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在博客上应当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2005-12-03 15:0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搞的巨左。走的也是一种让老外叫好,国家机器生气的话,然后再博客到国外,再搏取一张出国访问证书。路数不错,据称很有用,有好几个牙就是这样出去的。所以此也是说话一种。但我就是无法也不敢他的名字说出来。这也牵涉到真话假话的问题。当然真话还是有的。比如听说“某子梅”开了个播客,牙特历害,里面全是真话,一个男生被女生在床上采访,牙竟说自己的肾不好。倒是真话。第二遍不敢听了。从此我想听过此声音广播的男生,会对所有的女生心生警惕吧。说了一摞闲话。在博上说真话还是假话的问题,仍然存在心间。只是,今次说的算是真话吧。
搞的巨左。走的也是一种让老外叫好,国家机器生气的话,然后再博客到国外,再搏取一张出国访问证书。路数不错,据称很有用,有好几个牙就是这样出去的。所以此也是说话一种。但我就是无法也不敢他的名字说出来。这也牵涉到真话假话的问题。当然真话还是有的。比如听说“某子梅”开了个播客,牙特历害,里面全是真话,一个男生被女生在床上采访,牙竟说自己的肾不好。倒是真话。第二遍不敢听了。从此我想听过此声音广播的男生,会对所有的女生心生警惕吧。说了一摞闲话。在博上说真话还是假话的问题,仍然存在心间。只是,今次说的算是真话吧。

在博客上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含量。因本人当天下午四时拒了这牙。这牙还真以为我在加班。是为一例。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到此并不足以显出上博客的重要性,问题是,你在这上面如果仅展示公共思考类的东西,是否太显摆了。有好几日,有好些东西实在不愿意放到博客上,比如与某一起吃饭,比如与某一起聊天,都是“公共人物”,明眼者一眼就可以知道你在说谁,这就让我在下笔时颇费思量。所以只好选择不写,但不能太空,就放一九九九年之前的文青时代的“做作”作品,来充数。但立即就招来了批评,批评者称,你看谁把这当成一个作品集散地了。博客最大的功能就是日记,流水帐?于是耐心学习各方好手的打字之作。看人家如何写日记。发现了一些好窍门。如三联帮的几位小资代表,以主编为首,来串起自己的周边名记,大家互想在博上吹捧以及“调青式”的互相使眼色,说点对方的隐私来博取这本杂志的读者的观后快感。有意思,我就是一个常客。发现这几个人的点击挺高的。当然,也有一牙,在博上狂聊各种高深的国家机器之类的良心之作,一看就是给老外看的,把自己

忽然觉得这是个问题。

搞的巨左。走的也是一种让老外叫好,国家机器生气的话,然后再博客到国外,再搏取一张出国访问证书。路数不错,据称很有用,有好几个牙就是这样出去的。所以此也是说话一种。但我就是无法也不敢他的名字说出来。这也牵涉到真话假话的问题。当然真话还是有的。比如听说“某子梅”开了个播客,牙特历害,里面全是真话,一个男生被女生在床上采访,牙竟说自己的肾不好。倒是真话。第二遍不敢听了。从此我想听过此声音广播的男生,会对所有的女生心生警惕吧。说了一摞闲话。在博上说真话还是假话的问题,仍然存在心间。只是,今次说的算是真话吧。

搞的巨左。走的也是一种让老外叫好,国家机器生气的话,然后再博客到国外,再搏取一张出国访问证书。路数不错,据称很有用,有好几个牙就是这样出去的。所以此也是说话一种。但我就是无法也不敢他的名字说出来。这也牵涉到真话假话的问题。当然真话还是有的。比如听说“某子梅”开了个播客,牙特历害,里面全是真话,一个男生被女生在床上采访,牙竟说自己的肾不好。倒是真话。第二遍不敢听了。从此我想听过此声音广播的男生,会对所有的女生心生警惕吧。说了一摞闲话。在博上说真话还是假话的问题,仍然存在心间。只是,今次说的算是真话吧。 

