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澶ц繛锛岀鐗?  

2007-02-05 00: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遂拒绝再看所谓的日本人进旅顺后,屠城之处的万人坑遗址。我不想再看所谓的过去伤感的遗址,也不想再增加所谓的国家与民族的痛疼,但我相信,恨永远其实就在那些地面上标示着,当这个国家还把那些所谓的疼痛当成国 耻保存的时候,我也保存着。 我曾是战士。 旅顺至少是一个国耻标本。四日晨的暖阳中,我看到遗址,看到一九零四年,看到清国海军,中国海军,看到窄如虎口的旅顺港口,老虎死去,或者睡去,都令我心冷,心疼,心恨。 三、大连某机构邀请我来的时候,我说了几个条件,一是不可以签售。二是不能人数太多。 第一个要求没有被答应。第二个要求也没有被答应。 一群人,上百人,或者是更多的人。他们想知道一个人的故事。 我讲了。 其实这样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是一个谜。她们认为,这个谜,其实对于他们来说, 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是一个于他们相关的品牌。我只是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三号的大连,我应这些人的 邀请。面对另外一些人,也许是几百人,或者更多,他们想要什么呢,我讲了一个也许与我相关的故事,也许并不与自己相一致的故事。 但我感谢他们的掌声,感谢这些人给我的自信。 或者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时候。 我讲了自己与传媒的关系。讲了与书的关系,惟独忘记了自己是谁? 但他们的掌声与当地媒体的报道,给了我自信。也许我是
一、 冬天大海,巨大无边,春阳巨烈,大海广泛,突然心中块垒消尽。视海中数块礁石如无物。 想大哮,想流泪,因为这一坑水。 二日,我与友一起坐大连造船厂边的大海边,无语。 三日,我一人。独坐深夜时分的大海,巨浪细语,内心波涛无尽,我闭目无语,大海,我读懂了你,你读懂了立春时分的这个人吗。 二、几个日本人跪在那个叫作尔灵山的地方。他们跪下来,为某些日本人祈福。那是一个子弹的形象。我被某按排赴这个地方去吊古,立春时分的大连海滨令人难忘。海随山转,山随海移。一路上被大海的巨大所吸引与郁郁的心开始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所谓景区击中。我不喜这个地方。爬山上去的时候,她们说这个地方叫作二零三高地。被某个攻占此地的日本人改成了尔灵山。纪念日人战胜.旅顺,一个可以让我这个曾经的军人头皮发麻的地方,这个位于旅顺国家森林公园区中的高地,叫作老爷山。当地人称其二零三高地。是为这个高地的海拔为二零三米。他们带我来这个地方,是因为此为日俄战争争夺战中俄军后路防线西部的制高点,一九零四年十二月五日,日军以伤死170000多人的代价将此高地攻克。俄军自此退出大连。后来偶尔在阿信等剧中看到这个高地的出现。这个高地标志着某种中国人的心理痛苦。看到那几个日本人跪在此处,祭其祖先之时,内心升腾起某种痛苦与恨。遂恨恨离去。那是我曾经的军旅情感作怪,或者是祖国心

 

一、 冬天大海,巨大无边,春阳巨烈,大海广泛,突然心中块垒消尽。视海中数块礁石如无物。 想大哮,想流泪,因为这一坑水。 二日,我与友一起坐大连造船厂边的大海边,无语。 三日,我一人。独坐深夜时分的大海,巨浪细语,内心波涛无尽,我闭目无语,大海,我读懂了你,你读懂了立春时分的这个人吗。 二、几个日本人跪在那个叫作尔灵山的地方。他们跪下来,为某些日本人祈福。那是一个子弹的形象。我被某按排赴这个地方去吊古,立春时分的大连海滨令人难忘。海随山转,山随海移。一路上被大海的巨大所吸引与郁郁的心开始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所谓景区击中。我不喜这个地方。爬山上去的时候,她们说这个地方叫作二零三高地。被某个攻占此地的日本人改成了尔灵山。纪念日人战胜.旅顺,一个可以让我这个曾经的军人头皮发麻的地方,这个位于旅顺国家森林公园区中的高地,叫作老爷山。当地人称其二零三高地。是为这个高地的海拔为二零三米。他们带我来这个地方,是因为此为日俄战争争夺战中俄军后路防线西部的制高点,一九零四年十二月五日,日军以伤死170000多人的代价将此高地攻克。俄军自此退出大连。后来偶尔在阿信等剧中看到这个高地的出现。这个高地标志着某种中国人的心理痛苦。看到那几个日本人跪在此处,祭其祖先之时,内心升腾起某种痛苦与恨。遂恨恨离去。那是我曾经的军旅情感作怪,或者是祖国心一、

