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九零式青春回忆录之:牙病  

2005-12-26 09:2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于物外,而忘却了真正宝贵的自己。因为,是病在提醒我,要爱人类,先爱自己。我的牙终于在第十五天时,要拔了。我有些无奈地在那个早晨去看牙医。路上我走得很慢,这颗牙做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伴着我走了二十多年,而今天,它的病变却成了危害我令我抛弃它的理由吗?亲爱的牙呀,你真的是无辜的吗?仿佛是心有所感知,在我刚步入牙医的小房之时,那牙忽然安静下来,它一声不发,沉默使我忽然变得安宁。就在这一刻,我改变了主意,我要让它保存下来,因为医生说它的牙根已死去,变得发黑,它已经不再会对我产生作用了。它的病变也失去了原来的意义。也就是说,它死了,死在原来的工作岗位上。 死时,它挣扎过、努力过,但它还是死了,它的死让我觉出了疼痛。我回到了原来的房子,我很庆幸在最后一刻,它停止了挣扎。而我在最后一刻,也改变了主意,因为我不能想象,在我阔大明亮的嘴里,34颗健壮、明洁的牙齿的队列中,会有一名缺席的战士。有一个小小的洞,让风嘶嘶着毁坏我的声音和感觉。况且让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离开自己,总让人难以割舍,那怕它是一颗死了的牙。那怕它仅仅是一种病,你也不要抛弃它,因为你的存在和个性,全是因了各种各样的类似于病的元素组成的呵!人类!至今,在我的嘴里,那颗病牙用黄黑的面孔存在于雪洁的队列中,尤如我用本性存在于人类的群体中。
牙病
离于物外,而忘却了真正宝贵的自己。因为,是病在提醒我,要爱人类,先爱自己。我的牙终于在第十五天时,要拔了。我有些无奈地在那个早晨去看牙医。路上我走得很慢,这颗牙做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伴着我走了二十多年,而今天,它的病变却成了危害我令我抛弃它的理由吗?亲爱的牙呀,你真的是无辜的吗?仿佛是心有所感知,在我刚步入牙医的小房之时,那牙忽然安静下来,它一声不发,沉默使我忽然变得安宁。就在这一刻,我改变了主意,我要让它保存下来,因为医生说它的牙根已死去,变得发黑,它已经不再会对我产生作用了。它的病变也失去了原来的意义。也就是说,它死了,死在原来的工作岗位上。 死时,它挣扎过、努力过,但它还是死了,它的死让我觉出了疼痛。我回到了原来的房子,我很庆幸在最后一刻,它停止了挣扎。而我在最后一刻,也改变了主意,因为我不能想象,在我阔大明亮的嘴里,34颗健壮、明洁的牙齿的队列中,会有一名缺席的战士。有一个小小的洞,让风嘶嘶着毁坏我的声音和感觉。况且让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离开自己,总让人难以割舍,那怕它是一颗死了的牙。那怕它仅仅是一种病,你也不要抛弃它,因为你的存在和个性,全是因了各种各样的类似于病的元素组成的呵!人类!至今,在我的嘴里,那颗病牙用黄黑的面孔存在于雪洁的队列中,尤如我用本性存在于人类的群体中。

我从来不信的东西出现了。

离于物外,而忘却了真正宝贵的自己。因为,是病在提醒我,要爱人类,先爱自己。我的牙终于在第十五天时,要拔了。我有些无奈地在那个早晨去看牙医。路上我走得很慢,这颗牙做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伴着我走了二十多年,而今天,它的病变却成了危害我令我抛弃它的理由吗?亲爱的牙呀,你真的是无辜的吗?仿佛是心有所感知,在我刚步入牙医的小房之时,那牙忽然安静下来,它一声不发,沉默使我忽然变得安宁。就在这一刻,我改变了主意,我要让它保存下来,因为医生说它的牙根已死去,变得发黑,它已经不再会对我产生作用了。它的病变也失去了原来的意义。也就是说,它死了,死在原来的工作岗位上。 死时,它挣扎过、努力过,但它还是死了,它的死让我觉出了疼痛。我回到了原来的房子,我很庆幸在最后一刻,它停止了挣扎。而我在最后一刻,也改变了主意,因为我不能想象,在我阔大明亮的嘴里,34颗健壮、明洁的牙齿的队列中,会有一名缺席的战士。有一个小小的洞,让风嘶嘶着毁坏我的声音和感觉。况且让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离开自己,总让人难以割舍,那怕它是一颗死了的牙。那怕它仅仅是一种病,你也不要抛弃它,因为你的存在和个性,全是因了各种各样的类似于病的元素组成的呵!人类!至今,在我的嘴里,那颗病牙用黄黑的面孔存在于雪洁的队列中,尤如我用本性存在于人类的群体中。

