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金庸附体与出版人的乌托邦  

2008-05-28 17:13: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媒体上,那些学者和作家会显得更出彩?  师永刚:还是独立,他们有条件畅谈,可以真诚的表达自己的思想。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在金庸的倡导下,他们有计划地,邀请海内外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就国家、历史、民族与当时的社会重要问题,以访谈、演讲,甚至问答的形式,请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等诸位分题作答,如周策纵博士的“论中国知识分子”,余英时的“学术何以必须自由”,林毓生、史华慈的“自由主义为什么失败了呢?——一些关于中国近代和现代思想、文化与政治的感想对话录”,由金耀基、唐君毅、王蒙、金庸对话,李约瑟、杨振宁、钱穆伉俪与查良镛、胡菊人谈,白先勇等人联合谈论的长达一年的中国文化与现代化问题,这些都在海内外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而这种以杂志为载体进行的文化文坛式的演讲市集,也成为海内外学者发布重要学术研究心得的主要平台。  信息时报:作为媒体与学者、作家之间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媒体应该给学者、作家提供什么样的空间才最恰当?  师永刚:媒体应该担任一个舞台的角色,应该把这个舞台做大气,要有包容力,做大后那些名角自然会来演出,就像国家大剧院,演员在那里演出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媒体应该尽力把自己打造成这样一个舞台,这其中不乏一些理想主义的念头。但是《明报月刊》就是这样做的,创刊以来,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学者余英时指出:“我一生投过稿的报刊不计其数,但我始终觉得《明报月刊》最令我有亲切之感。自由、独立、中国情味大概是我对《明报月刊》最欣赏的几点特色。”  《明报月刊》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将来还会发表一些外国学人的中文作品或外文作品的中文译文,成为一份国际性的文化刊物,既有深度又能普及。  信息时报:你曾经编著过一本《切·格瓦拉语录》,称其为“东方语系内一次最重要的纪念行动”,而做《明报月刊》是另一种与之完全不同的风格,能讲述一下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师永刚:没错,我还编过《雷锋》、《红军》,切·格瓦拉就是革命、乌托邦和青春的同义词。在今天,他被渲染成酷感、时尚、思想、自由、想象力的象征。叛逆是格瓦拉精神中不可掩盖的光辉特质,也是很多年轻人迷恋他的重要原因。他出生在上流社会家庭,却选择了共产主义,到世界各国进行革命。作为无产阶级的领袖,他非常时尚,而且非常风流,革命路上艳遇无数,他是典型的革命模特,但革命是可以被“消费”的,革命产品也是如此,革命模特更可以。我不赞成将历史涂上红色或者黑色的颜色,我们只是在写一部分历史,或许是从某种新的维度
 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html/2008-05/18/content_197821.htm

媒体上,那些学者和作家会显得更出彩?  师永刚:还是独立,他们有条件畅谈,可以真诚的表达自己的思想。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在金庸的倡导下,他们有计划地,邀请海内外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就国家、历史、民族与当时的社会重要问题,以访谈、演讲,甚至问答的形式,请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等诸位分题作答,如周策纵博士的“论中国知识分子”,余英时的“学术何以必须自由”,林毓生、史华慈的“自由主义为什么失败了呢?——一些关于中国近代和现代思想、文化与政治的感想对话录”,由金耀基、唐君毅、王蒙、金庸对话,李约瑟、杨振宁、钱穆伉俪与查良镛、胡菊人谈,白先勇等人联合谈论的长达一年的中国文化与现代化问题,这些都在海内外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而这种以杂志为载体进行的文化文坛式的演讲市集,也成为海内外学者发布重要学术研究心得的主要平台。  信息时报:作为媒体与学者、作家之间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媒体应该给学者、作家提供什么样的空间才最恰当?  师永刚:媒体应该担任一个舞台的角色,应该把这个舞台做大气,要有包容力,做大后那些名角自然会来演出,就像国家大剧院,演员在那里演出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媒体应该尽力把自己打造成这样一个舞台,这其中不乏一些理想主义的念头。但是《明报月刊》就是这样做的,创刊以来,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学者余英时指出:“我一生投过稿的报刊不计其数,但我始终觉得《明报月刊》最令我有亲切之感。自由、独立、中国情味大概是我对《明报月刊》最欣赏的几点特色。”  《明报月刊》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将来还会发表一些外国学人的中文作品或外文作品的中文译文,成为一份国际性的文化刊物,既有深度又能普及。  信息时报:你曾经编著过一本《切·格瓦拉语录》,称其为“东方语系内一次最重要的纪念行动”,而做《明报月刊》是另一种与之完全不同的风格,能讲述一下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师永刚:没错,我还编过《雷锋》、《红军》,切·格瓦拉就是革命、乌托邦和青春的同义词。在今天,他被渲染成酷感、时尚、思想、自由、想象力的象征。叛逆是格瓦拉精神中不可掩盖的光辉特质,也是很多年轻人迷恋他的重要原因。他出生在上流社会家庭,却选择了共产主义,到世界各国进行革命。作为无产阶级的领袖,他非常时尚,而且非常风流,革命路上艳遇无数,他是典型的革命模特,但革命是可以被“消费”的,革命产品也是如此,革命模特更可以。我不赞成将历史涂上红色或者黑色的颜色,我们只是在写一部分历史,或许是从某种新的维度大洋新闻 时间: 2008-05-18 来源:信息时报 。  《明报月刊》则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  去年推出首套文集后,我再次得到授权,这次包括《明报月刊》对文、史、哲、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大家的访谈文章,内容涉及国家与知识分子、中国文化与现代化、文学与政治、香港电影等方方面面。收录了各界名流大师上百位,我希望大家能通过阅读在短时间内把过去没有得到的思想和见解找回来。  无论《切·格瓦拉语录》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但是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消费,读者确实可以找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信息时报:在书封上我们看到王蒙、余秋雨的名字,您觉得他们和书中的其他作者有什么区别?  师永刚:王蒙和余秋雨分别代表内地体制内作家和学者的顶峰,我们希望读者关注到他们与其他不同类型作者的对比,注意到一些微妙有趣的区别。我对这种刻意的安排并不否认,至于他们的区别,相信读者阅读的时候会有更深刻的体会,不需要我过多的赘述。  师永刚  《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曾策划编著的《切·格瓦拉语录》、《宋美龄画传》、《蒋介石图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三毛私家相册》、《邓丽君私家相册》、《雷锋1940-1962》、《红军1934-1936》等丛书,担任《明报月刊》四十年精品文丛主编,《金庸散文集》《中国戏剧大师命运》《四海红楼上下两卷》等六本与第二套明报月刊文丛六本即将出版,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作者: 卢小狼

