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2006-06-08 11:4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4《读者传奇》图文版
作  者:师永刚   
出 版 社: 中国社会科学
书  号:7-5004-4048-0/G·283 
页  数:300 
开  本:16 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定  价:38.00元 
版  次:1版1次 
出版日期:2004年5月 
类  别:文化
帖子相关图片: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 师永刚 - 师永刚

 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读者时代》
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
著者:师永刚
 编译者: 
 丛书名: 
 出版社:上海人民 
 ISBN:7208037086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版次:01版01次 
 开本:32开 
 装帧:平装 
 页数:398
帖子相关图片:
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 师永刚 - 师永刚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
《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
师永刚  
 
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 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作者: 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Ms_Chen 2006-5-25 19:07  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回复此发言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
作者: 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Ms_Chen 2006-5-25 19:07  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回复此发言  

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3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4《读者传奇》图文版作  者:师永刚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书  号:7-5004-4048-0G·283页  数:300开  本:16定  价:38.00元版  次:1版1次出版日期:2004年5月类  别:文化帖子相关图片:读者时代》著者:师永刚编译者:丛书名:出版社:上海人民ISBN:7208037086版次:01版01次开本:32开装帧:平装页数:398帖子相关图片:《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师永刚  接近《读者》的过程其实是步步解除一种神秘的体验。  每个人接触《读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与《读者》相遇,充满一种偶然的机缘。  我在1983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读者文摘》。那时候,能够看到一本有意思的读物对于一位久居乡村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一次盛宴。那本杂志是哪一期,我忘记了;我惟一记住的是,在封二上看到了几幅西北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一堆黄得发亮的高原,让我目瞪口呆。我当时肯定被那些黄亮的东西给震住了,我直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来到那些地方,看看它真实的面目。同时我记住了出版这本杂志的地方,兰州。  许多启蒙可能是在无意中完成的。1987年10月,我面临人生的首次选择,决定从军。招兵的人告诉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兰州,那时我以为,兰州就是西北的代名词。在最初的冲动中,我明白感召我的除了这身军装,还有那块黄亮的高原。  火车经过三天时间的运行,在一个夜晚,咣地停下了,带兵的军官说这儿就是兰州。我们以为到了,都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我把头伸向夜色中的兰州,试图找到那幅黄亮的高原。但我失望了,兰州安静地睡在夜色中,我忽然想到那本杂志就在这个城市。  但火车停了几个小时后,又咣咣地向前开行着,最后停在了古凉州武威。  我们的兵营在清代的一个土围子里。事实上,那本叫做《读者文摘》的杂志的副主编胡亚权的家乡,就与我所在的士城相距五公里。  我是在军营里开始真正读到了这本杂志。我从这本杂志里寻找着那个城市与那些人的气息,间接听到如与美国《读者文摘》的纠纷,更名事件,等等。慢慢地订阅这本杂志成为习惯。有时候尽管也觉得有几期并不是太好,但读她却成了习惯。《读者》的读者大部分都有着类似的体会。  到后来,慢慢地没有了读这本杂志的心境,但偶然想起,竟有些失落。再后来,我终于来到兰州,到了这本杂志的身边。有一次偶然去出版社办事,看到破旧的楼上,挂着一块《读者文摘》杂志社的牌子,心里才惊悟:《读者文摘》竟然是在这儿。  