那天凌晨,我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叫醒了。那声音隐藏在我的身体的内部,仿佛一群怪异的灵魂,在我的肉体里缓缓地行走。它艰难的蠕动,令我的心灵疼痛,那种疼痛让我体会到了声音的可怕和内部的斗争,而更让我吃惊的是,疼痛居然是有声音的。并且那声音还带着盲目的蛮横。它在我的唇舌间来回地奔走着,如同一个失意的绅士在自家的花园里悄悄的散步,它行走时的无所顾忌使我在夜深时分惊醒,并且深深地被它所惊扰。

在疼痛中的惊醒是一种痛苦的感受,坐在床上,我才发现,那声音居然就隐藏在我的嘴里,并且那声音还有着可怕的形状,那就是它让我的腮帮子肿了起来。我在镜子里看到,一颗牙在我的牙床上一点点地摇晃。我觉出了它在跳舞时的放荡和无谓,这时我才深切地觉出,我的牙病了。

牙病我从来不信的东西出现了。那天凌晨,我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叫醒了。那声音隐藏在我的身体的内部,仿佛一群怪异的灵魂,在我的肉体里缓缓地行走。它艰难的蠕动,令我的心灵疼痛,那种疼痛让我体会到了声音的可怕和内部的斗争,而更让我吃惊的是,疼痛居然是有声音的。并且那声音还带着盲目的蛮横。它在我的唇舌间来回地奔走着,如同一个失意的绅士在自家的花园里悄悄的散步,它行走时的无所顾忌使我在夜深时分惊醒,并且深深地被它所惊扰。在疼痛中的惊醒是一种痛苦的感受,坐在床上,我才发现,那声音居然就隐藏在我的嘴里,并且那声音还有着可怕的形状,那就是它让我的腮帮子肿了起来。我在镜子里看到,一颗牙在我的牙床上一点点地摇晃。我觉出了它在跳舞时的放荡和无谓,这时我才深切地觉出,我的牙病了。我忍着剧痛,在静夜的深处,这种突如其来的东西打扰了我,并且干扰了我的睡眠。我几乎有些愤怒,什么时候病己深入了我的躯体,并且是在我引以为自豪的一口白色的牙齿中。许多时候我常爱傻傻地大笑,其实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这口白牙的缘故。而现在,牙齿成了判逆,我成了自己身体的受害者。我冷冷地承受着那钻心的疼痛,却无法找到病痛的原因,这使我的难过与痛苦都被放大了。那天我开始体会到了一种新的伤感,那就是在你面临一种自己内部的敌人时,所遭受到的尴尬。因为你无法不控制自己去想,去和自己的牙作战。因为,是它让我疼,不,是我让自己疼。而疼,使我体会到一种全新的感受,那就是我忽然发现了这只牙,是疼让我看见了它。牙躲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它们都属于我,而我却无法看见它们。我们身上有多少属于自己,但却永远不可能见到的东西呀!就象人生中的亲情、伤痛、爱情,病也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只可感觉不可以发现的东西吗?很多时候,我躲在夜暗处,咬着牙,(它此时病了),一点一滴地感受着那颗牙的存在。想着一些我不可理喻的东西,一种若有若无若想象的东西,隐在我的身体的内部,仿佛一种带有腐蚀性的元素,悄悄地消蚀着我的皮肉、感觉和命、灵魂。我的愤怒迅速地积攒着,我觉出了生命消失的颤抖,生命内部的作战,可我却看不到对手的面容。它只让我身体上的某一个部位发言,用我的身体来表达自己的意愿。我在想,是自己的身体在提醒我吗?这个被我冷落了多久的自己,是想用病来告诉我,我的重要和不可忽略吗?它们用这种单纯的声音提示我,它们才是真正的自己。我躺在床上,这时尘世开始退却,纷繁离我太远。我静静地体会着病的延伸和弥漫。我的眉头紧皱着,泪水躲在我的眼里。疼痛总是如同一些优美的真理,告诉着你,事实的残酷和不可回避。但我是幸福的,因为

