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2月1日至2月9日:深圳—北京—东京—…  

2006-02-10 11: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深圳出发的时候,象从一个季节奔向另外一个季节。
的事在这个屏幕上是公开的。比如某个局正在研讨职业病的问题。而另一个机构则在执行福利的分配等等。 上面有时间 ,有地点,有人员,以及要落实的人等。 这是这个城市市政公开的一面吗? 东京的朋友说,这是很正常的一面。 好象东京都知事就是石原。 这是个极端的人。反对中国,也反对美国。 不过他不反对的是谁? 东京的干净马上就给我们上了一课。 整个城市竟然可以在晚间看到月亮。 透兰的天空,街道上车来车往,显然比北京的车要多的多,但污染却很少。 这让我们已习以为常在脏极的空气中的人,一下子就感到了不一样。 它的城河是干净的。 它的水是可以直接喝的。 它的中学女生们在冬天寒极的空气中是露着小腿的。 它的大米香到了极点。同事每次均要多吃几碗。而这些米从来不出口。 日本人最NB的一面马上就让我们对之尊敬而又吃惊。他们国内好东西一般是不出口的,包括汽车、甚至大米。据称都是他们要推出新品之时,才会把这些国内过时的东西出口。而我们是相反的,好东西要先出口。一般的东西供自已用。 下午参观免费的丰田车展。 上下两层,一款概念车令人印象较
这个城市热度在二十五度。我身披棉衣。竟未出汗。晨间的预报是北京是零下十度。下飞机的时候,发现北京与深圳不过是两个纬度上的两个季节。
第二天早间四时起床,过关忙碌。拿护照,填名字,导游说,全填否,这样就不会查了,因为写有就会有麻烦。
一个可笑的没有意味的过程。
九时乘美国西北航的飞机从北京起飞。
已是疲惫之师。
全机一片呼噜。
从深圳出发的时候,象从一个季节奔向另外一个季节。 这个城市热度在二十五度。我身披棉衣。竟未出汗。晨间的预报是北京是零下十度。下飞机的时候,发现北京与深圳不过是两个纬度上的两个季节。 第二天早间四时起床,过关忙碌。拿护照,填名字,导游说,全填否,这样就不会查了,因为写有就会有麻烦。 一个可笑的没有意味的过程。 九时乘美国西北航的飞机从北京起飞。 已是疲惫之师。 全机一片呼噜。 下午到达东京。路上的时间过长。看到半边的汉字与连猜带蒙的想这些字的意思,竟十有九中,恍如在北京。 东京号称水泥森林。高楼直立。有创意的精致的楼随处可见。 大雨。 按排在市班大楼参观。四十五层,无意头,这个按排的无创意令人愤怒。从四十五楼看下去,只看到大雨。雾中的城市暗淡暧昧。 想起深圳的帝王大厦,比之高,可看深的四面八方。 晚间犹如在空中巡行。 只是要收门票,好在还有个挺无聊的深圳史展,可看清这个城市的部分面目。 而这个楼却只有叠纸的人,与一个小摊。 下楼时,看到令人吃惊的一面。市政大楼一层大楼的电子屏上,显示着这个东京都政府的高效。每个机构正在作
 
