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临泰山  

2007-07-02 13:0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夫子登临处几个字印在石头上,前面来过的人,都把字深刻在山体的每块奇异或者竖直的石块上,这些人想留下名字或者声音。比如始皇,比如汉武帝,比如乾隆……他们中间最多的竟然来过十二次,最少的也有好几次吧。我踩着他们的脚印,叹息此山之陡直如笔,也叹息甚至思量这些家伙中最厉害的人竟然可以来十二次?他们如何登上去的?山陡直而奇峭,手边即是山水。雾低落,闷热无比。同行的几人个个湿透。电视台的那个小美女不断把水给我们,希望减轻背负的重量。但韧劲最大的却是她,几个壮劳力不论走多快,发现并未能拉下她,反而我们浑身酸疼,走路奇沉。泰山总能令人暗中新奇。山路边大水迷人,巨大的金刚经深印在石头上,山从石上漫过,旁一老人,端坐读一报,炊烟起,煮荼声香。几人皆叹,这会是我们想象中的意境吗,结卢于此?

 

夫子登临处几个字印在石头上,前面来过的人,都把字深刻在山体的每块奇异或者竖直的石块上,这些人想留下名字或者声音。比如始皇,比如汉武帝,比如乾隆……他们中间最多的竟然来过十二次,最少的也有好几次吧。我踩着他们的脚印,叹息此山之陡直如笔,也叹息甚至思量这些家伙中最厉害的人竟然可以来十二次?

他们如何登上去的?

泰山后,远袭几十里,进入一小村,再入一窄道,猛看到那条河轰然而下。河边一串草屋,临于河,有几张桌子就在河里,干净素雅。推杯换酒,主吃一种泰山顶上奇小无比的小鱼,号称赤鳞。价高不好吃,独猛吃满桌农家菜中煎饼卷大葱。好吃之极,极为好吃。放开喝酒,旁边河水轰鸣,大家谓之仙间。不觉间,几瓶酒尽,天已极黑,九点方上路。远望身后墨色的泰山,与夜连在一起,我听到了它的呼吸。

山陡直而奇峭,手边即是山水。雾低落,闷热无比。同行的几人个个湿透。电视台的那个小美女不断把水给我们,希望减轻背负的重量。但韧劲最大的却是她,几个壮劳力不论走多快,发现并未能拉下她,反而我们浑身酸疼,走路奇沉。

泰山总能令人暗中新奇。山路边大水迷人,巨大的金刚经深印在石头上,山从石上漫过,旁一老人,端坐读一报,炊烟起,煮荼声香。几人皆叹,这会是我们想象中的意境吗,结卢于此?结蓠于水,结友于山,结命于此?

爬山,不过是让自己登高的愿望,得到真实的体现。我们都想看到最高处,即使高处只有………寒?

夫子登临处几个字印在石头上,前面来过的人,都把字深刻在山体的每块奇异或者竖直的石块上,这些人想留下名字或者声音。比如始皇,比如汉武帝,比如乾隆……他们中间最多的竟然来过十二次,最少的也有好几次吧。我踩着他们的脚印,叹息此山之陡直如笔,也叹息甚至思量这些家伙中最厉害的人竟然可以来十二次?他们如何登上去的?山陡直而奇峭,手边即是山水。雾低落,闷热无比。同行的几人个个湿透。电视台的那个小美女不断把水给我们,希望减轻背负的重量。但韧劲最大的却是她,几个壮劳力不论走多快,发现并未能拉下她,反而我们浑身酸疼,走路奇沉。泰山总能令人暗中新奇。山路边大水迷人,巨大的金刚经深印在石头上,山从石上漫过,旁一老人,端坐读一报,炊烟起,煮荼声香。几人皆叹,这会是我们想象中的意境吗,结卢于此?

山顶在我们将近两个小时后的快速攀登中,踩于脚下。路过供奉“泰山奶奶”的一个大殿处时,一道士断然轻喝,跪下。惶然跪倒在神像前。我不信神,但敬畏之心犹存。像敬畏自己。道人给我算命,有三处错,四处未来皆好,然后要收钱,我把所有零钱给其,其嫌少,心憎,拿出卡,我称,能刷卡么?道人不语,遂惶然离去。

山上大字林立,每个字后都站着一个人对于这座山的认知。久读成诵,然后登高站在山顶处,望远,雾被风拔开几秒,又复盖。晚暮,下山。六千多级台阶终于教训了我们。到了中天门时,腿已沉得动不了。大雨此间狂泻不止。山水从公路上疾奔而下,蔚为壮观。

狼狈下山。电视台的黄兄驾车带我们来到泰山后,远袭几十里,进入一小村,再入一窄道,猛看到那条河轰然而下。河边一串草屋,临于河,有几张桌子就在河里,干净素雅。推杯换酒,主吃一种泰山顶上奇小无比的小鱼,号称赤鳞。价高不好吃,独猛吃满桌农家菜中煎饼卷大葱。好吃之极,极为好吃。放开喝酒,旁边河水轰鸣,大家谓之仙间。

泰山后,远袭几十里,进入一小村,再入一窄道,猛看到那条河轰然而下。河边一串草屋,临于河,有几张桌子就在河里,干净素雅。推杯换酒,主吃一种泰山顶上奇小无比的小鱼,号称赤鳞。价高不好吃,独猛吃满桌农家菜中煎饼卷大葱。好吃之极,极为好吃。放开喝酒,旁边河水轰鸣,大家谓之仙间。不觉间,几瓶酒尽,天已极黑,九点方上路。远望身后墨色的泰山,与夜连在一起,我听到了它的呼吸。

不觉间,几瓶酒尽,天已极黑,九点方上路。远望身后墨色的泰山,与夜连在一起,我听到了它的呼吸。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