我忍着剧痛,在静夜的深处,这种突如其来的东西打扰了我,并且干扰了我的睡眠。我几乎有些愤怒,什么时候病己深入了我的躯体,并且是在我引以为自豪的一口白色的牙齿中。许多时候我常爱傻傻地大笑,其实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这口白牙的缘故。而现在,牙齿成了判逆,我成了自己身体的受害者。我冷冷地承受着那钻心的疼痛,却无法找到病痛的原因,这使我的难过与痛苦都被放大了。那天我开始体会到了一种新的伤感,那就是在你面临一种自己内部的敌人时,所遭受到的尴尬。因为你无法不控制自己去想,去和自己的牙作战。因为,是它让我疼,不,是我让自己疼。而疼,使我体会到一种全新的感受,那就是我忽然发现了这只牙,是疼让我看见了它。

离于物外,而忘却了真正宝贵的自己。因为,是病在提醒我,要爱人类,先爱自己。我的牙终于在第十五天时,要拔了。我有些无奈地在那个早晨去看牙医。路上我走得很慢,这颗牙做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伴着我走了二十多年,而今天,它的病变却成了危害我令我抛弃它的理由吗?亲爱的牙呀,你真的是无辜的吗?仿佛是心有所感知,在我刚步入牙医的小房之时,那牙忽然安静下来,它一声不发,沉默使我忽然变得安宁。就在这一刻,我改变了主意,我要让它保存下来,因为医生说它的牙根已死去,变得发黑,它已经不再会对我产生作用了。它的病变也失去了原来的意义。也就是说,它死了,死在原来的工作岗位上。 死时,它挣扎过、努力过,但它还是死了,它的死让我觉出了疼痛。我回到了原来的房子,我很庆幸在最后一刻,它停止了挣扎。而我在最后一刻,也改变了主意,因为我不能想象,在我阔大明亮的嘴里,34颗健壮、明洁的牙齿的队列中,会有一名缺席的战士。有一个小小的洞,让风嘶嘶着毁坏我的声音和感觉。况且让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离开自己,总让人难以割舍,那怕它是一颗死了的牙。那怕它仅仅是一种病,你也不要抛弃它,因为你的存在和个性,全是因了各种各样的类似于病的元素组成的呵!人类!至今,在我的嘴里,那颗病牙用黄黑的面孔存在于雪洁的队列中,尤如我用本性存在于人类的群体中。

牙躲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它们都属于我,而我却无法看见它们。我们身上有多少属于自己,但却永远不可能见到的东西呀!就象人生中的亲情、伤痛、爱情,病也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只可感觉不可以发现的东西吗?很多时候,我躲在夜暗处,咬着牙,(它此时病了),一点一滴地感受着那颗牙的存在。想着一些我不可理喻的东西,一种若有若无若想象的东西,隐在我的身体的内部,仿佛一种带有腐蚀性的元素,悄悄地消蚀着我的皮肉、感觉和命、灵魂。我的愤怒迅速地积攒着,我觉出了生命消失的颤抖,生命内部的作战,可我却看不到对手的面容。它只让我身体上的某一个部位发言,用我的身体来表达自己的意愿。我在想,是自己的身体在提醒我吗?这个被我冷落了多久的自己,是想用病来告诉我,我的重要和不可忽略吗?它们用这种单纯的声音提示我,它们才是真正的自己。

