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三毛私家相册在河北卫视的访谈实录之一  

2006-01-16 16:5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图书故事>访谈实录>正文 http:www.phoenixtv.comphoenixtv7234017713304371220060111728305.shtml《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language=javascriptdocument.title=《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document.url=phoenixtv7234017713330585620051228719315.shtml;2005年12月28日 15:55【文章字体:大中小】 采访者:河北卫视《读书》栏目主持人王宁  被采访者:《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  王 宁:所有介绍都称您为“自由作家”。一般人们总喜欢在自己的身份前边加个不太自由的限定,比如一个有影响的单位什么的。怎么理解您的“自由”?师永刚:“自由作家”啊,原先在写简历的时候有这么两个想法,第一我觉得自由作家是一种精神上的自由的一种状态,可以说有一种没有身份的界限、背景的界限来写我想写的这么一个人。这样写出来以后,因为有很多时候,当每一个作家把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的一些背景说出来的时候,大家就会有很多猜测,就会有很多想法,但是我作为一个自由的身份来瞻仰这些,我写三毛这本书是一个界定,三毛真的是一种很自由的,很浪漫的一种东西,所以我想站在这么一个立场、定论上来写她,可能我不会有很多包袱,也不会让很多读者有些猜测一类的东西。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的很多身份与这本书没关系,我也不想拿一长串的头衔告诉大家这是一个什么人。我觉得与本书无关,所以我不愿意去写这些东西。王 宁:三毛说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是一种精神文明。师永刚:我觉得自由的状态是最好的状态!王 宁:您策划的《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在中国出版界可以说掀起了一个画传的热潮。灵感来自哪里?师永刚:我觉得这跟一个人的世界观,跟他的生活的经历发生变化有巨大的关系。也就是五年前我在军方的时候,也就是十五年的经历,我无法去判断,去做这些任何事情,因为你在每一个背景的情况下,你都有自己的独特的世界观,在军方的时候那种氛围兴起来的,站在军方的立场上看的一种世界。我来到《凤凰周刊》以后,来到凤凰卫视这个团队以后,它是一个两岸三地的概念,是一个大华语圈的概念,你看到任何事情的时候,你的视野,包括你的判断的方法立即会发生一个变化,我们以前所做的事情跟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它的不同利益就显现了出来。其实包括,我说一句题外话,中国有很多作家、很多的艺术家没有出来,其实是一个世界观的问题。就是他对人生的判断,他跟世界的潮流是不相吻合的,所以他才成不了大家。这是一个根本问题,不是说你写得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你的取材以及你的判断是出问题的。而我觉得,我能够写《宋美玲画传》,我觉得也有机缘的成分。机缘的成分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因为我来到《凤凰周刊》以后,有大量的机会接触到很多港、澳、台地区不同的东西,包括书,因为我们在大陆的时候,据我统计,最少在五年前的时候,写这本书的时候最少有六十多本写宋美龄的书。当然这些书是怎么写的呢,就是以讹传讹的说法,互相的,大家互相复制,党派的痕迹特别严重,他肯定是站在,比如说,我们目前的一种立场去看对岸的,我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去看国民党,当然现在呢两党又特别好了,但是这种立场决定了你会怎么样去描述它,但是这种立场的出现肯定会有偏颇的东西。其实有很多东西,历史人物应该是,我崇尚黄澄宇先生的一句话“比则比,削则削。”就是他是好的时候我们就说他好,他对这个民族有贡献的时候我们就要说出来,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他就是这么一个有优点又有缺点,又有你喜欢又有你不喜欢的,但是是他,是这个人组成了这个历史。然后因为我也喜欢看历史人物的传记,我看了很多宋美龄的书,忽然发现我看到的很多台湾的书是不一样的,我也看到很多国外的人写的宋美龄,也是不一样的,那么真实的宋美龄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那时我在香港,后来我去了一次台湾,我看到了很多宋美龄的图片,我看到宋美龄的图片是103岁的一张照片,非常雍容华贵,在我那书上也有。看了以后就一个感觉,这个人特别美,
 真美!你会觉得非常震撼的一种感觉,因为觉得她那种美是历经沧桑,然后历经人世的所有的、沉淀下来的一种美。王 宁:这种直观的冲击力。师永刚:后来我又看到大量的,她的年轻时候的不同时候的照片,但是我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是重要的,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撒谎的就是照片。因为这些照片上留着她当年的历史的眼神。比如1930年的她在照片上的样子,比如我们描述的某一段事件中的她的表情。因为她的表情组成了这个的历史。这种表情是没办法用我们的语言描述的。其实有一种东西是很可怕,我们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东西都变质了,因为它都带着我们的审美观,或者我们主观的判断,而这些东西在目前的状态下它是不会发生变异的。这一点就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们做一个,因为我想了解宋美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想知道大量的,我就想能不能找到大量的宋美龄的图片,用宋美龄图片的形式来告诉大家一个全新的,宋美龄究竟是什么样的。跟台湾的国民党大使馆,还有一位台湾的一个叫金峰的先生,他现在很有名气,他收藏了很多国民党人物的老照片,我看了这些照片都很震撼,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陌生感的东西是最容易打动人的,当时我们就想,干脆就用这个。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就想,第一,一定要有客观的、超越两岸的历史恩怨的这么一个角度去描述宋美龄。而且宋美龄的历史功过不是我们来评价的,而是我们作为一个记录者来呈现,来看。这本书能够让大家看得很轻松,又有历史感又有收藏感,同时又能够跟国内的、台湾的甚至美国的那些书区别出来,我们选择了以图为主。当时确实是想画传,六万字的文字,然后弄三百张图片,我们其实在写图片的下边的有一种东西,就是图说。王 宁:跟我们看到的三毛的书有关。师永刚:其实是一种连环画式的读法,只不过把它做成了一种书,所以我们做得这个传记,我们后来给它命名为“新传记体”,当时我们在做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只是想,怎么样让大家看到很多独家的东西,陌生的东西,没看过的东西。但是后来这种整体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它奠定了目前市面上的画传的一个基本体例,同时也给大家一个新的了解历史的方法。《宋美龄画传》还有一个好玩的故事。这本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出来,但是宋美龄好几次报病危。三年前,就是她去世前的十天,这本书终于报批下来了,我们就印出来了,最后上市的时候,老太太在我们这本书上市后十天去世了。然后这本书成为当时市面上最火急一时的畅销书。这本书现在目前为止印了341万本吧,6个版本,法文版、英文版、泰文版,都有。这个成功有很多是机缘的东西。王 宁:您第一次读三毛的书是什么时候?师永刚:13岁、14岁王 宁:哪本?师永刚:我记得是《雨季不再来》还是《撒哈拉的故事》,我现在不是想的特别清楚,应该是《撒哈拉的故事》。其实我相信不管很多男生还是女生,经历过那个阶段,跟三毛一块儿,读三毛、琼瑶的那一个阶段的这一代中学生、这一代人,大家可能受最大的感动就是从《撒哈拉》开始的,从三毛告诉我们那一个遥远的沙漠,跟她自己说出来的一个关于她跟荷西的爱情故事,大家开始熟悉她。王 宁:那是我们特别纯美的一个童话。王 宁:女生读三毛往往就是一个被三毛同化的过程,先是穿衣打扮——梳麻花辫、穿波西米亚长裙,然后就开始由表及里,作浪迹天涯的梦。我很好奇,男生受三毛的影响有什么实际的表现吗?师永刚:其实喜欢三毛的男生很多,这一代人现在应该是在30岁到35岁,甚至40岁左右的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喜欢她们的理由很奇怪,就像女孩子喜欢她,就像你们喜欢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想做这样的人。而很多男孩子,或者男人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他看到的是一种梦境似的东西,理想似的东西。因为我们看三毛的时候应该跟那个年代的背景搭上界,那个年代的背景是中国人刚刚有钱,世界刚刚在中国人的面前打开,他突然发现,啊,美国是那样好,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日本,还有一个更遥远的沙漠,还有这么样一个奇特的波西米娅的这么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可以走遍世界,而且可以在旅途中,我们今天叫“艳遇”,她那个时候叫“爱情”的时候,啊!可以在沙漠上碰见一个你喜欢的一个人。而很多女孩子可能都愿意做三毛,但很多男孩子都愿意做荷西,会觉得在这片沙漠上能够……但是更多的我觉得,可能对于很多的男孩子,那一代的男孩子读她的书的时候提供2005图书故事 > 访谈实录 > 2005图书故事>访谈实录>正文 http:www.phoenixtv.comphoenixtv7234017713304371220060111728305.shtml《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language=javascriptdocument.title=《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document.url=phoenixtv7234017713330585620051228719315.shtml;2005年12月28日 15:55【文章字体:大中小】 采访者:河北卫视《读书》栏目主持人王宁  被采访者:《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  王 宁:所有介绍都称您为“自由作家”。一般人们总喜欢在自己的身份前边加个不太自由的限定,比如一个有影响的单位什么的。怎么理解您的“自由”?师永刚:“自由作家”啊,原先在写简历的时候有这么两个想法,第一我觉得自由作家是一种精神上的自由的一种状态,可以说有一种没有身份的界限、背景的界限来写我想写的这么一个人。这样写出来以后,因为有很多时候,当每一个作家把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的一些背景说出来的时候,大家就会有很多猜测,就会有很多想法,但是我作为一个自由的身份来瞻仰这些,我写三毛这本书是一个界定,三毛真的是一种很自由的,很浪漫的一种东西,所以我想站在这么一个立场、定论上来写她,可能我不会有很多包袱,也不会让很多读者有些猜测一类的东西。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的很多身份与这本书没关系,我也不想拿一长串的头衔告诉大家这是一个什么人。我觉得与本书无关,所以我不愿意去写这些东西。王 宁:三毛说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是一种精神文明。师永刚:我觉得自由的状态是最好的状态!王 宁:您策划的《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在中国出版界可以说掀起了一个画传的热潮。灵感来自哪里?师永刚:我觉得这跟一个人的世界观,跟他的生活的经历发生变化有巨大的关系。也就是五年前我在军方的时候,也就是十五年的经历,我无法去判断,去做这些任何事情,因为你在每一个背景的情况下,你都有自己的独特的世界观,在军方的时候那种氛围兴起来的,站在军方的立场上看的一种世界。我来到《凤凰周刊》以后,来到凤凰卫视这个团队以后,它是一个两岸三地的概念,是一个大华语圈的概念,你看到任何事情的时候,你的视野,包括你的判断的方法立即会发生一个变化,我们以前所做的事情跟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它的不同利益就显现了出来。其实包括,我说一句题外话,中国有很多作家、很多的艺术家没有出来,其实是一个世界观的问题。就是他对人生的判断,他跟世界的潮流是不相吻合的,所以他才成不了大家。这是一个根本问题,不是说你写得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你的取材以及你的判断是出问题的。而我觉得,我能够写《宋美玲画传》,我觉得也有机缘的成分。机缘的成分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因为我来到《凤凰周刊》以后,有大量的机会接触到很多港、澳、台地区不同的东西,包括书,因为我们在大陆的时候,据我统计,最少在五年前的时候,写这本书的时候最少有六十多本写宋美龄的书。当然这些书是怎么写的呢,就是以讹传讹的说法,互相的,大家互相复制,党派的痕迹特别严重,他肯定是站在,比如说,我们目前的一种立场去看对岸的,我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去看国民党,当然现在呢两党又特别好了,但是这种立场决定了你会怎么样去描述它,但是这种立场的出现肯定会有偏颇的东西。其实有很多东西,历史人物应该是,我崇尚黄澄宇先生的一句话“比则比,削则削。”就是他是好的时候我们就说他好,他对这个民族有贡献的时候我们就要说出来,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他就是这么一个有优点又有缺点,又有你喜欢又有你不喜欢的,但是是他,是这个人组成了这个历史。然后因为我也喜欢看历史人物的传记,我看了很多宋美龄的书,忽然发现我看到的很多台湾的书是不一样的,我也看到很多国外的人写的宋美龄,也是不一样的,那么真实的宋美龄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那时我在香港,后来我去了一次台湾,我看到了很多宋美龄的图片,我看到宋美龄的图片是103岁的一张照片,非常雍容华贵,在我那书上也有。看了以后就一个感觉,这个人特别美,正文
真美!你会觉得非常震撼的一种感觉,因为觉得她那种美是历经沧桑,然后历经人世的所有的、沉淀下来的一种美。王 宁:这种直观的冲击力。师永刚:后来我又看到大量的,她的年轻时候的不同时候的照片,但是我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是重要的,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撒谎的就是照片。因为这些照片上留着她当年的历史的眼神。比如1930年的她在照片上的样子,比如我们描述的某一段事件中的她的表情。因为她的表情组成了这个的历史。这种表情是没办法用我们的语言描述的。其实有一种东西是很可怕,我们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东西都变质了,因为它都带着我们的审美观,或者我们主观的判断,而这些东西在目前的状态下它是不会发生变异的。这一点就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们做一个,因为我想了解宋美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想知道大量的,我就想能不能找到大量的宋美龄的图片,用宋美龄图片的形式来告诉大家一个全新的,宋美龄究竟是什么样的。跟台湾的国民党大使馆,还有一位台湾的一个叫金峰的先生,他现在很有名气,他收藏了很多国民党人物的老照片,我看了这些照片都很震撼,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陌生感的东西是最容易打动人的,当时我们就想,干脆就用这个。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就想,第一,一定要有客观的、超越两岸的历史恩怨的这么一个角度去描述宋美龄。而且宋美龄的历史功过不是我们来评价的,而是我们作为一个记录者来呈现,来看。这本书能够让大家看得很轻松,又有历史感又有收藏感,同时又能够跟国内的、台湾的甚至美国的那些书区别出来,我们选择了以图为主。当时确实是想画传,六万字的文字,然后弄三百张图片,我们其实在写图片的下边的有一种东西,就是图说。王 宁:跟我们看到的三毛的书有关。师永刚:其实是一种连环画式的读法,只不过把它做成了一种书,所以我们做得这个传记,我们后来给它命名为“新传记体”,当时我们在做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只是想,怎么样让大家看到很多独家的东西,陌生的东西,没看过的东西。但是后来这种整体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它奠定了目前市面上的画传的一个基本体例,同时也给大家一个新的了解历史的方法。《宋美龄画传》还有一个好玩的故事。这本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出来,但是宋美龄好几次报病危。三年前,就是她去世前的十天,这本书终于报批下来了,我们就印出来了,最后上市的时候,老太太在我们这本书上市后十天去世了。然后这本书成为当时市面上最火急一时的畅销书。这本书现在目前为止印了341万本吧,6个版本,法文版、英文版、泰文版,都有。这个成功有很多是机缘的东西。王 宁:您第一次读三毛的书是什么时候?师永刚:13岁、14岁王 宁:哪本?师永刚:我记得是《雨季不再来》还是《撒哈拉的故事》,我现在不是想的特别清楚,应该是《撒哈拉的故事》。其实我相信不管很多男生还是女生,经历过那个阶段,跟三毛一块儿,读三毛、琼瑶的那一个阶段的这一代中学生、这一代人,大家可能受最大的感动就是从《撒哈拉》开始的,从三毛告诉我们那一个遥远的沙漠,跟她自己说出来的一个关于她跟荷西的爱情故事,大家开始熟悉她。王 宁:那是我们特别纯美的一个童话。王 宁:女生读三毛往往就是一个被三毛同化的过程,先是穿衣打扮——梳麻花辫、穿波西米亚长裙,然后就开始由表及里,作浪迹天涯的梦。我很好奇,男生受三毛的影响有什么实际的表现吗?师永刚:其实喜欢三毛的男生很多,这一代人现在应该是在30岁到35岁,甚至40岁左右的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喜欢她们的理由很奇怪,就像女孩子喜欢她,就像你们喜欢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想做这样的人。而很多男孩子,或者男人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他看到的是一种梦境似的东西,理想似的东西。因为我们看三毛的时候应该跟那个年代的背景搭上界,那个年代的背景是中国人刚刚有钱,世界刚刚在中国人的面前打开,他突然发现,啊,美国是那样好,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日本,还有一个更遥远的沙漠,还有这么样一个奇特的波西米娅的这么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可以走遍世界,而且可以在旅途中,我们今天叫“艳遇”,她那个时候叫“爱情”的时候,啊!可以在沙漠上碰见一个你喜欢的一个人。而很多女孩子可能都愿意做三毛,但很多男孩子都愿意做荷西,会觉得在这片沙漠上能够……但是更多的我觉得,可能对于很多的男孩子,那一代的男孩子读她的书的时候提供
 
