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古罗马战俘的DNA  

2007-02-18 15:4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戰鬥中,一支一千多人的殘部突破包圍,沿著河西走廊到了中國的甘肅省境內。從此安營紮寨,以傭兵為生,曾為匈奴效命。據《漢書.陳湯傳》記載,羅馬軍團到中國後的第一場戰鬥,就和漢軍陳湯的重騎兵部隊交戰。戰鬥中,羅馬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部成為漢朝俘虜。漢朝收繳了他們的盾牌、武器後,撥給他們土地(即今日永昌折蘭寨)。當時這些羅馬軍團殘部所住之地稱為「驪」,這是漢朝對羅馬的稱呼。今天折蘭寨的村口豎立著一個高大的廊柱,希望能吸引遊客的注意,永昌縣城入口也立起一座羅馬軍團士兵雕像。當地官民都希望能藉觀光增加收入。村民蔡軍年(音)說,因為他的紅皮膚和綠眼睛,朋友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蔡羅馬」。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的研究除了揭開永昌羅馬軍團後裔千年之謎外,還發現中國漢族說法有問題。該學院副教授謝小東說,中國不存在純種漢族人與長期的大規模人種遷移有關係,在長久的歷史中,中國周邊少數民族甚至周邊國家都在不斷與漢族融合。他說,中國歷史上,中原這個範圍主要是現在的河南,還包括山西南部,江蘇西部及安徽西北部少數地方。傳統說法是,只有居住在這裡的人才算是中原人,也就是比較純粹的漢族人。「但這個說法又不對了,在商周時期,建都於今天西安的西周肯定屬於漢族,但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同樣誕生於陜西的秦則直接被定義為戎,成了少數民族」。所以中國民族的不斷遷移和融合,根本沒有所謂純種漢人或漢族。
。戰鬥中,一支一千多人的殘部突破包圍,沿著河西走廊到了中國的甘肅省境內。從此安營紮寨,以傭兵為生,曾為匈奴效命。據《漢書.陳湯傳》記載,羅馬軍團到中國後的第一場戰鬥,就和漢軍陳湯的重騎兵部隊交戰。戰鬥中,羅馬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部成為漢朝俘虜。漢朝收繳了他們的盾牌、武器後,撥給他們土地(即今日永昌折蘭寨)。當時這些羅馬軍團殘部所住之地稱為「驪」,這是漢朝對羅馬的稱呼。今天折蘭寨的村口豎立著一個高大的廊柱,希望能吸引遊客的注意,永昌縣城入口也立起一座羅馬軍團士兵雕像。當地官民都希望能藉觀光增加收入。村民蔡軍年(音)說,因為他的紅皮膚和綠眼睛,朋友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蔡羅馬」。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的研究除了揭開永昌羅馬軍團後裔千年之謎外,還發現中國漢族說法有問題。該學院副教授謝小東說,中國不存在純種漢族人與長期的大規模人種遷移有關係,在長久的歷史中,中國周邊少數民族甚至周邊國家都在不斷與漢族融合。他說,中國歷史上,中原這個範圍主要是現在的河南,還包括山西南部,江蘇西部及安徽西北部少數地方。傳統說法是,只有居住在這裡的人才算是中原人,也就是比較純粹的漢族人。「但這個說法又不對了,在商周時期,建都於今天西安的西周肯定屬於漢族,但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同樣誕生於陜西的秦則直接被定義為戎,成了少數民族」。所以中國民族的不斷遷移和融合,根本沒有所謂純種漢人或漢族。

历史的DNA

。戰鬥中,一支一千多人的殘部突破包圍,沿著河西走廊到了中國的甘肅省境內。從此安營紮寨,以傭兵為生,曾為匈奴效命。據《漢書.陳湯傳》記載,羅馬軍團到中國後的第一場戰鬥,就和漢軍陳湯的重騎兵部隊交戰。戰鬥中,羅馬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部成為漢朝俘虜。漢朝收繳了他們的盾牌、武器後,撥給他們土地(即今日永昌折蘭寨)。當時這些羅馬軍團殘部所住之地稱為「驪」,這是漢朝對羅馬的稱呼。今天折蘭寨的村口豎立著一個高大的廊柱,希望能吸引遊客的注意,永昌縣城入口也立起一座羅馬軍團士兵雕像。當地官民都希望能藉觀光增加收入。村民蔡軍年(音)說,因為他的紅皮膚和綠眼睛,朋友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蔡羅馬」。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的研究除了揭開永昌羅馬軍團後裔千年之謎外,還發現中國漢族說法有問題。該學院副教授謝小東說,中國不存在純種漢族人與長期的大規模人種遷移有關係,在長久的歷史中,中國周邊少數民族甚至周邊國家都在不斷與漢族融合。他說,中國歷史上,中原這個範圍主要是現在的河南,還包括山西南部,江蘇西部及安徽西北部少數地方。傳統說法是,只有居住在這裡的人才算是中原人,也就是比較純粹的漢族人。「但這個說法又不對了,在商周時期,建都於今天西安的西周肯定屬於漢族,但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同樣誕生於陜西的秦則直接被定義為戎,成了少數民族」。所以中國民族的不斷遷移和融合,根本沒有所謂純種漢人或漢族。

 

传说因为不确定而变得充满神秘与争议,于是这个传说令人有了某种想象,有了某种猜测。不确定的故事往往是美好的。但传奇一旦被某些好事者较真,到了最后已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那样单纯。尤其是对于一个二千年前的传奇的所谓现代科学的求证。

年前,台湾联经公司的庄小姐,传来一则消息。中国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称“ 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她传来这个消息,是因为我在我的那本前不久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失的兵城》中,写了关于这个古老得只像一个传说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并不在乎她的真实如何,我只想借这个背景来讲一个现代的纯粹的军人的传奇。但显然,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关注超过了对于所谓小说所想表达的真实的意图。

对于远在台北的庄小姐来说,西北,边塞,以及消逝的古罗马战俘等,每一个意像都足以让他们倍感兴趣。我与联经公司有过数次合作,《切格瓦拉画传》曾由他们出版,月底刚出版的《红军》以及既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切格瓦拉的新书,合作非常愉快。后来,我曾快寄了两本我从军时写的小说《最后的骑兵》、《迷失的兵城》给她们看。