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html2008-0518content_197821.htm大洋新闻 时间: 2008-05-18来源: 信息时报 作者: 卢小狼无论《切·格瓦拉语录》、《雷锋》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  上个世纪六十年中期香港明报创刊后,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这些学者包括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李泽厚、金耀基、刘梦溪、李约瑟、杨振宁等四十余位,该书就是从近千篇文章中精选出的经典作品的结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  ■本版采写卢小狼  信息时报:为什么会想到编一系列关于《明报月刊》的书?你的目标是什么?  师永刚:《明报月刊》由金庸先生创办,性质有些类似《读书》,六七十年代,《明报月刊》在华语世界的地位不容忽视。在此前,我已经策划了五本《明报月刊》的书,我与该杂志的主编潘耀明关系很好,他是金庸的弟子,《明报月刊》已经创刊40多年,在其创刊40周年之际我们开始着手此事,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我们开始出这套文丛的第二辑。  我的目标很直接,就是让读者重新听到那些声音,过去我们没有机会听到那些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声音。我希望我们读者和知识分子可以通过这些文章补课,他们的光辉不应该这么就被历史遮蔽与遗忘。  信息时报:你认为《明报月刊》的特别在哪里?有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差异?有哪些优点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师永刚:《明报月刊》的第一期开始刊登大量海外学者的高质量文章,他们的办刊宗旨是“独立、自由、宽容”。金庸在《发刊词》指出的:“本刊可以探讨政治理论、研究政治制度、评论各种政策,但我们决不做任何国家、团体或个人的传声筒。我们坚信一个原则:只有独立的意见,才有它的尊严和价值。”通过这样一本杂志,可以看出问题,如现代化问题、知识分子的问题,包括政治以及各种既有深度又有广度的文章,同时它又不缺乏亲和力和幽默感。  不存在什么文化差异,在过去存在一种时代局限,所以我们落后了,所以我们迫切需要学习和参考。如今这本杂志已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但是由于发行区域的限制,这本杂志对于内地的大多数读者来说,却无缘见到。他们最大的优点就是独立。  信息时报:为什么在《明报月刊》这样的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html2008-0518content_197821.htm大洋新闻 时间: 2008-05-18来源: 信息时报 作者: 卢小狼无论《切·格瓦拉语录》、《雷锋》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  上个世纪六十年中期香港明报创刊后,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这些学者包括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李泽厚、金耀基、刘梦溪、李约瑟、杨振宁等四十余位,该书就是从近千篇文章中精选出的经典作品的结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  ■本版采写卢小狼  信息时报:为什么会想到编一系列关于《明报月刊》的书?你的目标是什么?  师永刚:《明报月刊》由金庸先生创办,性质有些类似《读书》,六七十年代,《明报月刊》在华语世界的地位不容忽视。在此前,我已经策划了五本《明报月刊》的书,我与该杂志的主编潘耀明关系很好,他是金庸的弟子,《明报月刊》已经创刊40多年,在其创刊40周年之际我们开始着手此事,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我们开始出这套文丛的第二辑。  我的目标很直接,就是让读者重新听到那些声音,过去我们没有机会听到那些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声音。我希望我们读者和知识分子可以通过这些文章补课,他们的光辉不应该这么就被历史遮蔽与遗忘。  信息时报:你认为《明报月刊》的特别在哪里?有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差异?有哪些优点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师永刚:《明报月刊》的第一期开始刊登大量海外学者的高质量文章,他们的办刊宗旨是“独立、自由、宽容”。金庸在《发刊词》指出的:“本刊可以探讨政治理论、研究政治制度、评论各种政策,但我们决不做任何国家、团体或个人的传声筒。我们坚信一个原则:只有独立的意见,才有它的尊严和价值。”通过这样一本杂志,可以看出问题,如现代化问题、知识分子的问题,包括政治以及各种既有深度又有广度的文章,同时它又不缺乏亲和力和幽默感。  不存在什么文化差异,在过去存在一种时代局限,所以我们落后了,所以我们迫切需要学习和参考。如今这本杂志已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但是由于发行区域的限制,这本杂志对于内地的大多数读者来说,却无缘见到。他们最大的优点就是独立。  信息时报:为什么在《明报月刊》这样的。  《明报月刊》则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  去年推出首套文集后,我再次得到授权,这次包括《明报月刊》对文、史、哲、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大家的访谈文章,内容涉及国家与知识分子、中国文化与现代化、文学与政治、香港电影等方方面面。收录了各界名流大师上百位,我希望大家能通过阅读在短时间内把过去没有得到的思想和见解找回来。  无论《切·格瓦拉语录》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但是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消费,读者确实可以找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信息时报:在书封上我们看到王蒙、余秋雨的名字,您觉得他们和书中的其他作者有什么区别?  师永刚:王蒙和余秋雨分别代表内地体制内作家和学者的顶峰,我们希望读者关注到他们与其他不同类型作者的对比,注意到一些微妙有趣的区别。我对这种刻意的安排并不否认,至于他们的区别,相信读者阅读的时候会有更深刻的体会,不需要我过多的赘述。  师永刚  《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曾策划编著的《切·格瓦拉语录》、《宋美龄画传》、《蒋介石图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三毛私家相册》、《邓丽君私家相册》、《雷锋1940-1962》、《红军1934-1936》等丛书,担任《明报月刊》四十年精品文丛主编,《金庸散文集》《中国戏剧大师命运》《四海红楼上下两卷》等六本与第二套明报月刊文丛六本即将出版,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
