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上元夜的加班时间  

2006-01-02 09:41: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除了忙,好象没有什么可以再作。而这种意义感正在让我害怕,因为我从来不敢想这个问题这样工作是为了什么?周六,看了齐秦的演唱会。过了一个出乎意表的新年。齐豫的出场让我重新想象了一下三毛。三毛作为一个奇特的符号,似乎被齐豫给激活了。她在唱橄兰树的时候,我仿佛重新看到了她。那一刻,我泪流满面。齐秦老了,想想还是多年前认识这个人,多年前被他的歌声吸引。但齐秦显然在这一年的未尾,达到了他想要的,几乎满场的人流。惟一的结尾是在最后唱大约在冬季时,与他合唱的一个小伙子,跌到了楼下。第
元月二号,中国人都在休息。
只有我们在加班吧
早晨很早就起来,看到路上人行稀落。
路上无车可堵,因为无人在这个时候上路。
因为除了忙,好象没有什么可以再作。而这种意义感正在让我害怕,因为我从来不敢想这个问题这样工作是为了什么?周六,看了齐秦的演唱会。过了一个出乎意表的新年。齐豫的出场让我重新想象了一下三毛。三毛作为一个奇特的符号,似乎被齐豫给激活了。她在唱橄兰树的时候,我仿佛重新看到了她。那一刻,我泪流满面。齐秦老了,想想还是多年前认识这个人,多年前被他的歌声吸引。但齐秦显然在这一年的未尾,达到了他想要的,几乎满场的人流。惟一的结尾是在最后唱大约在冬季时,与他合唱的一个小伙子,跌到了楼下。第
 
想想周刊作了二百多期,这本奇怪的杂志竟然从来没有合过刊,没有停过一期,既使过年,过节,过中国的法定节日,也没有,真的很NB。
这是资本的力量还是我们的顺民心态?
二天,某发来短信,称:那个倒下去的人去世了。人生无常,就在眼前。我们目击了这个人的生与死。几分钟前的活力与几分钟后的死去。只因为一个人,一首歌。只是这个凶手是谁?这显然是个挺沉的话题。第二天,在后海的荼马古道。许多人在后海的冰上速滑。下午,与一帮哥们洗脚。再晚上,与官了们,喝酒。醉而归之。
还是我们天生就被一个可怕的幻觉给吸引?
不得而知。
 
这个月我们要作四期杂志,也就是说, 一周出四期。
只为了空出过年,过元旦的时间,只为了空出初三去日本的时间,
十三个人。
因为除了忙,好象没有什么可以再作。而这种意义感正在让我害怕,因为我从来不敢想这个问题这样工作是为了什么?周六,看了齐秦的演唱会。过了一个出乎意表的新年。齐豫的出场让我重新想象了一下三毛。三毛作为一个奇特的符号,似乎被齐豫给激活了。她在唱橄兰树的时候,我仿佛重新看到了她。那一刻,我泪流满面。齐秦老了,想想还是多年前认识这个人,多年前被他的歌声吸引。但齐秦显然在这一年的未尾,达到了他想要的,几乎满场的人流。惟一的结尾是在最后唱大约在冬季时,与他合唱的一个小伙子,跌到了楼下。第
这种生活已让一个公司的小女孩在问我生活的意义何在了。
因为除了忙,好象没有什么可以再作。
而这种意义感正在让我害怕,因为我从来不敢想这个问题
 
这样工作是为了什么?
 