冬天大海,巨大无边,春阳巨烈,大海广泛,突然心中块垒消尽。视海中数块礁石如无物。

情。遂拒绝再看所谓的日本人进旅顺后,屠城之处的万人坑遗址。我不想再看所谓的过去伤感的遗址,也不想再增加所谓的国家与民族的痛疼,但我相信,恨永远其实就在那些地面上标示着,当这个国家还把那些所谓的疼痛当成国 耻保存的时候,我也保存着。 我曾是战士。 旅顺至少是一个国耻标本。四日晨的暖阳中,我看到遗址,看到一九零四年,看到清国海军,中国海军,看到窄如虎口的旅顺港口,老虎死去,或者睡去,都令我心冷,心疼,心恨。 三、大连某机构邀请我来的时候,我说了几个条件,一是不可以签售。二是不能人数太多。 第一个要求没有被答应。第二个要求也没有被答应。 一群人,上百人,或者是更多的人。他们想知道一个人的故事。 我讲了。 其实这样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是一个谜。她们认为,这个谜,其实对于他们来说, 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是一个于他们相关的品牌。我只是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三号的大连,我应这些人的 邀请。面对另外一些人,也许是几百人,或者更多,他们想要什么呢,我讲了一个也许与我相关的故事,也许并不与自己相一致的故事。 但我感谢他们的掌声,感谢这些人给我的自信。 或者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时候。 我讲了自己与传媒的关系。讲了与书的关系,惟独忘记了自己是谁? 但他们的掌声与当地媒体的报道,给了我自信。也许我是想大哮,想流泪,因为这一坑水。

二日,我与友一起坐大连造船厂边的大海边,无语。

三日,我一人。独坐深夜时分的大海,巨浪细语,内心波涛无尽,我闭目无语,大海,我读懂了你,你读懂了立春时分的这个人吗。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二、几个日本人跪在那个叫作尔灵山的地方。他们跪下来,为某些日本人祈福。那是一个子弹的形象。我被某按排赴这个地方去吊古,立春时分的大连海滨令人难忘。海随山转,山随海移。一路上被大海的巨大所吸引与郁郁的心开始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所谓景区击中。我不喜这个地方。爬山上去的时候,她们说这个地方叫作二零三高地。被某个攻占此地的日本人改成了尔灵山。纪念日人战胜.旅顺,一个可以让我这个曾经的军人头皮发麻的地方,这个位于旅顺国家森林公园区中的高地,叫作老爷山。当地人称其二零三高地。是为这个高地的海拔为二零三米。他们带我来这个地方,是因为此为日俄战争争夺战中俄军后路防线西部的制高点,一九零四年十二月五日,日军以伤死170000多人的代价将此高地攻克。俄军自此退出大连。后来偶尔在阿信等剧中看到这个高地的出现。这个高地标志着某种中国人的心理痛苦。看到那几个日本人跪在此处,祭其祖先之时,内心升腾起某种痛苦与恨。遂恨恨离去。那是我曾经的军旅情感作怪,或者是祖国心情。遂拒绝再看所谓的日本人进旅顺后,屠城之处的万人坑遗址。我不想再看所谓的过去伤感的遗址,也不想再增加所谓的国家与民族的痛疼,但我相信,恨永远其实就在那些地面上标示着,当这个国家还把那些所谓的疼痛当成国 耻保存的时候,我也保存着。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我曾是战士。

