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不花男人的钱,就有了与他平等的机…  

2006-06-10 23: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人要服从的条例,据说女人们进去时感到特有面子。这吧据说开张后特火,许多女人比着造钱买单。一哥儿们有些无奈地说,全是这小子给造的。似乎让男人买单就是对女性的一个极大侮辱似的。   而已靠这家酒巴赚钱的拉里则在某一天酒后,对一帮哥们推心置腹:“这只是笔生意而已。爱情是笔生意,生意场上的事,就要以经济论衡。女权主义也是一个商业卖点。瞧人家法国人,把生意作得像是给女权主义者们平反似的。当然了,你们要记住,对付女人,你只要把她们改造成女权主义就可以了,因为做女权主义者的代价就是,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   I服了YOU。 、男人要服从的条例,据说女人们进去时感到特有面子。这吧据说开张后特火,许多女人比着造钱买单。一哥儿们有些无奈地说,全是这小子给造的。似乎让男人买单就是对女性的一个极大侮辱似的。   而已靠这家酒巴赚钱的拉里则在某一天酒后,对一帮哥们推心置腹:“这只是笔生意而已。爱情是笔生意,生意场上的事,就要以经济论衡。女权主义也是一个商业卖点。瞧人家法国人,把生意作得像是给女权主义者们平反似的。当然了,你们要记住,对付女人,你只要把她们改造成女权主义就可以了,因为做女权主义者的代价就是,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   I服了YOU。 、男人要服从的条例,据说女人们进去时感到特有面子。这吧据说开张后特火,许多女人比着造钱买单。一哥儿们有些无奈地说,全是这小子给造的。似乎让男人买单就是对女性的一个极大侮辱似的。   而已靠这家酒巴赚钱的拉里则在某一天酒后,对一帮哥们推心置腹:“这只是笔生意而已。爱情是笔生意,生意场上的事,就要以经济论衡。女权主义也是一个商业卖点。瞧人家法国人,把生意作得像是给女权主义者们平反似的。当然了,你们要记住,对付女人,你只要把她们改造成女权主义就可以了,因为做女权主义者的代价就是,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   I服了YOU。
师永刚在《新闻周刊》的专栏文章
更绝的是,拉里身边的女孩子们几乎从来不与他谈钱,因为在他看来,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拉里认为,真正可以让男人尊重的女性是那些从经济上与身体上与男人保持独立的女子。男人都是些很有见地的人,他只会对那些独立于自己的女人束手无策。一旦女人们依从于他,他就会觉得没有什么意义,那个女人也会从他的心里淡去。   这些奇怪的理论的市场反应是,许多女孩子都认为悲剧的根源是,花了男人太多的钱,将会失去自己与男人平等的机会。这个故事的悖论是,女权主义者把自己的独立当作从跟他在一起,不花他一分钱,作为自己赢得他尊重的惟一理由。但要赢得拉里的尊重有点像天方夜谈,因为很难有女孩子可以跟得上他的理论更新的速度。比如他最近开办一个新的女权主义吧,那吧的名字叫作处女酒巴,那里面全是这个城市特有钱,特独立的一拨女人把持的地儿,因为他发现有特多的这样的女人,在这个城市没有一个群落。那个酒巴就为满足这类女人,比如那吧规定所有的男人无权买单,男人只能由女孩子带进去,自个儿进去根本就不可能。进去还得签一个类似像注册电邮信箱式的、一个长达三百多条女人如何、男人要服从的条例,据说女人们进去时感到特有面子。这吧据说开张后特火,许多女人比着造钱买单。一哥儿们有些无奈地说,全是这小子给造的。似乎让男人买单就是对女性的一个极大侮辱似的。   而已靠这家酒巴赚钱的拉里则在某一天酒后,对一帮哥们推心置腹:“这只是笔生意而已。爱情是笔生意,生意场上的事,就要以经济论衡。女权主义也是一个商业卖点。瞧人家法国人,把生意作得像是给女权主义者们平反似的。当然了,你们要记住,对付女人,你只要把她们改造成女权主义就可以了,因为做女权主义者的代价就是,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   I服了YOU。
更绝的是,拉里身边的女孩子们几乎从来不与他谈钱,因为在他看来,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拉里认为,真正可以让男人尊重的女性是那些从经济上与身体上与男人保持独立的女子。男人都是些很有见地的人,他只会对那些独立于自己的女人束手无策。一旦女人们依从于他,他就会觉得没有什么意义,那个女人也会从他的心里淡去。   这些奇怪的理论的市场反应是,许多女孩子都认为悲剧的根源是,花了男人太多的钱,将会失去自己与男人平等的机会。这个故事的悖论是,女权主义者把自己的独立当作从跟他在一起,不花他一分钱,作为自己赢得他尊重的惟一理由。但要赢得拉里的尊重有点像天方夜谈,因为很难有女孩子可以跟得上他的理论更新的速度。比如他最近开办一个新的女权主义吧,那吧的名字叫作处女酒巴,那里面全是这个城市特有钱,特独立的一拨女人把持的地儿,因为他发现有特多的这样的女人,在这个城市没有一个群落。那个酒巴就为满足这类女人,比如那吧规定所有的男人无权买单,男人只能由女孩子带进去,自个儿进去根本就不可能。进去还得签一个类似像注册电邮信箱式的、一个长达三百多条女人如何
2 偶然发现了几篇二零二年在广州一家报纸上发表的旧文章。充数。是篇很怪的文章,好在好玩,大家一笑可以置之 
、男人要服从的条例,据说女人们进去时感到特有面子。这吧据说开张后特火,许多女人比着造钱买单。一哥儿们有些无奈地说,全是这小子给造的。似乎让男人买单就是对女性的一个极大侮辱似的。   而已靠这家酒巴赚钱的拉里则在某一天酒后,对一帮哥们推心置腹:“这只是笔生意而已。爱情是笔生意,生意场上的事,就要以经济论衡。女权主义也是一个商业卖点。瞧人家法国人,把生意作得像是给女权主义者们平反似的。当然了,你们要记住,对付女人,你只要把她们改造成女权主义就可以了,因为做女权主义者的代价就是,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   I服了YOU。

