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我的书  

2006-05-24 14:0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城市,去年他又回到了兰州,打电话问我,说这些东西怎么办,我说继续放着。我不知道我的流浪何时结束。何处是我最后要停下来的地方?何处是这些书最后的归宿。我怕这些书与我一样,身上沾满流浪的味道以及痕迹。当然,这些肯定是借口。其实我内心非常怕看见它们。它们代表着六年前的往事。我害怕往事我的往事仍然在六年前的异乡与那些书一起被封存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只要偶然想想它们就可以了,就足以让我安静下来,不再暄哗了。什么时候,它们回来了,就是我的往事回家的时候。

 

个城市,去年他又回到了兰州,打电话问我,说这些东西怎么办,我说继续放着。我不知道我的流浪何时结束。何处是我最后要停下来的地方?何处是这些书最后的归宿。我怕这些书与我一样,身上沾满流浪的味道以及痕迹。当然,这些肯定是借口。其实我内心非常怕看见它们。它们代表着六年前的往事。我害怕往事我的往事仍然在六年前的异乡与那些书一起被封存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只要偶然想想它们就可以了,就足以让我安静下来,不再暄哗了。什么时候,它们回来了,就是我的往事回家的时候。从深圳搬家。

从深圳搬家。几十箱子书先于我到了北京。我从山西回来的时候,它们的身上带着被南方的大雨给淋湿的印痕。有点象我在南方六年的经历。而这些书也是我在南方六年的记忆与积蓄。在五一那个漫长的假期里,我回到深圳,清理自己的东西。以为有许多东西要搬,发现要搬而且舍不得扔的就是这些书了。我有三天时间,把它们从书架上取下来。有的随手扔掉了,有的就想了许久,放进了纸箱。剩下的就是这些运到北京的书了。而那些被我扔掉的书,大部分都呈现着这样的特征。包装精致,但内容的时间性太短。我把他们象宝物一样的存放了六年,但到了最后,发现竟然无法在时间面前,留下被我带走。如同生活。南方六年,有哪些是存盘放在记忆里的,又有那些象这些书被我运到了北京?把那些书放在书架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这是第多少次搬家,又是第多少次把这些书带来带去,又有多少书仍然存在异地他乡?六年前,离开从军十五年的西北的时候,我也经历过这么一次挑选记忆的过程。人生中的选择,多么象极了几十箱子书先于我到了北京。我从山西回来的时候,它们的身上带着被南方的大雨给淋湿的印痕。有点象我在南方六年的经历。而这些书也是我在南方六年的记忆与积蓄。

搬家的经历。搬家是把一部分旧的东西舍弃掉,而选择离开其实是向自己的以前告别,而走向另外的命运的开始。离开兰州的时候,我其实只带走了一只箱子,一台笔记本电脑。那是一九九四年版的最早的联想电脑,厚且笨,但在一九九零年代的时候,也算是某种时尚物。但到了南方后,它就开始罢工了。接触不良,无法工作。象我患上的广东人普通拥有的鼻炎一样。这次搬家的时候,我重新看到它了。它被扔在书架的下面,有着许多灰尘。我看了看它许久,没有动它。它现在仍然被搁置在南方的那个书架的下面。被我搁置在记忆某处的还有将近三千多本书。那是十五年从军时间的积蓄。我从那个最早的西北上镇上购第一本我喜欢的诗集的时候,这种积累就开始了。等我离开的时候,我几乎象个守财奴,把那怕一本过时的杂志,也打包捆了起来。将近四十七箱。里面装着我的日记,之前的照片、我写过的数本书以及诗稿的手稿。还有我喜欢的许多书。我放在了一个朋友的地窑里。这个朋友曾赴遥远的甘肃某处任职,他在搬家的时候,把我这些书带到了那在五一那个漫长的假期里,我回到深圳,清理自己的东西。以为有许多东西要搬,发现要搬而且舍不得扔的就是这些书了。