真美!你会觉得非常震撼的一种感觉,因为觉得她那种美是历经沧桑,然后历经人世的所有的、沉淀下来的一种美。王 宁:这种直观的冲击力。师永刚:后来我又看到大量的,她的年轻时候的不同时候的照片,但是我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是重要的,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撒谎的就是照片。因为这些照片上留着她当年的历史的眼神。比如1930年的她在照片上的样子,比如我们描述的某一段事件中的她的表情。因为她的表情组成了这个的历史。这种表情是没办法用我们的语言描述的。其实有一种东西是很可怕,我们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东西都变质了,因为它都带着我们的审美观,或者我们主观的判断,而这些东西在目前的状态下它是不会发生变异的。这一点就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们做一个,因为我想了解宋美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想知道大量的,我就想能不能找到大量的宋美龄的图片,用宋美龄图片的形式来告诉大家一个全新的,宋美龄究竟是什么样的。跟台湾的国民党大使馆,还有一位台湾的一个叫金峰的先生,他现在很有名气,他收藏了很多国民党人物的老照片,我看了这些照片都很震撼,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陌生感的东西是最容易打动人的,当时我们就想,干脆就用这个。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就想,第一,一定要有客观的、超越两岸的历史恩怨的这么一个角度去描述宋美龄。而且宋美龄的历史功过不是我们来评价的,而是我们作为一个记录者来呈现,来看。这本书能够让大家看得很轻松,又有历史感又有收藏感,同时又能够跟国内的、台湾的甚至美国的那些书区别出来,我们选择了以图为主。当时确实是想画传,六万字的文字,然后弄三百张图片,我们其实在写图片的下边的有一种东西,就是图说。王 宁:跟我们看到的三毛的书有关。师永刚:其实是一种连环画式的读法,只不过把它做成了一种书,所以我们做得这个传记,我们后来给它命名为“新传记体”,当时我们在做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只是想,怎么样让大家看到很多独家的东西,陌生的东西,没看过的东西。但是后来这种整体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它奠定了目前市面上的画传的一个基本体例,同时也给大家一个新的了解历史的方法。《宋美龄画传》还有一个好玩的故事。这本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出来,但是宋美龄好几次报病危。三年前,就是她去世前的十天,这本书终于报批下来了,我们就印出来了,最后上市的时候,老太太在我们这本书上市后十天去世了。然后这本书成为当时市面上最火急一时的畅销书。这本书现在目前为止印了341万本吧,6个版本,法文版、英文版、泰文版,都有。这个成功有很多是机缘的东西。王 宁:您第一次读三毛的书是什么时候?师永刚:13岁、14岁王 宁:哪本?师永刚:我记得是《雨季不再来》还是《撒哈拉的故事》,我现在不是想的特别清楚,应该是《撒哈拉的故事》。其实我相信不管很多男生还是女生,经历过那个阶段,跟三毛一块儿,读三毛、琼瑶的那一个阶段的这一代中学生、这一代人,大家可能受最大的感动就是从《撒哈拉》开始的,从三毛告诉我们那一个遥远的沙漠,跟她自己说出来的一个关于她跟荷西的爱情故事,大家开始熟悉她。王 宁:那是我们特别纯美的一个童话。王 宁:女生读三毛往往就是一个被三毛同化的过程,先是穿衣打扮——梳麻花辫、穿波西米亚长裙,然后就开始由表及里,作浪迹天涯的梦。我很好奇,男生受三毛的影响有什么实际的表现吗?师永刚:其实喜欢三毛的男生很多,这一代人现在应该是在30岁到35岁,甚至40岁左右的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喜欢她们的理由很奇怪,就像女孩子喜欢她,就像你们喜欢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想做这样的人。而很多男孩子,或者男人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他看到的是一种梦境似的东西,理想似的东西。因为我们看三毛的时候应该跟那个年代的背景搭上界,那个年代的背景是中国人刚刚有钱,世界刚刚在中国人的面前打开,他突然发现,啊,美国是那样好,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日本,还有一个更遥远的沙漠,还有这么样一个奇特的波西米娅的这么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可以走遍世界,而且可以在旅途中,我们今天叫“艳遇”,她那个时候叫“爱情”的时候,啊!可以在沙漠上碰见一个你喜欢的一个人。而很多女孩子可能都愿意做三毛,但很多男孩子都愿意做荷西,会觉得在这片沙漠上能够……但是更多的我觉得,可能对于很多的男孩子,那一代的男孩子读她的书的时候提供
真美!你会觉得非常震撼的一种感觉,因为觉得她那种美是历经沧桑,然后历经人世的所有的、沉淀下来的一种美。王 宁:这种直观的冲击力。师永刚:后来我又看到大量的,她的年轻时候的不同时候的照片,但是我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是重要的,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撒谎的就是照片。因为这些照片上留着她当年的历史的眼神。比如1930年的她在照片上的样子,比如我们描述的某一段事件中的她的表情。因为她的表情组成了这个的历史。这种表情是没办法用我们的语言描述的。其实有一种东西是很可怕,我们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东西都变质了,因为它都带着我们的审美观,或者我们主观的判断,而这些东西在目前的状态下它是不会发生变异的。这一点就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们做一个,因为我想了解宋美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想知道大量的,我就想能不能找到大量的宋美龄的图片,用宋美龄图片的形式来告诉大家一个全新的,宋美龄究竟是什么样的。跟台湾的国民党大使馆,还有一位台湾的一个叫金峰的先生,他现在很有名气,他收藏了很多国民党人物的老照片,我看了这些照片都很震撼,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陌生感的东西是最容易打动人的,当时我们就想,干脆就用这个。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就想,第一,一定要有客观的、超越两岸的历史恩怨的这么一个角度去描述宋美龄。而且宋美龄的历史功过不是我们来评价的,而是我们作为一个记录者来呈现,来看。这本书能够让大家看得很轻松,又有历史感又有收藏感,同时又能够跟国内的、台湾的甚至美国的那些书区别出来,我们选择了以图为主。当时确实是想画传,六万字的文字,然后弄三百张图片,我们其实在写图片的下边的有一种东西,就是图说。王 宁:跟我们看到的三毛的书有关。师永刚:其实是一种连环画式的读法,只不过把它做成了一种书,所以我们做得这个传记,我们后来给它命名为“新传记体”,当时我们在做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只是想,怎么样让大家看到很多独家的东西,陌生的东西,没看过的东西。但是后来这种整体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它奠定了目前市面上的画传的一个基本体例,同时也给大家一个新的了解历史的方法。《宋美龄画传》还有一个好玩的故事。这本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出来,但是宋美龄好几次报病危。三年前,就是她去世前的十天,这本书终于报批下来了,我们就印出来了,最后上市的时候,老太太在我们这本书上市后十天去世了。然后这本书成为当时市面上最火急一时的畅销书。这本书现在目前为止印了341万本吧,6个版本,法文版、英文版、泰文版,都有。这个成功有很多是机缘的东西。王 宁:您第一次读三毛的书是什么时候?师永刚:13岁、14岁王 宁:哪本?师永刚:我记得是《雨季不再来》还是《撒哈拉的故事》,我现在不是想的特别清楚,应该是《撒哈拉的故事》。其实我相信不管很多男生还是女生,经历过那个阶段,跟三毛一块儿,读三毛、琼瑶的那一个阶段的这一代中学生、这一代人,大家可能受最大的感动就是从《撒哈拉》开始的,从三毛告诉我们那一个遥远的沙漠,跟她自己说出来的一个关于她跟荷西的爱情故事,大家开始熟悉她。王 宁:那是我们特别纯美的一个童话。王 宁:女生读三毛往往就是一个被三毛同化的过程,先是穿衣打扮——梳麻花辫、穿波西米亚长裙,然后就开始由表及里,作浪迹天涯的梦。我很好奇,男生受三毛的影响有什么实际的表现吗?师永刚:其实喜欢三毛的男生很多,这一代人现在应该是在30岁到35岁,甚至40岁左右的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喜欢她们的理由很奇怪,就像女孩子喜欢她,就像你们喜欢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想做这样的人。而很多男孩子,或者男人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他看到的是一种梦境似的东西,理想似的东西。因为我们看三毛的时候应该跟那个年代的背景搭上界,那个年代的背景是中国人刚刚有钱,世界刚刚在中国人的面前打开,他突然发现,啊,美国是那样好,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日本,还有一个更遥远的沙漠,还有这么样一个奇特的波西米娅的这么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可以走遍世界,而且可以在旅途中,我们今天叫“艳遇”,她那个时候叫“爱情”的时候,啊!可以在沙漠上碰见一个你喜欢的一个人。而很多女孩子可能都愿意做三毛,但很多男孩子都愿意做荷西,会觉得在这片沙漠上能够……但是更多的我觉得,可能对于很多的男孩子,那一代的男孩子读她的书的时候提供了一个想象力,提供了一个对于未来生活的一个向往、想象,以及对于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一个模样吧,画出来的一个遥远的模样。