这两本书的背景以及环境对于台湾人来讲,陌生而又神秘。

新阅读《西北望》,萌生了重版这部小说的想法。后来我的责任编辑提议改成《迷失的兵城》,我觉得很有想象力。于是这部小说重新面世了。小说出版后,我的一位同事,光头黄,这个经常眯缝着一双睡眼的业余历史爱好者,也加入了这个怀疑者的战团,甚至于花去数夜时间,写长文,来嘲笑相信这个故事者的历史常识问题。但我的回击是他没有文学常识。他不能用历史的真实与否来与一本小说较劲。而不好玩的是,还有人通过科学方法确认了这个事件的真实性。使这件事再无悬念可言。上个月,这部小说终于被那位导演发现了。他要去了十本样书与这本书的电影版权。他零八年后,想拍出来。我答应了他。昨天,我把中国时报上刊载的所谓用DNA的方式来求证此事真实性的消息传给了他。窗外烟花迷离,在短信中,他说:这些人真不好玩。本来一个悬案,他们非要弄个水落石出。历史的尘土,往往并不需要抚去。被历史的尘垢掩埋的故事,才有神秘的想象力。附:中國時報  2007.02.14DNA解密證實甘肅折蘭寨居民確為羅馬軍後裔徐尚禮綜合報導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DNA檢測還發現,中國實際上並不存在純種的漢族人,甚至連漢族的概念,在DNA檢測下都已經不復存在。古驪靬村位於戈壁沙漠邊緣,距離最近的城市三百多公里,今天的折蘭寨部分村民,外觀除有中國人特徵外,還帶有西方人常見的碧眼、高鼻、金髮等特徵。長久以來,他們希望DNA檢驗證明自己是古羅馬軍團的後裔。目前當地有明顯外國人特徵的人有六十多人,不明顯特徵的則有二百人。專家說,這些特徵的出現屬於「返祖現象」。二○○三年,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專家採集了當地九十一名村民的血液樣本。日前鑒定結果出爐,證明九十一份全血血樣,全部帶為中亞和西亞血統,也就是今日的阿富汗一帶。全部研究結果將於近期正式發表。最早發現當地可能存在羅馬軍團後裔的是牛津大學中國歷史教授霍默.達布斯。他於五十年代提出有關論點。一九八九年,澳大利亞學者戴維.哈里斯根據《漢書》,在永昌發現當年漢朝安置降俘的地方,陸續揭開二千多年前羅馬第一軍團消失之謎。西元前七十年,羅馬執政官兼敘利亞行省總督克拉蘇決定組織七萬人部隊,準備進攻安息(今天的中東地區)。出發時所向披靡,但在幼發拉底河一役遭遇挫敗,部隊損失過半,於是徵召現今阿富汗人參戰。羅馬軍團加入雜牌軍後到了安息,遭遇安息輕騎兵挫敗而关于这支古罗马战俘的故事,当我从军至古凉州城时,这个传说就开始袭击我了。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与一位摄影师一起,在一个雨后开着一辆212破吉普车,一起在焉支山里四处寻找。那些传奇故事,只属于文字,以及传说。它们在一九九零年那个夏天的样子,只是一堵破墙,以及一个当地政府竖的一块牌子。

后来,在《汉书》上我找到了几十个字的纪录。

再后来,我在想象中找到了这些消失的军队的灵魂。

历史的DNA传说因为不确定而变得充满神秘与争议,于是这个传说令人有了某种想象,有了某种猜测。不确定的故事往往是美好的。但传奇一旦被某些好事者较真,到了最后已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那样单纯。尤其是对于一个二千年前的传奇的所谓现代科学的求证。年前,台湾联经公司的庄小姐,传来一则消息。中国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称“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她传来这个消息,是因为我在我的那本前不久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失的兵城》中,写了关于这个古老得只像一个传说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并不在乎她的真实如何,我只想借这个背景来讲一个现代的纯粹的军人的传奇。但显然,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关注超过了对于所谓小说所想表达的真实的意图。对于远在台北的庄小姐来说,西北,边塞,以及消逝的古罗马战俘等,每一个意像都足以让他们倍感兴趣。我与联经公司有过数次合作,《切格瓦拉画传》曾由他们出版,月底刚出版的《红军》以及既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切格瓦拉的新书,合作非常愉快。后来,我曾快寄了两本我从军时写的小说《最后的骑兵》、《迷失的兵城》给她们看。这两本书的背景以及环境对于台湾人来讲,陌生而又神秘。而关于这支古罗马战俘的故事,当我从军至古凉州城时,这个传说就开始袭击我了。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与一位摄影师一起,在一个雨后开着一辆212破吉普车,一起在焉支山里四处寻找。那些传奇故事,只属于文字,以及传说。它们在一九九零年那个夏天的样子,只是一堵破墙,以及一个当地政府竖的一块牌子。后来,在《汉书》上我找到了几十个字的纪录。再后来,我在想象中找到了这些消失的军队的灵魂。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他们存在过。并且从来没有怀疑。但我遇到的几乎全部都是怀疑者。他们对于历史甚至于一些有趣的故事的质问态度,令我曾经数百次的绝望过。为了回击那些质疑。我重读了《汉书》。写了一个文章,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国青年报》的社会周刊上发了一个整版。中青报的传奇记者叶研先生帮我配了一张手绘地图。但怀疑者云集。不断听到有争议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的好事者相互斗嘴的消息见诸版面。再后来,在我的第一部小说《西北望》中,我把这支消失的军队复活了。我想象这个伟大的故事,应当属于汉代。当然更应当属于我。十年后,当我的另一部小说《天苍茫》要改成电视剧《最后的骑兵》的时候,我仍然坚信这个故事是一个国际化的大片题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位伟大导演的出现。十年后,我偶然重

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他们存在过。并且从来没有怀疑。但我遇到的几乎全部都是怀疑者。他们对于历史甚至于一些有趣的故事的质问态度,令我曾经数百次的绝望过。

为了回击那些质疑。我重读了《汉书》。写了一个文章,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国青年报》的社会周刊上发了一个整版。中青报的传奇记者叶研先生帮我配了一张手绘地图。

但怀疑者云集。不断听到有争议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的好事者相互斗嘴的消息见诸版面。

新阅读《西北望》,萌生了重版这部小说的想法。后来我的责任编辑提议改成《迷失的兵城》,我觉得很有想象力。于是这部小说重新面世了。小说出版后,我的一位同事,光头黄,这个经常眯缝着一双睡眼的业余历史爱好者,也加入了这个怀疑者的战团,甚至于花去数夜时间,写长文,来嘲笑相信这个故事者的历史常识问题。但我的回击是他没有文学常识。他不能用历史的真实与否来与一本小说较劲。而不好玩的是,还有人通过科学方法确认了这个事件的真实性。使这件事再无悬念可言。上个月,这部小说终于被那位导演发现了。他要去了十本样书与这本书的电影版权。他零八年后,想拍出来。我答应了他。昨天,我把中国时报上刊载的所谓用DNA的方式来求证此事真实性的消息传给了他。窗外烟花迷离,在短信中,他说:这些人真不好玩。本来一个悬案,他们非要弄个水落石出。历史的尘土,往往并不需要抚去。被历史的尘垢掩埋的故事,才有神秘的想象力。附:中國時報  2007.02.14DNA解密證實甘肅折蘭寨居民確為羅馬軍後裔徐尚禮綜合報導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DNA檢測還發現,中國實際上並不存在純種的漢族人,甚至連漢族的概念,在DNA檢測下都已經不復存在。古驪靬村位於戈壁沙漠邊緣,距離最近的城市三百多公里,今天的折蘭寨部分村民,外觀除有中國人特徵外,還帶有西方人常見的碧眼、高鼻、金髮等特徵。長久以來,他們希望DNA檢驗證明自己是古羅馬軍團的後裔。目前當地有明顯外國人特徵的人有六十多人,不明顯特徵的則有二百人。專家說,這些特徵的出現屬於「返祖現象」。二○○三年,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專家採集了當地九十一名村民的血液樣本。日前鑒定結果出爐,證明九十一份全血血樣,全部帶為中亞和西亞血統,也就是今日的阿富汗一帶。全部研究結果將於近期正式發表。最早發現當地可能存在羅馬軍團後裔的是牛津大學中國歷史教授霍默.達布斯。他於五十年代提出有關論點。一九八九年,澳大利亞學者戴維.哈里斯根據《漢書》,在永昌發現當年漢朝安置降俘的地方,陸續揭開二千多年前羅馬第一軍團消失之謎。西元前七十年,羅馬執政官兼敘利亞行省總督克拉蘇決定組織七萬人部隊,準備進攻安息(今天的中東地區)。出發時所向披靡,但在幼發拉底河一役遭遇挫敗,部隊損失過半,於是徵召現今阿富汗人參戰。羅馬軍團加入雜牌軍後到了安息,遭遇安息輕騎兵挫敗

