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九零式青春记忆之:人树  

2005-12-27 17:2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树师永刚我对传说天生持怀疑态度 ,你不能容忍,那些无聊的人,单纯的过客,为了表白自己的一点真实或者虚假的情感,而制造的一些虚幻的花,是那样的美的一种梦想,又是那样虚无的一些过程。某种时刻,传说不过是一种借口,是一个天真的人讲给另外一个天真的人的一句诗,而这诗,没有一个人可以读懂,可人们还是坚持要读,就象一些愿望,不可以实现,但却不会也不可能就此消失。目睹到传说终于出现,却是在1987年那个冷极的冬天,我这个对西北一无所知的晋南小子,穿着军衣来到了廿肃,到了河西走廊一个大土围子之后,有人告诉我这里曾经有过红军,而且就在我们住的房间里,他们就曾住过。这是真的吗?我怀疑甚至惊惶地看着这些不太旧的土房子,我觉得脊背上麻凉凉的,我知道不好了,“历史进入了我的身体”,晚上躺在干净的床铺上,我几乎不敢呼吸,我清楚地看见了那些人,听见他们在说话,那些人的汗臭弥漫在午夜的深处,我惊叫一声醒来后,呆呆地一直到天明。那个老得超过实际年龄的老班长,嘿嘿地笑着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他们。我看见了他们,那个班长不再笑的脸上开始冷若冰霜。他神神叨叨的眼睛开始迷茫。他瞅着屋外远处寂静的公路,喃喃的说:那些人活着,你看见了吗?就在公路上。那一天我们鬼使神差地走到营区那条平静的路上,128棵老得没了形状的白杨站在我们的视野里,憔悴冷寂

人树

师永刚

。我按照班长的示意,折开一节干枯的树枝,呈现在枝中的红五星,弥荡着鲜艳的光芒,一下糊住了我的眼睛,我的脊背又开始发凉,历史那根大虫子,又伏在了我的胸口,我又看到了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传说。那个班长说,每一棵树,就是一个人,是那个人的眼。天呀,这是真的吗?我握着树枝的手开始发抖,我又看见了54年前那奇异的一幕,108名被俘的女红军,她们在临刑 的枪口下默默地栽下这奇异的杨树,那时她们的泪水浸湿了4月干涸的土壤,那时一个少女,与我同龄的妹妹,她扑倒在树的身边,用血浇着那株幼弱的树。那树如今神奇地长着,她高得已经要让人望不见了,可她还在长,她要长多高,她又要到那里去呢?没有人知道,人们只是在雨天的枝节中,看到艳红的五星,一点点浸出细细的红血,那些血至今仍发出淡淡的腥气,许多嗅到这气味的人,一天天地在沉默中看到它沉默的身影,就不由想哭。我的泪开始汹涌,我又被传说击中了。传说,这个硕大得无形的鞭子,抽得我的全身疼痛。这之后,我经常在平静中走过它们的身边。每次我走过她们的时候,我的步子就不由放慢,我不能惊动她们,惊动她们就会惊动历史。这个无法回避的梦魔,她是那样无情,又是那样神秘,一天天追击着我们,要么让你留下欢乐,要么使你成为悲剧,而这些真实的死亡与新生,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游荡,在我们简单的认识里流浪。而那些蕴藏着许多复杂情绪的树,她们又是

我对传说天生持怀疑态度 什么,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追忆,还是一群人不想放弃的历史。我总觉得,是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在流传,是有一种真实的事物传递着我们内心中柔软的部分。而历史,它就藏在这里。认识树或者认识一种真理,都是很残酷的练习。那些树后来有人考证,说是一种极普通的白杨,而考证传说的那个人,却成了孤独的人,人们仇恨着他,仿佛仇恨着举起屠刀的那个人。是的,揭去一层伪装,比让世界总朦胧着好受得多,可揭去了那层布,就等于揭去了人们的寄托,撕去了人们多么真诚与美好的认识与怀疑!那个残酷得居然不信传说的人,那些热爱传说又将在传说中活着的人。那些依然站在公路边,默默地倾听世界的话语的树呀!在没有传说的世界里,我们将会多么孤独。,你不能容忍,那些无聊的人,单纯的过客,为了表白自己的一点真实或者虚假的情感,而制造的一些虚幻的花,是那样的美的一种梦想,又是那样虚无的一些过程。某种时刻,传说不过是一种借口,是一个天真的人讲给另外一个天真的人的一句诗,而这诗,没有一个人可以读懂,可人们还是坚持要读,就象一些愿望,不可以实现,但却不会也不可能就此消失。

