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博客的好处与博客的坏处  

2006-01-06 13:0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贴满了无数图片,有老徐与众多明星的图片,捧场 者众。但不好玩。晚上巨冷。北京冷至十度左右。衣服显然穿少了。前天作完了新一期杂志。工作至晚十二点。朱伟认为他的三联在三天内可以作完一期,是对人的潜能的一次超常发挥。对于这本杂志来说,却是在一个月内要作完四期。而这四期是一样的人,一样的事件的情况下,每隔三天作出来的。 这违犯了商业规律与新闻正常的规律。但一样出版了。只是人越来越疲。
博客的一个好处是让我找到了许多当年的旧友,比如白西民先生、比如徐光寿先生,还有就是把十年前的一个旧战友找到了。
这些哥们,你们要找我就发信吧
syg@vip.sian.com
另外一个十年前的朋友,她阅读了很久我的博客,而且对我了如指掌,而我却对她一点都不知道。这挺不公平,公平的是,他们找到了我。
博客的一个好处是让我找到了许多当年的旧友,比如白西民先生、比如徐光寿先生,还有就是把十年前的一个旧战友找到了。这些哥们,你们要找我就发信吧syg@vip.sian.com另外一个十年前的朋友,她阅读了很久我的博客,而且对我了如指掌,而我却对她一点都不知道。这挺不公平,公平的是,他们找到了我。而我重新找到了当年的旧朋友。还有一个朋友,时常在上面留暧昧的言,后来我也查出了是谁,很好玩。也很让人心惊。这个博客不好的地方是,昨天华夏时报刊的一个文章。这位记者老兄非要把余先生给我写一个序言的东西当成所谓的“文化苦旅写作方法借之杂志”来进行炒作。我劝他不要作这个东西。而他认为“还有什么可以作的吗?”新闻的需求使记者们苦不堪言,但此种炒作我持保留态度。
而我重新找到了当年的旧朋友。
还有一个朋友,时常在上面留暧昧的言,后来我也查出了是谁,很好玩。也很让人心惊。
这个博客不好的地方是,昨天华夏时报刊的一个文章。
贴满了无数图片,有老徐与众多明星的图片,捧场 者众。但不好玩。晚上巨冷。北京冷至十度左右。衣服显然穿少了。前天作完了新一期杂志。工作至晚十二点。朱伟认为他的三联在三天内可以作完一期,是对人的潜能的一次超常发挥。对于这本杂志来说,却是在一个月内要作完四期。而这四期是一样的人,一样的事件的情况下,每隔三天作出来的。 这违犯了商业规律与新闻正常的规律。但一样出版了。只是人越来越疲。
这位记者老兄非要把余先生给我写一个序言的东西当成所谓的“文化苦旅写作方法借之杂志”来进行炒作。我劝他不要作这个东西。而他认为“还有什么可以作的吗?”新闻的需求使记者们苦不堪言,但此种炒作我持保留态度。并且不以为然。
请原谅我对此的发言。
 
贴满了无数图片,有老徐与众多明星的图片,捧场 者众。但不好玩。晚上巨冷。北京冷至十度左右。衣服显然穿少了。前天作完了新一期杂志。工作至晚十二点。朱伟认为他的三联在三天内可以作完一期,是对人的潜能的一次超常发挥。对于这本杂志来说,却是在一个月内要作完四期。而这四期是一样的人,一样的事件的情况下,每隔三天作出来的。 这违犯了商业规律与新闻正常的规律。但一样出版了。只是人越来越疲。
我不愿意这样的炒作发生。
 
 
上午去京丰宾馆看书商集会。
书众多。人巨散,有些灰心。
最明显的是,好书显然不多,原创的力量太少,多是应景之作,而非讴心之血。
贴满了无数图片,有老徐与众多明星的图片,捧场 者众。但不好玩。晚上巨冷。北京冷至十度左右。衣服显然穿少了。前天作完了新一期杂志。工作至晚十二点。朱伟认为他的三联在三天内可以作完一期,是对人的潜能的一次超常发挥。对于这本杂志来说,却是在一个月内要作完四期。而这四期是一样的人,一样的事件的情况下,每隔三天作出来的。 这违犯了商业规律与新闻正常的规律。但一样出版了。只是人越来越疲。
明天是订货会,也得去一下。学习一下这些书界的哥们如何运作。
更进一步看清了自己的优势。
在原创的道路上要坚持到底。
贴满了无数图片,有老徐与众多明星的图片,捧场 者众。但不好玩。晚上巨冷。北京冷至十度左右。衣服显然穿少了。前天作完了新一期杂志。工作至晚十二点。朱伟认为他的三联在三天内可以作完一期,是对人的潜能的一次超常发挥。对于这本杂志来说,却是在一个月内要作完四期。而这四期是一样的人,一样的事件的情况下,每隔三天作出来的。 这违犯了商业规律与新闻正常的规律。但一样出版了。只是人越来越疲。
但是如何合作仍是一个考验,因为找到一个真正的合作者,似乎太难。
 