我有三天时间,把它们从书架上取下来。有的随手扔掉了,有的就想了许久,放进了纸箱。剩下的就是这些运到北京的书了。

搬家的经历。搬家是把一部分旧的东西舍弃掉,而选择离开其实是向自己的以前告别,而走向另外的命运的开始。离开兰州的时候,我其实只带走了一只箱子,一台笔记本电脑。那是一九九四年版的最早的联想电脑,厚且笨,但在一九九零年代的时候,也算是某种时尚物。但到了南方后,它就开始罢工了。接触不良,无法工作。象我患上的广东人普通拥有的鼻炎一样。这次搬家的时候,我重新看到它了。它被扔在书架的下面,有着许多灰尘。我看了看它许久,没有动它。它现在仍然被搁置在南方的那个书架的下面。被我搁置在记忆某处的还有将近三千多本书。那是十五年从军时间的积蓄。我从那个最早的西北上镇上购第一本我喜欢的诗集的时候,这种积累就开始了。等我离开的时候,我几乎象个守财奴,把那怕一本过时的杂志,也打包捆了起来。将近四十七箱。里面装着我的日记,之前的照片、我写过的数本书以及诗稿的手稿。还有我喜欢的许多书。我放在了一个朋友的地窑里。这个朋友曾赴遥远的甘肃某处任职,他在搬家的时候,把我这些书带到了那而那些被我扔掉的书,大部分都呈现着这样的特征。包装精致,但内容的时间性太短。我把他们象宝物一样的存放了六年,但到了最后,发现竟然无法在时间面前,留下被我带走。

个城市,去年他又回到了兰州,打电话问我,说这些东西怎么办,我说继续放着。我不知道我的流浪何时结束。何处是我最后要停下来的地方?何处是这些书最后的归宿。我怕这些书与我一样,身上沾满流浪的味道以及痕迹。当然,这些肯定是借口。其实我内心非常怕看见它们。它们代表着六年前的往事。我害怕往事我的往事仍然在六年前的异乡与那些书一起被封存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只要偶然想想它们就可以了,就足以让我安静下来,不再暄哗了。什么时候,它们回来了,就是我的往事回家的时候。如同生活。

 

个城市,去年他又回到了兰州,打电话问我,说这些东西怎么办,我说继续放着。我不知道我的流浪何时结束。何处是我最后要停下来的地方?何处是这些书最后的归宿。我怕这些书与我一样,身上沾满流浪的味道以及痕迹。当然,这些肯定是借口。其实我内心非常怕看见它们。它们代表着六年前的往事。我害怕往事我的往事仍然在六年前的异乡与那些书一起被封存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只要偶然想想它们就可以了,就足以让我安静下来,不再暄哗了。什么时候,它们回来了,就是我的往事回家的时候。南方六年,有哪些是存盘放在记忆里的,又有那些象这些书被我运到了北京?

搬家的经历。搬家是把一部分旧的东西舍弃掉,而选择离开其实是向自己的以前告别,而走向另外的命运的开始。离开兰州的时候,我其实只带走了一只箱子,一台笔记本电脑。那是一九九四年版的最早的联想电脑,厚且笨,但在一九九零年代的时候,也算是某种时尚物。但到了南方后,它就开始罢工了。接触不良,无法工作。象我患上的广东人普通拥有的鼻炎一样。这次搬家的时候,我重新看到它了。它被扔在书架的下面,有着许多灰尘。我看了看它许久,没有动它。它现在仍然被搁置在南方的那个书架的下面。被我搁置在记忆某处的还有将近三千多本书。那是十五年从军时间的积蓄。我从那个最早的西北上镇上购第一本我喜欢的诗集的时候,这种积累就开始了。等我离开的时候,我几乎象个守财奴,把那怕一本过时的杂志,也打包捆了起来。将近四十七箱。里面装着我的日记,之前的照片、我写过的数本书以及诗稿的手稿。还有我喜欢的许多书。我放在了一个朋友的地窑里。这个朋友曾赴遥远的甘肃某处任职,他在搬家的时候,把我这些书带到了那 

搬家的经历。搬家是把一部分旧的东西舍弃掉,而选择离开其实是向自己的以前告别,而走向另外的命运的开始。离开兰州的时候,我其实只带走了一只箱子,一台笔记本电脑。那是一九九四年版的最早的联想电脑,厚且笨,但在一九九零年代的时候,也算是某种时尚物。但到了南方后,它就开始罢工了。接触不良,无法工作。象我患上的广东人普通拥有的鼻炎一样。这次搬家的时候,我重新看到它了。它被扔在书架的下面,有着许多灰尘。我看了看它许久,没有动它。它现在仍然被搁置在南方的那个书架的下面。被我搁置在记忆某处的还有将近三千多本书。那是十五年从军时间的积蓄。我从那个最早的西北上镇上购第一本我喜欢的诗集的时候,这种积累就开始了。等我离开的时候,我几乎象个守财奴,把那怕一本过时的杂志,也打包捆了起来。将近四十七箱。里面装着我的日记,之前的照片、我写过的数本书以及诗稿的手稿。还有我喜欢的许多书。我放在了一个朋友的地窑里。这个朋友曾赴遥远的甘肃某处任职,他在搬家的时候,把我这些书带到了那

把那些书放在书架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这是第多少次搬家,又是第多少次把这些书带来带去,又有多少书仍然存在异地他乡?

