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大家大讲堂》:重新展布被遮蔽了的大师声音  

2008-05-04 16:1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化问题,这些都在海内外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而这种以杂志为载体进行的文化文坛式的演讲市集,也成为海内外学者发布重要学术研究心得的主要平台。如今这本杂志已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但是由于发行区域的限制,这本杂志对于内地的大多数读者来说,却无缘见到。香港明报月刊社在去年推出首套文集后,再度授权师永刚工作室,联手新星出版社在国内独家出版,首次将香港明报精华以及因时代局限而未能流布于内地的精彩文章公开。本书甄选了《明报月刊》对文、史、哲、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大家的访谈文章,内容涉及国家与知识分子、中国文化与现代化、文学与政治、香港电影等方方面面。收录了各界名流大师上百位,名流雅集,涉笔成趣,文字洗练,论道精彩,读来酣畅淋漓又不失轻松惬意,让人仿如置身各个讲堂与诸位大家倾心交谈,借大家之智,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更多的启发。本书出版后,引发各界关注。与此同时,本套丛书的第二本配套作品集《明报·出入山河》则是《明报月刊》中如饶宗颐、李欧梵、林海音等名家的国内外散文游记的合集,文字栩栩如生,优美有趣,曲径通幽,不乏哲理。且不论恢宏的山川沙漠令人胸怀开阔,新丽瑰异的域外风光使人耳目一新,就是最为普通常见的京城胡同、江南小镇,也同样散发出闻所未闻的清幽之香……。是首本大师们关于山河记忆的锦绣文章。新星出版社出版的《明报月刊》精品文丛第二辑中的《明报·茶酒共和国》和《明报·大家收藏鉴赏》即将面市。附一:明报月刊精品文丛序群星灿烂月华明(总序)金庸《明报月刊》创办人及第一任主编《明报月刊》创刊十周年时,我最初写了一篇纪念文字,题目是《“明月”十年共此时》。《明月》最初十年是相当艰苦的,过的是寂寥的岁月,作者不多,读者也不算多,在学人之间没能引起多大注意。在我担任总编辑期间,我常去日本,独自在东京神田町的旧书店中翻阅尘封蛛缠的旧书,冀望发现一些可以用做插图的旧图片,那时的心情也是寂寥的。后来情况渐渐改善了,我们的处境也好了些。读者多了起来,作者群也渐渐扩充了。读者们翻阅2000年《明
《大家大讲堂》:重新展布被遮蔽了的大师声音 - 师永刚 - 师永刚 余英时、钱穆、白先勇、胡金铨金庸饶宗颐李欧梵吴冠中张恨水等百位大家演讲市集出版《大家大讲堂》:重新展布被遮蔽了的大师声音新星出版社重磅推出香港明报月刊精品丛书第二辑因时代局限而未能流布于内地的精彩游记与大师演讲词首次大陆面世日前,一本号称收录了因时代局限而未能流布于内地的海内外学者与政界要员被尘封多年的曾在海外引发巨大影响力的演讲词合集,由新星出版社隆重推出。这些学者包括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李泽厚、金耀基、刘梦溪、李约瑟、杨振宁等四十余位,他们发表在香港《明报月刊》上的经典作品,具有较高的水准,因时代局限未能流布于内地。据这本书的策划人兼执行主编师永刚先生称,六十年代香港明报创刊后,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在当时对学界,对政局都有相当影响,这本书就是从近千篇文章中精选出的经典作品的结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这本中国大陆惟一一套得到授权正式出版的大师演讲作品集,厚达300多页,40多万字,收录了除上述学人外,还包括陈省身、沈君山、胡菊人、萧乾、金庸、王蒙、王朔、白先勇、夏志清、余光中、高行健、吴祖光、饶宗颐、吴清源、林怀民、胡金铨、萧芳芳等在内地的知名学者。40年前的1966年,金庸在香港创办了《明报月刊》杂志。香港《明报月刊》创刊四十多年以来,历经查良镛、胡菊人、董桥等八位主编,在文化界、知识界、读者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金庸先生的倡导下,他们有计划地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邀请海内外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就国家、历史、民族与当时的社会重要问题,以访谈、演讲,甚至问答的形式,请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等诸位分题作答,如周策纵博士的“论中国知识分子”,余英时的“学术何以必须自由”,林毓生、史华慈的“自由主义为什么失败了呢?——一些关于中国近代和现代思想、文化与政治的感想对话录”,由金耀基、唐君毅、王蒙、金庸对话,李约瑟、杨振宁、钱穆伉俪与查良镛、胡菊人谈,白先勇等人联合谈论的长达一年的中国文化与现代