我是在关心着自己,关心着属于自己的身体,那长长的不太健壮的腿。左撇子的手,小眼、阔嘴,此时它们变得生动而又让人心生怜惜。一种自怜的心情成为我那些日子的表情。我不再讨厌自爱这个词了。我对着那面镜子,认真地端详着自己的脸,那张略有些麻点的脸,在镜中令人吃惊的陌生着,我几乎不敢信这就是自己那张写满几十年风霜经历的面孔。也许我们过多地关心着这个世界,可却有多少时间关注自身呢?我们的身体就在这种不经意间的冷漠中,与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并且如同一种陌生人似的,把自己在什么时候丢失了呢?而病这时候出现了,它们像是一些真切的灵魂,悄然出现在我们已经丢失了的躯体中,不经意地告诉你,喏,你病了。生病其实只是自己对自己的提醒 ,也是对于自我的珍视。它使你在生命的中途,可以停下来,稍微看看自己,并且不致于将自己迷失在人生的行程中,最重要的是,你不能忘记你。我记得这十几天,自己是在疼痛和爱之中消磨的。那几天,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时常认真地在镜子里,张开大嘴,露出的白牙新鲜而又迷人,而那颗被虫蛀得空虚的假牙,躲藏在牙床的最后面,我看见它就象一块病态的玉,闪烁着冷幽的光,不吭一声地在那里躺着。我用牙刷蘸了各种牌子的牙膏,一次次地刷洗着。那几天,刷牙成了我最迷恋的一件工作。当那牙一疼起来,我就用牙刷一次次地安慰它。可它却不依不饶地用令我不安的动作—疼,打扰着我。它让我因疼痛而扭曲了脸。因疼而不断地张开了嘴。呻吟让我做为男人的自尊消失饴尽。这时我其实真想坚强。可面对那颗病牙我却无力抵抗。病真是令人类诧异的东西。它几乎不讲任何道理。我们一直不知它存在何处。当我们认为世界和平了,人生安宁了,那么病也就出现了。病让英雄倒下。让人杰离开伟业,让光明黑暗,让历史结束,让时间消失,它只呈现一种颜色。那就是萎靡、黄色、消瘦的颜色,它只有一种境界,让疼痛成为你唯一不可战胜的对手,它们蛮横、无理,偶尔温情,但是不讲道理,它让圣者感叹,逝者如斯逝去。也让凡者如我之类倍觉自身生存的艰难。躺在病床上的半个月里,胡思乱想几乎毁了我。。我从没有象现在这样认真地审视自己。在病中,我几乎一下就觉出了为生活奔波的艰辛是何等的迷茫。人际争斗又有什么意义。我冷笑着看那个病外人的影子的表演,而不屑一顾地将身子放松。有一刻,我内心的安宁几乎象天空,没有云,也无风暴。那段时间令我受伤受到欺骗让我不平和郁愤的一场情感,也变得迷茫,没有感觉。我很宽容地给她写了一封辞别的信。我知道,在信中我没有咒骂她、侮辱她和发怒。全是为这场病,我不认为这种爱情的病会影响我的人生,但我不能让自己游

我躺在床上,这时尘世开始退却,纷繁离我太远。我静静地体会着病的延伸和弥漫。我的眉头紧皱着,泪水躲在我的眼里。疼痛总是如同一些优美的真理,告诉着你,事实的残酷和不可回避。但我是幸福的,因为我是在关心着自己,关心着属于自己的身体,那长长的不太健壮的腿。左撇子的手,小眼、阔嘴,此时它们变得生动而又让人心生怜惜。一种自怜的心情成为我那些日子的表情。我不再讨厌自爱这个词了。我对着那面镜子,认真地端详着自己的脸,那张略有些麻点的脸,在镜中令人吃惊的陌生着,我几乎不敢信这就是自己那张写满几十年风霜经历的面孔。也许我们过多地关心着这个世界,可却有多少时间关注自身呢?我们的身体就在这种不经意间的冷漠中,与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并且如同一种陌生人似的,把自己在什么时候丢失了呢?