我觉得是这样的一种东西。王 宁:在您的《三毛私家相册》的后记里有这样一句话“本书是一群三毛“粉丝”的私人行为的成果。是一本向三毛精神与三毛本人的致敬与怀念之作。”同样作为热爱三毛的读者,我想知道,您所指的三毛精神是什么?师永刚:我觉得我心目中的三毛精神是不同阶段的,在那一个阶段里她是我遥远的想象的一个梦境,甚至我也有那种想法,有一天我能不能像她那样能够走遍世界,看到很多世界上很多自己看不到的东西。当然在今天,三毛那个时代所经历,她是一个青春传道者,我认为,那时她传授的很多青春的经验都是不同的,因为台湾比我们经济发达一点,它是四小龙之一嘛。她呢,已经提前体验,是我们今天正在体验的东西,她提前告诉我们了。那是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偶像的话,大家都看到了,啊,特别好!但是那时候我觉得她对我们精神上最大的就是提升我们的想象力。在今天我们重新看三毛,如果说三毛精神的话,我觉得三毛就是一个自由浪漫的一个灵魂,自由的一种精神,她是我们青春的布道者,她是我们青春的导师。我觉得这也是我们这一群人,三十多岁的这一群人,为什么大家还敢说,我是她的Fans,这其实是我们这一代人很羞于说出来的,说是谁的Fans的这么一代人。可以这么说,我们这一本书真是一群Fans做出来的,而且是跨越两岸三地的一群Fans。我们突然发现这一群Fans两岸在不同的阶段想象都是一样的。比如我们这一本书里边有两个作者,是台湾人,一个是中央社的,还有一个是著名作家,一个《印刻》文学杂志社的副社长,叫陈文芬小姐。我们为什么要邀请他们加盟呢?就是因为,其实这本书我们最早就已经写完了,就是我们写了一稿,人家觉得写得非常好,其实我们也采访她家人什么的,但是,总觉得读的时候隔,隔了一点!这个隔什么意思呢?我们无法想象,台湾人在三毛去世的时候,为什么她们很多女生会念什么“钟响了”“钟响了”,就是齐豫念的那首诗。为什么大家会集中起来念那首诗来怀念她呢?那种语境,那种氛围,以及那种精神的背景,这是我们无法传达的,而他们可以告诉你。师永刚:你可以在每一个地方看到她写过的,她说过的,她发生过的一些事情。这是一点。第二点我们还挖掘出来了她在去世前半年的时候她在成都,就是从王洛宾那边出来然后到成都散心的时候,有一个著名的摄影师叫萧全,也是我的朋友。他拍过很多人,谭盾啊、杨丽萍啊。那时他刚刚出道不久,然后碰到了三毛,拿一个很破的相机拍摄了一组镜头,很漂亮的照片。
《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language=javascript>document.title="《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document.url="/phoenixtv/72340177133305856/20051228/719315.shtml";
了一个想象力,提供了一个对于未来生活的一个向往、想象,以及对于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一个模样吧,画出来的一个遥远的模样。我觉得是这样的一种东西。王 宁:在您的《三毛私家相册》的后记里有这样一句话“本书是一群三毛“粉丝”的私人行为的成果。是一本向三毛精神与三毛本人的致敬与怀念之作。”同样作为热爱三毛的读者,我想知道,您所指的三毛精神是什么?师永刚:我觉得我心目中的三毛精神是不同阶段的,在那一个阶段里她是我遥远的想象的一个梦境,甚至我也有那种想法,有一天我能不能像她那样能够走遍世界,看到很多世界上很多自己看不到的东西。当然在今天,三毛那个时代所经历,她是一个青春传道者,我认为,那时她传授的很多青春的经验都是不同的,因为台湾比我们经济发达一点,它是四小龙之一嘛。她呢,已经提前体验,是我们今天正在体验的东西,她提前告诉我们了。那是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偶像的话,大家都看到了,啊,特别好!但是那时候我觉得她对我们精神上最大的就是提升我们的想象力。在今天我们重新看三毛,如果说三毛精神的话,我觉得三毛就是一个自由浪漫的一个灵魂,自由的一种精神,她是我们青春的布道者,她是我们青春的导师。我觉得这也是我们这一群人,三十多岁的这一群人,为什么大家还敢说,我是她的Fans,这其实是我们这一代人很羞于说出来的,说是谁的Fans的这么一代人。可以这么说,我们这一本书真是一群Fans做出来的,而且是跨越两岸三地的一群Fans。我们突然发现这一群Fans两岸在不同的阶段想象都是一样的。比如我们这一本书里边有两个作者,是台湾人,一个是中央社的,还有一个是著名作家,一个《印刻》文学杂志社的副社长,叫陈文芬小姐。我们为什么要邀请他们加盟呢?就是因为,其实这本书我们最早就已经写完了,就是我们写了一稿,人家觉得写得非常好,其实我们也采访她家人什么的,但是,总觉得读的时候隔,隔了一点!这个隔什么意思呢?我们无法想象,台湾人在三毛去世的时候,为什么她们很多女生会念什么“钟响了”“钟响了”,就是齐豫念的那首诗。为什么大家会集中起来念那首诗来怀念她呢?那种语境,那种氛围,以及那种精神的背景,这是我们无法传达的,而他们可以告诉你。师永刚:你可以在每一个地方看到她写过的,她说过的,她发生过的一些事情。这是一点。第二点我们还挖掘出来了她在去世前半年的时候她在成都,就是从王洛宾那边出来然后到成都散心的时候,有一个著名的摄影师叫萧全,也是我的朋友。他拍过很多人,谭盾啊、杨丽萍啊。那时他刚刚出道不久,然后碰到了三毛,拿一个很破的相机拍摄了一组镜头,很漂亮的照片。
 2005年12月28日15:55【文章字体:真美!你会觉得非常震撼的一种感觉,因为觉得她那种美是历经沧桑,然后历经人世的所有的、沉淀下来的一种美。王 宁:这种直观的冲击力。师永刚:后来我又看到大量的,她的年轻时候的不同时候的照片,但是我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是重要的,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撒谎的就是照片。因为这些照片上留着她当年的历史的眼神。比如1930年的她在照片上的样子,比如我们描述的某一段事件中的她的表情。因为她的表情组成了这个的历史。这种表情是没办法用我们的语言描述的。其实有一种东西是很可怕,我们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东西都变质了,因为它都带着我们的审美观,或者我们主观的判断,而这些东西在目前的状态下它是不会发生变异的。这一点就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们做一个,因为我想了解宋美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想知道大量的,我就想能不能找到大量的宋美龄的图片,用宋美龄图片的形式来告诉大家一个全新的,宋美龄究竟是什么样的。跟台湾的国民党大使馆,还有一位台湾的一个叫金峰的先生,他现在很有名气,他收藏了很多国民党人物的老照片,我看了这些照片都很震撼,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陌生感的东西是最容易打动人的,当时我们就想,干脆就用这个。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就想,第一,一定要有客观的、超越两岸的历史恩怨的这么一个角度去描述宋美龄。而且宋美龄的历史功过不是我们来评价的,而是我们作为一个记录者来呈现,来看。这本书能够让大家看得很轻松,又有历史感又有收藏感,同时又能够跟国内的、台湾的甚至美国的那些书区别出来,我们选择了以图为主。当时确实是想画传,六万字的文字,然后弄三百张图片,我们其实在写图片的下边的有一种东西,就是图说。王 宁:跟我们看到的三毛的书有关。师永刚:其实是一种连环画式的读法,只不过把它做成了一种书,所以我们做得这个传记,我们后来给它命名为“新传记体”,当时我们在做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只是想,怎么样让大家看到很多独家的东西,陌生的东西,没看过的东西。但是后来这种整体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它奠定了目前市面上的画传的一个基本体例,同时也给大家一个新的了解历史的方法。《宋美龄画传》还有一个好玩的故事。这本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出来,但是宋美龄好几次报病危。三年前,就是她去世前的十天,这本书终于报批下来了,我们就印出来了,最后上市的时候,老太太在我们这本书上市后十天去世了。然后这本书成为当时市面上最火急一时的畅销书。这本书现在目前为止印了341万本吧,6个版本,法文版、英文版、泰文版,都有。这个成功有很多是机缘的东西。王 宁:您第一次读三毛的书是什么时候?师永刚:13岁、14岁王 宁:哪本?师永刚:我记得是《雨季不再来》还是《撒哈拉的故事》,我现在不是想的特别清楚,应该是《撒哈拉的故事》。其实我相信不管很多男生还是女生,经历过那个阶段,跟三毛一块儿,读三毛、琼瑶的那一个阶段的这一代中学生、这一代人,大家可能受最大的感动就是从《撒哈拉》开始的,从三毛告诉我们那一个遥远的沙漠,跟她自己说出来的一个关于她跟荷西的爱情故事,大家开始熟悉她。王 宁:那是我们特别纯美的一个童话。王 宁:女生读三毛往往就是一个被三毛同化的过程,先是穿衣打扮——梳麻花辫、穿波西米亚长裙,然后就开始由表及里,作浪迹天涯的梦。我很好奇,男生受三毛的影响有什么实际的表现吗?师永刚:其实喜欢三毛的男生很多,这一代人现在应该是在30岁到35岁,甚至40岁左右的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喜欢她们的理由很奇怪,就像女孩子喜欢她,就像你们喜欢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想做这样的人。而很多男孩子,或者男人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他看到的是一种梦境似的东西,理想似的东西。因为我们看三毛的时候应该跟那个年代的背景搭上界,那个年代的背景是中国人刚刚有钱,世界刚刚在中国人的面前打开,他突然发现,啊,美国是那样好,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日本,还有一个更遥远的沙漠,还有这么样一个奇特的波西米娅的这么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可以走遍世界,而且可以在旅途中,我们今天叫“艳遇”,她那个时候叫“爱情”的时候,啊!可以在沙漠上碰见一个你喜欢的一个人。而很多女孩子可能都愿意做三毛,但很多男孩子都愿意做荷西,会觉得在这片沙漠上能够……但是更多的我觉得,可能对于很多的男孩子,那一代的男孩子读她的书的时候提供  