忽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想法,心下竟涌起点滴的激动。于是悄然沿着走廊过去,看到每个办公室都堆着成捆的书,很乱,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书的味道。但还是没敢仔细看,匆匆走了一遍,看过去,又急急地走掉,觉得《读者文摘》怎么竟然如此?心下又失望又满足。  一瞬间,又是几年过去,同在一城,还是无缘相识,一为无机会,二为自己的自尊,觉得冒昧寻去,于己似无必要。真正认识《读者》是在1998年。此时距自己来甘肃从军已是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相遇,竟然要等待如此漫长的时间。  1998年,《读者》杂志社和德生公司策划去新疆给边防军赠书、赠收音机、送文化活动。是时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秦卫东部长将此事交给我承办。于是我有了与《读者》的交往。我首次看到了在传闻中行走的胡亚权、彭长城,以及编辑部诸君。  胡亚权,一个总是把眼镜挂在鼻头上,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你的老头,偶尔会笑眯眯地与你说话,但一种掩饰不住的东西却不断地洋溢出来,那是骨子里的傲气。我私下认为,许多人在他的心中,是不可能留下位置的。  我尊称他为胡总,他却随意地一挥手,说:“叫我老胡好了。”后来我发现,在出版社,他手下的人都叫他老胡。而另一部分人叫他做胡爷。“胡爷”来自于他在甘肃少儿出版社时的经历,当时他四十多岁,人们都把少儿社叫做“小儿科”,胡某次会上自涨身价,提议男的一律叫做爷,而女的一律叫做奶。最后女士们坚决反对,因为怕被叫做马奶、牛奶产生歧义,最后只有胡爷的身份流传了下来。  彭长城的头发略略褪去,光亮的额头可能是他给人最深的印象。2002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观众说“没有想到《读者》的老总是秃子”,引得他哈哈大笑。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  但我知道,这是一群真实的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喜怒哀乐,争强好胜,有过痛苦,有过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有过真真实实的情感。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一本杂志,一本影响过一部分人心灵的杂志,一本影响过许多人的历史与观念的杂志。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写到最后一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无法免俗。我曾经想客观公正地去述说一本杂志的历史,幻想没有不厌其烦的搔痒,没有一团和气的勉强,只有撕开面纱的快感,只有不断地接近真相,捕捉一本杂志最真实最酷的现状,感受他们最生猛的血肉灵魂,甚至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说出来,都讲出来;甚至保留一种原始的,不加修饰的语言,直接写出他们的生活、精神与每个人的真实。  但这种想法随着我的写作动摇了。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公平吗?这样客观吗?我有理由如此吗?更重要的是,这样写,可能吗?  在采访过程中,我时常有种隐忧,关于这本杂志,关于办这本杂志的这些人。采访时,我问过许多人一句同样的话,假如明天让你退休,这本杂志还将会与你有什么关系?被问者皆茫然不知如何作答。  无人想过此问题吗?否!事实上谁都认为自己做出过贡献,但这种贡献如何分配?创业时可以对利益说不,但成功后如何向前走,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一本杂志能否股份制?让每个人的利益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让做出贡献的人能够顺利退出,又能够让新的人看到前景,这些,可能将是国内数家社办期刊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读者》当然首当其冲。  写作这本书是对于一本杂志的再认识。我在采访结束后,曾经开过一句玩笑,我可能是惟一一个完整了解这本杂志的历史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正史与野史。每个人可以公开言说的东西与不能公开表达的情感。但我所面临的肯定不是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出来。那样也许显得更尖锐,更明亮,也更加痛快。在写作时,我又再次系统地看了一遍从创刊到现在的许多期杂志,那是一次漫长的阅读过程,也是一次重新认识这本杂志的书面经历。  我被一种朴素的情感所征服,甚至到最后,在选择语言的问题上,也受到同化。  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尖刻与所谓的思考。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本传记应当是一本“正史”,是一本公正地记录那些创造的故事。我为此放弃了许多方案,我只想告诉读者:一本杂志的历史与她所影响的生活。  这句源于一家杂志的广告语,我觉得真好,用到《读者》上,可能更加贴切。  无论历史在我的记录中出现任何偏差,但有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读者》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成为一家年创利近三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目前,《读者》占有中  国期刊市场2%的份额,在数千种中国期刊中,这个数字是一种力量。截止到2000年,这本杂志总发行量达到10亿本,而她所创造的总码洋达到15个亿,间接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  它的成功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胜利,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梦想的真实结果。  2000年12月13日初稿于深圳  2001年1月8日二稿于兰州 