牙病我从来不信的东西出现了。那天凌晨,我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叫醒了。那声音隐藏在我的身体的内部,仿佛一群怪异的灵魂,在我的肉体里缓缓地行走。它艰难的蠕动,令我的心灵疼痛,那种疼痛让我体会到了声音的可怕和内部的斗争,而更让我吃惊的是,疼痛居然是有声音的。并且那声音还带着盲目的蛮横。它在我的唇舌间来回地奔走着,如同一个失意的绅士在自家的花园里悄悄的散步,它行走时的无所顾忌使我在夜深时分惊醒,并且深深地被它所惊扰。在疼痛中的惊醒是一种痛苦的感受,坐在床上,我才发现,那声音居然就隐藏在我的嘴里,并且那声音还有着可怕的形状,那就是它让我的腮帮子肿了起来。我在镜子里看到,一颗牙在我的牙床上一点点地摇晃。我觉出了它在跳舞时的放荡和无谓,这时我才深切地觉出,我的牙病了。我忍着剧痛,在静夜的深处,这种突如其来的东西打扰了我,并且干扰了我的睡眠。我几乎有些愤怒,什么时候病己深入了我的躯体,并且是在我引以为自豪的一口白色的牙齿中。许多时候我常爱傻傻地大笑,其实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这口白牙的缘故。而现在,牙齿成了判逆,我成了自己身体的受害者。我冷冷地承受着那钻心的疼痛,却无法找到病痛的原因,这使我的难过与痛苦都被放大了。那天我开始体会到了一种新的伤感,那就是在你面临一种自己内部的敌人时,所遭受到的尴尬。因为你无法不控制自己去想,去和自己的牙作战。因为,是它让我疼,不,是我让自己疼。而疼,使我体会到一种全新的感受,那就是我忽然发现了这只牙,是疼让我看见了它。牙躲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它们都属于我,而我却无法看见它们。我们身上有多少属于自己,但却永远不可能见到的东西呀!就象人生中的亲情、伤痛、爱情,病也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只可感觉不可以发现的东西吗?很多时候,我躲在夜暗处,咬着牙,(它此时病了),一点一滴地感受着那颗牙的存在。想着一些我不可理喻的东西,一种若有若无若想象的东西,隐在我的身体的内部,仿佛一种带有腐蚀性的元素,悄悄地消蚀着我的皮肉、感觉和命、灵魂。我的愤怒迅速地积攒着,我觉出了生命消失的颤抖,生命内部的作战,可我却看不到对手的面容。它只让我身体上的某一个部位发言,用我的身体来表达自己的意愿。我在想,是自己的身体在提醒我吗?这个被我冷落了多久的自己,是想用病来告诉我,我的重要和不可忽略吗?它们用这种单纯的声音提示我,它们才是真正的自己。我躺在床上,这时尘世开始退却,纷繁离我太远。我静静地体会着病的延伸和弥漫。我的眉头紧皱着,泪水躲在我的眼里。疼痛总是如同一些优美的真理,告诉着你,事实的残酷和不可回避。但我是幸福的,因为

而病这时候出现了,它们像是一些真切的灵魂,悄然出现在我们已经丢失了的躯体中,不经意地告诉你,喏,你病了。

牙病我从来不信的东西出现了。那天凌晨,我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叫醒了。那声音隐藏在我的身体的内部,仿佛一群怪异的灵魂,在我的肉体里缓缓地行走。它艰难的蠕动,令我的心灵疼痛,那种疼痛让我体会到了声音的可怕和内部的斗争,而更让我吃惊的是,疼痛居然是有声音的。并且那声音还带着盲目的蛮横。它在我的唇舌间来回地奔走着,如同一个失意的绅士在自家的花园里悄悄的散步,它行走时的无所顾忌使我在夜深时分惊醒,并且深深地被它所惊扰。在疼痛中的惊醒是一种痛苦的感受,坐在床上,我才发现,那声音居然就隐藏在我的嘴里,并且那声音还有着可怕的形状,那就是它让我的腮帮子肿了起来。我在镜子里看到,一颗牙在我的牙床上一点点地摇晃。我觉出了它在跳舞时的放荡和无谓,这时我才深切地觉出,我的牙病了。我忍着剧痛,在静夜的深处,这种突如其来的东西打扰了我,并且干扰了我的睡眠。我几乎有些愤怒,什么时候病己深入了我的躯体,并且是在我引以为自豪的一口白色的牙齿中。许多时候我常爱傻傻地大笑,其实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这口白牙的缘故。而现在,牙齿成了判逆,我成了自己身体的受害者。我冷冷地承受着那钻心的疼痛,却无法找到病痛的原因,这使我的难过与痛苦都被放大了。那天我开始体会到了一种新的伤感,那就是在你面临一种自己内部的敌人时,所遭受到的尴尬。因为你无法不控制自己去想,去和自己的牙作战。因为,是它让我疼,不,是我让自己疼。而疼,使我体会到一种全新的感受,那就是我忽然发现了这只牙,是疼让我看见了它。牙躲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它们都属于我,而我却无法看见它们。我们身上有多少属于自己,但却永远不可能见到的东西呀!就象人生中的亲情、伤痛、爱情,病也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只可感觉不可以发现的东西吗?很多时候,我躲在夜暗处,咬着牙,(它此时病了),一点一滴地感受着那颗牙的存在。想着一些我不可理喻的东西,一种若有若无若想象的东西,隐在我的身体的内部,仿佛一种带有腐蚀性的元素,悄悄地消蚀着我的皮肉、感觉和命、灵魂。我的愤怒迅速地积攒着,我觉出了生命消失的颤抖,生命内部的作战,可我却看不到对手的面容。它只让我身体上的某一个部位发言,用我的身体来表达自己的意愿。我在想,是自己的身体在提醒我吗?这个被我冷落了多久的自己,是想用病来告诉我,我的重要和不可忽略吗?它们用这种单纯的声音提示我,它们才是真正的自己。我躺在床上,这时尘世开始退却,纷繁离我太远。我静静地体会着病的延伸和弥漫。我的眉头紧皱着,泪水躲在我的眼里。疼痛总是如同一些优美的真理,告诉着你,事实的残酷和不可回避。但我是幸福的,因为

