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十年,十瓶酒,或者故事  

2007-05-10 23: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合院里来吧。这个有些炫技成份的地方略有些吸引我。我放下那堆朋友,找到了这个四合院里。妮楠与刘彤仍然年青着,那个据说是白崇禧先生旧宅的地方,古旧优雅。大家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年前那一时刻的路上。我们分手后就再无从见过,偶尔在所谓的一些电视剧上看到过妮楠写的主题歌。但也就如此而已。而他们竟以为我仍在军方。需要用许多话才可以把十年的认知拉到现在。但刘彤不用。他的作品一直就在我心里,我在很久以前就见到过他们,只是我没有关注那些作者的名字。这个天才的作曲家竟然是张艺谋导演的《印象,刘三姐》中的音乐总监,现在这个家伙在作着即将于在上海举办的特奥运动会的音乐总监。这两个作品就足以让我对他肃然。而据说姜文即将放映的《太阳照常升起》一片的音乐,竟被这家伙拒绝了,他的理由竟然是这部片子太NB了,自己没有音乐感觉为由拒了。妮楠仍然如同十年前那样真诚。这个山西人拿了十瓶酒,说一定要干掉,才可以放我走。十年前,在去拉萨的路上,我的不喝酒的坏名声,就在今晚抹平了。其实在那条天路上,我的酒量相当惊人,每次至少喝到半瓶白酒。后来才知道,在高海拔的地域喝酒,人的酒量都会大涨,但他们涨得比我快。在拉萨美女的敬酒声中,这些家伙醉得比我快多了。那条长达五千里的天路呵,让我伤感的是,在零六年的十月间,C要我

 

到十一点的时候,我们终于把十瓶酒喝完了。我们用了五个小时,还有三个人争相恐后的回忆,以及对于对方真诚的奉承。时间就这样在北京音乐厅边的这个旧四合院里流逝过去了,象我们十年从来未曾相见的时光流去的那样自然。

妮楠这个山西人,在她的博客里,揭发我在拉萨的时候,喝酒不那样真诚。而这是十年前的旧帐了。那笔帐遥远得有十年那么久,象我们的那次行程那么远,那条我们称作天路的旅程,起自兰州,再到西宁、格尔木,再到遥远的拉萨。再到更遥远的日喀则。时间压缩在至少一个月的时间里。而行程来去则有至少五千里。

陪同一起去的时候,我竟然没有答应再去。我有点怕那条路吗?我们曾经发生的撞车,曾经在海拔五千米的山上,在暗雪中艰难呼吸。记忆中的我,早就不敢再去回想十年前的那些雪花了。现在,铁路通了,那些在拉萨的朋友,在日喀则的朋友,那些还有念着我的名字的朋友,他们还在那里,而我竟然不敢再去回忆在西藏的那一个月时间的路程与天缘,与人缘、与世缘。我在什么时候开始回避那些过去,为什么会又在今天回忆起那些仍然纯真时刻的故事。今晚,想起西藏,想起这些朋友,想起十年前,想起我们的青春,想起那些遥远的寺,想起那条十年前的旧路,以及在暗雪中的路灯。还有诗。(这是几天前的事了,补记于此)

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我们一行五人,因为班禅大师,而走到了一起。我们试图去作一个伟大的歌午剧或者别的什么剧,也许是歌剧吧。缘份如同雪花或者天降的福音,在你并不知晓的时刻降临。仿佛是突然间,我们相聚到了一起。那时候,妮楠与刘彤这对小夫妻,如日中天,在北京的音乐圈里,仿佛一对神仙侠侣。那时候的CCTV有个节目叫作东西南北中,那个主题歌就是他们写的。我们一行六人,两辆车,行程六千里,行旅中包括了时年著名的午蹈家苏时进先生。这位著名的人物也在那年之后消逝了,至少是在庸俗的报章中,找不到了这个人的名字。

