李福莹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

  师永刚说,想像中,《读者》应该是一个上面穿着西装、下面穿着马褂的中西结合的绅士。接近《读者》却发现,《读者》的主编、编辑也会在黄河边上大声喧哗,也会聚到一起搓麻将,跟普通的兰州市民生活得没什么两样。“到达不了想像的空间,说实话我一开始有点失望。”可是时间久了,师永刚发现,《读者》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办得出来。当年许多读者要求《读者》的主编登出照片,可胡亚权说过一句幽默的话:“看鸡蛋不用看下蛋的那只母鸡,何况这儿大部分都是公鸡。”

  《读者》的风格,其实与首任主编胡亚权很有关系。胡亚权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热爱,与美国《读者文摘》相遇后,他找到了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契合点,造就了中国的《读者》。师永刚在写《解密读者》一书之前,是曾经想“找茬”的。“我想批评《读者》太虚无、太美好、太温暖,比如几十年不变的封面、老式的插图、‘真善美’的理念……可是写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想批判的,都是他们成功的优点,到最后,我妥协了。”

  师永刚说,《读者》从创刊到成功,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出乎意料,它用持久的人性的东西,打败了时尚的热点的东西。

师永刚:《读者》,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有意为之”■ 本报记者李福莹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

  《读者》变与不变背后的隐忧

  到今天,《读者》依然能够健康地存在,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师永刚说,《读者》在第三任主编彭长城的手上,作了许多品牌营销的尝试,彭长城具有现代管理理念,《读者》最辉煌的发展时期,也正是彭长城主持的时期。可是,在众多期刊发行量纷纷下滑的大背景之下,《读者》也开始出现诸多问题。

  首先,它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互联网。互联网让任何东西都可以方便地找到,对于文摘类杂志《读者》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无论社会如何演变,“真、善、美”的价值观仍然是人类道德的至高点,《读者》如何在网络时代继续将这种价值观变成现金? 

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

  《读者》还面临着人才力量的储备问题。《读者》创刊之初,兰州的地域偏远,并没有影响它成为第一品牌,可是,如今,地域原因必然对吸引人才产生影响。能不能找到更好、更新的人才,决定了《读者》能不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同时,《读者》存在着内部改制、利益分割的问题。师永刚认为,在分蛋糕的过程中,大家对“切法”有分歧是正常的。现在,《读者》考虑更多的应是如何把蛋糕做得更大,让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

  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

每个人都多分一点,而不是在“切法”上争论不休。总观《读者》20多年,它虽然多多少少做过一些微调,但始终没有往“变”的方向发展。因为稍微一变化,《读者》的意见信就像雪片一样飞来,《读者》的办公室也频繁响起读者的电话。让《读者》困惑的是,他们不变,读者会觉得他们老套、陈旧;可稍微尝试改变,却又有读者难以容忍。对于变与不变,《读者》一直很难作出决定。一份刊物的面孔,就像一个人的脸,如果整容了,今天的读者是否还愿意看这张新脸?这永远是个问题。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

  有了《普知》后的《读者》的未来

  确切地说,《读者》与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普知》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为“名字纠纷”,中国这份原来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的刊物,才于1993年7月改名为《读者》。

  《普知》悄然登陆中国市场后,试图与《读者》展开正面竞争。在师永刚看来,目前《普知》还无法与《读者》正面对话,因为《读者》这个学生的地位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老师。

  师永刚说,《普知》如今的定位在很高的生活水准之上,与上世纪80年代多为“心灵鸡汤”式的文章相比,《普知》如今对“身体”、对“健康”关注得更多,这的确符合美国人的习惯,但并不符合当下的中国。而《读者》仍然关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普知》在定位的价值观上已经出现了差别。

  “看似进化了的《普知》在中国却会遭遇水土不服。”师永刚说,“五年之内,〈普知〉对〈读者〉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普知》学会了如何在中国游泳,结果就很难讲。对于《读者》的未来,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因为未来永远是一个未知数。”