金庸附体与出版人的乌托邦 - 师永刚 - 师永刚
媒体上,那些学者和作家会显得更出彩?  师永刚:还是独立,他们有条件畅谈,可以真诚的表达自己的思想。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在金庸的倡导下,他们有计划地,邀请海内外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就国家、历史、民族与当时的社会重要问题,以访谈、演讲,甚至问答的形式,请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等诸位分题作答,如周策纵博士的“论中国知识分子”,余英时的“学术何以必须自由”,林毓生、史华慈的“自由主义为什么失败了呢?——一些关于中国近代和现代思想、文化与政治的感想对话录”,由金耀基、唐君毅、王蒙、金庸对话,李约瑟、杨振宁、钱穆伉俪与查良镛、胡菊人谈,白先勇等人联合谈论的长达一年的中国文化与现代化问题,这些都在海内外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而这种以杂志为载体进行的文化文坛式的演讲市集,也成为海内外学者发布重要学术研究心得的主要平台。  信息时报:作为媒体与学者、作家之间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媒体应该给学者、作家提供什么样的空间才最恰当?  师永刚:媒体应该担任一个舞台的角色,应该把这个舞台做大气,要有包容力,做大后那些名角自然会来演出,就像国家大剧院,演员在那里演出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媒体应该尽力把自己打造成这样一个舞台,这其中不乏一些理想主义的念头。但是《明报月刊》就是这样做的,创刊以来,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学者余英时指出:“我一生投过稿的报刊不计其数,但我始终觉得《明报月刊》最令我有亲切之感。自由、独立、中国情味大概是我对《明报月刊》最欣赏的几点特色。”  《明报月刊》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将来还会发表一些外国学人的中文作品或外文作品的中文译文,成为一份国际性的文化刊物,既有深度又能普及。  信息时报:你曾经编著过一本《切·格瓦拉语录》,称其为“东方语系内一次最重要的纪念行动”,而做《明报月刊》是另一种与之完全不同的风格,能讲述一下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师永刚:没错,我还编过《雷锋》、《红军》,切·格瓦拉就是革命、乌托邦和青春的同义词。在今天,他被渲染成酷感、时尚、思想、自由、想象力的象征。叛逆是格瓦拉精神中不可掩盖的光辉特质,也是很多年轻人迷恋他的重要原因。他出生在上流社会家庭,却选择了共产主义,到世界各国进行革命。作为无产阶级的领袖,他非常时尚,而且非常风流,革命路上艳遇无数,他是典型的革命模特,但革命是可以被“消费”的,革命产品也是如此,革命模特更可以。我不赞成将历史涂上红色或者黑色的颜色,我们只是在写一部分历史,或许是从某种新的维度
金庸附体与出版人的乌托邦 - 师永刚 - 师永刚
无论《切·格瓦拉语录》、《雷锋》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
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html2008-0518content_197821.htm大洋新闻 时间: 2008-05-18来源: 信息时报 作者: 卢小狼无论《切·格瓦拉语录》、《雷锋》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  上个世纪六十年中期香港明报创刊后,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这些学者包括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李泽厚、金耀基、刘梦溪、李约瑟、杨振宁等四十余位,该书就是从近千篇文章中精选出的经典作品的结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  ■本版采写卢小狼  信息时报:为什么会想到编一系列关于《明报月刊》的书?你的目标是什么?  师永刚:《明报月刊》由金庸先生创办,性质有些类似《读书》,六七十年代,《明报月刊》在华语世界的地位不容忽视。在此前,我已经策划了五本《明报月刊》的书,我与该杂志的主编潘耀明关系很好,他是金庸的弟子,《明报月刊》已经创刊40多年,在其创刊40周年之际我们开始着手此事,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我们开始出这套文丛的第二辑。  我的目标很直接,就是让读者重新听到那些声音,过去我们没有机会听到那些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声音。我希望我们读者和知识分子可以通过这些文章补课,他们的光辉不应该这么就被历史遮蔽与遗忘。  信息时报:你认为《明报月刊》的特别在哪里?有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差异?有哪些优点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师永刚:《明报月刊》的第一期开始刊登大量海外学者的高质量文章,他们的办刊宗旨是“独立、自由、宽容”。金庸在《发刊词》指出的:“本刊可以探讨政治理论、研究政治制度、评论各种政策,但我们决不做任何国家、团体或个人的传声筒。我们坚信一个原则:只有独立的意见,才有它的尊严和价值。”通过这样一本杂志,可以看出问题,如现代化问题、知识分子的问题,包括政治以及各种既有深度又有广度的文章,同时它又不缺乏亲和力和幽默感。  不存在什么文化差异,在过去存在一种时代局限,所以我们落后了,所以我们迫切需要学习和参考。如今这本杂志已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但是由于发行区域的限制,这本杂志对于内地的大多数读者来说,却无缘见到。他们最大的优点就是独立。  信息时报:为什么在《明报月刊》这样的