更绝的是,拉里身边的女孩子们几乎从来不与他谈钱,因为在他看来,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拉里认为,真正可以让男人尊重的女性是那些从经济上与身体上与男人保持独立的女子。男人都是些很有见地的人,他只会对那些独立于自己的女人束手无策。一旦女人们依从于他,他就会觉得没有什么意义,那个女人也会从他的心里淡去。   这些奇怪的理论的市场反应是,许多女孩子都认为悲剧的根源是,花了男人太多的钱,将会失去自己与男人平等的机会。这个故事的悖论是,女权主义者把自己的独立当作从跟他在一起,不花他一分钱,作为自己赢得他尊重的惟一理由。但要赢得拉里的尊重有点像天方夜谈,因为很难有女孩子可以跟得上他的理论更新的速度。比如他最近开办一个新的女权主义吧,那吧的名字叫作处女酒巴,那里面全是这个城市特有钱,特独立的一拨女人把持的地儿,因为他发现有特多的这样的女人,在这个城市没有一个群落。那个酒巴就为满足这类女人,比如那吧规定所有的男人无权买单,男人只能由女孩子带进去,自个儿进去根本就不可能。进去还得签一个类似像注册电邮信箱式的、一个长达三百多条女人如何
 拉里在圈子里尊重女性过于闻名。这哥们在法国呆过几年,回到大陆的理由据说是厌倦了浪漫,要知道在法国,你说某个男人是个浪漫的人,那等同于大陆较为恶毒的骂人语言了。