今天下午我与一堆朋友在一个有许多阳光的地方喝咖啡的时候,妮楠说下午有空,她说到他们那个四合院里来吧。这个有些炫技成份的地方略有些吸引我。我放下那堆朋友,找到了这个四合院里。妮楠与刘彤仍然年青着,那个据说是白崇禧先生旧宅的地方,古旧优雅。大家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年前那一时刻的路上。我们分手后就再无从见过,偶尔在所谓的一些电视剧上看到过妮楠写的主题歌。但也就如此而已。而他们竟以为我仍在军方。

需要用许多话才可以把十年的认知拉到现在。但刘彤不用。他的作品一直就在我心里,我在很久以前就见到过他们,只是我没有关注那些作者的名字。这个天才的作曲家竟然是张艺谋导演的《印象,刘三姐》中的音乐总监,现在这个家伙在作着即将于在上海举办的特奥运动会的音乐总监。这两个作品就足以让我对他肃然。而据说姜文即将放映的《太阳照常升起》一片的音乐,竟被这家伙拒绝了,他的理由竟然是这部片子太NB了,自己没有音乐感觉为由拒了。

妮楠仍然如同十年前那样真诚。这个山西人拿了十瓶酒,说一定要干掉,才可以放我走。十年前,在去拉萨的路上,我的不喝酒的坏名声,就在今晚抹平了。其实在那条天路上,我的酒量相当惊人,每次至少喝到半瓶白酒。后来才知道,在高海拔的地域喝酒,人的酒量都会大涨,但他们涨得比我快。在拉萨美女的敬酒声中,这些家伙醉得比我快多了。那条长达五千里的天路呵,让我伤感的是,在零六年的十月间,C要我陪同一起去的时候,我竟然没有答应再去。我有点怕那条路吗?我们曾经发生的撞车,曾经在海拔五千米的山上,在暗雪中艰难呼吸。记忆中的我,早就不敢再去回想十年前的那些雪花了。现在,铁路通了,那些在拉萨的朋友,在日喀则的朋友,那些还有念着我的名字的朋友,他们还在那里,而我竟然不敢再去回忆在西藏的那一个月时间的路程与天缘,与人缘、与世缘。

我在什么时候开始回避那些过去,为什么会又在今天回忆起那些仍然纯真时刻的故事。

今晚,想起西藏,想起这些朋友,想起十年前,想起我们的青春,想起那些遥远的寺,想起那条十年前的旧路,以及在暗雪中的路灯。还有诗。

合院里来吧。这个有些炫技成份的地方略有些吸引我。我放下那堆朋友,找到了这个四合院里。妮楠与刘彤仍然年青着,那个据说是白崇禧先生旧宅的地方,古旧优雅。大家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年前那一时刻的路上。我们分手后就再无从见过,偶尔在所谓的一些电视剧上看到过妮楠写的主题歌。但也就如此而已。而他们竟以为我仍在军方。需要用许多话才可以把十年的认知拉到现在。但刘彤不用。他的作品一直就在我心里,我在很久以前就见到过他们,只是我没有关注那些作者的名字。这个天才的作曲家竟然是张艺谋导演的《印象,刘三姐》中的音乐总监,现在这个家伙在作着即将于在上海举办的特奥运动会的音乐总监。这两个作品就足以让我对他肃然。而据说姜文即将放映的《太阳照常升起》一片的音乐,竟被这家伙拒绝了,他的理由竟然是这部片子太NB了,自己没有音乐感觉为由拒了。妮楠仍然如同十年前那样真诚。这个山西人拿了十瓶酒,说一定要干掉,才可以放我走。十年前,在去拉萨的路上,我的不喝酒的坏名声,就在今晚抹平了。其实在那条天路上,我的酒量相当惊人,每次至少喝到半瓶白酒。后来才知道,在高海拔的地域喝酒,人的酒量都会大涨,但他们涨得比我快。在拉萨美女的敬酒声中,这些家伙醉得比我快多了。那条长达五千里的天路呵,让我伤感的是,在零六年的十月间,C要我

 

(这是几天前的事了,补记于此)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