下午到达东京。路上的时间过长。看到半边的汉字与连猜带蒙的想这些字的意思,竟十有九中,恍如在北京。
东京号称水泥森林。高楼直立。有创意的精致的楼随处可见。
大雨。
按排在市班大楼参观。四十五层,无意头,这个按排的无创意令人愤怒。从四十五楼看下去,只看到大雨。雾中的城市暗淡暧昧。
想起深圳的帝王大厦,比之高,可看深的四面八方。
从深圳出发的时候,象从一个季节奔向另外一个季节。 这个城市热度在二十五度。我身披棉衣。竟未出汗。晨间的预报是北京是零下十度。下飞机的时候,发现北京与深圳不过是两个纬度上的两个季节。 第二天早间四时起床,过关忙碌。拿护照,填名字,导游说,全填否,这样就不会查了,因为写有就会有麻烦。 一个可笑的没有意味的过程。 九时乘美国西北航的飞机从北京起飞。 已是疲惫之师。 全机一片呼噜。 下午到达东京。路上的时间过长。看到半边的汉字与连猜带蒙的想这些字的意思,竟十有九中,恍如在北京。 东京号称水泥森林。高楼直立。有创意的精致的楼随处可见。 大雨。 按排在市班大楼参观。四十五层,无意头,这个按排的无创意令人愤怒。从四十五楼看下去,只看到大雨。雾中的城市暗淡暧昧。 想起深圳的帝王大厦,比之高,可看深的四面八方。 晚间犹如在空中巡行。 只是要收门票,好在还有个挺无聊的深圳史展,可看清这个城市的部分面目。 而这个楼却只有叠纸的人,与一个小摊。 下楼时,看到令人吃惊的一面。市政大楼一层大楼的电子屏上,显示着这个东京都政府的高效。每个机构正在作
晚间犹如在空中巡行。
只是要收门票,好在还有个挺无聊的深圳史展,可看清这个城市的部分面目。
而这个楼却只有叠纸的人,与一个小摊。
下楼时,看到令人吃惊的一面。市政大楼一层大楼的电子屏上,显示着这个东京都政府的高效。每个机构正在作的事在这个屏幕上是公开的。比如某个局正在研讨职业病的问题。而另一个机构则在执行福利的分配等等。
上面有时间 ,有地点,有人员,以及要落实的人等。
这是这个城市市政公开的一面吗?
的事在这个屏幕上是公开的。比如某个局正在研讨职业病的问题。而另一个机构则在执行福利的分配等等。 上面有时间 ,有地点,有人员,以及要落实的人等。 这是这个城市市政公开的一面吗? 东京的朋友说,这是很正常的一面。 好象东京都知事就是石原。 这是个极端的人。反对中国,也反对美国。 不过他不反对的是谁? 东京的干净马上就给我们上了一课。 整个城市竟然可以在晚间看到月亮。 透兰的天空,街道上车来车往,显然比北京的车要多的多,但污染却很少。 这让我们已习以为常在脏极的空气中的人,一下子就感到了不一样。 它的城河是干净的。 它的水是可以直接喝的。 它的中学女生们在冬天寒极的空气中是露着小腿的。 它的大米香到了极点。同事每次均要多吃几碗。而这些米从来不出口。 日本人最NB的一面马上就让我们对之尊敬而又吃惊。他们国内好东西一般是不出口的,包括汽车、甚至大米。据称都是他们要推出新品之时,才会把这些国内过时的东西出口。而我们是相反的,好东西要先出口。一般的东西供自已用。 下午参观免费的丰田车展。 上下两层,一款概念车令人印象较
东京的朋友说,这是很正常的一面。
好象东京都知事就是石原。
这是个极端的人。反对中国,也反对美国。
深。 丰田人对于车的未来概念是小与节能。 一辆如同竖起来的摩托车似的概念车。这辆车对于拥挤的城市来说,几乎是一个药方式的东西,只是在中国会有前景吗? 小排量的车基本上是不可以上长安街的。 而在日本,据说,小排量的车交的养护费与税是大轿车的三分之一。日本政府鼓历小排量的车成为主流。 晚间,巨省钱的旅行社把我们拉到横滨去住。 住 在这个城市的王子饭店的二十五层。临窗落地,可看到夜间的城市。小欧说,不拉上窗帘睡好吗? 他要看着这个城市的夜间美景睡去。 还自拍了几张图片。 这个年青的小子在对异乡的迷恋中,睡去。 未完待续
不过他不反对的是谁?
 