目睹到传说终于出现,却是在1987。我按照班长的示意,折开一节干枯的树枝,呈现在枝中的红五星,弥荡着鲜艳的光芒,一下糊住了我的眼睛,我的脊背又开始发凉,历史那根大虫子,又伏在了我的胸口,我又看到了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传说。那个班长说,每一棵树,就是一个人,是那个人的眼。天呀,这是真的吗?我握着树枝的手开始发抖,我又看见了54年前那奇异的一幕,108名被俘的女红军,她们在临刑 的枪口下默默地栽下这奇异的杨树,那时她们的泪水浸湿了4月干涸的土壤,那时一个少女,与我同龄的妹妹,她扑倒在树的身边,用血浇着那株幼弱的树。那树如今神奇地长着,她高得已经要让人望不见了,可她还在长,她要长多高,她又要到那里去呢?没有人知道,人们只是在雨天的枝节中,看到艳红的五星,一点点浸出细细的红血,那些血至今仍发出淡淡的腥气,许多嗅到这气味的人,一天天地在沉默中看到它沉默的身影,就不由想哭。我的泪开始汹涌,我又被传说击中了。传说,这个硕大得无形的鞭子,抽得我的全身疼痛。这之后,我经常在平静中走过它们的身边。每次我走过她们的时候,我的步子就不由放慢,我不能惊动她们,惊动她们就会惊动历史。这个无法回避的梦魔,她是那样无情,又是那样神秘,一天天追击着我们,要么让你留下欢乐,要么使你成为悲剧,而这些真实的死亡与新生,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游荡,在我们简单的认识里流浪。而那些蕴藏着许多复杂情绪的树,她们又是年那个冷极的冬天,我这个对西北一无所知的晋南小子,穿着军衣来到了廿肃,到了河西走廊一个大土围子之后,有人告诉我这里曾经有过红军,而且就在我们住的房间里,他们就曾住过。这是真的吗?我怀疑甚至惊惶地看着这些不太旧的土房子,我觉得脊背上麻凉凉的,我知道不好了,“历史进入了我的身体”,晚上躺在干净的床铺上,我几乎不敢呼吸,我清楚地看见了那些人,听见他们在说话,那些人的汗臭弥漫在午夜的深处,我惊叫一声醒来后,呆呆地一直到天明。

人树师永刚我对传说天生持怀疑态度 ,你不能容忍,那些无聊的人,单纯的过客,为了表白自己的一点真实或者虚假的情感,而制造的一些虚幻的花,是那样的美的一种梦想,又是那样虚无的一些过程。某种时刻,传说不过是一种借口,是一个天真的人讲给另外一个天真的人的一句诗,而这诗,没有一个人可以读懂,可人们还是坚持要读,就象一些愿望,不可以实现,但却不会也不可能就此消失。目睹到传说终于出现,却是在1987年那个冷极的冬天,我这个对西北一无所知的晋南小子,穿着军衣来到了廿肃,到了河西走廊一个大土围子之后,有人告诉我这里曾经有过红军,而且就在我们住的房间里,他们就曾住过。这是真的吗?我怀疑甚至惊惶地看着这些不太旧的土房子,我觉得脊背上麻凉凉的,我知道不好了,“历史进入了我的身体”,晚上躺在干净的床铺上,我几乎不敢呼吸,我清楚地看见了那些人,听见他们在说话,那些人的汗臭弥漫在午夜的深处,我惊叫一声醒来后,呆呆地一直到天明。那个老得超过实际年龄的老班长,嘿嘿地笑着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他们。我看见了他们,那个班长不再笑的脸上开始冷若冰霜。他神神叨叨的眼睛开始迷茫。他瞅着屋外远处寂静的公路,喃喃的说:那些人活着,你看见了吗?就在公路上。那一天我们鬼使神差地走到营区那条平静的路上,128棵老得没了形状的白杨站在我们的视野里,憔悴冷寂那个老得超过实际年龄的老班长,嘿嘿地笑着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他们。我看见了他们,那个班长不再笑的脸上开始冷若冰霜。他神神叨叨的眼睛开始迷茫。他瞅着屋外远处寂静的公路,喃喃的说:那些人活着,你看见了吗?就在公路上。