再后来,在我的第一部小说《西北望》中,我把这支消失的军队复活了。我想象这个伟大的故事,应当属于汉代。当然更应当属于我。十年后,当我的另一部小说《天苍茫》要改成电视剧《最后的骑兵》的时候,我仍然坚信这个故事是一个国际化的大片题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位伟大导演的出现。

十年后,我偶然重新阅读《西北望》,萌生了重版这部小说的想法。后来我的责任编辑提议改成《迷失的兵城》,我觉得很有想象力。于是这部小说重新面世了。小说出版后,我的一位同事,光头黄,这个经常眯缝着一双睡眼的业余历史爱好者,也加入了这个怀疑者的战团,甚至于花去数夜时间,写长文,来嘲笑相信这个故事者的历史常识问题。但我的回击是他没有文学常识。他不能用历史的真实与否来与一本小说较劲。而不好玩的是,还有人通过科学方法确认了这个事件的真实性。使这件事再无悬念可言。

上个月,这部小说终于被那位导演发现了。他要去了十本样书与这本书的电影版权。他零八年后,想拍出来。

新阅读《西北望》,萌生了重版这部小说的想法。后来我的责任编辑提议改成《迷失的兵城》,我觉得很有想象力。于是这部小说重新面世了。小说出版后,我的一位同事,光头黄,这个经常眯缝着一双睡眼的业余历史爱好者,也加入了这个怀疑者的战团,甚至于花去数夜时间,写长文,来嘲笑相信这个故事者的历史常识问题。但我的回击是他没有文学常识。他不能用历史的真实与否来与一本小说较劲。而不好玩的是,还有人通过科学方法确认了这个事件的真实性。使这件事再无悬念可言。上个月,这部小说终于被那位导演发现了。他要去了十本样书与这本书的电影版权。他零八年后,想拍出来。我答应了他。昨天,我把中国时报上刊载的所谓用DNA的方式来求证此事真实性的消息传给了他。窗外烟花迷离,在短信中,他说:这些人真不好玩。本来一个悬案,他们非要弄个水落石出。历史的尘土,往往并不需要抚去。被历史的尘垢掩埋的故事,才有神秘的想象力。附:中國時報  2007.02.14DNA解密證實甘肅折蘭寨居民確為羅馬軍後裔徐尚禮綜合報導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DNA檢測還發現,中國實際上並不存在純種的漢族人,甚至連漢族的概念,在DNA檢測下都已經不復存在。古驪靬村位於戈壁沙漠邊緣,距離最近的城市三百多公里,今天的折蘭寨部分村民,外觀除有中國人特徵外,還帶有西方人常見的碧眼、高鼻、金髮等特徵。長久以來,他們希望DNA檢驗證明自己是古羅馬軍團的後裔。目前當地有明顯外國人特徵的人有六十多人,不明顯特徵的則有二百人。專家說,這些特徵的出現屬於「返祖現象」。二○○三年,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專家採集了當地九十一名村民的血液樣本。日前鑒定結果出爐,證明九十一份全血血樣,全部帶為中亞和西亞血統,也就是今日的阿富汗一帶。全部研究結果將於近期正式發表。最早發現當地可能存在羅馬軍團後裔的是牛津大學中國歷史教授霍默.達布斯。他於五十年代提出有關論點。一九八九年,澳大利亞學者戴維.哈里斯根據《漢書》,在永昌發現當年漢朝安置降俘的地方,陸續揭開二千多年前羅馬第一軍團消失之謎。西元前七十年,羅馬執政官兼敘利亞行省總督克拉蘇決定組織七萬人部隊,準備進攻安息(今天的中東地區)。出發時所向披靡,但在幼發拉底河一役遭遇挫敗,部隊損失過半,於是徵召現今阿富汗人參戰。羅馬軍團加入雜牌軍後到了安息,遭遇安息輕騎兵挫敗

我答应了他。

昨天,我把中国时报上刊载的所谓用DNA的方式来求证此事真实性的消息传给了他。

新阅读《西北望》,萌生了重版这部小说的想法。后来我的责任编辑提议改成《迷失的兵城》,我觉得很有想象力。于是这部小说重新面世了。小说出版后,我的一位同事,光头黄,这个经常眯缝着一双睡眼的业余历史爱好者,也加入了这个怀疑者的战团,甚至于花去数夜时间,写长文,来嘲笑相信这个故事者的历史常识问题。但我的回击是他没有文学常识。他不能用历史的真实与否来与一本小说较劲。而不好玩的是,还有人通过科学方法确认了这个事件的真实性。使这件事再无悬念可言。上个月,这部小说终于被那位导演发现了。他要去了十本样书与这本书的电影版权。他零八年后,想拍出来。我答应了他。昨天,我把中国时报上刊载的所谓用DNA的方式来求证此事真实性的消息传给了他。窗外烟花迷离,在短信中,他说:这些人真不好玩。本来一个悬案,他们非要弄个水落石出。历史的尘土,往往并不需要抚去。被历史的尘垢掩埋的故事,才有神秘的想象力。附:中國時報  2007.02.14DNA解密證實甘肅折蘭寨居民確為羅馬軍後裔徐尚禮綜合報導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DNA檢測還發現,中國實際上並不存在純種的漢族人,甚至連漢族的概念,在DNA檢測下都已經不復存在。古驪靬村位於戈壁沙漠邊緣,距離最近的城市三百多公里,今天的折蘭寨部分村民,外觀除有中國人特徵外,還帶有西方人常見的碧眼、高鼻、金髮等特徵。長久以來,他們希望DNA檢驗證明自己是古羅馬軍團的後裔。目前當地有明顯外國人特徵的人有六十多人,不明顯特徵的則有二百人。專家說,這些特徵的出現屬於「返祖現象」。二○○三年,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專家採集了當地九十一名村民的血液樣本。日前鑒定結果出爐,證明九十一份全血血樣,全部帶為中亞和西亞血統,也就是今日的阿富汗一帶。全部研究結果將於近期正式發表。最早發現當地可能存在羅馬軍團後裔的是牛津大學中國歷史教授霍默.達布斯。他於五十年代提出有關論點。一九八九年,澳大利亞學者戴維.哈里斯根據《漢書》,在永昌發現當年漢朝安置降俘的地方,陸續揭開二千多年前羅馬第一軍團消失之謎。西元前七十年,羅馬執政官兼敘利亞行省總督克拉蘇決定組織七萬人部隊,準備進攻安息(今天的中東地區)。出發時所向披靡,但在幼發拉底河一役遭遇挫敗,部隊損失過半,於是徵召現今阿富汗人參戰。羅馬軍團加入雜牌軍後到了安息,遭遇安息輕騎兵挫敗窗外烟花迷离,在短信中,他说:这些人真不好玩。