 
东京的干净马上就给我们上了一课。
整个城市竟然可以在晚间看到月亮。
透兰的天空,街道上车来车往,显然比北京的车要多的多,但污染却很少。
这让我们已习以为常在脏极的空气中的人,一下子就感到了不一样。
它的城河是干净的。
它的水是可以直接喝的。
它的中学女生们在冬天寒极的空气中是露着小腿的。
它的大米香到了极点。同事每次均要多吃几碗。而这些米从来不出口。
日本人最NB的一面马上就让我们对之尊敬而又吃惊。他们国内好东西一般是不出口的,包括汽车、甚至大米。据称都是他们要推出新品之时,才会把这些国内过时的东西出口。而我们是相反的,好东西要先出口。一般的东西供自已用。
 
下午参观免费的丰田车展。
上下两层,一款概念车令人印象较深。
的事在这个屏幕上是公开的。比如某个局正在研讨职业病的问题。而另一个机构则在执行福利的分配等等。 上面有时间 ,有地点,有人员,以及要落实的人等。 这是这个城市市政公开的一面吗? 东京的朋友说,这是很正常的一面。 好象东京都知事就是石原。 这是个极端的人。反对中国,也反对美国。 不过他不反对的是谁? 东京的干净马上就给我们上了一课。 整个城市竟然可以在晚间看到月亮。 透兰的天空,街道上车来车往,显然比北京的车要多的多,但污染却很少。 这让我们已习以为常在脏极的空气中的人,一下子就感到了不一样。 它的城河是干净的。 它的水是可以直接喝的。 它的中学女生们在冬天寒极的空气中是露着小腿的。 它的大米香到了极点。同事每次均要多吃几碗。而这些米从来不出口。 日本人最NB的一面马上就让我们对之尊敬而又吃惊。他们国内好东西一般是不出口的,包括汽车、甚至大米。据称都是他们要推出新品之时,才会把这些国内过时的东西出口。而我们是相反的,好东西要先出口。一般的东西供自已用。 下午参观免费的丰田车展。 上下两层,一款概念车令人印象较
丰田人对于车的未来概念是小与节能。
一辆如同竖起来的摩托车似的概念车。这辆车对于拥挤的城市来说,几乎是一个药方式的东西,只是在中国会有前景吗?
小排量的车基本上是不可以上长安街的。
而在日本,据说,小排量的车交的养护费与税是大轿车的三分之一。日本政府鼓历小排量的车成为主流。
 
晚间,巨省钱的旅行社把我们拉到横滨去住。
住 在这个城市的王子饭店的二十五层。临窗落地,可看到夜间的城市。小欧说,不拉上窗帘睡好吗?
他要看着这个城市的夜间美景睡去。
还自拍了几张图片。
这个年青的小子在对异乡的迷恋中,睡去。
 
未完待续
的事在这个屏幕上是公开的。比如某个局正在研讨职业病的问题。而另一个机构则在执行福利的分配等等。 上面有时间 ,有地点,有人员,以及要落实的人等。 这是这个城市市政公开的一面吗? 东京的朋友说,这是很正常的一面。 好象东京都知事就是石原。 这是个极端的人。反对中国,也反对美国。 不过他不反对的是谁? 东京的干净马上就给我们上了一课。 整个城市竟然可以在晚间看到月亮。 透兰的天空,街道上车来车往,显然比北京的车要多的多,但污染却很少。 这让我们已习以为常在脏极的空气中的人,一下子就感到了不一样。 它的城河是干净的。 它的水是可以直接喝的。 它的中学女生们在冬天寒极的空气中是露着小腿的。 它的大米香到了极点。同事每次均要多吃几碗。而这些米从来不出口。 日本人最NB的一面马上就让我们对之尊敬而又吃惊。他们国内好东西一般是不出口的,包括汽车、甚至大米。据称都是他们要推出新品之时,才会把这些国内过时的东西出口。而我们是相反的,好东西要先出口。一般的东西供自已用。 下午参观免费的丰田车展。 上下两层,一款概念车令人印象较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