2005图书故事>访谈实录>正文 http:www.phoenixtv.comphoenixtv7234017713304371220060111728305.shtml《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language=javascriptdocument.title=《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document.url=phoenixtv7234017713330585620051228719315.shtml;2005年12月28日 15:55【文章字体:大中小】 采访者:河北卫视《读书》栏目主持人王宁  被采访者:《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  王 宁:所有介绍都称您为“自由作家”。一般人们总喜欢在自己的身份前边加个不太自由的限定,比如一个有影响的单位什么的。怎么理解您的“自由”?师永刚:“自由作家”啊,原先在写简历的时候有这么两个想法,第一我觉得自由作家是一种精神上的自由的一种状态,可以说有一种没有身份的界限、背景的界限来写我想写的这么一个人。这样写出来以后,因为有很多时候,当每一个作家把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的一些背景说出来的时候,大家就会有很多猜测,就会有很多想法,但是我作为一个自由的身份来瞻仰这些,我写三毛这本书是一个界定,三毛真的是一种很自由的,很浪漫的一种东西,所以我想站在这么一个立场、定论上来写她,可能我不会有很多包袱,也不会让很多读者有些猜测一类的东西。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的很多身份与这本书没关系,我也不想拿一长串的头衔告诉大家这是一个什么人。我觉得与本书无关,所以我不愿意去写这些东西。王 宁:三毛说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是一种精神文明。师永刚:我觉得自由的状态是最好的状态!王 宁:您策划的《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在中国出版界可以说掀起了一个画传的热潮。灵感来自哪里?师永刚:我觉得这跟一个人的世界观,跟他的生活的经历发生变化有巨大的关系。也就是五年前我在军方的时候,也就是十五年的经历,我无法去判断,去做这些任何事情,因为你在每一个背景的情况下,你都有自己的独特的世界观,在军方的时候那种氛围兴起来的,站在军方的立场上看的一种世界。我来到《凤凰周刊》以后,来到凤凰卫视这个团队以后,它是一个两岸三地的概念,是一个大华语圈的概念,你看到任何事情的时候,你的视野,包括你的判断的方法立即会发生一个变化,我们以前所做的事情跟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它的不同利益就显现了出来。其实包括,我说一句题外话,中国有很多作家、很多的艺术家没有出来,其实是一个世界观的问题。就是他对人生的判断,他跟世界的潮流是不相吻合的,所以他才成不了大家。这是一个根本问题,不是说你写得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你的取材以及你的判断是出问题的。而我觉得,我能够写《宋美玲画传》,我觉得也有机缘的成分。机缘的成分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因为我来到《凤凰周刊》以后,有大量的机会接触到很多港、澳、台地区不同的东西,包括书,因为我们在大陆的时候,据我统计,最少在五年前的时候,写这本书的时候最少有六十多本写宋美龄的书。当然这些书是怎么写的呢,就是以讹传讹的说法,互相的,大家互相复制,党派的痕迹特别严重,他肯定是站在,比如说,我们目前的一种立场去看对岸的,我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去看国民党,当然现在呢两党又特别好了,但是这种立场决定了你会怎么样去描述它,但是这种立场的出现肯定会有偏颇的东西。其实有很多东西,历史人物应该是,我崇尚黄澄宇先生的一句话“比则比,削则削。”就是他是好的时候我们就说他好,他对这个民族有贡献的时候我们就要说出来,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他就是这么一个有优点又有缺点,又有你喜欢又有你不喜欢的,但是是他,是这个人组成了这个历史。然后因为我也喜欢看历史人物的传记,我看了很多宋美龄的书,忽然发现我看到的很多台湾的书是不一样的,我也看到很多国外的人写的宋美龄,也是不一样的,那么真实的宋美龄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那时我在香港,后来我去了一次台湾,我看到了很多宋美龄的图片,我看到宋美龄的图片是103岁的一张照片,非常雍容华贵,在我那书上也有。看了以后就一个感觉,这个人特别美,