周六,看了齐秦的演唱会。
过了一个出乎意表的新年。
齐豫的出场让我重新想象了一下三毛。
三毛作为一个奇特的符号,似乎被齐豫给激活了。
她在唱橄兰树的时候,我仿佛重新看到了她。
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二天,某发来短信,称:那个倒下去的人去世了。人生无常,就在眼前。我们目击了这个人的生与死。几分钟前的活力与几分钟后的死去。只因为一个人,一首歌。只是这个凶手是谁?这显然是个挺沉的话题。第二天,在后海的荼马古道。许多人在后海的冰上速滑。下午,与一帮哥们洗脚。再晚上,与官了们,喝酒。醉而归之。
 
齐秦老了,想想还是多年前认识这个人,多年前被他的歌声吸引。
但齐秦显然在这一年的未尾,达到了他想要的,几乎满场的人流。
惟一的结尾是在最后唱大约在冬季时,与他合唱的一个小伙子,跌到了楼下。
第二天,某发来短信,称:那个倒下去的人去世了。
 
人生无常,就在眼前。
我们目击了这个人的生与死。
几分钟前的活力与几分钟后的死去。
因为除了忙,好象没有什么可以再作。而这种意义感正在让我害怕,因为我从来不敢想这个问题这样工作是为了什么?周六,看了齐秦的演唱会。过了一个出乎意表的新年。齐豫的出场让我重新想象了一下三毛。三毛作为一个奇特的符号,似乎被齐豫给激活了。她在唱橄兰树的时候,我仿佛重新看到了她。那一刻,我泪流满面。齐秦老了,想想还是多年前认识这个人,多年前被他的歌声吸引。但齐秦显然在这一年的未尾,达到了他想要的,几乎满场的人流。惟一的结尾是在最后唱大约在冬季时,与他合唱的一个小伙子,跌到了楼下。第
只因为一个人,一首歌。
只是这个凶手是谁?
 
元月二号,中国人都在休息。只有我们在加班吧早晨很早就起来,看到路上人行稀落。路上无车可堵,因为无人在这个时候上路。想想周刊作了二百多期,这本奇怪的杂志竟然从来没有合过刊,没有停过一期,既使过年,过节,过中国的法定节日,也没有,真的很NB。这是资本的力量还是我们的顺民心态?还是我们天生就被一个可怕的幻觉给吸引?不得而知。这个月我们要作四期杂志,也就是说, 一周出四期。只为了空出过年,过元旦的时间,只为了空出初三去日本的时间,十三个人。这种生活已让一个公司的小女孩在问我生活的意义何在了。
 
这显然是个挺沉的话题。
 
因为除了忙,好象没有什么可以再作。而这种意义感正在让我害怕,因为我从来不敢想这个问题这样工作是为了什么?周六,看了齐秦的演唱会。过了一个出乎意表的新年。齐豫的出场让我重新想象了一下三毛。三毛作为一个奇特的符号,似乎被齐豫给激活了。她在唱橄兰树的时候,我仿佛重新看到了她。那一刻,我泪流满面。齐秦老了,想想还是多年前认识这个人,多年前被他的歌声吸引。但齐秦显然在这一年的未尾,达到了他想要的,几乎满场的人流。惟一的结尾是在最后唱大约在冬季时,与他合唱的一个小伙子,跌到了楼下。第
第二天,在后海的荼马古道。
许多人在后海的冰上速滑。
 
因为除了忙,好象没有什么可以再作。而这种意义感正在让我害怕,因为我从来不敢想这个问题这样工作是为了什么?周六,看了齐秦的演唱会。过了一个出乎意表的新年。齐豫的出场让我重新想象了一下三毛。三毛作为一个奇特的符号,似乎被齐豫给激活了。她在唱橄兰树的时候,我仿佛重新看到了她。那一刻,我泪流满面。齐秦老了,想想还是多年前认识这个人,多年前被他的歌声吸引。但齐秦显然在这一年的未尾,达到了他想要的,几乎满场的人流。惟一的结尾是在最后唱大约在冬季时,与他合唱的一个小伙子,跌到了楼下。第
下午,与一帮哥们洗脚。
再晚上,与官了们,喝酒。
醉而归之。
二天,某发来短信,称:那个倒下去的人去世了。人生无常,就在眼前。我们目击了这个人的生与死。几分钟前的活力与几分钟后的死去。只因为一个人,一首歌。只是这个凶手是谁?这显然是个挺沉的话题。第二天,在后海的荼马古道。许多人在后海的冰上速滑。下午,与一帮哥们洗脚。再晚上,与官了们,喝酒。醉而归之。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