本来一个悬案,他们非要弄个水落石出。

历史的尘土,往往并不需要抚去。被历史的尘垢掩埋的故事,才有神秘的想象力。

 

历史的DNA传说因为不确定而变得充满神秘与争议,于是这个传说令人有了某种想象,有了某种猜测。不确定的故事往往是美好的。但传奇一旦被某些好事者较真,到了最后已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那样单纯。尤其是对于一个二千年前的传奇的所谓现代科学的求证。年前,台湾联经公司的庄小姐,传来一则消息。中国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称“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她传来这个消息,是因为我在我的那本前不久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失的兵城》中,写了关于这个古老得只像一个传说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并不在乎她的真实如何,我只想借这个背景来讲一个现代的纯粹的军人的传奇。但显然,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关注超过了对于所谓小说所想表达的真实的意图。对于远在台北的庄小姐来说,西北,边塞,以及消逝的古罗马战俘等,每一个意像都足以让他们倍感兴趣。我与联经公司有过数次合作,《切格瓦拉画传》曾由他们出版,月底刚出版的《红军》以及既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切格瓦拉的新书,合作非常愉快。后来,我曾快寄了两本我从军时写的小说《最后的骑兵》、《迷失的兵城》给她们看。这两本书的背景以及环境对于台湾人来讲,陌生而又神秘。而关于这支古罗马战俘的故事,当我从军至古凉州城时,这个传说就开始袭击我了。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与一位摄影师一起,在一个雨后开着一辆212破吉普车,一起在焉支山里四处寻找。那些传奇故事,只属于文字,以及传说。它们在一九九零年那个夏天的样子,只是一堵破墙,以及一个当地政府竖的一块牌子。后来,在《汉书》上我找到了几十个字的纪录。再后来,我在想象中找到了这些消失的军队的灵魂。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他们存在过。并且从来没有怀疑。但我遇到的几乎全部都是怀疑者。他们对于历史甚至于一些有趣的故事的质问态度,令我曾经数百次的绝望过。为了回击那些质疑。我重读了《汉书》。写了一个文章,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国青年报》的社会周刊上发了一个整版。中青报的传奇记者叶研先生帮我配了一张手绘地图。但怀疑者云集。不断听到有争议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的好事者相互斗嘴的消息见诸版面。再后来,在我的第一部小说《西北望》中,我把这支消失的军队复活了。我想象这个伟大的故事,应当属于汉代。当然更应当属于我。十年后,当我的另一部小说《天苍茫》要改成电视剧《最后的骑兵》的时候,我仍然坚信这个故事是一个国际化的大片题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位伟大导演的出现。十年后,我偶然重

 

附:

历史的DNA传说因为不确定而变得充满神秘与争议,于是这个传说令人有了某种想象,有了某种猜测。不确定的故事往往是美好的。但传奇一旦被某些好事者较真,到了最后已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那样单纯。尤其是对于一个二千年前的传奇的所谓现代科学的求证。年前,台湾联经公司的庄小姐,传来一则消息。中国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称“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她传来这个消息,是因为我在我的那本前不久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失的兵城》中,写了关于这个古老得只像一个传说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并不在乎她的真实如何,我只想借这个背景来讲一个现代的纯粹的军人的传奇。但显然,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关注超过了对于所谓小说所想表达的真实的意图。对于远在台北的庄小姐来说,西北,边塞,以及消逝的古罗马战俘等,每一个意像都足以让他们倍感兴趣。我与联经公司有过数次合作,《切格瓦拉画传》曾由他们出版,月底刚出版的《红军》以及既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切格瓦拉的新书,合作非常愉快。后来,我曾快寄了两本我从军时写的小说《最后的骑兵》、《迷失的兵城》给她们看。这两本书的背景以及环境对于台湾人来讲,陌生而又神秘。而关于这支古罗马战俘的故事,当我从军至古凉州城时,这个传说就开始袭击我了。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与一位摄影师一起,在一个雨后开着一辆212破吉普车,一起在焉支山里四处寻找。那些传奇故事,只属于文字,以及传说。它们在一九九零年那个夏天的样子,只是一堵破墙,以及一个当地政府竖的一块牌子。后来,在《汉书》上我找到了几十个字的纪录。再后来,我在想象中找到了这些消失的军队的灵魂。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他们存在过。并且从来没有怀疑。但我遇到的几乎全部都是怀疑者。他们对于历史甚至于一些有趣的故事的质问态度,令我曾经数百次的绝望过。为了回击那些质疑。我重读了《汉书》。写了一个文章,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国青年报》的社会周刊上发了一个整版。中青报的传奇记者叶研先生帮我配了一张手绘地图。但怀疑者云集。不断听到有争议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的好事者相互斗嘴的消息见诸版面。再后来,在我的第一部小说《西北望》中,我把这支消失的军队复活了。我想象这个伟大的故事,应当属于汉代。当然更应当属于我。十年后,当我的另一部小说《天苍茫》要改成电视剧《最后的骑兵》的时候,我仍然坚信这个故事是一个国际化的大片题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位伟大导演的出现。十年后,我偶然重

古罗马战俘的DNA - 师永刚 - 师永刚

 

历史的DNA传说因为不确定而变得充满神秘与争议,于是这个传说令人有了某种想象,有了某种猜测。不确定的故事往往是美好的。但传奇一旦被某些好事者较真,到了最后已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那样单纯。尤其是对于一个二千年前的传奇的所谓现代科学的求证。年前,台湾联经公司的庄小姐,传来一则消息。中国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称“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她传来这个消息,是因为我在我的那本前不久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失的兵城》中,写了关于这个古老得只像一个传说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并不在乎她的真实如何,我只想借这个背景来讲一个现代的纯粹的军人的传奇。但显然,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关注超过了对于所谓小说所想表达的真实的意图。对于远在台北的庄小姐来说,西北,边塞,以及消逝的古罗马战俘等,每一个意像都足以让他们倍感兴趣。我与联经公司有过数次合作,《切格瓦拉画传》曾由他们出版,月底刚出版的《红军》以及既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切格瓦拉的新书,合作非常愉快。后来,我曾快寄了两本我从军时写的小说《最后的骑兵》、《迷失的兵城》给她们看。这两本书的背景以及环境对于台湾人来讲,陌生而又神秘。而关于这支古罗马战俘的故事,当我从军至古凉州城时,这个传说就开始袭击我了。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与一位摄影师一起,在一个雨后开着一辆212破吉普车,一起在焉支山里四处寻找。那些传奇故事,只属于文字,以及传说。它们在一九九零年那个夏天的样子,只是一堵破墙,以及一个当地政府竖的一块牌子。后来,在《汉书》上我找到了几十个字的纪录。再后来,我在想象中找到了这些消失的军队的灵魂。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他们存在过。并且从来没有怀疑。但我遇到的几乎全部都是怀疑者。他们对于历史甚至于一些有趣的故事的质问态度,令我曾经数百次的绝望过。为了回击那些质疑。我重读了《汉书》。写了一个文章,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国青年报》的社会周刊上发了一个整版。中青报的传奇记者叶研先生帮我配了一张手绘地图。但怀疑者云集。不断听到有争议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的好事者相互斗嘴的消息见诸版面。再后来,在我的第一部小说《西北望》中,我把这支消失的军队复活了。我想象这个伟大的故事,应当属于汉代。当然更应当属于我。十年后,当我的另一部小说《天苍茫》要改成电视剧《最后的骑兵》的时候,我仍然坚信这个故事是一个国际化的大片题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位伟大导演的出现。十年后,我偶然重