采访者:河北卫视《读书》栏目主持人王宁
  被采访者:《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


  王 宁:所有介绍都称您为“自由作家”。一般人们总喜欢在自己的身份前边加个不太自由的限定,比如一个有影响的单位什么的。怎么理解您的“自由”?

师永刚:“自由作家”啊,原先在写简历的时候有这么两个想法,第一我觉得自由作家是一种精神上的自由的一种状态,可以说有一种没有身份的界限、背景的界限来写我想写的这么一个人。这样写出来以后,因为有很多时候,当每一个作家把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的一些背景说出来的时候,大家就会有很多猜测,就会有很多想法,但是我作为一个自由的身份来瞻仰这些,我写三毛这本书是一个界定,三毛真的是一种很自由的,很浪漫的一种东西,所以我想站在这么一个立场、定论上来写她,可能我不会有很多包袱,也不会让很多读者有些猜测一类的东西。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的很多身份与这本书没关系,我也不想拿一长串的头衔告诉大家这是一个什么人。我觉得与本书无关,所以我不愿意去写这些东西。

王  宁:三毛说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是一种精神文明。

真美!你会觉得非常震撼的一种感觉,因为觉得她那种美是历经沧桑,然后历经人世的所有的、沉淀下来的一种美。王 宁:这种直观的冲击力。师永刚:后来我又看到大量的,她的年轻时候的不同时候的照片,但是我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是重要的,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撒谎的就是照片。因为这些照片上留着她当年的历史的眼神。比如1930年的她在照片上的样子,比如我们描述的某一段事件中的她的表情。因为她的表情组成了这个的历史。这种表情是没办法用我们的语言描述的。其实有一种东西是很可怕,我们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东西都变质了,因为它都带着我们的审美观,或者我们主观的判断,而这些东西在目前的状态下它是不会发生变异的。这一点就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们做一个,因为我想了解宋美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想知道大量的,我就想能不能找到大量的宋美龄的图片,用宋美龄图片的形式来告诉大家一个全新的,宋美龄究竟是什么样的。跟台湾的国民党大使馆,还有一位台湾的一个叫金峰的先生,他现在很有名气,他收藏了很多国民党人物的老照片,我看了这些照片都很震撼,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陌生感的东西是最容易打动人的,当时我们就想,干脆就用这个。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就想,第一,一定要有客观的、超越两岸的历史恩怨的这么一个角度去描述宋美龄。而且宋美龄的历史功过不是我们来评价的,而是我们作为一个记录者来呈现,来看。这本书能够让大家看得很轻松,又有历史感又有收藏感,同时又能够跟国内的、台湾的甚至美国的那些书区别出来,我们选择了以图为主。当时确实是想画传,六万字的文字,然后弄三百张图片,我们其实在写图片的下边的有一种东西,就是图说。王 宁:跟我们看到的三毛的书有关。师永刚:其实是一种连环画式的读法,只不过把它做成了一种书,所以我们做得这个传记,我们后来给它命名为“新传记体”,当时我们在做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只是想,怎么样让大家看到很多独家的东西,陌生的东西,没看过的东西。但是后来这种整体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它奠定了目前市面上的画传的一个基本体例,同时也给大家一个新的了解历史的方法。《宋美龄画传》还有一个好玩的故事。这本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出来,但是宋美龄好几次报病危。三年前,就是她去世前的十天,这本书终于报批下来了,我们就印出来了,最后上市的时候,老太太在我们这本书上市后十天去世了。然后这本书成为当时市面上最火急一时的畅销书。这本书现在目前为止印了341万本吧,6个版本,法文版、英文版、泰文版,都有。这个成功有很多是机缘的东西。王 宁:您第一次读三毛的书是什么时候?师永刚:13岁、14岁王 宁:哪本?师永刚:我记得是《雨季不再来》还是《撒哈拉的故事》,我现在不是想的特别清楚,应该是《撒哈拉的故事》。其实我相信不管很多男生还是女生,经历过那个阶段,跟三毛一块儿,读三毛、琼瑶的那一个阶段的这一代中学生、这一代人,大家可能受最大的感动就是从《撒哈拉》开始的,从三毛告诉我们那一个遥远的沙漠,跟她自己说出来的一个关于她跟荷西的爱情故事,大家开始熟悉她。王 宁:那是我们特别纯美的一个童话。王 宁:女生读三毛往往就是一个被三毛同化的过程,先是穿衣打扮——梳麻花辫、穿波西米亚长裙,然后就开始由表及里,作浪迹天涯的梦。我很好奇,男生受三毛的影响有什么实际的表现吗?师永刚:其实喜欢三毛的男生很多,这一代人现在应该是在30岁到35岁,甚至40岁左右的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喜欢她们的理由很奇怪,就像女孩子喜欢她,就像你们喜欢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想做这样的人。而很多男孩子,或者男人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他看到的是一种梦境似的东西,理想似的东西。因为我们看三毛的时候应该跟那个年代的背景搭上界,那个年代的背景是中国人刚刚有钱,世界刚刚在中国人的面前打开,他突然发现,啊,美国是那样好,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日本,还有一个更遥远的沙漠,还有这么样一个奇特的波西米娅的这么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可以走遍世界,而且可以在旅途中,我们今天叫“艳遇”,她那个时候叫“爱情”的时候,啊!可以在沙漠上碰见一个你喜欢的一个人。而很多女孩子可能都愿意做三毛,但很多男孩子都愿意做荷西,会觉得在这片沙漠上能够……但是更多的我觉得,可能对于很多的男孩子,那一代的男孩子读她的书的时候提供

师永刚:我觉得自由的状态是最好的状态!

王 宁:您策划的《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在中国出版界可以说掀起了一个画传的热潮。灵感来自哪里?

师永刚:我觉得这跟一个人的世界观,跟他的生活的经历发生变化有巨大的关系。也就是五年前我在军方的时候,也就是十五年的经历,我无法去判断,去做这些任何事情,因为你在每一个背景的情况下,你都有自己的独特的世界观,在军方的时候那种氛围兴起来的,站在军方的立场上看的一种世界。我来到《凤凰周刊》以后,来到凤凰卫视这个团队以后,它是一个两岸三地的概念,是一个大华语圈的概念,你看到任何事情的时候,你的视野,包括你的判断的方法立即会发生一个变化,我们以前所做的事情跟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它的不同利益就显现了出来。其实包括,我说一句题外话,中国有很多作家、很多的艺术家没有出来,其实是一个世界观的问题。就是他对人生的判断,他跟世界的潮流是不相吻合的,所以他才成不了大家。这是一个根本问题,不是说你写得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你的取材以及你的判断是出问题的。而我觉得,我能够写《宋美玲画传》,我觉得也有机缘的成分。机缘的成分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因为我来到《凤凰周刊》以后,有大量的机会接触到很多港、澳、台地区不同的东西,包括书,因为我们在大陆的时候,据我统计,最少在五年前的时候,写这本书的时候最少有六十多本写宋美龄的书。当然这些书是怎么写的呢,就是以讹传讹的说法,互相的,大家互相复制,党派的痕迹特别严重,他肯定是站在,比如说,我们目前的一种立场去看对岸的,我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去看国民党,当然现在呢两党又特别好了,但是这种立场决定了你会怎么样去描述它,但是这种立场的出现肯定会有偏颇的东西。其实有很多东西,历史人物应该是,我崇尚黄澄宇先生的一句话“比则比,削则削。”就是他是好的时候我们就说他好,他对这个民族有贡献的时候我们就要说出来,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他就是这么一个有优点又有缺点,又有你喜欢又有你不喜欢的,但是是他,是这个人组成了这个历史。然后因为我也喜欢看历史人物的传记,我看了很多宋美龄的书,忽然发现我看到的很多台湾的书是不一样的,我也看到很多国外的人写的宋美龄,也是不一样的,那么真实的宋美龄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那时我在香港,后来我去了一次台湾,我看到了很多宋美龄的图片,我看到宋美龄的图片是103岁的一张照片,非常雍容华贵,在我那书上也有。看了以后就一个感觉,这个人特别美,真美!你会觉得非常震撼的一种感觉,因为觉得她那种美是历经沧桑,然后历经人世的所有的、沉淀下来的一种美。