师永刚认为,《读者》能够赢得一个时代,是因为《读者》始终坚持“真、善、美”的内核,宗教般的、庄重的、真诚的、优美的文字,符合了人们对于心灵至高点“真、善、美”的追求,同时,《读者》又做到了不教化、生活化,起到了抚慰心灵、点燃思想的作用。对于很多读者来说,《读者》就像一个多年的老友,始终是一个温暖的存在。曾经四次失利于日本棋手小林光一的马晓春,在第五次的比赛中赢得小林光一后,曾说是从《读者》的一篇文章中找到灵感。余秋雨也认为《读者》是对自己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一本杂志,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创作与生活方式。贾平凹曾说:“我是〈读者〉的读者,从创刊到今日,热爱不减。”师永刚年少时,也是《读者》的读者,他当兵的经历也与《读者》有关。师永刚曾在一期《读者》上看到黄亮亮的高原图片,便对这个地方非常向往。当他被选拔入伍、坐着三天三夜的火车到达兰州、并驻扎在黄河边上时,竟发现《读者》的编辑部也在黄河边上。师永刚说,想像中,《读者》应该是一个上面穿着西装、下面穿着马褂的中西结合的绅士。接近《读者》却发现,《读者》的主编、编辑也会在黄河边上大声喧哗,也会聚到一起搓麻将,跟普通的兰州市民生活得没什么两样。“到达不了想像的空间,说实话我一开始有点失望。”可是时间久了,师永刚发现,《读者》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办得出来。当年许多读者要求《读者》的主编登出照片,可胡亚权说过一句幽默的话:“看鸡蛋不用看下蛋的那只母鸡,何况这儿大部分都是公鸡。”《读者》的风格,其实与首任主编胡亚权很有关系。胡亚权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热爱,与美国《读者文摘》相遇后,他找到了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契合点,造就了中国的《读者》。师永刚在写《解密读者》一书之前,是曾经想“找茬”的。“我想批评《读者》太虚无、太美好、太温暖,比如几十年不变的封面、老式的插图、‘真善美’的理念……可是写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想批判的,都是他们成功的优点,到最后,我妥协了。”师永刚说,《读者》从创刊到成功,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出乎意料,它用持久的人性的东西,打败了时尚的热点的东西。《读者》变与不变背后的隐忧到今天,《读者》依然能够健康地存在,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师永刚说,《读者》在第三任主编彭长城的手上,作了许多品牌营销的尝试,彭长城具有现代管理理念,《读者》最辉煌的发展时期,也正是彭长城主持的时期。可是,在众多期刊发行量纷纷下滑的大背景之下,《读者》也开始出现诸多问题。首先,它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互联网。互联网让任何东西都可以方便地找到,对于文摘类杂志《读者》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无论社会如何演变,“真、善、美”的价值观仍然是人类道德的至高点,《读者》如何在网络时代继续将这种价值观变成现金?《读者》还面临着人才力量的储备问题。《读者》创刊之初,兰州的地域偏远,并没有影响它成为第一品牌,可是,如今,地域原因必然对吸引人才产生影响。能不能找到更好、更新的人才,决定了《读者》能不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同时,《读者》存在着内部改制、利益分割的问题。师永刚认为,在分蛋糕的过程中,大家对“切法”有分歧是正常的。现在,《读者》考虑更多的应是如何把蛋糕做得更大,让
放大深圳晚报:《读者》 - 师永刚 - 师永刚 师永刚认为,《读者》能够赢得一个时代,是因为《读者》始终坚持“真、善、美”的内核,宗教般的、庄重的、真诚的、优美的文字,符合了人们对于心灵至高点“真、善、美”的追求,同时,《读者》又做到了不教化、生活化,起到了抚慰心灵、点燃思想的作用。对于很多读者来说,《读者》就像一个多年的老友,始终是一个温暖的存在。曾经四次失利于日本棋手小林光一的马晓春,在第五次的比赛中赢得小林光一后,曾说是从《读者》的一篇文章中找到灵感。余秋雨也认为《读者》是对自己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一本杂志,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创作与生活方式。贾平凹曾说:“我是〈读者〉的读者,从创刊到今日,热爱不减。”师永刚年少时,也是《读者》的读者,他当兵的经历也与《读者》有关。师永刚曾在一期《读者》上看到黄亮亮的高原图片,便对这个地方非常向往。当他被选拔入伍、坐着三天三夜的火车到达兰州、并驻扎在黄河边上时,竟发现《读者》的编辑部也在黄河边上。师永刚说,想像中,《读者》应该是一个上面穿着西装、下面穿着马褂的中西结合的绅士。接近《读者》却发现,《读者》的主编、编辑也会在黄河边上大声喧哗,也会聚到一起搓麻将,跟普通的兰州市民生活得没什么两样。“到达不了想像的空间,说实话我一开始有点失望。”可是时间久了,师永刚发现,《读者》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办得出来。当年许多读者要求《读者》的主编登出照片,可胡亚权说过一句幽默的话:“看鸡蛋不用看下蛋的那只母鸡,何况这儿大部分都是公鸡。”《读者》的风格,其实与首任主编胡亚权很有关系。胡亚权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热爱,与美国《读者文摘》相遇后,他找到了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契合点,造就了中国的《读者》。师永刚在写《解密读者》一书之前,是曾经想“找茬”的。