 
博客的一个好处是让我找到了许多当年的旧友,比如白西民先生、比如徐光寿先生,还有就是把十年前的一个旧战友找到了。这些哥们,你们要找我就发信吧syg@vip.sian.com另外一个十年前的朋友,她阅读了很久我的博客,而且对我了如指掌,而我却对她一点都不知道。这挺不公平,公平的是,他们找到了我。而我重新找到了当年的旧朋友。还有一个朋友,时常在上面留暧昧的言,后来我也查出了是谁,很好玩。也很让人心惊。这个博客不好的地方是,昨天华夏时报刊的一个文章。这位记者老兄非要把余先生给我写一个序言的东西当成所谓的“文化苦旅写作方法借之杂志”来进行炒作。我劝他不要作这个东西。而他认为“还有什么可以作的吗?”新闻的需求使记者们苦不堪言,但此种炒作我持保留态度。
下午去北大,打车,换地铁,折腾一个小时,参加一个活动,遭遇变故,之后转身离去。又一个小时,之后折去郑钧的酒巴看了一下。
在女人街上。
人迹稀少。
酒巴里人很少。朋友说郑写的所谓小说《菜刀温暖》很不好看。
这个酒巴只有在需要的时候,可能才会热闹。
墙上贴满了无数图片,有老徐与众多明星的图片,捧场 者众。但不好玩。
并且不以为然。请原谅我对此的发言。我不愿意这样的炒作发生。上午去京丰宾馆看书商集会。书众多。人巨散,有些灰心。最明显的是,好书显然不多,原创的力量太少,多是应景之作,而非讴心之血。明天是订货会,也得去一下。学习一下这些书界的哥们如何运作。更进一步看清了自己的优势。在原创的道路上要坚持到底。但是如何合作仍是一个考验,因为找到一个真正的合作者,似乎太难。下午去北大,打车,换地铁,折腾一个小时,参加一个活动,遭遇变故,之后转身离去。又一个小时,之后折去郑钧的酒巴看了一下。 在女人街上。人迹稀少。酒巴里人很少。朋友说郑写的所谓小说《菜刀温暖》很不好看。这个酒巴只有在需要的时候,可能才会热闹。墙上
 
晚上巨冷。
北京冷至十度左右。
博客的一个好处是让我找到了许多当年的旧友,比如白西民先生、比如徐光寿先生,还有就是把十年前的一个旧战友找到了。这些哥们,你们要找我就发信吧syg@vip.sian.com另外一个十年前的朋友,她阅读了很久我的博客,而且对我了如指掌,而我却对她一点都不知道。这挺不公平,公平的是,他们找到了我。而我重新找到了当年的旧朋友。还有一个朋友,时常在上面留暧昧的言,后来我也查出了是谁,很好玩。也很让人心惊。这个博客不好的地方是,昨天华夏时报刊的一个文章。这位记者老兄非要把余先生给我写一个序言的东西当成所谓的“文化苦旅写作方法借之杂志”来进行炒作。我劝他不要作这个东西。而他认为“还有什么可以作的吗?”新闻的需求使记者们苦不堪言,但此种炒作我持保留态度。
衣服显然穿少了。
 
 
前天作完了新一期杂志。
工作至晚十二点。
朱伟认为他的三联在三天内可以作完一期,是对人的潜能的一次超常发挥。
对于这本杂志来说,却是在一个月内要作完四期。
而这四期是一样的人,一样的事件的情况下,每隔三天作出来的。
这违犯了商业规律与新闻正常的规律。
但一样出版了。
 
只是人越来越疲。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