2005图书故事>访谈实录>正文 http:www.phoenixtv.comphoenixtv7234017713304371220060111728305.shtml《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language=javascriptdocument.title=《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document.url=phoenixtv7234017713330585620051228719315.shtml;2005年12月28日 15:55【文章字体:大中小】 采访者:河北卫视《读书》栏目主持人王宁  被采访者:《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  王 宁:所有介绍都称您为“自由作家”。一般人们总喜欢在自己的身份前边加个不太自由的限定,比如一个有影响的单位什么的。怎么理解您的“自由”?师永刚:“自由作家”啊,原先在写简历的时候有这么两个想法,第一我觉得自由作家是一种精神上的自由的一种状态,可以说有一种没有身份的界限、背景的界限来写我想写的这么一个人。这样写出来以后,因为有很多时候,当每一个作家把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的一些背景说出来的时候,大家就会有很多猜测,就会有很多想法,但是我作为一个自由的身份来瞻仰这些,我写三毛这本书是一个界定,三毛真的是一种很自由的,很浪漫的一种东西,所以我想站在这么一个立场、定论上来写她,可能我不会有很多包袱,也不会让很多读者有些猜测一类的东西。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的很多身份与这本书没关系,我也不想拿一长串的头衔告诉大家这是一个什么人。我觉得与本书无关,所以我不愿意去写这些东西。王 宁:三毛说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是一种精神文明。师永刚:我觉得自由的状态是最好的状态!王 宁:您策划的《世纪华人画传丛书》在中国出版界可以说掀起了一个画传的热潮。灵感来自哪里?师永刚:我觉得这跟一个人的世界观,跟他的生活的经历发生变化有巨大的关系。也就是五年前我在军方的时候,也就是十五年的经历,我无法去判断,去做这些任何事情,因为你在每一个背景的情况下,你都有自己的独特的世界观,在军方的时候那种氛围兴起来的,站在军方的立场上看的一种世界。我来到《凤凰周刊》以后,来到凤凰卫视这个团队以后,它是一个两岸三地的概念,是一个大华语圈的概念,你看到任何事情的时候,你的视野,包括你的判断的方法立即会发生一个变化,我们以前所做的事情跟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它的不同利益就显现了出来。其实包括,我说一句题外话,中国有很多作家、很多的艺术家没有出来,其实是一个世界观的问题。就是他对人生的判断,他跟世界的潮流是不相吻合的,所以他才成不了大家。这是一个根本问题,不是说你写得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你的取材以及你的判断是出问题的。而我觉得,我能够写《宋美玲画传》,我觉得也有机缘的成分。机缘的成分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因为我来到《凤凰周刊》以后,有大量的机会接触到很多港、澳、台地区不同的东西,包括书,因为我们在大陆的时候,据我统计,最少在五年前的时候,写这本书的时候最少有六十多本写宋美龄的书。当然这些书是怎么写的呢,就是以讹传讹的说法,互相的,大家互相复制,党派的痕迹特别严重,他肯定是站在,比如说,我们目前的一种立场去看对岸的,我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去看国民党,当然现在呢两党又特别好了,但是这种立场决定了你会怎么样去描述它,但是这种立场的出现肯定会有偏颇的东西。其实有很多东西,历史人物应该是,我崇尚黄澄宇先生的一句话“比则比,削则削。”就是他是好的时候我们就说他好,他对这个民族有贡献的时候我们就要说出来,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他就是这么一个有优点又有缺点,又有你喜欢又有你不喜欢的,但是是他,是这个人组成了这个历史。然后因为我也喜欢看历史人物的传记,我看了很多宋美龄的书,忽然发现我看到的很多台湾的书是不一样的,我也看到很多国外的人写的宋美龄,也是不一样的,那么真实的宋美龄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那时我在香港,后来我去了一次台湾,我看到了很多宋美龄的图片,我看到宋美龄的图片是103岁的一张照片,非常雍容华贵,在我那书上也有。看了以后就一个感觉,这个人特别美,

王  宁:这种直观的冲击力。

师永刚:后来我又看到大量的,她的年轻时候的不同时候的照片,但是我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是重要的,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撒谎的就是照片。因为这些照片上留着她当年的历史的眼神。比如1930年的她在照片上的样子,比如我们描述的某一段事件中的她的表情。因为她的表情组成了这个的历史。这种表情是没办法用我们的语言描述的。其实有一种东西是很可怕,我们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东西都变质了,因为它都带着我们的审美观,或者我们主观的判断,而这些东西在目前的状态下它是不会发生变异的。这一点就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们做一个,因为我想了解宋美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想知道大量的,我就想能不能找到大量的宋美龄的图片,用宋美龄图片的形式来告诉大家一个全新的,宋美龄究竟是什么样的。跟台湾的国民党大使馆,还有一位台湾的一个叫金峰的先生,他现在很有名气,他收藏了很多国民党人物的老照片,我看了这些照片都很震撼,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陌生感的东西是最容易打动人的,当时我们就想,干脆就用这个。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就想,第一,一定要有客观的、超越两岸的历史恩怨的这么一个角度去描述宋美龄。而且宋美龄的历史功过不是我们来评价的,而是我们作为一个记录者来呈现,来看。这本书能够让大家看得很轻松,又有历史感又有收藏感,同时又能够跟国内的、台湾的甚至美国的那些书区别出来,我们选择了以图为主。当时确实是想画传,六万字的文字,然后弄三百张图片,我们其实在写图片的下边的有一种东西,就是图说。

王  宁:跟我们看到的三毛的书有关。

了一个想象力,提供了一个对于未来生活的一个向往、想象,以及对于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一个模样吧,画出来的一个遥远的模样。我觉得是这样的一种东西。王 宁:在您的《三毛私家相册》的后记里有这样一句话“本书是一群三毛“粉丝”的私人行为的成果。是一本向三毛精神与三毛本人的致敬与怀念之作。”同样作为热爱三毛的读者,我想知道,您所指的三毛精神是什么?师永刚:我觉得我心目中的三毛精神是不同阶段的,在那一个阶段里她是我遥远的想象的一个梦境,甚至我也有那种想法,有一天我能不能像她那样能够走遍世界,看到很多世界上很多自己看不到的东西。当然在今天,三毛那个时代所经历,她是一个青春传道者,我认为,那时她传授的很多青春的经验都是不同的,因为台湾比我们经济发达一点,它是四小龙之一嘛。她呢,已经提前体验,是我们今天正在体验的东西,她提前告诉我们了。那是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偶像的话,大家都看到了,啊,特别好!但是那时候我觉得她对我们精神上最大的就是提升我们的想象力。在今天我们重新看三毛,如果说三毛精神的话,我觉得三毛就是一个自由浪漫的一个灵魂,自由的一种精神,她是我们青春的布道者,她是我们青春的导师。我觉得这也是我们这一群人,三十多岁的这一群人,为什么大家还敢说,我是她的Fans,这其实是我们这一代人很羞于说出来的,说是谁的Fans的这么一代人。可以这么说,我们这一本书真是一群Fans做出来的,而且是跨越两岸三地的一群Fans。我们突然发现这一群Fans两岸在不同的阶段想象都是一样的。比如我们这一本书里边有两个作者,是台湾人,一个是中央社的,还有一个是著名作家,一个《印刻》文学杂志社的副社长,叫陈文芬小姐。我们为什么要邀请他们加盟呢?就是因为,其实这本书我们最早就已经写完了,就是我们写了一稿,人家觉得写得非常好,其实我们也采访她家人什么的,但是,总觉得读的时候隔,隔了一点!这个隔什么意思呢?我们无法想象,台湾人在三毛去世的时候,为什么她们很多女生会念什么“钟响了”“钟响了”,就是齐豫念的那首诗。为什么大家会集中起来念那首诗来怀念她呢?那种语境,那种氛围,以及那种精神的背景,这是我们无法传达的,而他们可以告诉你。师永刚:你可以在每一个地方看到她写过的,她说过的,她发生过的一些事情。这是一点。第二点我们还挖掘出来了她在去世前半年的时候她在成都,就是从王洛宾那边出来然后到成都散心的时候,有一个著名的摄影师叫萧全,也是我的朋友。他拍过很多人,谭盾啊、杨丽萍啊。那时他刚刚出道不久,然后碰到了三毛,拿一个很破的相机拍摄了一组镜头,很漂亮的照片。