旅顺至少是一个国耻标本。四日晨的暖阳中,我看到遗址,看到一九零四年,看到清国海军,中国海军,看到窄如虎口的旅顺港口,老虎死去,或者睡去,都令我心冷,心疼,心恨。

情。遂拒绝再看所谓的日本人进旅顺后,屠城之处的万人坑遗址。我不想再看所谓的过去伤感的遗址,也不想再增加所谓的国家与民族的痛疼,但我相信,恨永远其实就在那些地面上标示着,当这个国家还把那些所谓的疼痛当成国 耻保存的时候,我也保存着。 我曾是战士。 旅顺至少是一个国耻标本。四日晨的暖阳中,我看到遗址,看到一九零四年,看到清国海军,中国海军,看到窄如虎口的旅顺港口,老虎死去,或者睡去,都令我心冷,心疼,心恨。 三、大连某机构邀请我来的时候,我说了几个条件,一是不可以签售。二是不能人数太多。 第一个要求没有被答应。第二个要求也没有被答应。 一群人,上百人,或者是更多的人。他们想知道一个人的故事。 我讲了。 其实这样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是一个谜。她们认为,这个谜,其实对于他们来说, 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是一个于他们相关的品牌。我只是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三号的大连,我应这些人的 邀请。面对另外一些人,也许是几百人,或者更多,他们想要什么呢,我讲了一个也许与我相关的故事,也许并不与自己相一致的故事。 但我感谢他们的掌声,感谢这些人给我的自信。 或者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时候。 我讲了自己与传媒的关系。讲了与书的关系,惟独忘记了自己是谁? 但他们的掌声与当地媒体的报道,给了我自信。也许我是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三、大连某机构邀请我来的时候,我说了几个条件,一是不可以签售。二是不能人数太多。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第一个要求没有被答应。第二个要求也没有被答应。

情。遂拒绝再看所谓的日本人进旅顺后,屠城之处的万人坑遗址。我不想再看所谓的过去伤感的遗址,也不想再增加所谓的国家与民族的痛疼,但我相信,恨永远其实就在那些地面上标示着,当这个国家还把那些所谓的疼痛当成国 耻保存的时候,我也保存着。 我曾是战士。 旅顺至少是一个国耻标本。四日晨的暖阳中,我看到遗址,看到一九零四年,看到清国海军,中国海军,看到窄如虎口的旅顺港口,老虎死去,或者睡去,都令我心冷,心疼,心恨。 三、大连某机构邀请我来的时候,我说了几个条件,一是不可以签售。二是不能人数太多。 第一个要求没有被答应。第二个要求也没有被答应。 一群人,上百人,或者是更多的人。他们想知道一个人的故事。 我讲了。 其实这样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是一个谜。她们认为,这个谜,其实对于他们来说, 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是一个于他们相关的品牌。我只是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三号的大连,我应这些人的 邀请。面对另外一些人,也许是几百人,或者更多,他们想要什么呢,我讲了一个也许与我相关的故事,也许并不与自己相一致的故事。 但我感谢他们的掌声,感谢这些人给我的自信。 或者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时候。 我讲了自己与传媒的关系。讲了与书的关系,惟独忘记了自己是谁? 但他们的掌声与当地媒体的报道,给了我自信。也许我是一群人,上百人,或者是更多的人。他们想知道一个人的故事。

我讲了。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其实这样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是一个谜。她们认为,这个谜,其实对于他们来说, 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是一个于他们相关的品牌。我只是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三号的大连,我应这些人的 邀请。面对另外一些人,也许是几百人,或者更多,他们想要什么呢,我讲了一个也许与我相关的故事,也许并不与自己相一致的故事。

情。遂拒绝再看所谓的日本人进旅顺后,屠城之处的万人坑遗址。我不想再看所谓的过去伤感的遗址,也不想再增加所谓的国家与民族的痛疼,但我相信,恨永远其实就在那些地面上标示着,当这个国家还把那些所谓的疼痛当成国 耻保存的时候,我也保存着。 我曾是战士。 旅顺至少是一个国耻标本。四日晨的暖阳中,我看到遗址,看到一九零四年,看到清国海军,中国海军,看到窄如虎口的旅顺港口,老虎死去,或者睡去,都令我心冷,心疼,心恨。 三、大连某机构邀请我来的时候,我说了几个条件,一是不可以签售。二是不能人数太多。 第一个要求没有被答应。第二个要求也没有被答应。 一群人,上百人,或者是更多的人。他们想知道一个人的故事。 我讲了。 其实这样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是一个谜。她们认为,这个谜,其实对于他们来说, 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是一个于他们相关的品牌。我只是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三号的大连,我应这些人的 邀请。面对另外一些人,也许是几百人,或者更多,他们想要什么呢,我讲了一个也许与我相关的故事,也许并不与自己相一致的故事。 但我感谢他们的掌声,感谢这些人给我的自信。 或者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时候。 我讲了自己与传媒的关系。讲了与书的关系,惟独忘记了自己是谁? 但他们的掌声与当地媒体的报道,给了我自信。也许我是