那一天我们鬼使神差地走到营区那条平静的路上,128。我按照班长的示意,折开一节干枯的树枝,呈现在枝中的红五星,弥荡着鲜艳的光芒,一下糊住了我的眼睛,我的脊背又开始发凉,历史那根大虫子,又伏在了我的胸口,我又看到了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传说。那个班长说,每一棵树,就是一个人,是那个人的眼。天呀,这是真的吗?我握着树枝的手开始发抖,我又看见了54年前那奇异的一幕,108名被俘的女红军,她们在临刑 的枪口下默默地栽下这奇异的杨树,那时她们的泪水浸湿了4月干涸的土壤,那时一个少女,与我同龄的妹妹,她扑倒在树的身边,用血浇着那株幼弱的树。那树如今神奇地长着,她高得已经要让人望不见了,可她还在长,她要长多高,她又要到那里去呢?没有人知道,人们只是在雨天的枝节中,看到艳红的五星,一点点浸出细细的红血,那些血至今仍发出淡淡的腥气,许多嗅到这气味的人,一天天地在沉默中看到它沉默的身影,就不由想哭。我的泪开始汹涌,我又被传说击中了。传说,这个硕大得无形的鞭子,抽得我的全身疼痛。这之后,我经常在平静中走过它们的身边。每次我走过她们的时候,我的步子就不由放慢,我不能惊动她们,惊动她们就会惊动历史。这个无法回避的梦魔,她是那样无情,又是那样神秘,一天天追击着我们,要么让你留下欢乐,要么使你成为悲剧,而这些真实的死亡与新生,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游荡,在我们简单的认识里流浪。而那些蕴藏着许多复杂情绪的树,她们又是棵老得没了形状的白杨站在我们的视野里,憔悴冷寂。我按照班长的示意,折开一节干枯的树枝,呈现在枝中的红五星,弥荡着鲜艳的光芒,一下糊住了我的眼睛,我的脊背又开始发凉,历史那根大虫子,又伏在了我的胸口,我又看到了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传说。那个班长说,每一棵树,就是一个人,是那个人的眼。天呀,这是真的吗?我握着树枝的手开始发抖,我又看见了54人树师永刚我对传说天生持怀疑态度 ,你不能容忍,那些无聊的人,单纯的过客,为了表白自己的一点真实或者虚假的情感,而制造的一些虚幻的花,是那样的美的一种梦想,又是那样虚无的一些过程。某种时刻,传说不过是一种借口,是一个天真的人讲给另外一个天真的人的一句诗,而这诗,没有一个人可以读懂,可人们还是坚持要读,就象一些愿望,不可以实现,但却不会也不可能就此消失。目睹到传说终于出现,却是在1987年那个冷极的冬天,我这个对西北一无所知的晋南小子,穿着军衣来到了廿肃,到了河西走廊一个大土围子之后,有人告诉我这里曾经有过红军,而且就在我们住的房间里,他们就曾住过。这是真的吗?我怀疑甚至惊惶地看着这些不太旧的土房子,我觉得脊背上麻凉凉的,我知道不好了,“历史进入了我的身体”,晚上躺在干净的床铺上,我几乎不敢呼吸,我清楚地看见了那些人,听见他们在说话,那些人的汗臭弥漫在午夜的深处,我惊叫一声醒来后,呆呆地一直到天明。那个老得超过实际年龄的老班长,嘿嘿地笑着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他们。我看见了他们,那个班长不再笑的脸上开始冷若冰霜。他神神叨叨的眼睛开始迷茫。他瞅着屋外远处寂静的公路,喃喃的说:那些人活着,你看见了吗?就在公路上。那一天我们鬼使神差地走到营区那条平静的路上,128棵老得没了形状的白杨站在我们的视野里,憔悴冷寂年前那奇异的一幕,108人树师永刚我对传说天生持怀疑态度 ,你不能容忍,那些无聊的人,单纯的过客,为了表白自己的一点真实或者虚假的情感,而制造的一些虚幻的花,是那样的美的一种梦想,又是那样虚无的一些过程。某种时刻,传说不过是一种借口,是一个天真的人讲给另外一个天真的人的一句诗,而这诗,没有一个人可以读懂,可人们还是坚持要读,就象一些愿望,不可以实现,但却不会也不可能就此消失。目睹到传说终于出现,却是在1987年那个冷极的冬天,我这个对西北一无所知的晋南小子,穿着军衣来到了廿肃,到了河西走廊一个大土围子之后,有人告诉我这里曾经有过红军,而且就在我们住的房间里,他们就曾住过。这是真的吗?我怀疑甚至惊惶地看着这些不太旧的土房子,我觉得脊背上麻凉凉的,我知道不好了,“历史进入了我的身体”,晚上躺在干净的床铺上,我几乎不敢呼吸,我清楚地看见了那些人,听见他们在说话,那些人的汗臭弥漫在午夜的深处,我惊叫一声醒来后,呆呆地一直到天明。那个老得超过实际年龄的老班长,嘿嘿地笑着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他们。我看见了他们,那个班长不再笑的脸上开始冷若冰霜。他神神叨叨的眼睛开始迷茫。他瞅着屋外远处寂静的公路,喃喃的说:那些人活着,你看见了吗?就在公路上。那一天我们鬼使神差地走到营区那条平静的路上,128棵老得没了形状的白杨站在我们的视野里,憔悴冷寂名被俘的女红军,她们在临刑的枪口下默默地栽下这奇异的杨树,那时她们的泪水浸湿了4月干涸的土壤,那时一个少女,与我同龄的妹妹,她扑倒在树的身边,用血浇着那株幼弱的树。那树如今神奇地长着,她高得已经要让人望不见了,可她还在长,她要长多高,她又要到那里去呢?没有人知道,人们只是在雨天的枝节中,看到艳红的五星,一点点浸出细细的红血,那些血至今仍发出淡淡的腥气,许多嗅到这气味的人,一天天地在沉默中看到它沉默的身影,就不由想哭。