师永刚:其实是一种连环画式的读法,只不过把它做成了一种书,所以我们做得这个传记,我们后来给它命名为“新传记体”,当时我们在做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只是想,怎么样让大家看到很多独家的东西,陌生的东西,没看过的东西。但是后来这种整体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它奠定了目前市面上的画传的一个基本体例,同时也给大家一个新的了解历史的方法。《宋美龄画传》还有一个好玩的故事。这本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出来,但是宋美龄好几次报病危。三年前,就是她去世前的十天,这本书终于报批下来了,我们就印出来了,最后上市的时候,老太太在我们这本书上市后十天去世了。然后这本书成为当时市面上最火急一时的畅销书。这本书现在目前为止印了341万本吧,6个版本,法文版、英文版、泰文版,都有。这个成功有很多是机缘的东西。

真美!你会觉得非常震撼的一种感觉,因为觉得她那种美是历经沧桑,然后历经人世的所有的、沉淀下来的一种美。王 宁:这种直观的冲击力。师永刚:后来我又看到大量的,她的年轻时候的不同时候的照片,但是我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是重要的,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撒谎的就是照片。因为这些照片上留着她当年的历史的眼神。比如1930年的她在照片上的样子,比如我们描述的某一段事件中的她的表情。因为她的表情组成了这个的历史。这种表情是没办法用我们的语言描述的。其实有一种东西是很可怕,我们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东西都变质了,因为它都带着我们的审美观,或者我们主观的判断,而这些东西在目前的状态下它是不会发生变异的。这一点就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们做一个,因为我想了解宋美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想知道大量的,我就想能不能找到大量的宋美龄的图片,用宋美龄图片的形式来告诉大家一个全新的,宋美龄究竟是什么样的。跟台湾的国民党大使馆,还有一位台湾的一个叫金峰的先生,他现在很有名气,他收藏了很多国民党人物的老照片,我看了这些照片都很震撼,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陌生感的东西是最容易打动人的,当时我们就想,干脆就用这个。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就想,第一,一定要有客观的、超越两岸的历史恩怨的这么一个角度去描述宋美龄。而且宋美龄的历史功过不是我们来评价的,而是我们作为一个记录者来呈现,来看。这本书能够让大家看得很轻松,又有历史感又有收藏感,同时又能够跟国内的、台湾的甚至美国的那些书区别出来,我们选择了以图为主。当时确实是想画传,六万字的文字,然后弄三百张图片,我们其实在写图片的下边的有一种东西,就是图说。王 宁:跟我们看到的三毛的书有关。师永刚:其实是一种连环画式的读法,只不过把它做成了一种书,所以我们做得这个传记,我们后来给它命名为“新传记体”,当时我们在做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只是想,怎么样让大家看到很多独家的东西,陌生的东西,没看过的东西。但是后来这种整体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它奠定了目前市面上的画传的一个基本体例,同时也给大家一个新的了解历史的方法。《宋美龄画传》还有一个好玩的故事。这本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出来,但是宋美龄好几次报病危。三年前,就是她去世前的十天,这本书终于报批下来了,我们就印出来了,最后上市的时候,老太太在我们这本书上市后十天去世了。然后这本书成为当时市面上最火急一时的畅销书。这本书现在目前为止印了341万本吧,6个版本,法文版、英文版、泰文版,都有。这个成功有很多是机缘的东西。王 宁:您第一次读三毛的书是什么时候?师永刚:13岁、14岁王 宁:哪本?师永刚:我记得是《雨季不再来》还是《撒哈拉的故事》,我现在不是想的特别清楚,应该是《撒哈拉的故事》。其实我相信不管很多男生还是女生,经历过那个阶段,跟三毛一块儿,读三毛、琼瑶的那一个阶段的这一代中学生、这一代人,大家可能受最大的感动就是从《撒哈拉》开始的,从三毛告诉我们那一个遥远的沙漠,跟她自己说出来的一个关于她跟荷西的爱情故事,大家开始熟悉她。王 宁:那是我们特别纯美的一个童话。王 宁:女生读三毛往往就是一个被三毛同化的过程,先是穿衣打扮——梳麻花辫、穿波西米亚长裙,然后就开始由表及里,作浪迹天涯的梦。我很好奇,男生受三毛的影响有什么实际的表现吗?师永刚:其实喜欢三毛的男生很多,这一代人现在应该是在30岁到35岁,甚至40岁左右的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喜欢她们的理由很奇怪,就像女孩子喜欢她,就像你们喜欢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想做这样的人。而很多男孩子,或者男人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他看到的是一种梦境似的东西,理想似的东西。因为我们看三毛的时候应该跟那个年代的背景搭上界,那个年代的背景是中国人刚刚有钱,世界刚刚在中国人的面前打开,他突然发现,啊,美国是那样好,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日本,还有一个更遥远的沙漠,还有这么样一个奇特的波西米娅的这么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可以走遍世界,而且可以在旅途中,我们今天叫“艳遇”,她那个时候叫“爱情”的时候,啊!可以在沙漠上碰见一个你喜欢的一个人。而很多女孩子可能都愿意做三毛,但很多男孩子都愿意做荷西,会觉得在这片沙漠上能够……但是更多的我觉得,可能对于很多的男孩子,那一代的男孩子读她的书的时候提供
真美!你会觉得非常震撼的一种感觉,因为觉得她那种美是历经沧桑,然后历经人世的所有的、沉淀下来的一种美。王 宁:这种直观的冲击力。师永刚:后来我又看到大量的,她的年轻时候的不同时候的照片,但是我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是重要的,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撒谎的就是照片。因为这些照片上留着她当年的历史的眼神。比如1930年的她在照片上的样子,比如我们描述的某一段事件中的她的表情。因为她的表情组成了这个的历史。这种表情是没办法用我们的语言描述的。其实有一种东西是很可怕,我们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东西都变质了,因为它都带着我们的审美观,或者我们主观的判断,而这些东西在目前的状态下它是不会发生变异的。这一点就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们做一个,因为我想了解宋美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想知道大量的,我就想能不能找到大量的宋美龄的图片,用宋美龄图片的形式来告诉大家一个全新的,宋美龄究竟是什么样的。跟台湾的国民党大使馆,还有一位台湾的一个叫金峰的先生,他现在很有名气,他收藏了很多国民党人物的老照片,我看了这些照片都很震撼,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陌生感的东西是最容易打动人的,当时我们就想,干脆就用这个。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就想,第一,一定要有客观的、超越两岸的历史恩怨的这么一个角度去描述宋美龄。而且宋美龄的历史功过不是我们来评价的,而是我们作为一个记录者来呈现,来看。这本书能够让大家看得很轻松,又有历史感又有收藏感,同时又能够跟国内的、台湾的甚至美国的那些书区别出来,我们选择了以图为主。当时确实是想画传,六万字的文字,然后弄三百张图片,我们其实在写图片的下边的有一种东西,就是图说。王 宁:跟我们看到的三毛的书有关。师永刚:其实是一种连环画式的读法,只不过把它做成了一种书,所以我们做得这个传记,我们后来给它命名为“新传记体”,当时我们在做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只是想,怎么样让大家看到很多独家的东西,陌生的东西,没看过的东西。但是后来这种整体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它奠定了目前市面上的画传的一个基本体例,同时也给大家一个新的了解历史的方法。《宋美龄画传》还有一个好玩的故事。这本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出来,但是宋美龄好几次报病危。三年前,就是她去世前的十天,这本书终于报批下来了,我们就印出来了,最后上市的时候,老太太在我们这本书上市后十天去世了。然后这本书成为当时市面上最火急一时的畅销书。这本书现在目前为止印了341万本吧,6个版本,法文版、英文版、泰文版,都有。这个成功有很多是机缘的东西。王 宁:您第一次读三毛的书是什么时候?师永刚:13岁、14岁王 宁:哪本?师永刚:我记得是《雨季不再来》还是《撒哈拉的故事》,我现在不是想的特别清楚,应该是《撒哈拉的故事》。其实我相信不管很多男生还是女生,经历过那个阶段,跟三毛一块儿,读三毛、琼瑶的那一个阶段的这一代中学生、这一代人,大家可能受最大的感动就是从《撒哈拉》开始的,从三毛告诉我们那一个遥远的沙漠,跟她自己说出来的一个关于她跟荷西的爱情故事,大家开始熟悉她。王 宁:那是我们特别纯美的一个童话。王 宁:女生读三毛往往就是一个被三毛同化的过程,先是穿衣打扮——梳麻花辫、穿波西米亚长裙,然后就开始由表及里,作浪迹天涯的梦。我很好奇,男生受三毛的影响有什么实际的表现吗?师永刚:其实喜欢三毛的男生很多,这一代人现在应该是在30岁到35岁,甚至40岁左右的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喜欢她们的理由很奇怪,就像女孩子喜欢她,就像你们喜欢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想做这样的人。而很多男孩子,或者男人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他看到的是一种梦境似的东西,理想似的东西。因为我们看三毛的时候应该跟那个年代的背景搭上界,那个年代的背景是中国人刚刚有钱,世界刚刚在中国人的面前打开,他突然发现,啊,美国是那样好,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日本,还有一个更遥远的沙漠,还有这么样一个奇特的波西米娅的这么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可以走遍世界,而且可以在旅途中,我们今天叫“艳遇”,她那个时候叫“爱情”的时候,啊!可以在沙漠上碰见一个你喜欢的一个人。而很多女孩子可能都愿意做三毛,但很多男孩子都愿意做荷西,会觉得在这片沙漠上能够……但是更多的我觉得,可能对于很多的男孩子,那一代的男孩子读她的书的时候提供

王  宁:您第一次读三毛的书是什么时候?