 

六年前,离开从军十五年的西北的时候,我也经历过这么一次挑选记忆的过程。人生中的选择,多么象极了搬家的经历。搬家是把一部分旧的东西舍弃掉,而选择离开其实是向自己的以前告别,而走向另外的命运的开始。离开兰州的时候,我其实只带走了一只箱子,一台笔记本电脑。那是一九九四年版的最早的联想电脑,厚且笨,但在一九九零年代的时候,也算是某种时尚物。但到了南方后,它就开始罢工了。接触不良,无法工作。象我患上的广东人普通拥有的鼻炎一样。这次搬家的时候,我重新看到它了。

它被扔在书架的下面,有着许多灰尘。

我看了看它许久,没有动它。

从深圳搬家。几十箱子书先于我到了北京。我从山西回来的时候,它们的身上带着被南方的大雨给淋湿的印痕。有点象我在南方六年的经历。而这些书也是我在南方六年的记忆与积蓄。在五一那个漫长的假期里,我回到深圳,清理自己的东西。以为有许多东西要搬,发现要搬而且舍不得扔的就是这些书了。我有三天时间,把它们从书架上取下来。有的随手扔掉了,有的就想了许久,放进了纸箱。剩下的就是这些运到北京的书了。而那些被我扔掉的书,大部分都呈现着这样的特征。包装精致,但内容的时间性太短。我把他们象宝物一样的存放了六年,但到了最后,发现竟然无法在时间面前,留下被我带走。如同生活。南方六年,有哪些是存盘放在记忆里的,又有那些象这些书被我运到了北京?把那些书放在书架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这是第多少次搬家,又是第多少次把这些书带来带去,又有多少书仍然存在异地他乡?六年前,离开从军十五年的西北的时候,我也经历过这么一次挑选记忆的过程。人生中的选择,多么象极了它现在仍然被搁置在南方的那个书架的下面。

 

搬家的经历。搬家是把一部分旧的东西舍弃掉,而选择离开其实是向自己的以前告别,而走向另外的命运的开始。离开兰州的时候,我其实只带走了一只箱子,一台笔记本电脑。那是一九九四年版的最早的联想电脑,厚且笨,但在一九九零年代的时候,也算是某种时尚物。但到了南方后,它就开始罢工了。接触不良,无法工作。象我患上的广东人普通拥有的鼻炎一样。这次搬家的时候,我重新看到它了。它被扔在书架的下面,有着许多灰尘。我看了看它许久,没有动它。它现在仍然被搁置在南方的那个书架的下面。被我搁置在记忆某处的还有将近三千多本书。那是十五年从军时间的积蓄。我从那个最早的西北上镇上购第一本我喜欢的诗集的时候,这种积累就开始了。等我离开的时候,我几乎象个守财奴,把那怕一本过时的杂志,也打包捆了起来。将近四十七箱。里面装着我的日记,之前的照片、我写过的数本书以及诗稿的手稿。还有我喜欢的许多书。我放在了一个朋友的地窑里。这个朋友曾赴遥远的甘肃某处任职,他在搬家的时候,把我这些书带到了那被我搁置在记忆某处的还有将近三千多本书。

个城市,去年他又回到了兰州,打电话问我,说这些东西怎么办,我说继续放着。我不知道我的流浪何时结束。何处是我最后要停下来的地方?何处是这些书最后的归宿。我怕这些书与我一样,身上沾满流浪的味道以及痕迹。当然,这些肯定是借口。其实我内心非常怕看见它们。它们代表着六年前的往事。我害怕往事我的往事仍然在六年前的异乡与那些书一起被封存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只要偶然想想它们就可以了,就足以让我安静下来,不再暄哗了。什么时候,它们回来了,就是我的往事回家的时候。那是十五年从军时间的积蓄。我从那个最早的西北上镇上购第一本我喜欢的诗集的时候,这种积累就开始了。等我离开的时候,我几乎象个守财奴,把那怕一本过时的杂志,也打包捆了起来。将近四十七箱。里面装着我的日记,之前的照片、我写过的数本书以及诗稿的手稿。还有我喜欢的许多书。我放在了一个朋友的地窑里。这个朋友曾赴遥远的甘肃某处任职,他在搬家的时候,把我这些书带到了那个城市,去年他又回到了兰州,打电话问我,说这些东西怎么办,我说继续放着。