 

中國時報  历史的DNA传说因为不确定而变得充满神秘与争议,于是这个传说令人有了某种想象,有了某种猜测。不确定的故事往往是美好的。但传奇一旦被某些好事者较真,到了最后已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那样单纯。尤其是对于一个二千年前的传奇的所谓现代科学的求证。年前,台湾联经公司的庄小姐,传来一则消息。中国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称“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她传来这个消息,是因为我在我的那本前不久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失的兵城》中,写了关于这个古老得只像一个传说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并不在乎她的真实如何,我只想借这个背景来讲一个现代的纯粹的军人的传奇。但显然,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关注超过了对于所谓小说所想表达的真实的意图。对于远在台北的庄小姐来说,西北,边塞,以及消逝的古罗马战俘等,每一个意像都足以让他们倍感兴趣。我与联经公司有过数次合作,《切格瓦拉画传》曾由他们出版,月底刚出版的《红军》以及既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切格瓦拉的新书,合作非常愉快。后来,我曾快寄了两本我从军时写的小说《最后的骑兵》、《迷失的兵城》给她们看。这两本书的背景以及环境对于台湾人来讲,陌生而又神秘。而关于这支古罗马战俘的故事,当我从军至古凉州城时,这个传说就开始袭击我了。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与一位摄影师一起,在一个雨后开着一辆212破吉普车,一起在焉支山里四处寻找。那些传奇故事,只属于文字,以及传说。它们在一九九零年那个夏天的样子,只是一堵破墙,以及一个当地政府竖的一块牌子。后来,在《汉书》上我找到了几十个字的纪录。再后来,我在想象中找到了这些消失的军队的灵魂。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他们存在过。并且从来没有怀疑。但我遇到的几乎全部都是怀疑者。他们对于历史甚至于一些有趣的故事的质问态度,令我曾经数百次的绝望过。为了回击那些质疑。我重读了《汉书》。写了一个文章,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国青年报》的社会周刊上发了一个整版。中青报的传奇记者叶研先生帮我配了一张手绘地图。但怀疑者云集。不断听到有争议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的好事者相互斗嘴的消息见诸版面。再后来,在我的第一部小说《西北望》中,我把这支消失的军队复活了。我想象这个伟大的故事,应当属于汉代。当然更应当属于我。十年后,当我的另一部小说《天苍茫》要改成电视剧《最后的骑兵》的时候,我仍然坚信这个故事是一个国际化的大片题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位伟大导演的出现。十年后,我偶然重2007.02.14

DNA。戰鬥中,一支一千多人的殘部突破包圍,沿著河西走廊到了中國的甘肅省境內。從此安營紮寨,以傭兵為生,曾為匈奴效命。據《漢書.陳湯傳》記載,羅馬軍團到中國後的第一場戰鬥,就和漢軍陳湯的重騎兵部隊交戰。戰鬥中,羅馬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部成為漢朝俘虜。漢朝收繳了他們的盾牌、武器後,撥給他們土地(即今日永昌折蘭寨)。當時這些羅馬軍團殘部所住之地稱為「驪」,這是漢朝對羅馬的稱呼。今天折蘭寨的村口豎立著一個高大的廊柱,希望能吸引遊客的注意,永昌縣城入口也立起一座羅馬軍團士兵雕像。當地官民都希望能藉觀光增加收入。村民蔡軍年(音)說,因為他的紅皮膚和綠眼睛,朋友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蔡羅馬」。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的研究除了揭開永昌羅馬軍團後裔千年之謎外,還發現中國漢族說法有問題。該學院副教授謝小東說,中國不存在純種漢族人與長期的大規模人種遷移有關係,在長久的歷史中,中國周邊少數民族甚至周邊國家都在不斷與漢族融合。他說,中國歷史上,中原這個範圍主要是現在的河南,還包括山西南部,江蘇西部及安徽西北部少數地方。傳統說法是,只有居住在這裡的人才算是中原人,也就是比較純粹的漢族人。「但這個說法又不對了,在商周時期,建都於今天西安的西周肯定屬於漢族,但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同樣誕生於陜西的秦則直接被定義為戎,成了少數民族」。所以中國民族的不斷遷移和融合,根本沒有所謂純種漢人或漢族。解密證實甘肅折蘭寨居民確為羅馬軍後裔

徐尚禮/綜合報導
历史的DNA传说因为不确定而变得充满神秘与争议,于是这个传说令人有了某种想象,有了某种猜测。不确定的故事往往是美好的。但传奇一旦被某些好事者较真,到了最后已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那样单纯。尤其是对于一个二千年前的传奇的所谓现代科学的求证。年前,台湾联经公司的庄小姐,传来一则消息。中国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称“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她传来这个消息,是因为我在我的那本前不久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失的兵城》中,写了关于这个古老得只像一个传说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并不在乎她的真实如何,我只想借这个背景来讲一个现代的纯粹的军人的传奇。但显然,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关注超过了对于所谓小说所想表达的真实的意图。对于远在台北的庄小姐来说,西北,边塞,以及消逝的古罗马战俘等,每一个意像都足以让他们倍感兴趣。我与联经公司有过数次合作,《切格瓦拉画传》曾由他们出版,月底刚出版的《红军》以及既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切格瓦拉的新书,合作非常愉快。后来,我曾快寄了两本我从军时写的小说《最后的骑兵》、《迷失的兵城》给她们看。这两本书的背景以及环境对于台湾人来讲,陌生而又神秘。而关于这支古罗马战俘的故事,当我从军至古凉州城时,这个传说就开始袭击我了。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与一位摄影师一起,在一个雨后开着一辆212破吉普车,一起在焉支山里四处寻找。那些传奇故事,只属于文字,以及传说。它们在一九九零年那个夏天的样子,只是一堵破墙,以及一个当地政府竖的一块牌子。后来,在《汉书》上我找到了几十个字的纪录。再后来,我在想象中找到了这些消失的军队的灵魂。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他们存在过。并且从来没有怀疑。但我遇到的几乎全部都是怀疑者。他们对于历史甚至于一些有趣的故事的质问态度,令我曾经数百次的绝望过。为了回击那些质疑。我重读了《汉书》。写了一个文章,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国青年报》的社会周刊上发了一个整版。中青报的传奇记者叶研先生帮我配了一张手绘地图。但怀疑者云集。不断听到有争议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的好事者相互斗嘴的消息见诸版面。再后来,在我的第一部小说《西北望》中,我把这支消失的军队复活了。我想象这个伟大的故事,应当属于汉代。当然更应当属于我。十年后,当我的另一部小说《天苍茫》要改成电视剧《最后的骑兵》的时候,我仍然坚信这个故事是一个国际化的大片题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位伟大导演的出现。十年后,我偶然重