生病其实只是自己对自己的提醒 ,也是对于自我的珍视。它使你在生命的中途,可以停下来,稍微看看自己,并且不致于将自己迷失在人生的行程中,最重要的是,你不能忘记你。

我记得这十几天,自己是在疼痛和爱之中消磨的。那几天,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时常认真地在镜子里,张开大嘴,露出的白牙新鲜而又迷人,而那颗被虫蛀得空虚的假牙,躲藏在牙床的最后面,我看见它就象一块病态的玉,闪烁着冷幽的光,不吭一声地在那里躺着。我用牙刷蘸了各种牌子的牙膏,一次次地刷洗着。那几天,刷牙成了我最迷恋的一件工作。当那牙一疼起来,我就用牙刷一次次地安慰它。可它却不依不饶地用令我不安的动作—疼,打扰着我。它让我因疼痛而扭曲了脸。因疼而不断地张开了嘴。呻吟让我做为男人的自尊消失饴尽。这时我其实真想坚强。可面对那颗病牙我却无力抵抗。病真是令人类诧异的东西。它几乎不讲任何道理。我们一直不知它存在何处。当我们认为世界和平了,人生安宁了,那么病也就出现了。病让英雄倒下。让人杰离开伟业,让光明黑暗,让历史结束,让时间消失,它只呈现一种颜色。那就是萎靡、黄色、消瘦的颜色,它只有一种境界,让疼痛成为你唯一不可战胜的对手,它们蛮横、无理,偶尔温情,但是不讲道理,它让圣者感叹,逝者如斯逝去。也让凡者如我之类倍觉自身生存的艰难。