但我感谢他们的掌声,感谢这些人给我的自信。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或者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时候。

情。遂拒绝再看所谓的日本人进旅顺后,屠城之处的万人坑遗址。我不想再看所谓的过去伤感的遗址,也不想再增加所谓的国家与民族的痛疼,但我相信,恨永远其实就在那些地面上标示着,当这个国家还把那些所谓的疼痛当成国 耻保存的时候,我也保存着。 我曾是战士。 旅顺至少是一个国耻标本。四日晨的暖阳中,我看到遗址,看到一九零四年,看到清国海军,中国海军,看到窄如虎口的旅顺港口,老虎死去,或者睡去,都令我心冷,心疼,心恨。 三、大连某机构邀请我来的时候,我说了几个条件,一是不可以签售。二是不能人数太多。 第一个要求没有被答应。第二个要求也没有被答应。 一群人,上百人,或者是更多的人。他们想知道一个人的故事。 我讲了。 其实这样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是一个谜。她们认为,这个谜,其实对于他们来说, 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是一个于他们相关的品牌。我只是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三号的大连,我应这些人的 邀请。面对另外一些人,也许是几百人,或者更多,他们想要什么呢,我讲了一个也许与我相关的故事,也许并不与自己相一致的故事。 但我感谢他们的掌声,感谢这些人给我的自信。 或者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时候。 我讲了自己与传媒的关系。讲了与书的关系,惟独忘记了自己是谁? 但他们的掌声与当地媒体的报道,给了我自信。也许我是