这是一个原则与精明毕露的人。  被号称为“《读者》双雄”的两个人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2《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其后开始商量如何运作,老胡要我写几句话,印在他们特意为边防军印制的一千套《读者》合订本上。  那几句话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却给老胡留下了一个“手快”的印象。  那次遥远的南疆之行有着少见的愉快。老胡、彭长城、德生的老总梁伟,兰州军区文化部部长秦卫东大校,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人,开始出行了。那次行走对于我们来说是首次,老胡与彭长城一路上与同行的报社的女同志说着笑话,段子成为旅行中最愉快的玩伴。我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们,我似乎有一阵子想弄明白,这些人就是办《读者》的人吗?  但他们确实是。后来似乎是在南疆军区靠近边境的一个夜晚。那里的月亮大得吓人,我们偶尔在路边散步,老胡诗兴偶发,竟然对我赋诗两句,要我接下句:西出边关月,还照故里人……  我没有诗兴,也对不好。但却直觉老胡是个内向的人,因为没有人会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月亮半天一动不动,甚至把自己也看到月亮里去了……  此后我们似乎就这样相熟了。但更多的东西却是在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进行。编辑王一选发了我一本书《新爱情病》中的部分情节。老胡却讽刺我:“你结过婚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有什么权利来谈爱情?  我无言以对。此后,编辑张涛又选了我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传说老胡在上面批语:此人我认识,他没有结婚经验,凭什么去写这些指导别人的爱情文章。为此,被枪毙。  后来一次吃饭时,我问老胡,可否有此事,老胡笑着认了。  老胡让我再次刮目相看。事情的机缘似乎就出自于此吧。我由此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对他们的人,他们的事。但越接近他们,我发现自己了解的就越少,而许多的谜就那样隐藏在每件事的背后。一本杂志成长的过程与她所产生的影响,倡导的生活,对我来说,充满了一种新奇。  起初胡与彭对此并不热心,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我仗着这种“关系”,开始了漫长的采访。但采访到后期,我发现,给《读者》写书作传,我行吗?而且给这样一家大名如雷的杂志作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对于一本杂志来说,20周年似乎并没有到总结的时候,但对于一件事来说,又似乎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我了解这本书的重要,对于《读者》杂志与关心她的人来说。我也了解了这本书的难度,对于我来说。  我将面临着双重考验,一本杂志的秘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着独特的新鲜性。20年,是一段不长的历史。但也不能算短,而且,我面对的不止是一本杂志的历史,最重要的是,我将要面对每个活着的人,他们将会用参与者的眼光来审视我写的这本关于《读者》的历史。  一位历史学家曾说:不要给一段正在成长的历史做结论,也不要去为活着的人撰写历史。我这样做是不是在犯忌?是不是自找麻烦?就在这种担忧中,我开始了这次可以说极为艰难的采访。  所谓历史,就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的经历,一切历史记录,都是经过人的口述,一代代流传下来。  想不起谁说的这段话。  但我却真实地感受着,他们每个人都在重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些人的经历,组成了《读者》的历史,我不过是忠实的记录者而已。  每个向我说起《读者》历史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兴奋,唏嘘,嘻笑怒骂,暴露“内幕”,尽述光荣与梦想,当然也有走麦城。除了历史真相,还可以听清他们鲜明的个性,还有时间、事件在他们身上的反应。这一个人的历史与那一个人的历史相互重合到了一起,许多东西开始明朗起来,许多的过去因由不同的人的证明,而变得清晰起来。  了解《读者》的历史越多,我的心中竟越会产生着这样那样的怀疑。  《读者》杂志社与我所经历的那些单位有哪些区别呢?他们同样面临过奋斗,面临过创业时的精诚团结;同样与我们一样,充满了恩怨情愫,但他们呈现在杂志上的却是同样一个面目。那种温情的由来,那种民主精神的缘由,那种温暖的爱国主义,那种明媚的时代的记录,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人文关怀……作者: Ms_Chen2006-5-25 19:07  回复此发言 3《读者传奇》后记:看一本杂志的背影  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精神的结合呢?我无法完全看清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