含量。因本人当天下午四时拒了这牙。这牙还真以为我在加班。是为一例。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到此并不足以显出上博客的重要性,问题是,你在这上面如果仅展示公共思考类的东西,是否太显摆了。有好几日,有好些东西实在不愿意放到博客上,比如与某一起吃饭,比如与某一起聊天,都是“公共人物”,明眼者一眼就可以知道你在说谁,这就让我在下笔时颇费思量。所以只好选择不写,但不能太空,就放一九九九年之前的文青时代的“做作”作品,来充数。但立即就招来了批评,批评者称,你看谁把这当成一个作品集散地了。博客最大的功能就是日记,流水帐?于是耐心学习各方好手的打字之作。看人家如何写日记。发现了一些好窍门。如三联帮的几位小资代表,以主编为首,来串起自己的周边名记,大家互想在博上吹捧以及“调青式”的互相使眼色,说点对方的隐私来博取这本杂志的读者的观后快感。有意思,我就是一个常客。发现这几个人的点击挺高的。当然,也有一牙,在博上狂聊各种高深的国家机器之类的良心之作,一看就是给老外看的,把自己博客开张数周,正天人五人六地把自己的交际,饭局以及各种各样的咸淡事感叹了一个遍,突然发现,自己一下子遇到了麻烦,说话的麻烦。

 

之前看人博上风起云涌,骂一些各种各样的明星或者顺便把人给捎上打击一番,再然后把自己的交际交待一下,这样的东西象个日记,有的是周记,刚开始觉得这东西好方便,一下省去了与人交往时的打招呼的麻烦事,想了解城中名人或者某些哥们,只要上他们的博去逛逛,就可以知道这小子或者这少女的日常故事。

但日常也就日常了,却发现,这些家伙说的话,全不是真话,起码不是关于自己的真话。

有一半不过是表现的自己的公共生活或者公共思考,大不了是把自己当天的交际挑可以面众的显摆一下而已。

 

搞的巨左。走的也是一种让老外叫好,国家机器生气的话,然后再博客到国外,再搏取一张出国访问证书。路数不错,据称很有用,有好几个牙就是这样出去的。所以此也是说话一种。但我就是无法也不敢他的名字说出来。这也牵涉到真话假话的问题。当然真话还是有的。比如听说“某子梅”开了个播客,牙特历害,里面全是真话,一个男生被女生在床上采访,牙竟说自己的肾不好。倒是真话。第二遍不敢听了。从此我想听过此声音广播的男生,会对所有的女生心生警惕吧。说了一摞闲话。在博上说真话还是假话的问题,仍然存在心间。只是,今次说的算是真话吧。

我时常上朋友大山的机拍网站去看看,这牙常把每天与他饭局的男女的形象扔到博上。有天我与他晚饭,第二天,一牙打电话给我,说,你牙装什么呀,不是说晚上加班吗,怎么与另一牙去吃饭了。

在博客上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忽然觉得这是个问题。博客开张数周,正天人五人六地把自己的交际,饭局以及各种各样的咸淡事感叹了一个遍,突然发现,自己一下子遇到了麻烦,说话的麻烦。之前看人博上风起云涌,骂一些各种各样的明星或者顺便把人给捎上打击一番,再然后把自己的交际交待一下,这样的东西象个日记,有的是周记,刚开始觉得这东西好方便,一下省去了与人交往时的打招呼的麻烦事,想了解城中名人或者某些哥们,只要上他们的博去逛逛,就可以知道这小子或者这少女的日常故事。但日常也就日常了,却发现,这些家伙说的话,全不是真话,起码不是关于自己的真话。有一半不过是表现的自己的公共生活或者公共思考,大不了是把自己当天的交际挑可以面众的显摆一下而已。我时常上朋友大山的机拍网站去看看,这牙常把每天与他饭局的男女的形象扔到博上。有天我与他晚饭,第二天,一牙打电话给我,说,你牙装什么呀,不是说晚上加班吗,怎么与另一牙去吃饭了。我义正词言半天,在他的的连接面前哑口。当时感到背后一麻。这谎说的,真没有技术

我义正词言半天,在他的的连接面前哑口。当时感到背后一麻。这谎说的,真没有技术含量。

搞的巨左。走的也是一种让老外叫好,国家机器生气的话,然后再博客到国外,再搏取一张出国访问证书。路数不错,据称很有用,有好几个牙就是这样出去的。所以此也是说话一种。但我就是无法也不敢他的名字说出来。这也牵涉到真话假话的问题。当然真话还是有的。比如听说“某子梅”开了个播客,牙特历害,里面全是真话,一个男生被女生在床上采访,牙竟说自己的肾不好。倒是真话。第二遍不敢听了。从此我想听过此声音广播的男生,会对所有的女生心生警惕吧。说了一摞闲话。在博上说真话还是假话的问题,仍然存在心间。只是,今次说的算是真话吧。