我讲了自己与传媒的关系。讲了与书的关系,惟独忘记了自己是谁?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但他们的掌声与当地媒体的报道,给了我自信。也许我是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一、 冬天大海,巨大无边,春阳巨烈,大海广泛,突然心中块垒消尽。视海中数块礁石如无物。 想大哮,想流泪,因为这一坑水。 二日,我与友一起坐大连造船厂边的大海边,无语。 三日,我一人。独坐深夜时分的大海,巨浪细语,内心波涛无尽,我闭目无语,大海,我读懂了你,你读懂了立春时分的这个人吗。 二、几个日本人跪在那个叫作尔灵山的地方。他们跪下来,为某些日本人祈福。那是一个子弹的形象。我被某按排赴这个地方去吊古,立春时分的大连海滨令人难忘。海随山转,山随海移。一路上被大海的巨大所吸引与郁郁的心开始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所谓景区击中。我不喜这个地方。爬山上去的时候,她们说这个地方叫作二零三高地。被某个攻占此地的日本人改成了尔灵山。纪念日人战胜.旅顺,一个可以让我这个曾经的军人头皮发麻的地方,这个位于旅顺国家森林公园区中的高地,叫作老爷山。当地人称其二零三高地。是为这个高地的海拔为二零三米。他们带我来这个地方,是因为此为日俄战争争夺战中俄军后路防线西部的制高点,一九零四年十二月五日,日军以伤死170000多人的代价将此高地攻克。俄军自此退出大连。后来偶尔在阿信等剧中看到这个高地的出现。这个高地标志着某种中国人的心理痛苦。看到那几个日本人跪在此处,祭其祖先之时,内心升腾起某种痛苦与恨。遂恨恨离去。那是我曾经的军旅情感作怪,或者是祖国心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一、 冬天大海,巨大无边,春阳巨烈,大海广泛,突然心中块垒消尽。视海中数块礁石如无物。 想大哮,想流泪,因为这一坑水。 二日,我与友一起坐大连造船厂边的大海边,无语。 三日,我一人。独坐深夜时分的大海,巨浪细语,内心波涛无尽,我闭目无语,大海,我读懂了你,你读懂了立春时分的这个人吗。 二、几个日本人跪在那个叫作尔灵山的地方。他们跪下来,为某些日本人祈福。那是一个子弹的形象。我被某按排赴这个地方去吊古,立春时分的大连海滨令人难忘。海随山转,山随海移。一路上被大海的巨大所吸引与郁郁的心开始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所谓景区击中。我不喜这个地方。爬山上去的时候,她们说这个地方叫作二零三高地。被某个攻占此地的日本人改成了尔灵山。纪念日人战胜.旅顺,一个可以让我这个曾经的军人头皮发麻的地方,这个位于旅顺国家森林公园区中的高地,叫作老爷山。当地人称其二零三高地。是为这个高地的海拔为二零三米。他们带我来这个地方,是因为此为日俄战争争夺战中俄军后路防线西部的制高点,一九零四年十二月五日,日军以伤死170000多人的代价将此高地攻克。俄军自此退出大连。后来偶尔在阿信等剧中看到这个高地的出现。这个高地标志着某种中国人的心理痛苦。看到那几个日本人跪在此处,祭其祖先之时,内心升腾起某种痛苦与恨。遂恨恨离去。那是我曾经的军旅情感作怪,或者是祖国心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一、 冬天大海,巨大无边,春阳巨烈,大海广泛,突然心中块垒消尽。视海中数块礁石如无物。 想大哮,想流泪,因为这一坑水。 二日,我与友一起坐大连造船厂边的大海边,无语。 三日,我一人。独坐深夜时分的大海,巨浪细语,内心波涛无尽,我闭目无语,大海,我读懂了你,你读懂了立春时分的这个人吗。 二、几个日本人跪在那个叫作尔灵山的地方。他们跪下来,为某些日本人祈福。那是一个子弹的形象。我被某按排赴这个地方去吊古,立春时分的大连海滨令人难忘。海随山转,山随海移。一路上被大海的巨大所吸引与郁郁的心开始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所谓景区击中。我不喜这个地方。爬山上去的时候,她们说这个地方叫作二零三高地。被某个攻占此地的日本人改成了尔灵山。纪念日人战胜.旅顺,一个可以让我这个曾经的军人头皮发麻的地方,这个位于旅顺国家森林公园区中的高地,叫作老爷山。当地人称其二零三高地。是为这个高地的海拔为二零三米。他们带我来这个地方,是因为此为日俄战争争夺战中俄军后路防线西部的制高点,一九零四年十二月五日,日军以伤死170000多人的代价将此高地攻克。俄军自此退出大连。后来偶尔在阿信等剧中看到这个高地的出现。这个高地标志着某种中国人的心理痛苦。看到那几个日本人跪在此处,祭其祖先之时,内心升腾起某种痛苦与恨。遂恨恨离去。那是我曾经的军旅情感作怪,或者是祖国心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一、 冬天大海,巨大无边,春阳巨烈,大海广泛,突然心中块垒消尽。视海中数块礁石如无物。 想大哮,想流泪,因为这一坑水。 二日,我与友一起坐大连造船厂边的大海边,无语。 三日,我一人。独坐深夜时分的大海,巨浪细语,内心波涛无尽,我闭目无语,大海,我读懂了你,你读懂了立春时分的这个人吗。 二、几个日本人跪在那个叫作尔灵山的地方。他们跪下来,为某些日本人祈福。那是一个子弹的形象。我被某按排赴这个地方去吊古,立春时分的大连海滨令人难忘。海随山转,山随海移。一路上被大海的巨大所吸引与郁郁的心开始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所谓景区击中。我不喜这个地方。爬山上去的时候,她们说这个地方叫作二零三高地。被某个攻占此地的日本人改成了尔灵山。纪念日人战胜.旅顺,一个可以让我这个曾经的军人头皮发麻的地方,这个位于旅顺国家森林公园区中的高地,叫作老爷山。当地人称其二零三高地。是为这个高地的海拔为二零三米。他们带我来这个地方,是因为此为日俄战争争夺战中俄军后路防线西部的制高点,一九零四年十二月五日,日军以伤死170000多人的代价将此高地攻克。俄军自此退出大连。后来偶尔在阿信等剧中看到这个高地的出现。这个高地标志着某种中国人的心理痛苦。看到那几个日本人跪在此处,祭其祖先之时,内心升腾起某种痛苦与恨。遂恨恨离去。那是我曾经的军旅情感作怪,或者是祖国心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一、 冬天大海,巨大无边,春阳巨烈,大海广泛,突然心中块垒消尽。视海中数块礁石如无物。 想大哮,想流泪,因为这一坑水。 二日,我与友一起坐大连造船厂边的大海边,无语。 三日,我一人。独坐深夜时分的大海,巨浪细语,内心波涛无尽,我闭目无语,大海,我读懂了你,你读懂了立春时分的这个人吗。 二、几个日本人跪在那个叫作尔灵山的地方。他们跪下来,为某些日本人祈福。那是一个子弹的形象。我被某按排赴这个地方去吊古,立春时分的大连海滨令人难忘。海随山转,山随海移。一路上被大海的巨大所吸引与郁郁的心开始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所谓景区击中。我不喜这个地方。爬山上去的时候,她们说这个地方叫作二零三高地。被某个攻占此地的日本人改成了尔灵山。纪念日人战胜.旅顺,一个可以让我这个曾经的军人头皮发麻的地方,这个位于旅顺国家森林公园区中的高地,叫作老爷山。当地人称其二零三高地。是为这个高地的海拔为二零三米。他们带我来这个地方,是因为此为日俄战争争夺战中俄军后路防线西部的制高点,一九零四年十二月五日,日军以伤死170000多人的代价将此高地攻克。俄军自此退出大连。后来偶尔在阿信等剧中看到这个高地的出现。这个高地标志着某种中国人的心理痛苦。看到那几个日本人跪在此处,祭其祖先之时,内心升腾起某种痛苦与恨。遂恨恨离去。那是我曾经的军旅情感作怪,或者是祖国心