         

余英时、钱穆、白先勇、胡金铨金庸/饶宗颐/李欧梵/吴冠中/张恨水等百位大家演讲市集出版

 

化问题,这些都在海内外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而这种以杂志为载体进行的文化文坛式的演讲市集,也成为海内外学者发布重要学术研究心得的主要平台。如今这本杂志已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但是由于发行区域的限制,这本杂志对于内地的大多数读者来说,却无缘见到。香港明报月刊社在去年推出首套文集后,再度授权师永刚工作室,联手新星出版社在国内独家出版,首次将香港明报精华以及因时代局限而未能流布于内地的精彩文章公开。本书甄选了《明报月刊》对文、史、哲、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大家的访谈文章,内容涉及国家与知识分子、中国文化与现代化、文学与政治、香港电影等方方面面。收录了各界名流大师上百位,名流雅集,涉笔成趣,文字洗练,论道精彩,读来酣畅淋漓又不失轻松惬意,让人仿如置身各个讲堂与诸位大家倾心交谈,借大家之智,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更多的启发。本书出版后,引发各界关注。与此同时,本套丛书的第二本配套作品集《明报·出入山河》则是《明报月刊》中如饶宗颐、李欧梵、林海音等名家的国内外散文游记的合集,文字栩栩如生,优美有趣,曲径通幽,不乏哲理。且不论恢宏的山川沙漠令人胸怀开阔,新丽瑰异的域外风光使人耳目一新,就是最为普通常见的京城胡同、江南小镇,也同样散发出闻所未闻的清幽之香……。是首本大师们关于山河记忆的锦绣文章。新星出版社出版的《明报月刊》精品文丛第二辑中的《明报·茶酒共和国》和《明报·大家收藏鉴赏》即将面市。附一:明报月刊精品文丛序群星灿烂月华明(总序)金庸《明报月刊》创办人及第一任主编《明报月刊》创刊十周年时,我最初写了一篇纪念文字,题目是《“明月”十年共此时》。《明月》最初十年是相当艰苦的,过的是寂寥的岁月,作者不多,读者也不算多,在学人之间没能引起多大注意。在我担任总编辑期间,我常去日本,独自在东京神田町的旧书店中翻阅尘封蛛缠的旧书,冀望发现一些可以用做插图的旧图片,那时的心情也是寂寥的。后来情况渐渐改善了,我们的处境也好了些。读者多了起来,作者群也渐渐扩充了。读者们翻阅2000年《明

《大家大讲堂》:重新展布被遮蔽了的大师声音

 月》的总目录,可以发现,我们的作者几乎包括了海外与中国文化知识有关的各家各派人士,真正可以说得上是“群星灿烂”。《明月》的主持人与编者受到过各种各样的攻讦,然而受得多了,也就不在乎了。真正的炸弹包我们也收到过,一些文字上的污蔑算得了什么。中国自和西方思想接触以来,出版过很多极有影响力的报刊杂志,例如梁启超的《新民丛报》,其后的《新青年》《语丝》《新月》《创造》《小说月报》,台湾的《文星》等等,都曾对当时的文化界、知识界起过介绍新思想、讨论新问题的作用。《新月》和这些前辈刊物相比,以对中国社会影响之深,作用之大而论,自然是万万不如,所刊载作品的学术价值和思想深度,到目前为止,恐怕也是有所不及,然而我们还在继续出版,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将来还有长远的前途。我们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方面之广,大概已超过了上述那些前辈刊物,所介绍和讨论问题之广泛,大概也已超过。看情形,《明月》今后一定会愈来愈精彩。希望将来再刊登一些外国学人的中文作品或外文作品的中文译文,成为一份国际性的中国文化刊物,既有深度又能普及,那时才真正是“群星灿烂月华明”了。《大家大讲堂》:重新展布被遮蔽了的大师声音 - 师永刚 - 师永刚

