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三毛私家相册一书河北卫视访谈文字…  

2006-01-16 16: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language=javascript document.title=《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document.url=phoenixtv7234017713330585620051228719315.shtml; 2005年12月28日 15:55 【文章字体:大中小】 王 宁:很多人和我一样开始喜欢三毛是因为那本《撒哈拉的故事》。您对她的哪部作品印象最深?是哪些元素打动您?故事、语言还是那种不可言传的意境? 师永刚:其实最初的东西,我刚才也说了,《撒哈拉的故事》让我非常触动,觉得,哎,还有一片遥远的沙漠,还有一个遥远的爱情故事,那时候就是想象,青春期的时候对这些东西都是最敏感的时候,但是我后来看到了一段三毛在去世以后的相册,就是陈贤仁先生给她编的一本书,她的灵魂骑在纸背上,那本书,我看了之后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当然它里边有十几幅照片,照片不是很多,但是给我留下了很多。我就是认为这是一个传奇了,那时我认为,如果我们看一部作品把“三毛”两个字去掉的时候,这部作品是不完整的。因为只有“三毛”这个字,“三毛”这两个字跟她的身份,遥远的想象力,包括这些照片组成的她的一个传奇的故事,我觉得我当年喜欢的这个人是一个像神话一样的东西,这是最美好的。她确实符合很多故事,我觉得对我来讲,在我的心里,安心了,啊,这故事很好!她是一个在我的心里可能永远不会,我过一阵不喜欢啊,或者是后悔,我当年怎么会喜欢过她啊?这样的,我觉得我不会后悔,因为她是一个神话! 王 宁:我们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的文字多么的美丽,多么的…… 师永刚:就是她描述的是一种,我们想象中的一种神话,以及给我们这一代人所提供的一个可能的东西。我觉得其实也是一种情谊的东西,生活或者是精神的情谊,那种精神的情谊,是对于自由世界的向往,对自己的一种自由的判断。我觉得这些东西非常重要。 王 宁:十四年的流浪生活,是三毛创作的源泉。评论说,她回到台湾定居以后的作品就逐渐失去了原来的光泽。流浪对三毛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流浪是她生存下去唯一的依据。因为我们可以从她的书里边以及看她的简历里边,不断地看到她在很多地方行走,包括,她在一个地方,正常的一个地方往往可能完整的呆不下两、三个月,她就会马上的出去,出去看。因为,三毛我觉得,到后期,三毛的这种流浪精神是一种病态,今天我们来看是一种病态,但是她又符合我们一些文艺青年的,以及我们想象的中的极致的东西。她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写作;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经历;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爱情;用流浪的方式来接近所有她想接近的人。这是她唯一的通道,就像我们很多人去一个地方要打车一样,她的车,打得的是“流浪”两个字,真的是这样。这个帮助她解决了很多问题,包括她能成名,包括她能走到我们身边,甚至成为一个传奇,就这两个字。这是她找到她的工具的一个方法,每个人都有一个工具,这是她的。 王 宁:撒哈拉对她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撒哈拉,就像我们今天说三毛一样,说三毛在我们心里边意味着什么一样。三毛可能是我们精神模板是不可以保存的。我想,为什么大家要做这一件愚蠢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我认为到了今天来讲,能够有一个童话存在你的心里,有一份美好的,甚至你相信过的情感在你的心里,沉沉的压着你,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现在很多人都很轻啊,都很飘啊,因为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信,你自己打动自己的东西你自己就把它打碎了。所以我觉得很多人是不理智的,很多人是错误的,我建议大家还是把这个童话沉沉的放在自己的心里。就像18年前,20年前那样把它放着。 王 宁:质疑三毛,这种质疑会影响对三毛的评价么? 师永刚:不会。有一部分人会。对于那些真正的想把她放在自己的心里的人是不会的。因为三毛就是一个虚幻的,虚构出来的一个作品。我们每一个人都虚构了一个三毛的作品,这个都是不一样的,我觉得不会的,其实人们已经澄清了三毛很多东西,但是又怎么样,最后还是喜欢三毛,这点很重要。你比方说三毛,我今天也可以打碎一下很多人的想象力,比如三毛曾经在回到台湾的时候跟一个画家结婚,当然这些事情不了了之了,是因为这个画家结过婚了。然后跟她又结的婚,当然我们这个书里就涉及到了一笔。我们怎么来说这件事情?三毛是一个很真实的一个人,极单纯的、极致的一个人,但是呢,在其他人面前……你说她是真实的么?也是。但是对方骗了她,你怎么说这件事情?没办法去判断这件事情的真实度。包括很多人说她喜欢王洛宾,还编成了很多故事,甚至有电视剧也来谈这件事情,喜欢贾平凹。我这个书里边大致讲了一下。这是她姐跟她弟弟说出来的。到了今天的时候,她姐、她弟弟也不愿意来提这件事情,但是我觉得,她们谈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说到一个细节很重要,三毛是一个很率真,很真实的一个人,她见了谁都说:“哎!亲爱的,你好!”然后跟任何人写信都是“亲爱的你好么”,她所有的前缀都如此,这是她的一个习惯,她的用语。我不知道你们电台有没有,很多人见了面都要拥抱你一下。这是她的习惯。