。戰鬥中,一支一千多人的殘部突破包圍,沿著河西走廊到了中國的甘肅省境內。從此安營紮寨,以傭兵為生,曾為匈奴效命。據《漢書.陳湯傳》記載,羅馬軍團到中國後的第一場戰鬥,就和漢軍陳湯的重騎兵部隊交戰。戰鬥中,羅馬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部成為漢朝俘虜。漢朝收繳了他們的盾牌、武器後,撥給他們土地(即今日永昌折蘭寨)。當時這些羅馬軍團殘部所住之地稱為「驪」,這是漢朝對羅馬的稱呼。今天折蘭寨的村口豎立著一個高大的廊柱,希望能吸引遊客的注意,永昌縣城入口也立起一座羅馬軍團士兵雕像。當地官民都希望能藉觀光增加收入。村民蔡軍年(音)說,因為他的紅皮膚和綠眼睛,朋友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蔡羅馬」。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的研究除了揭開永昌羅馬軍團後裔千年之謎外,還發現中國漢族說法有問題。該學院副教授謝小東說,中國不存在純種漢族人與長期的大規模人種遷移有關係,在長久的歷史中,中國周邊少數民族甚至周邊國家都在不斷與漢族融合。他說,中國歷史上,中原這個範圍主要是現在的河南,還包括山西南部,江蘇西部及安徽西北部少數地方。傳統說法是,只有居住在這裡的人才算是中原人,也就是比較純粹的漢族人。「但這個說法又不對了,在商周時期,建都於今天西安的西周肯定屬於漢族,但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同樣誕生於陜西的秦則直接被定義為戎,成了少數民族」。所以中國民族的不斷遷移和融合,根本沒有所謂純種漢人或漢族。

。戰鬥中,一支一千多人的殘部突破包圍,沿著河西走廊到了中國的甘肅省境內。從此安營紮寨,以傭兵為生,曾為匈奴效命。據《漢書.陳湯傳》記載,羅馬軍團到中國後的第一場戰鬥,就和漢軍陳湯的重騎兵部隊交戰。戰鬥中,羅馬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部成為漢朝俘虜。漢朝收繳了他們的盾牌、武器後,撥給他們土地(即今日永昌折蘭寨)。當時這些羅馬軍團殘部所住之地稱為「驪」,這是漢朝對羅馬的稱呼。今天折蘭寨的村口豎立著一個高大的廊柱,希望能吸引遊客的注意,永昌縣城入口也立起一座羅馬軍團士兵雕像。當地官民都希望能藉觀光增加收入。村民蔡軍年(音)說,因為他的紅皮膚和綠眼睛,朋友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蔡羅馬」。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的研究除了揭開永昌羅馬軍團後裔千年之謎外,還發現中國漢族說法有問題。該學院副教授謝小東說,中國不存在純種漢族人與長期的大規模人種遷移有關係,在長久的歷史中,中國周邊少數民族甚至周邊國家都在不斷與漢族融合。他說,中國歷史上,中原這個範圍主要是現在的河南,還包括山西南部,江蘇西部及安徽西北部少數地方。傳統說法是,只有居住在這裡的人才算是中原人,也就是比較純粹的漢族人。「但這個說法又不對了,在商周時期,建都於今天西安的西周肯定屬於漢族,但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同樣誕生於陜西的秦則直接被定義為戎,成了少數民族」。所以中國民族的不斷遷移和融合,根本沒有所謂純種漢人或漢族。    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戰鬥中,一支一千多人的殘部突破包圍,沿著河西走廊到了中國的甘肅省境內。從此安營紮寨,以傭兵為生,曾為匈奴效命。據《漢書.陳湯傳》記載,羅馬軍團到中國後的第一場戰鬥,就和漢軍陳湯的重騎兵部隊交戰。戰鬥中,羅馬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部成為漢朝俘虜。漢朝收繳了他們的盾牌、武器後,撥給他們土地(即今日永昌折蘭寨)。當時這些羅馬軍團殘部所住之地稱為「驪」,這是漢朝對羅馬的稱呼。今天折蘭寨的村口豎立著一個高大的廊柱,希望能吸引遊客的注意,永昌縣城入口也立起一座羅馬軍團士兵雕像。當地官民都希望能藉觀光增加收入。村民蔡軍年(音)說,因為他的紅皮膚和綠眼睛,朋友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蔡羅馬」。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的研究除了揭開永昌羅馬軍團後裔千年之謎外,還發現中國漢族說法有問題。該學院副教授謝小東說,中國不存在純種漢族人與長期的大規模人種遷移有關係,在長久的歷史中,中國周邊少數民族甚至周邊國家都在不斷與漢族融合。他說,中國歷史上,中原這個範圍主要是現在的河南,還包括山西南部,江蘇西部及安徽西北部少數地方。傳統說法是,只有居住在這裡的人才算是中原人,也就是比較純粹的漢族人。「但這個說法又不對了,在商周時期,建都於今天西安的西周肯定屬於漢族,但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同樣誕生於陜西的秦則直接被定義為戎,成了少數民族」。所以中國民族的不斷遷移和融合,根本沒有所謂純種漢人或漢族。DNA 檢測還發現,中國實際上並不存在純種的漢族人,甚至連漢族的概念,在 DNA 檢測下都已經不復存在。

历史的DNA传说因为不确定而变得充满神秘与争议,于是这个传说令人有了某种想象,有了某种猜测。不确定的故事往往是美好的。但传奇一旦被某些好事者较真,到了最后已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那样单纯。尤其是对于一个二千年前的传奇的所谓现代科学的求证。年前,台湾联经公司的庄小姐,传来一则消息。中国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称“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她传来这个消息,是因为我在我的那本前不久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失的兵城》中,写了关于这个古老得只像一个传说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并不在乎她的真实如何,我只想借这个背景来讲一个现代的纯粹的军人的传奇。但显然,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关注超过了对于所谓小说所想表达的真实的意图。对于远在台北的庄小姐来说,西北,边塞,以及消逝的古罗马战俘等,每一个意像都足以让他们倍感兴趣。我与联经公司有过数次合作,《切格瓦拉画传》曾由他们出版,月底刚出版的《红军》以及既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切格瓦拉的新书,合作非常愉快。后来,我曾快寄了两本我从军时写的小说《最后的骑兵》、《迷失的兵城》给她们看。这两本书的背景以及环境对于台湾人来讲,陌生而又神秘。而关于这支古罗马战俘的故事,当我从军至古凉州城时,这个传说就开始袭击我了。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与一位摄影师一起,在一个雨后开着一辆212破吉普车,一起在焉支山里四处寻找。那些传奇故事,只属于文字,以及传说。它们在一九九零年那个夏天的样子,只是一堵破墙,以及一个当地政府竖的一块牌子。后来,在《汉书》上我找到了几十个字的纪录。再后来,我在想象中找到了这些消失的军队的灵魂。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他们存在过。并且从来没有怀疑。但我遇到的几乎全部都是怀疑者。他们对于历史甚至于一些有趣的故事的质问态度,令我曾经数百次的绝望过。为了回击那些质疑。我重读了《汉书》。写了一个文章,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国青年报》的社会周刊上发了一个整版。中青报的传奇记者叶研先生帮我配了一张手绘地图。但怀疑者云集。不断听到有争议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的好事者相互斗嘴的消息见诸版面。再后来,在我的第一部小说《西北望》中,我把这支消失的军队复活了。我想象这个伟大的故事,应当属于汉代。当然更应当属于我。十年后,当我的另一部小说《天苍茫》要改成电视剧《最后的骑兵》的时候,我仍然坚信这个故事是一个国际化的大片题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位伟大导演的出现。十年后,我偶然重    古驪靬村位於戈壁沙漠邊緣,距離最近的城市三百多公里,今天的折蘭寨部分村民,外觀除有中國人特徵外,還帶有西方人常見的碧眼、高鼻、金髮等特徵。長久以來,他們希望DNA檢驗證明自己是古羅馬軍團的後裔。目前當地有明顯外國人特徵的人有六十多人,不明顯特徵的則有二百人。專家說,這些特徵的出現屬於「返祖現象」。