因本人当天下午四时拒了这牙。这牙还真以为我在加班。

搞的巨左。走的也是一种让老外叫好,国家机器生气的话,然后再博客到国外,再搏取一张出国访问证书。路数不错,据称很有用,有好几个牙就是这样出去的。所以此也是说话一种。但我就是无法也不敢他的名字说出来。这也牵涉到真话假话的问题。当然真话还是有的。比如听说“某子梅”开了个播客,牙特历害,里面全是真话,一个男生被女生在床上采访,牙竟说自己的肾不好。倒是真话。第二遍不敢听了。从此我想听过此声音广播的男生,会对所有的女生心生警惕吧。说了一摞闲话。在博上说真话还是假话的问题,仍然存在心间。只是,今次说的算是真话吧。

是为一例。

在博客上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忽然觉得这是个问题。博客开张数周,正天人五人六地把自己的交际,饭局以及各种各样的咸淡事感叹了一个遍,突然发现,自己一下子遇到了麻烦,说话的麻烦。之前看人博上风起云涌,骂一些各种各样的明星或者顺便把人给捎上打击一番,再然后把自己的交际交待一下,这样的东西象个日记,有的是周记,刚开始觉得这东西好方便,一下省去了与人交往时的打招呼的麻烦事,想了解城中名人或者某些哥们,只要上他们的博去逛逛,就可以知道这小子或者这少女的日常故事。但日常也就日常了,却发现,这些家伙说的话,全不是真话,起码不是关于自己的真话。有一半不过是表现的自己的公共生活或者公共思考,大不了是把自己当天的交际挑可以面众的显摆一下而已。我时常上朋友大山的机拍网站去看看,这牙常把每天与他饭局的男女的形象扔到博上。有天我与他晚饭,第二天,一牙打电话给我,说,你牙装什么呀,不是说晚上加班吗,怎么与另一牙去吃饭了。我义正词言半天,在他的的连接面前哑口。当时感到背后一麻。这谎说的,真没有技术

 

 

含量。因本人当天下午四时拒了这牙。这牙还真以为我在加班。是为一例。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到此并不足以显出上博客的重要性,问题是,你在这上面如果仅展示公共思考类的东西,是否太显摆了。有好几日,有好些东西实在不愿意放到博客上,比如与某一起吃饭,比如与某一起聊天,都是“公共人物”,明眼者一眼就可以知道你在说谁,这就让我在下笔时颇费思量。所以只好选择不写,但不能太空,就放一九九九年之前的文青时代的“做作”作品,来充数。但立即就招来了批评,批评者称,你看谁把这当成一个作品集散地了。博客最大的功能就是日记,流水帐?于是耐心学习各方好手的打字之作。看人家如何写日记。发现了一些好窍门。如三联帮的几位小资代表,以主编为首,来串起自己的周边名记,大家互想在博上吹捧以及“调青式”的互相使眼色,说点对方的隐私来博取这本杂志的读者的观后快感。有意思,我就是一个常客。发现这几个人的点击挺高的。当然,也有一牙,在博上狂聊各种高深的国家机器之类的良心之作,一看就是给老外看的,把自己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到此并不足以显出上博客的重要性,问题是,你在这上面如果仅展示公共思考类的东西,是否太显摆了。

在博客上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忽然觉得这是个问题。博客开张数周,正天人五人六地把自己的交际,饭局以及各种各样的咸淡事感叹了一个遍,突然发现,自己一下子遇到了麻烦,说话的麻烦。之前看人博上风起云涌,骂一些各种各样的明星或者顺便把人给捎上打击一番,再然后把自己的交际交待一下,这样的东西象个日记,有的是周记,刚开始觉得这东西好方便,一下省去了与人交往时的打招呼的麻烦事,想了解城中名人或者某些哥们,只要上他们的博去逛逛,就可以知道这小子或者这少女的日常故事。但日常也就日常了,却发现,这些家伙说的话,全不是真话,起码不是关于自己的真话。有一半不过是表现的自己的公共生活或者公共思考,大不了是把自己当天的交际挑可以面众的显摆一下而已。我时常上朋友大山的机拍网站去看看,这牙常把每天与他饭局的男女的形象扔到博上。有天我与他晚饭,第二天,一牙打电话给我,说,你牙装什么呀,不是说晚上加班吗,怎么与另一牙去吃饭了。我义正词言半天,在他的的连接面前哑口。当时感到背后一麻。这谎说的,真没有技术有好几日,有好些东西实在不愿意放到博客上,比如与某一起吃饭,比如与某一起聊天,都是“公共人物”,明眼者一眼就可以知道你在说谁,这就让我在下笔时颇费思量。所以只好选择不写,但不能太空,就放一九九九年之前的文青时代的“做作”作品,来充数。