新星出版社重磅推出香港明报月刊精品丛书第二辑

余英时、钱穆、白先勇、胡金铨金庸饶宗颐李欧梵吴冠中张恨水等百位大家演讲市集出版《大家大讲堂》:重新展布被遮蔽了的大师声音新星出版社重磅推出香港明报月刊精品丛书第二辑因时代局限而未能流布于内地的精彩游记与大师演讲词首次大陆面世日前,一本号称收录了因时代局限而未能流布于内地的海内外学者与政界要员被尘封多年的曾在海外引发巨大影响力的演讲词合集,由新星出版社隆重推出。这些学者包括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李泽厚、金耀基、刘梦溪、李约瑟、杨振宁等四十余位,他们发表在香港《明报月刊》上的经典作品,具有较高的水准,因时代局限未能流布于内地。据这本书的策划人兼执行主编师永刚先生称,六十年代香港明报创刊后,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在当时对学界,对政局都有相当影响,这本书就是从近千篇文章中精选出的经典作品的结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这本中国大陆惟一一套得到授权正式出版的大师演讲作品集,厚达300多页,40多万字,收录了除上述学人外,还包括陈省身、沈君山、胡菊人、萧乾、金庸、王蒙、王朔、白先勇、夏志清、余光中、高行健、吴祖光、饶宗颐、吴清源、林怀民、胡金铨、萧芳芳等在内地的知名学者。40年前的1966年,金庸在香港创办了《明报月刊》杂志。香港《明报月刊》创刊四十多年以来,历经查良镛、胡菊人、董桥等八位主编,在文化界、知识界、读者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金庸先生的倡导下,他们有计划地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邀请海内外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就国家、历史、民族与当时的社会重要问题,以访谈、演讲,甚至问答的形式,请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等诸位分题作答,如周策纵博士的“论中国知识分子”,余英时的“学术何以必须自由”,林毓生、史华慈的“自由主义为什么失败了呢?——一些关于中国近代和现代思想、文化与政治的感想对话录”,由金耀基、唐君毅、王蒙、金庸对话,李约瑟、杨振宁、钱穆伉俪与查良镛、胡菊人谈,白先勇等人联合谈论的长达一年的中国文化与现代

因时代局限而未能流布于内地的精彩游记与大师演讲词首次大陆面世

 

 

日前,一本号称收录了因时代局限而未能流布于内地的海内外学者与政界要员被尘封多年的曾在海外引发巨大影响力的演讲词合集,由新星出版社隆重推出。这些学者包括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李泽厚、金耀基、刘梦溪、李约瑟、杨振宁等四十余位,他们发表在香港《明报月刊》上的经典作品,具有较高的水准,因时代局限未能流布于内地。

据这本书的策划人兼执行主编师永刚先生称,六十年代香港明报创刊后,上百位海内外学者在杂志上发布了就国家、历史、民族、学界问题等而进行的演讲辞与访问记,在当时对学界,对政局都有相当影响,这本书就是从近千篇文章中精选出的经典作品的结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

这本中国大陆惟一一套得到授权正式出版的大师演讲作品集,厚达300多页,40多万字,收录了除上述学人外,还包括陈省身、沈君山、胡菊人、萧乾、金庸、王蒙、王朔、白先勇、夏志清、余光中、高行健、吴祖光、饶宗颐、吴清源、林怀民、胡金铨、萧芳芳等在内地的知名学者。

月》的总目录,可以发现,我们的作者几乎包括了海外与中国文化知识有关的各家各派人士,真正可以说得上是“群星灿烂”。《明月》的主持人与编者受到过各种各样的攻讦,然而受得多了,也就不在乎了。真正的炸弹包我们也收到过,一些文字上的污蔑算得了什么。中国自和西方思想接触以来,出版过很多极有影响力的报刊杂志,例如梁启超的《新民丛报》,其后的《新青年》《语丝》《新月》《创造》《小说月报》,台湾的《文星》等等,都曾对当时的文化界、知识界起过介绍新思想、讨论新问题的作用。《新月》和这些前辈刊物相比,以对中国社会影响之深,作用之大而论,自然是万万不如,所刊载作品的学术价值和思想深度,到目前为止,恐怕也是有所不及,然而我们还在继续出版,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将来还有长远的前途。我们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方面之广,大概已超过了上述那些前辈刊物,所介绍和讨论问题之广泛,大概也已超过。看情形,《明月》今后一定会愈来愈精彩。希望将来再刊登一些外国学人的中文作品或外文作品的中文译文,成为一份国际性的中国文化刊物,既有深度又能普及,那时才真正是“群星灿烂月华明”了。