。戰鬥中,一支一千多人的殘部突破包圍,沿著河西走廊到了中國的甘肅省境內。從此安營紮寨,以傭兵為生,曾為匈奴效命。據《漢書.陳湯傳》記載,羅馬軍團到中國後的第一場戰鬥,就和漢軍陳湯的重騎兵部隊交戰。戰鬥中,羅馬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部成為漢朝俘虜。漢朝收繳了他們的盾牌、武器後,撥給他們土地(即今日永昌折蘭寨)。當時這些羅馬軍團殘部所住之地稱為「驪」,這是漢朝對羅馬的稱呼。今天折蘭寨的村口豎立著一個高大的廊柱,希望能吸引遊客的注意,永昌縣城入口也立起一座羅馬軍團士兵雕像。當地官民都希望能藉觀光增加收入。村民蔡軍年(音)說,因為他的紅皮膚和綠眼睛,朋友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蔡羅馬」。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的研究除了揭開永昌羅馬軍團後裔千年之謎外,還發現中國漢族說法有問題。該學院副教授謝小東說,中國不存在純種漢族人與長期的大規模人種遷移有關係,在長久的歷史中,中國周邊少數民族甚至周邊國家都在不斷與漢族融合。他說,中國歷史上,中原這個範圍主要是現在的河南,還包括山西南部,江蘇西部及安徽西北部少數地方。傳統說法是,只有居住在這裡的人才算是中原人,也就是比較純粹的漢族人。「但這個說法又不對了,在商周時期,建都於今天西安的西周肯定屬於漢族,但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同樣誕生於陜西的秦則直接被定義為戎,成了少數民族」。所以中國民族的不斷遷移和融合,根本沒有所謂純種漢人或漢族。

    历史的DNA传说因为不确定而变得充满神秘与争议,于是这个传说令人有了某种想象,有了某种猜测。不确定的故事往往是美好的。但传奇一旦被某些好事者较真,到了最后已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那样单纯。尤其是对于一个二千年前的传奇的所谓现代科学的求证。年前,台湾联经公司的庄小姐,传来一则消息。中国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称“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她传来这个消息,是因为我在我的那本前不久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失的兵城》中,写了关于这个古老得只像一个传说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并不在乎她的真实如何,我只想借这个背景来讲一个现代的纯粹的军人的传奇。但显然,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关注超过了对于所谓小说所想表达的真实的意图。对于远在台北的庄小姐来说,西北,边塞,以及消逝的古罗马战俘等,每一个意像都足以让他们倍感兴趣。我与联经公司有过数次合作,《切格瓦拉画传》曾由他们出版,月底刚出版的《红军》以及既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切格瓦拉的新书,合作非常愉快。后来,我曾快寄了两本我从军时写的小说《最后的骑兵》、《迷失的兵城》给她们看。这两本书的背景以及环境对于台湾人来讲,陌生而又神秘。而关于这支古罗马战俘的故事,当我从军至古凉州城时,这个传说就开始袭击我了。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与一位摄影师一起,在一个雨后开着一辆212破吉普车,一起在焉支山里四处寻找。那些传奇故事,只属于文字,以及传说。它们在一九九零年那个夏天的样子,只是一堵破墙,以及一个当地政府竖的一块牌子。后来,在《汉书》上我找到了几十个字的纪录。再后来,我在想象中找到了这些消失的军队的灵魂。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他们存在过。并且从来没有怀疑。但我遇到的几乎全部都是怀疑者。他们对于历史甚至于一些有趣的故事的质问态度,令我曾经数百次的绝望过。为了回击那些质疑。我重读了《汉书》。写了一个文章,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国青年报》的社会周刊上发了一个整版。中青报的传奇记者叶研先生帮我配了一张手绘地图。但怀疑者云集。不断听到有争议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的好事者相互斗嘴的消息见诸版面。再后来,在我的第一部小说《西北望》中,我把这支消失的军队复活了。我想象这个伟大的故事,应当属于汉代。当然更应当属于我。十年后,当我的另一部小说《天苍茫》要改成电视剧《最后的骑兵》的时候,我仍然坚信这个故事是一个国际化的大片题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位伟大导演的出现。十年后,我偶然重○○三年,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專家採集了當地九十一名村民的血液樣本。日前鑒定結果出爐,證明九十一份全血血樣,全部帶為中亞和西亞血統,也就是今日的阿富汗一帶。全部研究結果將於近期正式發表。

    历史的DNA传说因为不确定而变得充满神秘与争议,于是这个传说令人有了某种想象,有了某种猜测。不确定的故事往往是美好的。但传奇一旦被某些好事者较真,到了最后已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那样单纯。尤其是对于一个二千年前的传奇的所谓现代科学的求证。年前,台湾联经公司的庄小姐,传来一则消息。中国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称“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她传来这个消息,是因为我在我的那本前不久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失的兵城》中,写了关于这个古老得只像一个传说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并不在乎她的真实如何,我只想借这个背景来讲一个现代的纯粹的军人的传奇。但显然,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关注超过了对于所谓小说所想表达的真实的意图。对于远在台北的庄小姐来说,西北,边塞,以及消逝的古罗马战俘等,每一个意像都足以让他们倍感兴趣。我与联经公司有过数次合作,《切格瓦拉画传》曾由他们出版,月底刚出版的《红军》以及既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切格瓦拉的新书,合作非常愉快。后来,我曾快寄了两本我从军时写的小说《最后的骑兵》、《迷失的兵城》给她们看。这两本书的背景以及环境对于台湾人来讲,陌生而又神秘。而关于这支古罗马战俘的故事,当我从军至古凉州城时,这个传说就开始袭击我了。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与一位摄影师一起,在一个雨后开着一辆212破吉普车,一起在焉支山里四处寻找。那些传奇故事,只属于文字,以及传说。它们在一九九零年那个夏天的样子,只是一堵破墙,以及一个当地政府竖的一块牌子。后来,在《汉书》上我找到了几十个字的纪录。再后来,我在想象中找到了这些消失的军队的灵魂。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他们存在过。并且从来没有怀疑。但我遇到的几乎全部都是怀疑者。他们对于历史甚至于一些有趣的故事的质问态度,令我曾经数百次的绝望过。为了回击那些质疑。我重读了《汉书》。写了一个文章,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国青年报》的社会周刊上发了一个整版。中青报的传奇记者叶研先生帮我配了一张手绘地图。但怀疑者云集。不断听到有争议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的好事者相互斗嘴的消息见诸版面。再后来,在我的第一部小说《西北望》中,我把这支消失的军队复活了。我想象这个伟大的故事,应当属于汉代。当然更应当属于我。十年后,当我的另一部小说《天苍茫》要改成电视剧《最后的骑兵》的时候,我仍然坚信这个故事是一个国际化的大片题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位伟大导演的出现。十年后,我偶然重最早發現當地可能存在羅馬軍團後裔的是牛津大學中國歷史教授霍默.達布斯。他於五十年代提出有關論點。一九八九年,澳大利亞學者戴維.哈里斯根據《漢書》,在永昌發現當年漢朝安置降俘的地方,陸續揭開二千多年前羅馬第一軍團消失之謎。