我是在关心着自己,关心着属于自己的身体,那长长的不太健壮的腿。左撇子的手,小眼、阔嘴,此时它们变得生动而又让人心生怜惜。一种自怜的心情成为我那些日子的表情。我不再讨厌自爱这个词了。我对着那面镜子,认真地端详着自己的脸,那张略有些麻点的脸,在镜中令人吃惊的陌生着,我几乎不敢信这就是自己那张写满几十年风霜经历的面孔。也许我们过多地关心着这个世界,可却有多少时间关注自身呢?我们的身体就在这种不经意间的冷漠中,与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并且如同一种陌生人似的,把自己在什么时候丢失了呢?而病这时候出现了,它们像是一些真切的灵魂,悄然出现在我们已经丢失了的躯体中,不经意地告诉你,喏,你病了。生病其实只是自己对自己的提醒 ,也是对于自我的珍视。它使你在生命的中途,可以停下来,稍微看看自己,并且不致于将自己迷失在人生的行程中,最重要的是,你不能忘记你。我记得这十几天,自己是在疼痛和爱之中消磨的。那几天,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时常认真地在镜子里,张开大嘴,露出的白牙新鲜而又迷人,而那颗被虫蛀得空虚的假牙,躲藏在牙床的最后面,我看见它就象一块病态的玉,闪烁着冷幽的光,不吭一声地在那里躺着。我用牙刷蘸了各种牌子的牙膏,一次次地刷洗着。那几天,刷牙成了我最迷恋的一件工作。当那牙一疼起来,我就用牙刷一次次地安慰它。可它却不依不饶地用令我不安的动作—疼,打扰着我。它让我因疼痛而扭曲了脸。因疼而不断地张开了嘴。呻吟让我做为男人的自尊消失饴尽。这时我其实真想坚强。可面对那颗病牙我却无力抵抗。病真是令人类诧异的东西。它几乎不讲任何道理。我们一直不知它存在何处。当我们认为世界和平了,人生安宁了,那么病也就出现了。病让英雄倒下。让人杰离开伟业,让光明黑暗,让历史结束,让时间消失,它只呈现一种颜色。那就是萎靡、黄色、消瘦的颜色,它只有一种境界,让疼痛成为你唯一不可战胜的对手,它们蛮横、无理,偶尔温情,但是不讲道理,它让圣者感叹,逝者如斯逝去。也让凡者如我之类倍觉自身生存的艰难。躺在病床上的半个月里,胡思乱想几乎毁了我。。我从没有象现在这样认真地审视自己。在病中,我几乎一下就觉出了为生活奔波的艰辛是何等的迷茫。人际争斗又有什么意义。我冷笑着看那个病外人的影子的表演,而不屑一顾地将身子放松。有一刻,我内心的安宁几乎象天空,没有云,也无风暴。那段时间令我受伤受到欺骗让我不平和郁愤的一场情感,也变得迷茫,没有感觉。我很宽容地给她写了一封辞别的信。我知道,在信中我没有咒骂她、侮辱她和发怒。全是为这场病,我不认为这种爱情的病会影响我的人生,但我不能让自己游躺在病床上的半个月里,胡思乱想几乎毁了我。。我从没有象现在这样认真地审视自己。在病中,我几乎一下就觉出了为生活奔波的艰辛是何等的迷茫。人际争斗又有什么意义。我冷笑着看那个病外人的影子的表演,而不屑一顾地将身子放松。有一刻,我内心的安宁几乎象天空,没有云,也无风暴。那段时间令我受伤受到欺骗让我不平和郁愤的一场情感,也变得迷茫,没有感觉。我很宽容地给她写了一封辞别的信。我知道,在信中我没有咒骂她、侮辱她和发怒。全是为这场病,我不认为这种爱情的病会影响我的人生,但我不能让自己游离于物外,而忘却了真正宝贵的自己。因为,是病在提醒我,要爱人类,先爱自己。

我的牙终于在第十五天时,要拔了。我有些无奈地在那个早晨去看牙医。路上我走得很慢,这颗牙做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伴着我走了二十多年,而今天,它的病变却成了危害我令我抛弃它的理由吗?亲爱的牙呀,你真的是无辜的吗?仿佛是心有所感知,在我刚步入牙医的小房之时,那牙忽然安静下来,它一声不发,沉默使我忽然变得安宁。就在这一刻,我改变了主意,我要让它保存下来,因为医生说它的牙根已死去,变得发黑,它已经不再会对我产生作用了。它的病变也失去了原来的意义。也就是说,它死了,死在原来的工作岗位上。死时,它挣扎过、努力过,但它还是死了,它的死让我觉出了疼痛。