媒体上,那些学者和作家会显得更出彩?  师永刚:还是独立,他们有条件畅谈,可以真诚的表达自己的思想。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在金庸的倡导下,他们有计划地,邀请海内外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就国家、历史、民族与当时的社会重要问题,以访谈、演讲,甚至问答的形式,请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等诸位分题作答,如周策纵博士的“论中国知识分子”,余英时的“学术何以必须自由”,林毓生、史华慈的“自由主义为什么失败了呢?——一些关于中国近代和现代思想、文化与政治的感想对话录”,由金耀基、唐君毅、王蒙、金庸对话,李约瑟、杨振宁、钱穆伉俪与查良镛、胡菊人谈,白先勇等人联合谈论的长达一年的中国文化与现代化问题,这些都在海内外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而这种以杂志为载体进行的文化文坛式的演讲市集,也成为海内外学者发布重要学术研究心得的主要平台。  信息时报:作为媒体与学者、作家之间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媒体应该给学者、作家提供什么样的空间才最恰当?  师永刚:媒体应该担任一个舞台的角色,应该把这个舞台做大气,要有包容力,做大后那些名角自然会来演出,就像国家大剧院,演员在那里演出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媒体应该尽力把自己打造成这样一个舞台,这其中不乏一些理想主义的念头。但是《明报月刊》就是这样做的,创刊以来,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学者余英时指出:“我一生投过稿的报刊不计其数,但我始终觉得《明报月刊》最令我有亲切之感。自由、独立、中国情味大概是我对《明报月刊》最欣赏的几点特色。”  《明报月刊》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将来还会发表一些外国学人的中文作品或外文作品的中文译文,成为一份国际性的文化刊物,既有深度又能普及。  信息时报:你曾经编著过一本《切·格瓦拉语录》,称其为“东方语系内一次最重要的纪念行动”,而做《明报月刊》是另一种与之完全不同的风格,能讲述一下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师永刚:没错,我还编过《雷锋》、《红军》,切·格瓦拉就是革命、乌托邦和青春的同义词。在今天,他被渲染成酷感、时尚、思想、自由、想象力的象征。叛逆是格瓦拉精神中不可掩盖的光辉特质,也是很多年轻人迷恋他的重要原因。他出生在上流社会家庭,却选择了共产主义,到世界各国进行革命。作为无产阶级的领袖,他非常时尚,而且非常风流,革命路上艳遇无数,他是典型的革命模特,但革命是可以被“消费”的,革命产品也是如此,革命模特更可以。我不赞成将历史涂上红色或者黑色的颜色,我们只是在写一部分历史,或许是从某种新的维度金庸附体与出版人的乌托邦 - 师永刚 - 师永刚
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html2008-0518content_197821.htm大洋新闻 时间: 2008-05-18来源: 信息时报 作者: 卢小狼无论《切·格瓦拉语录》、《雷锋》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  上个世纪六十年中期香港明报创刊后,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这些学者包括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李泽厚、金耀基、刘梦溪、李约瑟、杨振宁等四十余位,该书就是从近千篇文章中精选出的经典作品的结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  ■本版采写卢小狼  信息时报:为什么会想到编一系列关于《明报月刊》的书?你的目标是什么?  师永刚:《明报月刊》由金庸先生创办,性质有些类似《读书》,六七十年代,《明报月刊》在华语世界的地位不容忽视。在此前,我已经策划了五本《明报月刊》的书,我与该杂志的主编潘耀明关系很好,他是金庸的弟子,《明报月刊》已经创刊40多年,在其创刊40周年之际我们开始着手此事,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我们开始出这套文丛的第二辑。  我的目标很直接,就是让读者重新听到那些声音,过去我们没有机会听到那些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声音。我希望我们读者和知识分子可以通过这些文章补课,他们的光辉不应该这么就被历史遮蔽与遗忘。  信息时报:你认为《明报月刊》的特别在哪里?有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差异?有哪些优点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师永刚:《明报月刊》的第一期开始刊登大量海外学者的高质量文章,他们的办刊宗旨是“独立、自由、宽容”。金庸在《发刊词》指出的:“本刊可以探讨政治理论、研究政治制度、评论各种政策,但我们决不做任何国家、团体或个人的传声筒。我们坚信一个原则:只有独立的意见,才有它的尊严和价值。”通过这样一本杂志,可以看出问题,如现代化问题、知识分子的问题,包括政治以及各种既有深度又有广度的文章,同时它又不缺乏亲和力和幽默感。  不存在什么文化差异,在过去存在一种时代局限,所以我们落后了,所以我们迫切需要学习和参考。如今这本杂志已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但是由于发行区域的限制,这本杂志对于内地的大多数读者来说,却无缘见到。他们最大的优点就是独立。  信息时报:为什么在《明报月刊》这样的。  