 

从深圳搬家。几十箱子书先于我到了北京。我从山西回来的时候,它们的身上带着被南方的大雨给淋湿的印痕。有点象我在南方六年的经历。而这些书也是我在南方六年的记忆与积蓄。在五一那个漫长的假期里,我回到深圳,清理自己的东西。以为有许多东西要搬,发现要搬而且舍不得扔的就是这些书了。我有三天时间,把它们从书架上取下来。有的随手扔掉了,有的就想了许久,放进了纸箱。剩下的就是这些运到北京的书了。而那些被我扔掉的书,大部分都呈现着这样的特征。包装精致,但内容的时间性太短。我把他们象宝物一样的存放了六年,但到了最后,发现竟然无法在时间面前,留下被我带走。如同生活。南方六年,有哪些是存盘放在记忆里的,又有那些象这些书被我运到了北京?把那些书放在书架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这是第多少次搬家,又是第多少次把这些书带来带去,又有多少书仍然存在异地他乡?六年前,离开从军十五年的西北的时候,我也经历过这么一次挑选记忆的过程。人生中的选择,多么象极了

我不知道我的流浪何时结束。

从深圳搬家。几十箱子书先于我到了北京。我从山西回来的时候,它们的身上带着被南方的大雨给淋湿的印痕。有点象我在南方六年的经历。而这些书也是我在南方六年的记忆与积蓄。在五一那个漫长的假期里,我回到深圳,清理自己的东西。以为有许多东西要搬,发现要搬而且舍不得扔的就是这些书了。我有三天时间,把它们从书架上取下来。有的随手扔掉了,有的就想了许久,放进了纸箱。剩下的就是这些运到北京的书了。而那些被我扔掉的书,大部分都呈现着这样的特征。包装精致,但内容的时间性太短。我把他们象宝物一样的存放了六年,但到了最后,发现竟然无法在时间面前,留下被我带走。如同生活。南方六年,有哪些是存盘放在记忆里的,又有那些象这些书被我运到了北京?把那些书放在书架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这是第多少次搬家,又是第多少次把这些书带来带去,又有多少书仍然存在异地他乡?六年前,离开从军十五年的西北的时候,我也经历过这么一次挑选记忆的过程。人生中的选择,多么象极了

何处是我最后要停下来的地方?

个城市,去年他又回到了兰州,打电话问我,说这些东西怎么办,我说继续放着。我不知道我的流浪何时结束。何处是我最后要停下来的地方?何处是这些书最后的归宿。我怕这些书与我一样,身上沾满流浪的味道以及痕迹。当然,这些肯定是借口。其实我内心非常怕看见它们。它们代表着六年前的往事。我害怕往事我的往事仍然在六年前的异乡与那些书一起被封存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只要偶然想想它们就可以了,就足以让我安静下来,不再暄哗了。什么时候,它们回来了,就是我的往事回家的时候。

何处是这些书最后的归宿。

我怕这些书与我一样,身上沾满流浪的味道以及痕迹。

个城市,去年他又回到了兰州,打电话问我,说这些东西怎么办,我说继续放着。我不知道我的流浪何时结束。何处是我最后要停下来的地方?何处是这些书最后的归宿。我怕这些书与我一样,身上沾满流浪的味道以及痕迹。当然,这些肯定是借口。其实我内心非常怕看见它们。它们代表着六年前的往事。我害怕往事我的往事仍然在六年前的异乡与那些书一起被封存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只要偶然想想它们就可以了,就足以让我安静下来,不再暄哗了。什么时候,它们回来了,就是我的往事回家的时候。