我回到了原来的房子,我很庆幸在最后一刻,它停止了挣扎。而我在最后一刻,也改变了主意,因为我不能想象,在我阔大明亮的嘴里,牙病我从来不信的东西出现了。那天凌晨,我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叫醒了。那声音隐藏在我的身体的内部,仿佛一群怪异的灵魂,在我的肉体里缓缓地行走。它艰难的蠕动,令我的心灵疼痛,那种疼痛让我体会到了声音的可怕和内部的斗争,而更让我吃惊的是,疼痛居然是有声音的。并且那声音还带着盲目的蛮横。它在我的唇舌间来回地奔走着,如同一个失意的绅士在自家的花园里悄悄的散步,它行走时的无所顾忌使我在夜深时分惊醒,并且深深地被它所惊扰。在疼痛中的惊醒是一种痛苦的感受,坐在床上,我才发现,那声音居然就隐藏在我的嘴里,并且那声音还有着可怕的形状,那就是它让我的腮帮子肿了起来。我在镜子里看到,一颗牙在我的牙床上一点点地摇晃。我觉出了它在跳舞时的放荡和无谓,这时我才深切地觉出,我的牙病了。我忍着剧痛,在静夜的深处,这种突如其来的东西打扰了我,并且干扰了我的睡眠。我几乎有些愤怒,什么时候病己深入了我的躯体,并且是在我引以为自豪的一口白色的牙齿中。许多时候我常爱傻傻地大笑,其实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这口白牙的缘故。而现在,牙齿成了判逆,我成了自己身体的受害者。我冷冷地承受着那钻心的疼痛,却无法找到病痛的原因,这使我的难过与痛苦都被放大了。那天我开始体会到了一种新的伤感,那就是在你面临一种自己内部的敌人时,所遭受到的尴尬。因为你无法不控制自己去想,去和自己的牙作战。因为,是它让我疼,不,是我让自己疼。而疼,使我体会到一种全新的感受,那就是我忽然发现了这只牙,是疼让我看见了它。牙躲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它们都属于我,而我却无法看见它们。我们身上有多少属于自己,但却永远不可能见到的东西呀!就象人生中的亲情、伤痛、爱情,病也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只可感觉不可以发现的东西吗?很多时候,我躲在夜暗处,咬着牙,(它此时病了),一点一滴地感受着那颗牙的存在。想着一些我不可理喻的东西,一种若有若无若想象的东西,隐在我的身体的内部,仿佛一种带有腐蚀性的元素,悄悄地消蚀着我的皮肉、感觉和命、灵魂。我的愤怒迅速地积攒着,我觉出了生命消失的颤抖,生命内部的作战,可我却看不到对手的面容。它只让我身体上的某一个部位发言,用我的身体来表达自己的意愿。我在想,是自己的身体在提醒我吗?这个被我冷落了多久的自己,是想用病来告诉我,我的重要和不可忽略吗?它们用这种单纯的声音提示我,它们才是真正的自己。我躺在床上,这时尘世开始退却,纷繁离我太远。我静静地体会着病的延伸和弥漫。我的眉头紧皱着,泪水躲在我的眼里。疼痛总是如同一些优美的真理,告诉着你,事实的残酷和不可回避。但我是幸福的,因为34颗健壮、明洁的牙齿的队列中,会有一名缺席的战士。有一个小小的洞,让风嘶嘶着毁坏我的声音和感觉。况且让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离开自己,总让人难以割舍,那怕它是一颗死了的牙。那怕它仅仅是一种病,你也不要抛弃它,因为你的存在和个性,全是因了各种各样的类似于病的元素组成的呵!

离于物外,而忘却了真正宝贵的自己。因为,是病在提醒我,要爱人类,先爱自己。我的牙终于在第十五天时,要拔了。我有些无奈地在那个早晨去看牙医。路上我走得很慢,这颗牙做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伴着我走了二十多年,而今天,它的病变却成了危害我令我抛弃它的理由吗?亲爱的牙呀,你真的是无辜的吗?仿佛是心有所感知,在我刚步入牙医的小房之时,那牙忽然安静下来,它一声不发,沉默使我忽然变得安宁。就在这一刻,我改变了主意,我要让它保存下来,因为医生说它的牙根已死去,变得发黑,它已经不再会对我产生作用了。它的病变也失去了原来的意义。也就是说,它死了,死在原来的工作岗位上。 死时,它挣扎过、努力过,但它还是死了,它的死让我觉出了疼痛。我回到了原来的房子,我很庆幸在最后一刻,它停止了挣扎。而我在最后一刻,也改变了主意,因为我不能想象,在我阔大明亮的嘴里,34颗健壮、明洁的牙齿的队列中,会有一名缺席的战士。有一个小小的洞,让风嘶嘶着毁坏我的声音和感觉。况且让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离开自己,总让人难以割舍,那怕它是一颗死了的牙。那怕它仅仅是一种病,你也不要抛弃它,因为你的存在和个性,全是因了各种各样的类似于病的元素组成的呵!人类!至今,在我的嘴里,那颗病牙用黄黑的面孔存在于雪洁的队列中,尤如我用本性存在于人类的群体中。人类!

至今,在我的嘴里,那颗病牙用黄黑的面孔存在于雪洁的队列中,尤如我用本性存在于人类的群体中。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