  拉里说,现在法国流行的是,追求与女人平等的机会,给女人最大的尊重。、男人要服从的条例,据说女人们进去时感到特有面子。这吧据说开张后特火,许多女人比着造钱买单。一哥儿们有些无奈地说,全是这小子给造的。似乎让男人买单就是对女性的一个极大侮辱似的。   而已靠这家酒巴赚钱的拉里则在某一天酒后,对一帮哥们推心置腹:“这只是笔生意而已。爱情是笔生意,生意场上的事,就要以经济论衡。女权主义也是一个商业卖点。瞧人家法国人,把生意作得像是给女权主义者们平反似的。当然了,你们要记住,对付女人,你只要把她们改造成女权主义就可以了,因为做女权主义者的代价就是,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   I服了YOU。

 
  拉里不骂人,他选择的是尊重人。他会频繁地利用各种机会,尊重那些女孩子们的买单权。最起码也是与这些女人们分账吃饭。还有更多的女性与他在一起,基本上属于自己给他送各类东西的主儿。拉里买房,一女权送她一套宜家的东西,他有些委屈甚至有些难过地接受了,因为他觉得宜家的东西已过时了,现在流行古旧的色彩与东西。他为此还给那女孩子上了一课,告诉她这是对他的侮辱,因为宜家的东西太流行了。那女孩子为自己的品味过时道歉不已。这些都是真实得有些像虚构的往事。、男人要服从的条例,据说女人们进去时感到特有面子。这吧据说开张后特火,许多女人比着造钱买单。一哥儿们有些无奈地说,全是这小子给造的。似乎让男人买单就是对女性的一个极大侮辱似的。   而已靠这家酒巴赚钱的拉里则在某一天酒后,对一帮哥们推心置腹:“这只是笔生意而已。爱情是笔生意,生意场上的事,就要以经济论衡。女权主义也是一个商业卖点。瞧人家法国人,把生意作得像是给女权主义者们平反似的。当然了,你们要记住,对付女人,你只要把她们改造成女权主义就可以了,因为做女权主义者的代价就是,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   I服了YOU。

  还有更绝的是,拉里身边的女孩子们几乎从来不与他谈钱,因为在他看来,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拉里认为,真正可以让男人尊重的女性是那些从经济上与身体上与男人保持独立的女子。男人都是些很有见地的人,他只会对那些独立于自己的女人束手无策。一旦女人们依从于他,他就会觉得没有什么意义,那个女人也会从他的心里淡去。

  这些奇怪的理论的市场反应是,许多女孩子都认为悲剧的根源是,花了男人太多的钱,将会失去自己与男人平等的机会。这个故事的悖论是,女权主义者把自己的独立当作从跟他在一起,不花他一分钱,作为自己赢得他尊重的惟一理由。但要赢得拉里的尊重有点像天方夜谈,因为很难有女孩子可以跟得上他的理论更新的速度。比如他最近开办一个新的女权主义吧,那吧的名字叫作处女酒巴,那里面全是这个城市特有钱,特独立的一拨女人把持的地儿,因为他发现有特多的这样的女人,在这个城市没有一个群落。那个酒巴就为满足这类女人,比如那吧规定所有的男人无权买单,男人只能由女孩子带进去,自个儿进去根本就不可能。进去还得签一个类似像注册电邮信箱式的、一个长达三百多条女人如何、男人要服从的条例,据说女人们进去时感到特有面子。这吧据说开张后特火,许多女人比着造钱买单。一哥儿们有些无奈地说,全是这小子给造的。似乎让男人买单就是对女性的一个极大侮辱似的。

  而已靠这家酒巴赚钱的拉里则在某一天酒后,对一帮哥们推心置腹:“这只是笔生意而已。爱情是笔生意,生意场上的事,就要以经济论衡。女权主义也是一个商业卖点。瞧人家法国人,把生意作得像是给女权主义者们平反似的。当然了,你们要记住,对付女人,你只要把她们改造成女权主义就可以了,因为做女权主义者的代价就是,与男人谈钱是可耻的。”

  I服了YOU。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