《明报月刊》则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  去年推出首套文集后,我再次得到授权,这次包括《明报月刊》对文、史、哲、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大家的访谈文章,内容涉及国家与知识分子、中国文化与现代化、文学与政治、香港电影等方方面面。收录了各界名流大师上百位,我希望大家能通过阅读在短时间内把过去没有得到的思想和见解找回来。  无论《切·格瓦拉语录》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但是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消费,读者确实可以找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信息时报:在书封上我们看到王蒙、余秋雨的名字,您觉得他们和书中的其他作者有什么区别?  师永刚:王蒙和余秋雨分别代表内地体制内作家和学者的顶峰,我们希望读者关注到他们与其他不同类型作者的对比,注意到一些微妙有趣的区别。我对这种刻意的安排并不否认,至于他们的区别,相信读者阅读的时候会有更深刻的体会,不需要我过多的赘述。  师永刚  《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曾策划编著的《切·格瓦拉语录》、《宋美龄画传》、《蒋介石图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三毛私家相册》、《邓丽君私家相册》、《雷锋1940-1962》、《红军1934-1936》等丛书,担任《明报月刊》四十年精品文丛主编,《金庸散文集》《中国戏剧大师命运》《四海红楼上下两卷》等六本与第二套明报月刊文丛六本即将出版,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
金庸附体与出版人的乌托邦 - 师永刚 - 师永刚
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html2008-0518content_197821.htm大洋新闻 时间: 2008-05-18来源: 信息时报 作者: 卢小狼无论《切·格瓦拉语录》、《雷锋》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  上个世纪六十年中期香港明报创刊后,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这些学者包括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李泽厚、金耀基、刘梦溪、李约瑟、杨振宁等四十余位,该书就是从近千篇文章中精选出的经典作品的结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  ■本版采写卢小狼  信息时报:为什么会想到编一系列关于《明报月刊》的书?你的目标是什么?  师永刚:《明报月刊》由金庸先生创办,性质有些类似《读书》,六七十年代,《明报月刊》在华语世界的地位不容忽视。在此前,我已经策划了五本《明报月刊》的书,我与该杂志的主编潘耀明关系很好,他是金庸的弟子,《明报月刊》已经创刊40多年,在其创刊40周年之际我们开始着手此事,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我们开始出这套文丛的第二辑。  我的目标很直接,就是让读者重新听到那些声音,过去我们没有机会听到那些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声音。我希望我们读者和知识分子可以通过这些文章补课,他们的光辉不应该这么就被历史遮蔽与遗忘。  信息时报:你认为《明报月刊》的特别在哪里?有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差异?有哪些优点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师永刚:《明报月刊》的第一期开始刊登大量海外学者的高质量文章,他们的办刊宗旨是“独立、自由、宽容”。金庸在《发刊词》指出的:“本刊可以探讨政治理论、研究政治制度、评论各种政策,但我们决不做任何国家、团体或个人的传声筒。我们坚信一个原则:只有独立的意见,才有它的尊严和价值。”通过这样一本杂志,可以看出问题,如现代化问题、知识分子的问题,包括政治以及各种既有深度又有广度的文章,同时它又不缺乏亲和力和幽默感。  不存在什么文化差异,在过去存在一种时代局限,所以我们落后了,所以我们迫切需要学习和参考。如今这本杂志已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但是由于发行区域的限制,这本杂志对于内地的大多数读者来说,却无缘见到。他们最大的优点就是独立。  信息时报:为什么在《明报月刊》这样的。  《明报月刊》则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  去年推出首套文集后,我再次得到授权,这次包括《明报月刊》对文、史、哲、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大家的访谈文章,内容涉及国家与知识分子、中国文化与现代化、文学与政治、香港电影等方方面面。收录了各界名流大师上百位,我希望大家能通过阅读在短时间内把过去没有得到的思想和见解找回来。  无论《切·格瓦拉语录》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但是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消费,读者确实可以找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信息时报:在书封上我们看到王蒙、余秋雨的名字,您觉得他们和书中的其他作者有什么区别?  师永刚:王蒙和余秋雨分别代表内地体制内作家和学者的顶峰,我们希望读者关注到他们与其他不同类型作者的对比,注意到一些微妙有趣的区别。我对这种刻意的安排并不否认,至于他们的区别,相信读者阅读的时候会有更深刻的体会,不需要我过多的赘述。  师永刚  《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曾策划编著的《切·格瓦拉语录》、《宋美龄画传》、《蒋介石图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三毛私家相册》、《邓丽君私家相册》、《雷锋1940-1962》、《红军1934-1936》等丛书,担任《明报月刊》四十年精品文丛主编,《金庸散文集》《中国戏剧大师命运》《四海红楼上下两卷》等六本与第二套明报月刊文丛六本即将出版,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
金庸附体与出版人的乌托邦 - 师永刚 - 师永刚