“我想批评《读者》太虚无、太美好、太温暖,比如几十年不变的封面、老式的插图、‘真善美’的理念……可是写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想批判的,都是他们成功的优点,到最后,我妥协了。”师永刚说,《读者》从创刊到成功,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出乎意料,它用持久的人性的东西,打败了时尚的热点的东西。《读者》变与不变背后的隐忧到今天,《读者》依然能够健康地存在,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师永刚说,《读者》在第三任主编彭长城的手上,作了许多品牌营销的尝试,彭长城具有现代管理理念,《读者》最辉煌的发展时期,也正是彭长城主持的时期。可是,在众多期刊发行量纷纷下滑的大背景之下,《读者》也开始出现诸多问题。首先,它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互联网。互联网让任何东西都可以方便地找到,对于文摘类杂志《读者》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无论社会如何演变,“真、善、美”的价值观仍然是人类道德的至高点,《读者》如何在网络时代继续将这种价值观变成现金?《读者》还面临着人才力量的储备问题。《读者》创刊之初,兰州的地域偏远,并没有影响它成为第一品牌,可是,如今,地域原因必然对吸引人才产生影响。能不能找到更好、更新的人才,决定了《读者》能不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同时,《读者》存在着内部改制、利益分割的问题。师永刚认为,在分蛋糕的过程中,大家对“切法”有分歧是正常的。现在,《读者》考虑更多的应是如何把蛋糕做得更大,让缩小深圳晚报:《读者》 - 师永刚 - 师永刚 默认师永刚认为,《读者》能够赢得一个时代,是因为《读者》始终坚持“真、善、美”的内核,宗教般的、庄重的、真诚的、优美的文字,符合了人们对于心灵至高点“真、善、美”的追求,同时,《读者》又做到了不教化、生活化,起到了抚慰心灵、点燃思想的作用。对于很多读者来说,《读者》就像一个多年的老友,始终是一个温暖的存在。曾经四次失利于日本棋手小林光一的马晓春,在第五次的比赛中赢得小林光一后,曾说是从《读者》的一篇文章中找到灵感。余秋雨也认为《读者》是对自己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一本杂志,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创作与生活方式。贾平凹曾说:“我是〈读者〉的读者,从创刊到今日,热爱不减。”师永刚年少时,也是《读者》的读者,他当兵的经历也与《读者》有关。师永刚曾在一期《读者》上看到黄亮亮的高原图片,便对这个地方非常向往。当他被选拔入伍、坐着三天三夜的火车到达兰州、并驻扎在黄河边上时,竟发现《读者》的编辑部也在黄河边上。师永刚说,想像中,《读者》应该是一个上面穿着西装、下面穿着马褂的中西结合的绅士。接近《读者》却发现,《读者》的主编、编辑也会在黄河边上大声喧哗,也会聚到一起搓麻将,跟普通的兰州市民生活得没什么两样。“到达不了想像的空间,说实话我一开始有点失望。”可是时间久了,师永刚发现,《读者》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办得出来。当年许多读者要求《读者》的主编登出照片,可胡亚权说过一句幽默的话:“看鸡蛋不用看下蛋的那只母鸡,何况这儿大部分都是公鸡。”《读者》的风格,其实与首任主编胡亚权很有关系。胡亚权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热爱,与美国《读者文摘》相遇后,他找到了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契合点,造就了中国的《读者》。师永刚在写《解密读者》一书之前,是曾经想“找茬”的。“我想批评《读者》太虚无、太美好、太温暖,比如几十年不变的封面、老式的插图、‘真善美’的理念……可是写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想批判的,都是他们成功的优点,到最后,我妥协了。”师永刚说,《读者》从创刊到成功,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出乎意料,它用持久的人性的东西,打败了时尚的热点的东西。《读者》变与不变背后的隐忧到今天,《读者》依然能够健康地存在,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师永刚说,《读者》在第三任主编彭长城的手上,作了许多品牌营销的尝试,彭长城具有现代管理理念,《读者》最辉煌的发展时期,也正是彭长城主持的时期。可是,在众多期刊发行量纷纷下滑的大背景之下,《读者》也开始出现诸多问题。首先,它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互联网。互联网让任何东西都可以方便地找到,对于文摘类杂志《读者》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无论社会如何演变,“真、善、美”的价值观仍然是人类道德的至高点,《读者》如何在网络时代继续将这种价值观变成现金?《读者》还面临着人才力量的储备问题。《读者》创刊之初,兰州的地域偏远,并没有影响它成为第一品牌,可是,如今,地域原因必然对吸引人才产生影响。能不能找到更好、更新的人才,决定了《读者》能不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同时,《读者》存在着内部改制、利益分割的问题。师永刚认为,在分蛋糕的过程中,大家对“切法”有分歧是正常的。现在,《读者》考虑更多的应是如何把蛋糕做得更大,让深圳晚报:《读者》 - 师永刚 - 师永刚
 师永刚:《读者》,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有意为之”■ 本报记者李福莹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2006 by www.sznews.com. all rightsre