40年前的1966年,金庸在香港创办了《明报月刊》杂志。香港《明报月刊》创刊四十多年以来,历经查良镛、胡菊人、董桥等八位主编,在文化界、知识界、读者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金庸先生的倡导下,他们有计划地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邀请海内外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就国家、历史、民族与当时的社会重要问题,以访谈、演讲,甚至问答的形式,请余英时、许倬云、周策纵、史华慈、唐君毅、钱穆、胡适、朱光潜等诸位分题作答,如周策纵博士的“论中国知识分子”,余英时的“学术何以必须自由”,林毓生、史华慈的“自由主义为什么失败了呢?——一些关于中国近代和现代思想、文化与政治的感想对话录”,由金耀基、唐君毅、王蒙、金庸对话,李约瑟、杨振宁、钱穆伉俪与查良镛、胡菊人谈,白先勇等人联合谈论的长达一年的中国文化与现代化问题,这些都在海内外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而这种以杂志为载体进行的文化文坛式的演讲市集,也成为海内外学者发布重要学术研究心得的主要平台。如今这本杂志已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但是由于发行区域的限制,这本杂志对于内地的大多数读者来说,却无缘见到。

香港明报月刊社在去年推出首套文集后,再度授权师永刚工作室,联手新星出版社在国内独家出版,首次将香港明报精华以及因时代局限而未能流布于内地的精彩文章公开。本书甄选了《明报月刊》对文、史、哲、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大家的访谈文章,内容涉及国家与知识分子、中国文化与现代化、文学与政治、香港电影等方方面面。收录了各界名流大师上百位,名流雅集,涉笔成趣,文字洗练,论道精彩,读来酣畅淋漓又不失轻松惬意,让人仿如置身各个讲堂与诸位大家倾心交谈,借大家之智,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更多的启发。本书出版后,引发各界关注。

与此同时,本套丛书的第二本配套作品集《明报·出入山河》则是《明报月刊》中如饶宗颐、李欧梵、林海音等名家的国内外散文游记的合集,文字栩栩如生,优美有趣,曲径通幽,不乏哲理。且不论恢宏的山川沙漠令人胸怀开阔,新丽瑰异的域外风光使人耳目一新,就是最为普通常见的京城胡同、江南小镇,也同样散发出闻所未闻的清幽之香……。是首本大师们关于山河记忆的锦绣文章。

月》的总目录,可以发现,我们的作者几乎包括了海外与中国文化知识有关的各家各派人士,真正可以说得上是“群星灿烂”。《明月》的主持人与编者受到过各种各样的攻讦,然而受得多了,也就不在乎了。真正的炸弹包我们也收到过,一些文字上的污蔑算得了什么。中国自和西方思想接触以来,出版过很多极有影响力的报刊杂志,例如梁启超的《新民丛报》,其后的《新青年》《语丝》《新月》《创造》《小说月报》,台湾的《文星》等等,都曾对当时的文化界、知识界起过介绍新思想、讨论新问题的作用。《新月》和这些前辈刊物相比,以对中国社会影响之深,作用之大而论,自然是万万不如,所刊载作品的学术价值和思想深度,到目前为止,恐怕也是有所不及,然而我们还在继续出版,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将来还有长远的前途。我们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方面之广,大概已超过了上述那些前辈刊物,所介绍和讨论问题之广泛,大概也已超过。看情形,《明月》今后一定会愈来愈精彩。希望将来再刊登一些外国学人的中文作品或外文作品的中文译文,成为一份国际性的中国文化刊物,既有深度又能普及,那时才真正是“群星灿烂月华明”了。

新星出版社出版的《明报月刊》精品文丛第二辑中的《明报·茶酒共和国》和《明报·大家收藏鉴赏》即将面市。

 

 