  上个世纪六十年中期香港明报创刊后,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这些学者包括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李泽厚、金耀基、刘梦溪、李约瑟、杨振宁等四十余位,该书就是从近千篇文章中精选出的经典作品的结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

媒体上,那些学者和作家会显得更出彩?  师永刚:还是独立,他们有条件畅谈,可以真诚的表达自己的思想。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在金庸的倡导下,他们有计划地,邀请海内外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就国家、历史、民族与当时的社会重要问题,以访谈、演讲,甚至问答的形式,请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等诸位分题作答,如周策纵博士的“论中国知识分子”,余英时的“学术何以必须自由”,林毓生、史华慈的“自由主义为什么失败了呢?——一些关于中国近代和现代思想、文化与政治的感想对话录”,由金耀基、唐君毅、王蒙、金庸对话,李约瑟、杨振宁、钱穆伉俪与查良镛、胡菊人谈,白先勇等人联合谈论的长达一年的中国文化与现代化问题,这些都在海内外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而这种以杂志为载体进行的文化文坛式的演讲市集,也成为海内外学者发布重要学术研究心得的主要平台。  信息时报:作为媒体与学者、作家之间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媒体应该给学者、作家提供什么样的空间才最恰当?  师永刚:媒体应该担任一个舞台的角色,应该把这个舞台做大气,要有包容力,做大后那些名角自然会来演出,就像国家大剧院,演员在那里演出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媒体应该尽力把自己打造成这样一个舞台,这其中不乏一些理想主义的念头。但是《明报月刊》就是这样做的,创刊以来,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学者余英时指出:“我一生投过稿的报刊不计其数,但我始终觉得《明报月刊》最令我有亲切之感。自由、独立、中国情味大概是我对《明报月刊》最欣赏的几点特色。”  《明报月刊》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将来还会发表一些外国学人的中文作品或外文作品的中文译文,成为一份国际性的文化刊物,既有深度又能普及。  信息时报:你曾经编著过一本《切·格瓦拉语录》,称其为“东方语系内一次最重要的纪念行动”,而做《明报月刊》是另一种与之完全不同的风格,能讲述一下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师永刚:没错,我还编过《雷锋》、《红军》,切·格瓦拉就是革命、乌托邦和青春的同义词。在今天,他被渲染成酷感、时尚、思想、自由、想象力的象征。叛逆是格瓦拉精神中不可掩盖的光辉特质,也是很多年轻人迷恋他的重要原因。他出生在上流社会家庭,却选择了共产主义,到世界各国进行革命。作为无产阶级的领袖,他非常时尚,而且非常风流,革命路上艳遇无数,他是典型的革命模特,但革命是可以被“消费”的,革命产品也是如此,革命模特更可以。我不赞成将历史涂上红色或者黑色的颜色,我们只是在写一部分历史,或许是从某种新的维度