但立即就招来了批评,批评者称,你看谁把这当成一个作品集散地了。

含量。因本人当天下午四时拒了这牙。这牙还真以为我在加班。是为一例。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到此并不足以显出上博客的重要性,问题是,你在这上面如果仅展示公共思考类的东西,是否太显摆了。有好几日,有好些东西实在不愿意放到博客上,比如与某一起吃饭,比如与某一起聊天,都是“公共人物”,明眼者一眼就可以知道你在说谁,这就让我在下笔时颇费思量。所以只好选择不写,但不能太空,就放一九九九年之前的文青时代的“做作”作品,来充数。但立即就招来了批评,批评者称,你看谁把这当成一个作品集散地了。博客最大的功能就是日记,流水帐?于是耐心学习各方好手的打字之作。看人家如何写日记。发现了一些好窍门。如三联帮的几位小资代表,以主编为首,来串起自己的周边名记,大家互想在博上吹捧以及“调青式”的互相使眼色,说点对方的隐私来博取这本杂志的读者的观后快感。有意思,我就是一个常客。发现这几个人的点击挺高的。当然,也有一牙,在博上狂聊各种高深的国家机器之类的良心之作,一看就是给老外看的,把自己 

 

博客最大的功能就是日记,流水帐?

含量。因本人当天下午四时拒了这牙。这牙还真以为我在加班。是为一例。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到此并不足以显出上博客的重要性,问题是,你在这上面如果仅展示公共思考类的东西,是否太显摆了。有好几日,有好些东西实在不愿意放到博客上,比如与某一起吃饭,比如与某一起聊天,都是“公共人物”,明眼者一眼就可以知道你在说谁,这就让我在下笔时颇费思量。所以只好选择不写,但不能太空,就放一九九九年之前的文青时代的“做作”作品,来充数。但立即就招来了批评,批评者称,你看谁把这当成一个作品集散地了。博客最大的功能就是日记,流水帐?于是耐心学习各方好手的打字之作。看人家如何写日记。发现了一些好窍门。如三联帮的几位小资代表,以主编为首,来串起自己的周边名记,大家互想在博上吹捧以及“调青式”的互相使眼色,说点对方的隐私来博取这本杂志的读者的观后快感。有意思,我就是一个常客。发现这几个人的点击挺高的。当然,也有一牙,在博上狂聊各种高深的国家机器之类的良心之作,一看就是给老外看的,把自己 

于是耐心学习各方好手的打字之作。看人家如何写日记。

在博客上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忽然觉得这是个问题。博客开张数周,正天人五人六地把自己的交际,饭局以及各种各样的咸淡事感叹了一个遍,突然发现,自己一下子遇到了麻烦,说话的麻烦。之前看人博上风起云涌,骂一些各种各样的明星或者顺便把人给捎上打击一番,再然后把自己的交际交待一下,这样的东西象个日记,有的是周记,刚开始觉得这东西好方便,一下省去了与人交往时的打招呼的麻烦事,想了解城中名人或者某些哥们,只要上他们的博去逛逛,就可以知道这小子或者这少女的日常故事。但日常也就日常了,却发现,这些家伙说的话,全不是真话,起码不是关于自己的真话。有一半不过是表现的自己的公共生活或者公共思考,大不了是把自己当天的交际挑可以面众的显摆一下而已。我时常上朋友大山的机拍网站去看看,这牙常把每天与他饭局的男女的形象扔到博上。有天我与他晚饭,第二天,一牙打电话给我,说,你牙装什么呀,不是说晚上加班吗,怎么与另一牙去吃饭了。我义正词言半天,在他的的连接面前哑口。当时感到背后一麻。这谎说的,真没有技术发现了一些好窍门。

如三联帮的几位小资代表,以主编为首,来串起自己的周边名记,大家互想在博上吹捧以及“调青式”的互相使眼色,说点对方的隐私来博取这本杂志的读者的观后快感。有意思,我就是一个常客。发现这几个人的点击挺高的。