抚夜,无肤。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如此而已。

一、 冬天大海,巨大无边,春阳巨烈,大海广泛,突然心中块垒消尽。视海中数块礁石如无物。 想大哮,想流泪,因为这一坑水。 二日,我与友一起坐大连造船厂边的大海边,无语。 三日,我一人。独坐深夜时分的大海,巨浪细语,内心波涛无尽,我闭目无语,大海,我读懂了你,你读懂了立春时分的这个人吗。 二、几个日本人跪在那个叫作尔灵山的地方。他们跪下来,为某些日本人祈福。那是一个子弹的形象。我被某按排赴这个地方去吊古,立春时分的大连海滨令人难忘。海随山转,山随海移。一路上被大海的巨大所吸引与郁郁的心开始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所谓景区击中。我不喜这个地方。爬山上去的时候,她们说这个地方叫作二零三高地。被某个攻占此地的日本人改成了尔灵山。纪念日人战胜.旅顺,一个可以让我这个曾经的军人头皮发麻的地方,这个位于旅顺国家森林公园区中的高地,叫作老爷山。当地人称其二零三高地。是为这个高地的海拔为二零三米。他们带我来这个地方,是因为此为日俄战争争夺战中俄军后路防线西部的制高点,一九零四年十二月五日,日军以伤死170000多人的代价将此高地攻克。俄军自此退出大连。后来偶尔在阿信等剧中看到这个高地的出现。这个高地标志着某种中国人的心理痛苦。看到那几个日本人跪在此处,祭其祖先之时,内心升腾起某种痛苦与恨。遂恨恨离去。那是我曾经的军旅情感作怪,或者是祖国心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情。遂拒绝再看所谓的日本人进旅顺后,屠城之处的万人坑遗址。我不想再看所谓的过去伤感的遗址,也不想再增加所谓的国家与民族的痛疼,但我相信,恨永远其实就在那些地面上标示着,当这个国家还把那些所谓的疼痛当成国 耻保存的时候,我也保存着。 我曾是战士。 旅顺至少是一个国耻标本。四日晨的暖阳中,我看到遗址,看到一九零四年,看到清国海军,中国海军,看到窄如虎口的旅顺港口,老虎死去,或者睡去,都令我心冷,心疼,心恨。 三、大连某机构邀请我来的时候,我说了几个条件,一是不可以签售。二是不能人数太多。 第一个要求没有被答应。第二个要求也没有被答应。 一群人,上百人,或者是更多的人。他们想知道一个人的故事。 我讲了。 其实这样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是一个谜。她们认为,这个谜,其实对于他们来说, 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是一个于他们相关的品牌。我只是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三号的大连,我应这些人的 邀请。面对另外一些人,也许是几百人,或者更多,他们想要什么呢,我讲了一个也许与我相关的故事,也许并不与自己相一致的故事。 但我感谢他们的掌声,感谢这些人给我的自信。 或者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时候。 我讲了自己与传媒的关系。讲了与书的关系,惟独忘记了自己是谁? 但他们的掌声与当地媒体的报道,给了我自信。也许我是情。遂拒绝再看所谓的日本人进旅顺后,屠城之处的万人坑遗址。我不想再看所谓的过去伤感的遗址,也不想再增加所谓的国家与民族的痛疼,但我相信,恨永远其实就在那些地面上标示着,当这个国家还把那些所谓的疼痛当成国 耻保存的时候,我也保存着。 我曾是战士。 旅顺至少是一个国耻标本。四日晨的暖阳中,我看到遗址,看到一九零四年,看到清国海军,中国海军,看到窄如虎口的旅顺港口,老虎死去,或者睡去,都令我心冷,心疼,心恨。 三、大连某机构邀请我来的时候,我说了几个条件,一是不可以签售。二是不能人数太多。 第一个要求没有被答应。第二个要求也没有被答应。 一群人,上百人,或者是更多的人。他们想知道一个人的故事。 我讲了。 其实这样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是一个谜。她们认为,这个谜,其实对于他们来说, 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是一个于他们相关的品牌。我只是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三号的大连,我应这些人的 邀请。面对另外一些人,也许是几百人,或者更多,他们想要什么呢,我讲了一个也许与我相关的故事,也许并不与自己相一致的故事。 但我感谢他们的掌声,感谢这些人给我的自信。 或者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时候。 我讲了自己与传媒的关系。讲了与书的关系,惟独忘记了自己是谁? 但他们的掌声与当地媒体的报道,给了我自信。也许我是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澶ц繛锛岀鐗? - 师永刚 - 师永刚