我的泪开始汹涌,我又被传说击中了。传说,这个硕大得无形的鞭子,抽得我的全身疼痛。这之后,我经常在平静中走过它们的身边。每次我走过她们的时候,我的步子就不由放慢,我不能惊动她们,惊动她们就会惊动历史。这个无法回避的梦魔,她是那样无情,又是那样神秘,一天天追击着我们,要么让你留下欢乐,要么使你成为悲剧,而这些真实的死亡与新生,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游荡,在我们简单的认识里流浪。而那些蕴藏着许多复杂情绪的树,她们又是什么,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追忆,还是一群人不想放弃的历史。我总觉得,是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在流传,是有一种真实的事物传递着我们内心中柔软的部分。而历史,它就藏在这里。

什么,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追忆,还是一群人不想放弃的历史。我总觉得,是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在流传,是有一种真实的事物传递着我们内心中柔软的部分。而历史,它就藏在这里。认识树或者认识一种真理,都是很残酷的练习。那些树后来有人考证,说是一种极普通的白杨,而考证传说的那个人,却成了孤独的人,人们仇恨着他,仿佛仇恨着举起屠刀的那个人。是的,揭去一层伪装,比让世界总朦胧着好受得多,可揭去了那层布,就等于揭去了人们的寄托,撕去了人们多么真诚与美好的认识与怀疑!那个残酷得居然不信传说的人,那些热爱传说又将在传说中活着的人。那些依然站在公路边,默默地倾听世界的话语的树呀!在没有传说的世界里,我们将会多么孤独。认识树或者认识一种真理,都是很残酷的练习。那些树后来有人考证,说是一种极普通的白杨,而考证传说的那个人,却成了孤独的人,人们仇恨着他,仿佛仇恨着举起屠刀的那个人。是的,揭去一层伪装,比让世界总朦胧着好受得多,可揭去了那层布,就等于揭去了人们的寄托,撕去了人们多么真诚与美好的认识与怀疑!

那个残酷得居然不信传说的人,

那些热爱传说又将在传说中活着的人。

那些依然站在公路边,默默地倾听世界的话语的树呀!

什么,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追忆,还是一群人不想放弃的历史。我总觉得,是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在流传,是有一种真实的事物传递着我们内心中柔软的部分。而历史,它就藏在这里。认识树或者认识一种真理,都是很残酷的练习。那些树后来有人考证,说是一种极普通的白杨,而考证传说的那个人,却成了孤独的人,人们仇恨着他,仿佛仇恨着举起屠刀的那个人。是的,揭去一层伪装,比让世界总朦胧着好受得多,可揭去了那层布,就等于揭去了人们的寄托,撕去了人们多么真诚与美好的认识与怀疑!那个残酷得居然不信传说的人,那些热爱传说又将在传说中活着的人。那些依然站在公路边,默默地倾听世界的话语的树呀!在没有传说的世界里,我们将会多么孤独。在没有传说的世界里,我们将会多么孤独。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