    西元前七十年,羅馬執政官兼敘利亞行省總督克拉蘇決定組織七萬人部隊,準備進攻安息(今天的中東地區)。出發時所向披靡,但在幼發拉底河一役遭遇挫敗,部隊損失過半,於是徵召現今阿富汗人參戰。

    羅馬軍團加入雜牌軍後到了安息,遭遇安息輕騎兵挫敗。戰鬥中,一支一千多人的殘部突破包圍,沿著河西走廊到了中國的甘肅省境內。從此安營紮寨,以傭兵為生,曾為匈奴效命。

    历史的DNA传说因为不确定而变得充满神秘与争议,于是这个传说令人有了某种想象,有了某种猜测。不确定的故事往往是美好的。但传奇一旦被某些好事者较真,到了最后已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那样单纯。尤其是对于一个二千年前的传奇的所谓现代科学的求证。年前,台湾联经公司的庄小姐,传来一则消息。中国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称“根據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最近完成的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變遷的DNA研究,甘肅永昌縣折蘭寨居民(另稱者來村,為古代驪靬村)確實為羅馬軍團後裔。”她传来这个消息,是因为我在我的那本前不久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失的兵城》中,写了关于这个古老得只像一个传说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并不在乎她的真实如何,我只想借这个背景来讲一个现代的纯粹的军人的传奇。但显然,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关注超过了对于所谓小说所想表达的真实的意图。对于远在台北的庄小姐来说,西北,边塞,以及消逝的古罗马战俘等,每一个意像都足以让他们倍感兴趣。我与联经公司有过数次合作,《切格瓦拉画传》曾由他们出版,月底刚出版的《红军》以及既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切格瓦拉的新书,合作非常愉快。后来,我曾快寄了两本我从军时写的小说《最后的骑兵》、《迷失的兵城》给她们看。这两本书的背景以及环境对于台湾人来讲,陌生而又神秘。而关于这支古罗马战俘的故事,当我从军至古凉州城时,这个传说就开始袭击我了。一九九零年的时候,我与一位摄影师一起,在一个雨后开着一辆212破吉普车,一起在焉支山里四处寻找。那些传奇故事,只属于文字,以及传说。它们在一九九零年那个夏天的样子,只是一堵破墙,以及一个当地政府竖的一块牌子。后来,在《汉书》上我找到了几十个字的纪录。再后来,我在想象中找到了这些消失的军队的灵魂。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他们存在过。并且从来没有怀疑。但我遇到的几乎全部都是怀疑者。他们对于历史甚至于一些有趣的故事的质问态度,令我曾经数百次的绝望过。为了回击那些质疑。我重读了《汉书》。写了一个文章,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国青年报》的社会周刊上发了一个整版。中青报的传奇记者叶研先生帮我配了一张手绘地图。但怀疑者云集。不断听到有争议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的好事者相互斗嘴的消息见诸版面。再后来,在我的第一部小说《西北望》中,我把这支消失的军队复活了。我想象这个伟大的故事,应当属于汉代。当然更应当属于我。十年后,当我的另一部小说《天苍茫》要改成电视剧《最后的骑兵》的时候,我仍然坚信这个故事是一个国际化的大片题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位伟大导演的出现。十年后,我偶然重據《漢書.陳湯傳》記載,羅馬軍團到中國後的第一場戰鬥,就和漢軍陳湯的重騎兵部隊交戰。戰鬥中,羅馬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部成為漢朝俘虜。漢朝收繳了他們的盾牌、武器後,撥給他們土地(即今日永昌折蘭寨)。當時這些羅馬軍團殘部所住之地稱為「驪」,這是漢朝對羅馬的稱呼。

    今天折蘭寨的村口豎立著一個高大的廊柱,希望能吸引遊客的注意,永昌縣城入口也立起一座羅馬軍團士兵雕像。當地官民都希望能藉觀光增加收入。村民蔡軍年(音)說,因為他的紅皮膚和綠眼睛,朋友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蔡羅馬」。

    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的研究除了揭開永昌羅馬軍團後裔千年之謎外,還發現中國漢族說法有問題。該學院副教授謝小東說,中國不存在純種漢族人與長期的大規模人種遷移有關係,在長久的歷史中,中國周邊少數民族甚至周邊國家都在不斷與漢族融合。

    他說,中國歷史上,中原這個範圍主要是現在的河南,還包括山西南部,江蘇西部及安徽西北部少數地方。傳統說法是,只有居住在這裡的人才算是中原人,也就是比較純粹的漢族人。

    。戰鬥中,一支一千多人的殘部突破包圍,沿著河西走廊到了中國的甘肅省境內。從此安營紮寨,以傭兵為生,曾為匈奴效命。據《漢書.陳湯傳》記載,羅馬軍團到中國後的第一場戰鬥,就和漢軍陳湯的重騎兵部隊交戰。戰鬥中,羅馬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部成為漢朝俘虜。漢朝收繳了他們的盾牌、武器後,撥給他們土地(即今日永昌折蘭寨)。當時這些羅馬軍團殘部所住之地稱為「驪」,這是漢朝對羅馬的稱呼。今天折蘭寨的村口豎立著一個高大的廊柱,希望能吸引遊客的注意,永昌縣城入口也立起一座羅馬軍團士兵雕像。當地官民都希望能藉觀光增加收入。村民蔡軍年(音)說,因為他的紅皮膚和綠眼睛,朋友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蔡羅馬」。蘭州大學生命遺傳科學學院的研究除了揭開永昌羅馬軍團後裔千年之謎外,還發現中國漢族說法有問題。該學院副教授謝小東說,中國不存在純種漢族人與長期的大規模人種遷移有關係,在長久的歷史中,中國周邊少數民族甚至周邊國家都在不斷與漢族融合。他說,中國歷史上,中原這個範圍主要是現在的河南,還包括山西南部,江蘇西部及安徽西北部少數地方。傳統說法是,只有居住在這裡的人才算是中原人,也就是比較純粹的漢族人。「但這個說法又不對了,在商周時期,建都於今天西安的西周肯定屬於漢族,但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同樣誕生於陜西的秦則直接被定義為戎,成了少數民族」。所以中國民族的不斷遷移和融合,根本沒有所謂純種漢人或漢族。「但這個說法又不對了,在商周時期,建都於今天西安的西周肯定屬於漢族,但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同樣誕生於陜西的秦則直接被定義為戎,成了少數民族」。所以中國民族的不斷遷移和融合,根本沒有所謂純種漢人或漢族。古罗马战俘的DNA - 师永刚 - 师永刚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