搬家的经历。搬家是把一部分旧的东西舍弃掉,而选择离开其实是向自己的以前告别,而走向另外的命运的开始。离开兰州的时候,我其实只带走了一只箱子,一台笔记本电脑。那是一九九四年版的最早的联想电脑,厚且笨,但在一九九零年代的时候,也算是某种时尚物。但到了南方后,它就开始罢工了。接触不良,无法工作。象我患上的广东人普通拥有的鼻炎一样。这次搬家的时候,我重新看到它了。它被扔在书架的下面,有着许多灰尘。我看了看它许久,没有动它。它现在仍然被搁置在南方的那个书架的下面。被我搁置在记忆某处的还有将近三千多本书。那是十五年从军时间的积蓄。我从那个最早的西北上镇上购第一本我喜欢的诗集的时候,这种积累就开始了。等我离开的时候,我几乎象个守财奴,把那怕一本过时的杂志,也打包捆了起来。将近四十七箱。里面装着我的日记,之前的照片、我写过的数本书以及诗稿的手稿。还有我喜欢的许多书。我放在了一个朋友的地窑里。这个朋友曾赴遥远的甘肃某处任职,他在搬家的时候,把我这些书带到了那 

个城市,去年他又回到了兰州,打电话问我,说这些东西怎么办,我说继续放着。我不知道我的流浪何时结束。何处是我最后要停下来的地方?何处是这些书最后的归宿。我怕这些书与我一样,身上沾满流浪的味道以及痕迹。当然,这些肯定是借口。其实我内心非常怕看见它们。它们代表着六年前的往事。我害怕往事我的往事仍然在六年前的异乡与那些书一起被封存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只要偶然想想它们就可以了,就足以让我安静下来,不再暄哗了。什么时候,它们回来了,就是我的往事回家的时候。当然,这些肯定是借口。

搬家的经历。搬家是把一部分旧的东西舍弃掉,而选择离开其实是向自己的以前告别,而走向另外的命运的开始。离开兰州的时候,我其实只带走了一只箱子,一台笔记本电脑。那是一九九四年版的最早的联想电脑,厚且笨,但在一九九零年代的时候,也算是某种时尚物。但到了南方后,它就开始罢工了。接触不良,无法工作。象我患上的广东人普通拥有的鼻炎一样。这次搬家的时候,我重新看到它了。它被扔在书架的下面,有着许多灰尘。我看了看它许久,没有动它。它现在仍然被搁置在南方的那个书架的下面。被我搁置在记忆某处的还有将近三千多本书。那是十五年从军时间的积蓄。我从那个最早的西北上镇上购第一本我喜欢的诗集的时候,这种积累就开始了。等我离开的时候,我几乎象个守财奴,把那怕一本过时的杂志,也打包捆了起来。将近四十七箱。里面装着我的日记,之前的照片、我写过的数本书以及诗稿的手稿。还有我喜欢的许多书。我放在了一个朋友的地窑里。这个朋友曾赴遥远的甘肃某处任职,他在搬家的时候,把我这些书带到了那其实我内心非常怕看见它们。它们代表着六年前的往事。我害怕往事

从深圳搬家。几十箱子书先于我到了北京。我从山西回来的时候,它们的身上带着被南方的大雨给淋湿的印痕。有点象我在南方六年的经历。而这些书也是我在南方六年的记忆与积蓄。在五一那个漫长的假期里,我回到深圳,清理自己的东西。以为有许多东西要搬,发现要搬而且舍不得扔的就是这些书了。我有三天时间,把它们从书架上取下来。有的随手扔掉了,有的就想了许久,放进了纸箱。剩下的就是这些运到北京的书了。而那些被我扔掉的书,大部分都呈现着这样的特征。包装精致,但内容的时间性太短。我把他们象宝物一样的存放了六年,但到了最后,发现竟然无法在时间面前,留下被我带走。如同生活。南方六年,有哪些是存盘放在记忆里的,又有那些象这些书被我运到了北京?把那些书放在书架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这是第多少次搬家,又是第多少次把这些书带来带去,又有多少书仍然存在异地他乡?六年前,离开从军十五年的西北的时候,我也经历过这么一次挑选记忆的过程。人生中的选择,多么象极了 