师永刚:13岁、14岁

王  宁:哪本?

师永刚:我记得是《雨季不再来》还是《撒哈拉的故事》,我现在不是想的特别清楚,应该是《撒哈拉的故事》。其实我相信不管很多男生还是女生,经历过那个阶段,跟三毛一块儿,读三毛、琼瑶的那一个阶段的这一代中学生、这一代人,大家可能受最大的感动就是从《撒哈拉》开始的,从三毛告诉我们那一个遥远的沙漠,跟她自己说出来的一个关于她跟荷西的爱情故事,大家开始熟悉她。

王  宁:那是我们特别纯美的一个童话。

王 宁:女生读三毛往往就是一个被三毛同化的过程,先是穿衣打扮——梳麻花辫、穿波西米亚长裙,然后就开始由表及里,作浪迹天涯的梦。我很好奇,男生受三毛的影响有什么实际的表现吗?

师永刚:其实喜欢三毛的男生很多,这一代人现在应该是在30岁到35岁,甚至40岁左右的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喜欢她们的理由很奇怪,就像女孩子喜欢她,就像你们喜欢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想做这样的人。而很多男孩子,或者男人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他看到的是一种梦境似的东西,理想似的东西。因为我们看三毛的时候应该跟那个年代的背景搭上界,那个年代的背景是中国人刚刚有钱,世界刚刚在中国人的面前打开,他突然发现,啊,美国是那样好,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日本,还有一个更遥远的沙漠,还有这么样一个奇特的波西米娅的这么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可以走遍世界,而且可以在旅途中,我们今天叫“艳遇”,她那个时候叫“爱情”的时候,啊!可以在沙漠上碰见一个你喜欢的一个人。而很多女孩子可能都愿意做三毛,但很多男孩子都愿意做荷西,会觉得在这片沙漠上能够……但是更多的我觉得,可能对于很多的男孩子,那一代的男孩子读她的书的时候提供了一个想象力,提供了一个对于未来生活的一个向往、想象,以及对于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一个模样吧,画出来的一个遥远的模样。我觉得是这样的一种东西。

王 宁:在您的《三毛私家相册》的后记里有这样一句话“本书是一群三毛“粉丝”的私人行为的成果。是一本向三毛精神与三毛本人的致敬与怀念之作。”同样作为热爱三毛的读者,我想知道,您所指的三毛精神是什么?

师永刚:我觉得我心目中的三毛精神是不同阶段的,在那一个阶段里她是我遥远的想象的一个梦境,甚至我也有那种想法,有一天我能不能像她那样能够走遍世界,看到很多世界上很多自己看不到的东西。当然在今天,三毛那个时代所经历,她是一个青春传道者,我认为,那时她传授的很多青春的经验都是不同的,因为台湾比我们经济发达一点,它是四小龙之一嘛。她呢,已经提前体验,是我们今天正在体验的东西,她提前告诉我们了。那是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偶像的话,大家都看到了,啊,特别好!但是那时候我觉得她对我们精神上最大的就是提升我们的想象力。在今天我们重新看三毛,如果说三毛精神的话,我觉得三毛就是一个自由浪漫的一个灵魂,自由的一种精神,她是我们青春的布道者,她是我们青春的导师。我觉得这也是我们这一群人,三十多岁的这一群人,为什么大家还敢说,我是她的Fans,这其实是我们这一代人很羞于说出来的,说是谁的Fans的这么一代人。可以这么说,我们这一本书真是一群Fans做出来的,而且是跨越两岸三地的一群Fans。我们突然发现这一群Fans两岸在不同的阶段想象都是一样的。比如我们这一本书里边有两个作者,是台湾人,一个是中央社的,还有一个是著名作家,一个《印刻》文学杂志社的副社长,叫陈文芬小姐。我们为什么要邀请他们加盟呢?就是因为,其实这本书我们最早就已经写完了,就是我们写了一稿,人家觉得写得非常好,其实我们也采访她家人什么的,但是,总觉得读的时候隔,隔了一点!这个隔什么意思呢?我们无法想象,台湾人在三毛去世的时候,为什么她们很多女生会念什么“钟响了”“钟响了”,就是齐豫念的那首诗。为什么大家会集中起来念那首诗来怀念她呢?那种语境,那种氛围,以及那种精神的背景,这是我们无法传达的,而他们可以告诉你。

真美!你会觉得非常震撼的一种感觉,因为觉得她那种美是历经沧桑,然后历经人世的所有的、沉淀下来的一种美。王 宁:这种直观的冲击力。师永刚:后来我又看到大量的,她的年轻时候的不同时候的照片,但是我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是重要的,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撒谎的就是照片。因为这些照片上留着她当年的历史的眼神。比如1930年的她在照片上的样子,比如我们描述的某一段事件中的她的表情。因为她的表情组成了这个的历史。这种表情是没办法用我们的语言描述的。其实有一种东西是很可怕,我们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东西都变质了,因为它都带着我们的审美观,或者我们主观的判断,而这些东西在目前的状态下它是不会发生变异的。这一点就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们做一个,因为我想了解宋美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想知道大量的,我就想能不能找到大量的宋美龄的图片,用宋美龄图片的形式来告诉大家一个全新的,宋美龄究竟是什么样的。跟台湾的国民党大使馆,还有一位台湾的一个叫金峰的先生,他现在很有名气,他收藏了很多国民党人物的老照片,我看了这些照片都很震撼,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陌生感的东西是最容易打动人的,当时我们就想,干脆就用这个。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就想,第一,一定要有客观的、超越两岸的历史恩怨的这么一个角度去描述宋美龄。而且宋美龄的历史功过不是我们来评价的,而是我们作为一个记录者来呈现,来看。这本书能够让大家看得很轻松,又有历史感又有收藏感,同时又能够跟国内的、台湾的甚至美国的那些书区别出来,我们选择了以图为主。当时确实是想画传,六万字的文字,然后弄三百张图片,我们其实在写图片的下边的有一种东西,就是图说。王 宁:跟我们看到的三毛的书有关。师永刚:其实是一种连环画式的读法,只不过把它做成了一种书,所以我们做得这个传记,我们后来给它命名为“新传记体”,当时我们在做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只是想,怎么样让大家看到很多独家的东西,陌生的东西,没看过的东西。但是后来这种整体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它奠定了目前市面上的画传的一个基本体例,同时也给大家一个新的了解历史的方法。《宋美龄画传》还有一个好玩的故事。这本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出来,但是宋美龄好几次报病危。三年前,就是她去世前的十天,这本书终于报批下来了,我们就印出来了,最后上市的时候,老太太在我们这本书上市后十天去世了。然后这本书成为当时市面上最火急一时的畅销书。这本书现在目前为止印了341万本吧,6个版本,法文版、英文版、泰文版,都有。这个成功有很多是机缘的东西。王 宁:您第一次读三毛的书是什么时候?师永刚:13岁、14岁王 宁:哪本?师永刚:我记得是《雨季不再来》还是《撒哈拉的故事》,我现在不是想的特别清楚,应该是《撒哈拉的故事》。其实我相信不管很多男生还是女生,经历过那个阶段,跟三毛一块儿,读三毛、琼瑶的那一个阶段的这一代中学生、这一代人,大家可能受最大的感动就是从《撒哈拉》开始的,从三毛告诉我们那一个遥远的沙漠,跟她自己说出来的一个关于她跟荷西的爱情故事,大家开始熟悉她。王 宁:那是我们特别纯美的一个童话。王 宁:女生读三毛往往就是一个被三毛同化的过程,先是穿衣打扮——梳麻花辫、穿波西米亚长裙,然后就开始由表及里,作浪迹天涯的梦。我很好奇,男生受三毛的影响有什么实际的表现吗?师永刚:其实喜欢三毛的男生很多,这一代人现在应该是在30岁到35岁,甚至40岁左右的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喜欢她们的理由很奇怪,就像女孩子喜欢她,就像你们喜欢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想做这样的人。而很多男孩子,或者男人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他看到的是一种梦境似的东西,理想似的东西。因为我们看三毛的时候应该跟那个年代的背景搭上界,那个年代的背景是中国人刚刚有钱,世界刚刚在中国人的面前打开,他突然发现,啊,美国是那样好,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日本,还有一个更遥远的沙漠,还有这么样一个奇特的波西米娅的这么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可以走遍世界,而且可以在旅途中,我们今天叫“艳遇”,她那个时候叫“爱情”的时候,啊!可以在沙漠上碰见一个你喜欢的一个人。而很多女孩子可能都愿意做三毛,但很多男孩子都愿意做荷西,会觉得在这片沙漠上能够……但是更多的我觉得,可能对于很多的男孩子,那一代的男孩子读她的书的时候提供

师永刚:你可以在每一个地方看到她写过的,她说过的,她发生过的一些事情。这是一点。第二点我们还挖掘出来了她在去世前半年的时候她在成都,就是从王洛宾那边出来然后到成都散心的时候,有一个著名的摄影师叫萧全,也是我的朋友。他拍过很多人,谭盾啊、杨丽萍啊。那时他刚刚出道不久,然后碰到了三毛,拿一个很破的相机拍摄了一组镜头,很漂亮的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