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读者老板/一个没有头发的中年人  

2005-12-13 12: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在沸腾鱼乡与读者老板彭长城共吃水煮鱼.
老彭是我认识经年的好友\老师兼职老兄.
我喜欢这本杂志始于一九九七年间一起去遥远的新疆的边防部队慰问.
实际上是一次快乐的旅行.
时年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
老彭是这本杂志的副主编.主编是老胡,胡亚权,他们均称其为半仙.
但从未给我算过命.
与他们结成好友,这本杂志的命运似乎早已与我联在了一起.读者是中国某种文化的一部分,已不仅仅只是一本杂志那么简单.当然,我喜欢的仍然是他们的人,老胡,老彭.还有他们各个奇怪而又有趣的编辑.是晚,我们六人喝掉四瓶黄酒.似未尽兴.晚失眠数度看到一个人在与我打电话,但他说了些什么呢,我一直没有听清.象没有听清昨天寒冷中某人的话一样,我的心乱了.
但我倒是给他算过命:在那次旅行过后的副产品是,我给他们写了一本<读者时代>的书.
这本书中我写胡亚权的部分是这样的:
乡绅的命运.
得意之笔.老彭现在是读者杂志的社长了.他的头上戴顶皮帽,嘲笑着我的布帽子的垮垮的样子.试图要我卖一顶帽子戴.但我们都知道,戴帽子的最大功能已不是防寒,而是庶挡岁月的痕迹,我们掉了太多的头发.老彭得意的地方是他的杂志现在发行到了九百多万,马上就要冲过千万的得意洋溢在他的脸上,这对我们每期仅有十多万本的杂志来说,几乎羞愧难挡.当然,我看得出来,他故意在控制着这本杂志的发行节奏.因为一千万对他来说,好象只是一个随时可以冲过的关口.读者杂志的命运与我似乎命中相连.给他们写传,再写文字,再
老胡在无数场合,当然我不在场的情况下,承认,我说对了他的一生.
这是我的得意之笔.
读者老板/一个没有头发的中年人 - 师永刚 - 师永刚
老彭现在是读者杂志的社长了.
与他们结成好友,这本杂志的命运似乎早已与我联在了一起.读者是中国某种文化的一部分,已不仅仅只是一本杂志那么简单.当然,我喜欢的仍然是他们的人,老胡,老彭.还有他们各个奇怪而又有趣的编辑.是晚,我们六人喝掉四瓶黄酒.似未尽兴.晚失眠数度看到一个人在与我打电话,但他说了些什么呢,我一直没有听清.象没有听清昨天寒冷中某人的话一样,我的心乱了.
他的头上戴顶皮帽,嘲笑着我的布帽子的垮垮的样子.试图要我卖一顶帽子戴.但我们都知道,戴帽子的最大功能已不是防寒,而是庶挡岁月的痕迹,我们掉了太多的头发.
 
老彭得意的地方是他的杂志现在发行到了九百多万,马上就要冲过千万的得意洋溢在他的脸上,这对我们每期仅有十多万本的杂志来说,几乎羞愧难挡.
得意之笔.老彭现在是读者杂志的社长了.他的头上戴顶皮帽,嘲笑着我的布帽子的垮垮的样子.试图要我卖一顶帽子戴.但我们都知道,戴帽子的最大功能已不是防寒,而是庶挡岁月的痕迹,我们掉了太多的头发.老彭得意的地方是他的杂志现在发行到了九百多万,马上就要冲过千万的得意洋溢在他的脸上,这对我们每期仅有十多万本的杂志来说,几乎羞愧难挡.当然,我看得出来,他故意在控制着这本杂志的发行节奏.因为一千万对他来说,好象只是一个随时可以冲过的关口.读者杂志的命运与我似乎命中相连.给他们写传,再写文字,再
当然,我看得出来,他故意在控制着这本杂志的发行节奏.
因为一千万对他来说,好象只是一个随时可以冲过的关口.
 
与他们结成好友,这本杂志的命运似乎早已与我联在了一起.读者是中国某种文化的一部分,已不仅仅只是一本杂志那么简单.当然,我喜欢的仍然是他们的人,老胡,老彭.还有他们各个奇怪而又有趣的编辑.是晚,我们六人喝掉四瓶黄酒.似未尽兴.晚失眠数度看到一个人在与我打电话,但他说了些什么呢,我一直没有听清.象没有听清昨天寒冷中某人的话一样,我的心乱了.
读者杂志的命运与我似乎命中相连.
给他们写传,再写文字,再与他们结成好友,这本杂志的命运似乎早已与我联在了一起.
读者是中国某种文化的一部分,已不仅仅只是一本杂志那么简单.
与他们结成好友,这本杂志的命运似乎早已与我联在了一起.读者是中国某种文化的一部分,已不仅仅只是一本杂志那么简单.当然,我喜欢的仍然是他们的人,老胡,老彭.还有他们各个奇怪而又有趣的编辑.是晚,我们六人喝掉四瓶黄酒.似未尽兴.晚失眠数度看到一个人在与我打电话,但他说了些什么呢,我一直没有听清.象没有听清昨天寒冷中某人的话一样,我的心乱了.
 
 
当然,我喜欢的仍然是他们的人,老胡,老彭.\还有他们各个奇怪而又有趣的编辑.
 
是晚,我们六人喝掉四瓶黄酒.
似未尽兴.
昨晚在沸腾鱼乡与读者老板彭长城共吃水煮鱼.老彭是我认识经年的好友老师兼职老兄.我喜欢这本杂志始于一九九七年间一起去遥远的新疆的边防部队慰问.实际上是一次快乐的旅行.时年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任职.老彭是这本杂志的副主编.主编是老胡,胡亚权,他们均称其为半仙.但从未给我算过命.但我倒是给他算过命:在那次旅行过后的副产品是,我给他们写了一本<读者时代>的书.这本书中我写胡亚权的部分是这样的:乡绅的命运.老胡在无数场合,当然我不在场的情况下,承认,我说对了他的一生.这是我的
 
晚失眠
数度看到一个人在与我打电话,但他说了些什么呢,我一直没有听清.
象没有听清昨天寒冷中某人的话一样,我的心乱了.
 
 
与他们结成好友,这本杂志的命运似乎早已与我联在了一起.读者是中国某种文化的一部分,已不仅仅只是一本杂志那么简单.当然,我喜欢的仍然是他们的人,老胡,老彭.还有他们各个奇怪而又有趣的编辑.是晚,我们六人喝掉四瓶黄酒.似未尽兴.晚失眠数度看到一个人在与我打电话,但他说了些什么呢,我一直没有听清.象没有听清昨天寒冷中某人的话一样,我的心乱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