从深圳搬家。几十箱子书先于我到了北京。我从山西回来的时候,它们的身上带着被南方的大雨给淋湿的印痕。有点象我在南方六年的经历。而这些书也是我在南方六年的记忆与积蓄。在五一那个漫长的假期里,我回到深圳,清理自己的东西。以为有许多东西要搬,发现要搬而且舍不得扔的就是这些书了。我有三天时间,把它们从书架上取下来。有的随手扔掉了,有的就想了许久,放进了纸箱。剩下的就是这些运到北京的书了。而那些被我扔掉的书,大部分都呈现着这样的特征。包装精致,但内容的时间性太短。我把他们象宝物一样的存放了六年,但到了最后,发现竟然无法在时间面前,留下被我带走。如同生活。南方六年,有哪些是存盘放在记忆里的,又有那些象这些书被我运到了北京?把那些书放在书架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这是第多少次搬家,又是第多少次把这些书带来带去,又有多少书仍然存在异地他乡?六年前,离开从军十五年的西北的时候,我也经历过这么一次挑选记忆的过程。人生中的选择,多么象极了我的往事仍然在六年前的异乡与那些书一起被封存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只要偶然想想它们就可以了,就足以让我安静下来,不再暄哗了。

搬家的经历。搬家是把一部分旧的东西舍弃掉,而选择离开其实是向自己的以前告别,而走向另外的命运的开始。离开兰州的时候,我其实只带走了一只箱子,一台笔记本电脑。那是一九九四年版的最早的联想电脑,厚且笨,但在一九九零年代的时候,也算是某种时尚物。但到了南方后,它就开始罢工了。接触不良,无法工作。象我患上的广东人普通拥有的鼻炎一样。这次搬家的时候,我重新看到它了。它被扔在书架的下面,有着许多灰尘。我看了看它许久,没有动它。它现在仍然被搁置在南方的那个书架的下面。被我搁置在记忆某处的还有将近三千多本书。那是十五年从军时间的积蓄。我从那个最早的西北上镇上购第一本我喜欢的诗集的时候,这种积累就开始了。等我离开的时候,我几乎象个守财奴,把那怕一本过时的杂志,也打包捆了起来。将近四十七箱。里面装着我的日记,之前的照片、我写过的数本书以及诗稿的手稿。还有我喜欢的许多书。我放在了一个朋友的地窑里。这个朋友曾赴遥远的甘肃某处任职,他在搬家的时候,把我这些书带到了那 

搬家的经历。搬家是把一部分旧的东西舍弃掉,而选择离开其实是向自己的以前告别,而走向另外的命运的开始。离开兰州的时候,我其实只带走了一只箱子,一台笔记本电脑。那是一九九四年版的最早的联想电脑,厚且笨,但在一九九零年代的时候,也算是某种时尚物。但到了南方后,它就开始罢工了。接触不良,无法工作。象我患上的广东人普通拥有的鼻炎一样。这次搬家的时候,我重新看到它了。它被扔在书架的下面,有着许多灰尘。我看了看它许久,没有动它。它现在仍然被搁置在南方的那个书架的下面。被我搁置在记忆某处的还有将近三千多本书。那是十五年从军时间的积蓄。我从那个最早的西北上镇上购第一本我喜欢的诗集的时候,这种积累就开始了。等我离开的时候,我几乎象个守财奴,把那怕一本过时的杂志,也打包捆了起来。将近四十七箱。里面装着我的日记,之前的照片、我写过的数本书以及诗稿的手稿。还有我喜欢的许多书。我放在了一个朋友的地窑里。这个朋友曾赴遥远的甘肃某处任职,他在搬家的时候,把我这些书带到了那

什么时候,它们回来了,就是我的往事回家的时候。

从深圳搬家。几十箱子书先于我到了北京。我从山西回来的时候,它们的身上带着被南方的大雨给淋湿的印痕。有点象我在南方六年的经历。而这些书也是我在南方六年的记忆与积蓄。在五一那个漫长的假期里,我回到深圳,清理自己的东西。以为有许多东西要搬,发现要搬而且舍不得扔的就是这些书了。我有三天时间,把它们从书架上取下来。有的随手扔掉了,有的就想了许久,放进了纸箱。剩下的就是这些运到北京的书了。而那些被我扔掉的书,大部分都呈现着这样的特征。包装精致,但内容的时间性太短。我把他们象宝物一样的存放了六年,但到了最后,发现竟然无法在时间面前,留下被我带走。如同生活。南方六年,有哪些是存盘放在记忆里的,又有那些象这些书被我运到了北京?把那些书放在书架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这是第多少次搬家,又是第多少次把这些书带来带去,又有多少书仍然存在异地他乡?六年前,离开从军十五年的西北的时候,我也经历过这么一次挑选记忆的过程。人生中的选择,多么象极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