  ■本版采写 卢小狼

  信息时报:为什么会想到编一系列关于《明报月刊》的书?你的目标是什么?

  师永刚:《明报月刊》由金庸先生创办,性质有些类似《读书》,六七十年代,《明报月刊》在华语世界的地位不容忽视。在此前,我已经策划了五本《明报月刊》的书,我与该杂志的主编潘耀明关系很好,他是金庸的弟子,《明报月刊》已经创刊40多年,在其创刊40周年之际我们开始着手此事,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我们开始出这套文丛的第二辑。

。  《明报月刊》则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  去年推出首套文集后,我再次得到授权,这次包括《明报月刊》对文、史、哲、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大家的访谈文章,内容涉及国家与知识分子、中国文化与现代化、文学与政治、香港电影等方方面面。收录了各界名流大师上百位,我希望大家能通过阅读在短时间内把过去没有得到的思想和见解找回来。  无论《切·格瓦拉语录》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但是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消费,读者确实可以找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信息时报:在书封上我们看到王蒙、余秋雨的名字,您觉得他们和书中的其他作者有什么区别?  师永刚:王蒙和余秋雨分别代表内地体制内作家和学者的顶峰,我们希望读者关注到他们与其他不同类型作者的对比,注意到一些微妙有趣的区别。我对这种刻意的安排并不否认,至于他们的区别,相信读者阅读的时候会有更深刻的体会,不需要我过多的赘述。  师永刚  《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曾策划编著的《切·格瓦拉语录》、《宋美龄画传》、《蒋介石图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三毛私家相册》、《邓丽君私家相册》、《雷锋1940-1962》、《红军1934-1936》等丛书,担任《明报月刊》四十年精品文丛主编,《金庸散文集》《中国戏剧大师命运》《四海红楼上下两卷》等六本与第二套明报月刊文丛六本即将出版,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

  我的目标很直接,就是让读者重新听到那些声音,过去我们没有机会听到那些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声音。我希望我们读者和知识分子可以通过这些文章补课,他们的光辉不应该这么就被历史遮蔽与遗忘。

  信息时报:你认为《明报月刊》的特别在哪里?有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差异?有哪些优点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师永刚:《明报月刊》的第一期开始刊登大量海外学者的高质量文章,他们的办刊宗旨是“独立、自由、宽容”。金庸在《发刊词》指出的:“本刊可以探讨政治理论、研究政治制度、评论各种政策,但我们决不做任何国家、团体或个人的传声筒。我们坚信一个原则:只有独立的意见,才有它的尊严和价值。”通过这样一本杂志,可以看出问题,如现代化问题、知识分子的问题,包括政治以及各种既有深度又有广度的文章,同时它又不缺乏亲和力和幽默感。

  不存在什么文化差异,在过去存在一种时代局限,所以我们落后了,所以我们迫切需要学习和参考。如今这本杂志已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但是由于发行区域的限制,这本杂志对于内地的大多数读者来说,却无缘见到。他们最大的优点就是独立。

  信息时报:为什么在《明报月刊》这样的媒体上,那些学者和作家会显得更出彩?

  师永刚:还是独立,他们有条件畅谈,可以真诚的表达自己的思想。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在金庸的倡导下,他们有计划地,邀请海内外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就国家、历史、民族与当时的社会重要问题,以访谈、演讲,甚至问答的形式,请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等诸位分题作答,如周策纵博士的“论中国知识分子”,余英时的 “学术何以必须自由”,林毓生、史华慈的“自由主义为什么失败了呢?——一些关于中国近代和现代思想、文化与政治的感想对话录”,由金耀基、唐君毅、王蒙、金庸对话,李约瑟、杨振宁、钱穆伉俪与查良镛、胡菊人谈,白先勇等人联合谈论的长达一年的中国文化与现代化问题,这些都在海内外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而这种以杂志为载体进行的文化文坛式的演讲市集,也成为海内外学者发布重要学术研究心得的主要平台。

  信息时报:作为媒体与学者、作家之间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媒体应该给学者、作家提供什么样的空间才最恰当?

  师永刚:媒体应该担任一个舞台的角色,应该把这个舞台做大气,要有包容力,做大后那些名角自然会来演出,就像国家大剧院,演员在那里演出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媒体应该尽力把自己打造成这样一个舞台,这其中不乏一些理想主义的念头。但是《明报月刊》就是这样做的,创刊以来,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学者余英时指出:“我一生投过稿的报刊不计其数,但我始终觉得《明报月刊》最令我有亲切之感。自由、独立、中国情味大概是我对《明报月刊》最欣赏的几点特色。”

  《明报月刊》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将来还会发表一些外国学人的中文作品或外文作品的中文译文,成为一份国际性的文化刊物,既有深度又能普及。