师永刚:《读者》,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有意为之”■ 本报记者李福莹  《读者》创刊号,当时名为《读者文摘》,双月刊。  《读者文摘》于1982年改为月刊。  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  2000年,《读者》由原来的月刊改为半月刊。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解密读者》一书作者。《解密读者》一书作者师永刚如此描述《读者》的“来历”:几个不相关的人,在一个不太相关的地方,干了一些不相关的事,结果,成功了。自从两个“理科生”——胡亚权和郑元绪在偏远的兰州创办《读者》起,20多年来《读者》一直长盛不衰,曾创下月发行量1000多万册的惊人记录,多年来稳居中国期刊发行量之首,至今仍保持着800多万册的月均发行量。于是,坊间便有了“男人多喜金庸,女人多爱琼瑶,但男人女人都喜欢《读者》”的说法。如今,《读者》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面临着因改制各方利益较量而出现的转型危机;同时,美国《读者文摘》的中文版《普知》已经站在《读者》面前,觊觎着这个曾经模仿自己的“学生”所享有的地位;《读者》传奇能否继续演绎?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始20多年后,当我们再从《读者》的成功向前追溯时,反而觉得所有不相关的事像是有意为之。1980年秋,甘肃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曹克己决定办一份杂志,具体工作让胡亚权来操作。毕业于兰州大学自然地理专业的胡亚权,当时唯一“办杂志”的经验,就是油印过出版社内部通报的小刊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郑元绪,在做智力数学游戏上曾经与胡亚权有一拼。办杂志,胡亚权也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郑元绪。没有主题,没有方向,没有经验,胡亚权和郑元绪就是这样开始的。师永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出版社办刊物是一种潮流,因为社会存在巨大的需求,似乎刊物只要进入印刷阶段,就能够赚钱。《读者》可谓生逢其时,并且极具这个时代的“拿来主义”气质,它模仿的对象便是美国的《读者文摘》。一日,胡亚权收到朋友从香港寄来了三本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看过之后,苦于没有方向的他一拍桌子决定:“就是它了。”他和郑元绪把杂志撕开,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研究,经过讨论,最终仍确定用《读者文摘》作为刊名。1981年4月,《读者文摘》正式创刊。《读者》首印3万册,当地邮局开始并不愿意发行,当年随便一本刊物都能发行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两个甘肃人能办什么啊?”邮局的工作人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最后,胡亚权还是送了他们几本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的武侠小说,他们才勉强同意发行。没想到,《读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读者》是一个中西结合的绅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是《读者》最为辉煌的时期,说成“人手一册”也不为过。这本刊物的读者群让人目炫,从中学生、到作家、到学者,几乎涵盖了各种阶层,是一本多元的被接受的刊物。http://wb.sznews.com/html/2008-07/28/node_1821.htm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