化问题,这些都在海内外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而这种以杂志为载体进行的文化文坛式的演讲市集,也成为海内外学者发布重要学术研究心得的主要平台。如今这本杂志已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心目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始终保持着独立自由的人文精神传统,其作者涵盖各文化领域的名家大师。但是由于发行区域的限制,这本杂志对于内地的大多数读者来说,却无缘见到。香港明报月刊社在去年推出首套文集后,再度授权师永刚工作室,联手新星出版社在国内独家出版,首次将香港明报精华以及因时代局限而未能流布于内地的精彩文章公开。本书甄选了《明报月刊》对文、史、哲、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大家的访谈文章,内容涉及国家与知识分子、中国文化与现代化、文学与政治、香港电影等方方面面。收录了各界名流大师上百位,名流雅集,涉笔成趣,文字洗练,论道精彩,读来酣畅淋漓又不失轻松惬意,让人仿如置身各个讲堂与诸位大家倾心交谈,借大家之智,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更多的启发。本书出版后,引发各界关注。与此同时,本套丛书的第二本配套作品集《明报·出入山河》则是《明报月刊》中如饶宗颐、李欧梵、林海音等名家的国内外散文游记的合集,文字栩栩如生,优美有趣,曲径通幽,不乏哲理。且不论恢宏的山川沙漠令人胸怀开阔,新丽瑰异的域外风光使人耳目一新,就是最为普通常见的京城胡同、江南小镇,也同样散发出闻所未闻的清幽之香……。是首本大师们关于山河记忆的锦绣文章。新星出版社出版的《明报月刊》精品文丛第二辑中的《明报·茶酒共和国》和《明报·大家收藏鉴赏》即将面市。附一:明报月刊精品文丛序群星灿烂月华明(总序)金庸《明报月刊》创办人及第一任主编《明报月刊》创刊十周年时,我最初写了一篇纪念文字,题目是《“明月”十年共此时》。《明月》最初十年是相当艰苦的,过的是寂寥的岁月,作者不多,读者也不算多,在学人之间没能引起多大注意。在我担任总编辑期间,我常去日本,独自在东京神田町的旧书店中翻阅尘封蛛缠的旧书,冀望发现一些可以用做插图的旧图片,那时的心情也是寂寥的。后来情况渐渐改善了,我们的处境也好了些。读者多了起来,作者群也渐渐扩充了。读者们翻阅2000年《明

附一:明报月刊精品文丛序

群星灿烂月华明(总序)

 金庸

《明报月刊》创办人及第一任主编

 

《明报月刊》创刊十周年时,我最初写了一篇纪念文字,题目是《“明月”十年共此时》。《明月》最初十年是相当艰苦的,过的是寂寥的岁月,作者不多,读者也不算多,在学人之间没能引起多大注意。在我担任总编辑期间,我常去日本,独自在东京神田町的旧书店中翻阅尘封蛛缠的旧书,冀望发现一些可以用做插图的旧图片,那时的心情也是寂寥的。

后来情况渐渐改善了,我们的处境也好了些。读者多了起来,作者群也渐渐扩充了。读者们翻阅2000年《明月》的总目录,可以发现,我们的作者几乎包括了海外与中国文化知识有关的各家各派人士,真正可以说得上是“群星灿烂”。《明月》的主持人与编者受到过各种各样的攻讦,然而受得多了,也就不在乎了。真正的炸弹包我们也收到过,一些文字上的污蔑算得了什么。

中国自和西方思想接触以来,出版过很多极有影响力的报刊杂志,例如梁启超的《新民丛报》,其后的《新青年》《语丝》《新月》《创造》《小说月报》,台湾的《文星》等等,都曾对当时的文化界、知识界起过介绍新思想、讨论新问题的作用。《新月》和这些前辈刊物相比,以对中国社会影响之深,作用之大而论,自然是万万不如,所刊载作品的学术价值和思想深度,到目前为止,恐怕也是有所不及,然而我们还在继续出版,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将来还有长远的前途。我们的作者包括了全世界的华人,方面之广,大概已超过了上述那些前辈刊物,所介绍和讨论问题之广泛,大概也已超过。看情形,《明月》今后一定会愈来愈精彩。希望将来再刊登一些外国学人的中文作品或外文作品的中文译文,成为一份国际性的中国文化刊物,既有深度又能普及,那时才真正是“群星灿烂月华明”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