媒体上,那些学者和作家会显得更出彩?  师永刚:还是独立,他们有条件畅谈,可以真诚的表达自己的思想。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在金庸的倡导下,他们有计划地,邀请海内外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就国家、历史、民族与当时的社会重要问题,以访谈、演讲,甚至问答的形式,请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等诸位分题作答,如周策纵博士的“论中国知识分子”,余英时的“学术何以必须自由”,林毓生、史华慈的“自由主义为什么失败了呢?——一些关于中国近代和现代思想、文化与政治的感想对话录”,由金耀基、唐君毅、王蒙、金庸对话,李约瑟、杨振宁、钱穆伉俪与查良镛、胡菊人谈,白先勇等人联合谈论的长达一年的中国文化与现代化问题,这些都在海内外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而这种以杂志为载体进行的文化文坛式的演讲市集,也成为海内外学者发布重要学术研究心得的主要平台。  信息时报:作为媒体与学者、作家之间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媒体应该给学者、作家提供什么样的空间才最恰当?  师永刚:媒体应该担任一个舞台的角色,应该把这个舞台做大气,要有包容力,做大后那些名角自然会来演出,就像国家大剧院,演员在那里演出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媒体应该尽力把自己打造成这样一个舞台,这其中不乏一些理想主义的念头。但是《明报月刊》就是这样做的,创刊以来,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学者余英时指出:“我一生投过稿的报刊不计其数,但我始终觉得《明报月刊》最令我有亲切之感。自由、独立、中国情味大概是我对《明报月刊》最欣赏的几点特色。”  《明报月刊》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将来还会发表一些外国学人的中文作品或外文作品的中文译文,成为一份国际性的文化刊物,既有深度又能普及。  信息时报:你曾经编著过一本《切·格瓦拉语录》,称其为“东方语系内一次最重要的纪念行动”,而做《明报月刊》是另一种与之完全不同的风格,能讲述一下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师永刚:没错,我还编过《雷锋》、《红军》,切·格瓦拉就是革命、乌托邦和青春的同义词。在今天,他被渲染成酷感、时尚、思想、自由、想象力的象征。叛逆是格瓦拉精神中不可掩盖的光辉特质,也是很多年轻人迷恋他的重要原因。他出生在上流社会家庭,却选择了共产主义,到世界各国进行革命。作为无产阶级的领袖,他非常时尚,而且非常风流,革命路上艳遇无数,他是典型的革命模特,但革命是可以被“消费”的,革命产品也是如此,革命模特更可以。我不赞成将历史涂上红色或者黑色的颜色,我们只是在写一部分历史,或许是从某种新的维度

  信息时报:你曾经编著过一本《切·格瓦拉语录》,称其为“东方语系内一次最重要的纪念行动”,而做《明报月刊》是另一种与之完全不同的风格,能讲述一下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师永刚:没错,我还编过《雷锋》、《红军》,切·格瓦拉就是革命、乌托邦和青春的同义词。在今天,他被渲染成酷感、时尚、思想、自由、想象力的象征。叛逆是格瓦拉精神中不可掩盖的光辉特质,也是很多年轻人迷恋他的重要原因。他出生在上流社会家庭,却选择了共产主义,到世界各国进行革命。作为无产阶级的领袖,他非常时尚,而且非常风流,革命路上艳遇无数,他是典型的革命模特,但革命是可以被“消费”的,革命产品也是如此,革命模特更可以。我不赞成将历史涂上红色或者黑色的颜色,我们只是在写一部分历史,或许是从某种新的维度。

  《明报月刊》则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

。  《明报月刊》则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  去年推出首套文集后,我再次得到授权,这次包括《明报月刊》对文、史、哲、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大家的访谈文章,内容涉及国家与知识分子、中国文化与现代化、文学与政治、香港电影等方方面面。收录了各界名流大师上百位,我希望大家能通过阅读在短时间内把过去没有得到的思想和见解找回来。  无论《切·格瓦拉语录》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但是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消费,读者确实可以找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信息时报:在书封上我们看到王蒙、余秋雨的名字,您觉得他们和书中的其他作者有什么区别?  师永刚:王蒙和余秋雨分别代表内地体制内作家和学者的顶峰,我们希望读者关注到他们与其他不同类型作者的对比,注意到一些微妙有趣的区别。我对这种刻意的安排并不否认,至于他们的区别,相信读者阅读的时候会有更深刻的体会,不需要我过多的赘述。  师永刚  《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曾策划编著的《切·格瓦拉语录》、《宋美龄画传》、《蒋介石图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三毛私家相册》、《邓丽君私家相册》、《雷锋1940-1962》、《红军1934-1936》等丛书,担任《明报月刊》四十年精品文丛主编,《金庸散文集》《中国戏剧大师命运》《四海红楼上下两卷》等六本与第二套明报月刊文丛六本即将出版,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

  去年推出首套文集后,我再次得到授权,这次包括《明报月刊》对文、史、哲、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大家的访谈文章,内容涉及国家与知识分子、中国文化与现代化、文学与政治、香港电影等方方面面。收录了各界名流大师上百位,我希望大家能通过阅读在短时间内把过去没有得到的思想和见解找回来。

  无论《切·格瓦拉语录》还是《明报月刊》丛书,本质上都是消费品,但是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消费,读者确实可以找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信息时报:在书封上我们看到王蒙、余秋雨的名字,您觉得他们和书中的其他作者有什么区别?

  师永刚:王蒙和余秋雨分别代表内地体制内作家和学者的顶峰,我们希望读者关注到他们与其他不同类型作者的对比,注意到一些微妙有趣的区别。我对这种刻意的安排并不否认,至于他们的区别,相信读者阅读的时候会有更深刻的体会,不需要我过多的赘述。

  师永刚

  《世纪华人画传丛书》的策划与发起者、曾策划编著的《切·格瓦拉语录》、《宋美龄画传》、《蒋介石图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三毛私家相册》、《邓丽君私家相册》、《雷锋1940-1962》、《红军1934-1936》等丛书,担任《明报月刊》四十年精品文丛主编,《金庸散文集》《中国戏剧大师命运》《四海红楼上下两卷》等六本与第二套明报月刊文丛六本即将出版,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