搞的巨左。走的也是一种让老外叫好,国家机器生气的话,然后再博客到国外,再搏取一张出国访问证书。路数不错,据称很有用,有好几个牙就是这样出去的。所以此也是说话一种。但我就是无法也不敢他的名字说出来。这也牵涉到真话假话的问题。当然真话还是有的。比如听说“某子梅”开了个播客,牙特历害,里面全是真话,一个男生被女生在床上采访,牙竟说自己的肾不好。倒是真话。第二遍不敢听了。从此我想听过此声音广播的男生,会对所有的女生心生警惕吧。说了一摞闲话。在博上说真话还是假话的问题,仍然存在心间。只是,今次说的算是真话吧。 

当然,也有一牙,在博上狂聊各种高深的国家机器之类的良心之作,一看就是给老外看的,把自己搞的巨左。走的也是一种让老外叫好,国家机器生气的话,然后再博客到国外,再搏取一张出国访问证书。路数不错,据称很有用,有好几个牙就是这样出去的。

在博客上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忽然觉得这是个问题。博客开张数周,正天人五人六地把自己的交际,饭局以及各种各样的咸淡事感叹了一个遍,突然发现,自己一下子遇到了麻烦,说话的麻烦。之前看人博上风起云涌,骂一些各种各样的明星或者顺便把人给捎上打击一番,再然后把自己的交际交待一下,这样的东西象个日记,有的是周记,刚开始觉得这东西好方便,一下省去了与人交往时的打招呼的麻烦事,想了解城中名人或者某些哥们,只要上他们的博去逛逛,就可以知道这小子或者这少女的日常故事。但日常也就日常了,却发现,这些家伙说的话,全不是真话,起码不是关于自己的真话。有一半不过是表现的自己的公共生活或者公共思考,大不了是把自己当天的交际挑可以面众的显摆一下而已。我时常上朋友大山的机拍网站去看看,这牙常把每天与他饭局的男女的形象扔到博上。有天我与他晚饭,第二天,一牙打电话给我,说,你牙装什么呀,不是说晚上加班吗,怎么与另一牙去吃饭了。我义正词言半天,在他的的连接面前哑口。当时感到背后一麻。这谎说的,真没有技术

所以此也是说话一种。但我就是无法也不敢他的名字说出来。这也牵涉到真话假话的问题。

搞的巨左。走的也是一种让老外叫好,国家机器生气的话,然后再博客到国外,再搏取一张出国访问证书。路数不错,据称很有用,有好几个牙就是这样出去的。所以此也是说话一种。但我就是无法也不敢他的名字说出来。这也牵涉到真话假话的问题。当然真话还是有的。比如听说“某子梅”开了个播客,牙特历害,里面全是真话,一个男生被女生在床上采访,牙竟说自己的肾不好。倒是真话。第二遍不敢听了。从此我想听过此声音广播的男生,会对所有的女生心生警惕吧。说了一摞闲话。在博上说真话还是假话的问题,仍然存在心间。只是,今次说的算是真话吧。 

当然真话还是有的。比如听说“某子梅”开了个播客,牙特历害,里面全是真话,一个男生被女生在床上采访,牙竟说自己的肾不好。倒是真话。第二遍不敢听了。从此我想听过此声音广播的男生,会对所有的女生心生警惕吧。

 

在博客上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忽然觉得这是个问题。博客开张数周,正天人五人六地把自己的交际,饭局以及各种各样的咸淡事感叹了一个遍,突然发现,自己一下子遇到了麻烦,说话的麻烦。之前看人博上风起云涌,骂一些各种各样的明星或者顺便把人给捎上打击一番,再然后把自己的交际交待一下,这样的东西象个日记,有的是周记,刚开始觉得这东西好方便,一下省去了与人交往时的打招呼的麻烦事,想了解城中名人或者某些哥们,只要上他们的博去逛逛,就可以知道这小子或者这少女的日常故事。但日常也就日常了,却发现,这些家伙说的话,全不是真话,起码不是关于自己的真话。有一半不过是表现的自己的公共生活或者公共思考,大不了是把自己当天的交际挑可以面众的显摆一下而已。我时常上朋友大山的机拍网站去看看,这牙常把每天与他饭局的男女的形象扔到博上。有天我与他晚饭,第二天,一牙打电话给我,说,你牙装什么呀,不是说晚上加班吗,怎么与另一牙去吃饭了。我义正词言半天,在他的的连接面前哑口。当时感到背后一麻。这谎说的,真没有技术说了一摞闲话。

在博上说真话还是假话的问题,仍然存在心间。

只是,今次说的算是真话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