澶ц繛锛岀鐗? - 师永刚 - 师永刚 澶ц繛锛岀鐗? - 师永刚 - 师永刚

情。遂拒绝再看所谓的日本人进旅顺后,屠城之处的万人坑遗址。我不想再看所谓的过去伤感的遗址,也不想再增加所谓的国家与民族的痛疼,但我相信,恨永远其实就在那些地面上标示着,当这个国家还把那些所谓的疼痛当成国 耻保存的时候,我也保存着。 我曾是战士。 旅顺至少是一个国耻标本。四日晨的暖阳中,我看到遗址,看到一九零四年,看到清国海军,中国海军,看到窄如虎口的旅顺港口,老虎死去,或者睡去,都令我心冷,心疼,心恨。 三、大连某机构邀请我来的时候,我说了几个条件,一是不可以签售。二是不能人数太多。 第一个要求没有被答应。第二个要求也没有被答应。 一群人,上百人,或者是更多的人。他们想知道一个人的故事。 我讲了。 其实这样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是一个谜。她们认为,这个谜,其实对于他们来说, 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是一个于他们相关的品牌。我只是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三号的大连,我应这些人的 邀请。面对另外一些人,也许是几百人,或者更多,他们想要什么呢,我讲了一个也许与我相关的故事,也许并不与自己相一致的故事。 但我感谢他们的掌声,感谢这些人给我的自信。 或者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时候。 我讲了自己与传媒的关系。讲了与书的关系,惟独忘记了自己是谁? 但他们的掌声与当地媒体的报道,给了我自信。也许我是

  

  

  

 

 

另外一个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有可能是我。 三、大连。两天。 哈尔滨一天。 东北似乎象春天。季节的转变让我无言以对。 这不是东北,如同我认为的事情在冬天会变成春天,而在春天则以冬天的面目呈现。 晚六时抵北京。邹哥接我,赴几位同仁的宴。 在百盛,巧遇某。再晕,晕极。 八时,至北师大,与一帮朋友相聚,喝许多酒,讲许多话,全与我无关,突然想起某件事,某个人,心情极沉,然后回家,然后写下这些文字。 四,深夜时,披衣而起,环顾四方。 抚身边,无剑 。抚心,无泪。 抚夜,无肤。 如此而已。 师永刚本周六作客文化沙龙 新商报记者关军 2007-01-30 www.dlxww.com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