《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language=javascript> document.title="《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document.url="/phoenixtv/72340177133305856/20051228/719315.shtml"; 《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language=javascript document.title=《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document.url=phoenixtv7234017713330585620051228719315.shtml; 2005年12月28日 15:55 【文章字体:大中小】 王 宁:很多人和我一样开始喜欢三毛是因为那本《撒哈拉的故事》。您对她的哪部作品印象最深?是哪些元素打动您?故事、语言还是那种不可言传的意境? 师永刚:其实最初的东西,我刚才也说了,《撒哈拉的故事》让我非常触动,觉得,哎,还有一片遥远的沙漠,还有一个遥远的爱情故事,那时候就是想象,青春期的时候对这些东西都是最敏感的时候,但是我后来看到了一段三毛在去世以后的相册,就是陈贤仁先生给她编的一本书,她的灵魂骑在纸背上,那本书,我看了之后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当然它里边有十几幅照片,照片不是很多,但是给我留下了很多。我就是认为这是一个传奇了,那时我认为,如果我们看一部作品把“三毛”两个字去掉的时候,这部作品是不完整的。因为只有“三毛”这个字,“三毛”这两个字跟她的身份,遥远的想象力,包括这些照片组成的她的一个传奇的故事,我觉得我当年喜欢的这个人是一个像神话一样的东西,这是最美好的。她确实符合很多故事,我觉得对我来讲,在我的心里,安心了,啊,这故事很好!她是一个在我的心里可能永远不会,我过一阵不喜欢啊,或者是后悔,我当年怎么会喜欢过她啊?这样的,我觉得我不会后悔,因为她是一个神话! 王 宁:我们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的文字多么的美丽,多么的…… 师永刚:就是她描述的是一种,我们想象中的一种神话,以及给我们这一代人所提供的一个可能的东西。我觉得其实也是一种情谊的东西,生活或者是精神的情谊,那种精神的情谊,是对于自由世界的向往,对自己的一种自由的判断。我觉得这些东西非常重要。 王 宁:十四年的流浪生活,是三毛创作的源泉。评论说,她回到台湾定居以后的作品就逐渐失去了原来的光泽。流浪对三毛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流浪是她生存下去唯一的依据。因为我们可以从她的书里边以及看她的简历里边,不断地看到她在很多地方行走,包括,她在一个地方,正常的一个地方往往可能完整的呆不下两、三个月,她就会马上的出去,出去看。因为,三毛我觉得,到后期,三毛的这种流浪精神是一种病态,今天我们来看是一种病态,但是她又符合我们一些文艺青年的,以及我们想象的中的极致的东西。她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写作;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经历;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爱情;用流浪的方式来接近所有她想接近的人。这是她唯一的通道,就像我们很多人去一个地方要打车一样,她的车,打得的是“流浪”两个字,真的是这样。这个帮助她解决了很多问题,包括她能成名,包括她能走到我们身边,甚至成为一个传奇,就这两个字。这是她找到她的工具的一个方法,每个人都有一个工具,这是她的。 王 宁:撒哈拉对她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撒哈拉,就像我们今天说三毛一样,说三毛在我们心里边意味着什么一样。三毛可能是我们精神模板
中的一个模糊的影像。撒哈拉也是她的一个避难所,一个精神上的,她的灵魂上很多东西的一个的寄存地。 王 宁:她就觉得她属于那儿,好像看到那儿就觉得自己属于那里。 师永刚:有一种,可能算是一种,在文学上有一种解释不清的事件。很多人都有一块儿自己的地方是相通的,比方说贾平凹的《商州》(商州散记),比方说陈忠实的《白鹿原》,比方说很多人都是有一块儿故乡的,她的故乡就在撒哈拉,精神上的,灵魂上的。我认为她找到了她的故乡。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故乡,不一定就是出生的地方,我们大家都在找,但是很多人没找到,她找到了。 王 宁:包括三毛的名字。 师永刚:三毛是一个,无法完整的来叙述她的一个人。 王 宁:太率真。 师永刚:无法定义的一个人。 王 宁:现实生活的三毛和她书里边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师永刚:可以明确地讲,不是!因为,但是我觉得很多人本末倒置了,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不是她的真实的生活,对不对?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她书里边描写的这个世界,描写的精神,描写的那种我们想象里的东西。而她到了后期,把她当成明星化了,觉得你做出了这些事,说出了这些话,你就必须是一个出处,必须是真实的。你跟荷西的爱情,或者你跟谁的东西。比如有一个叫马中欣的人去调查她,说根本没她这个人,怎么样怎么样的,甚至说三毛先喜欢的荷西,而不是荷西先喜欢的她,谁谁谁是被动的。在这些个技术情节上,技术细节上纠缠不清。就觉着,挺愚蠢的一帮人,就觉得为什么呀?三毛本身就是一个我们想象中的人,她的真实世界与你、我有什么关系呢?她的真实世界到今天来讲并不是特别美好的,三毛是一个严重抑郁的一个女人,是一个病态的女人,是一个精神有残疾的女人。她选择自杀可以表达、可以讲明这一点。包括三毛针对她个人私生活的问题上她也是不理智、不清晰的一个女人。那你不能因为,其实正是我们因为三毛这一系列的不喜欢的东西才组成了一个三毛,才组成了一个写出这样东西的一个三毛来。我觉得分开看,我们这本书里边回避掉了很多的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无聊的问题,但是有时候也不得不涉及了一点。解释一下原因,是因为我们怀念的肯定不是三毛的私生活,我们怀念的是她的公共生活、公共情感、公共精神,这一点很重要,虽然是一本私家相册。 王 宁:我们勾起回忆其实是为了分享。 师永刚:分享自己的青春,而不是属于自己的三毛,而不是说。我们想象中的这个三毛属于我的那一部分,而不是属于其他人的,这个很重要。 王 宁:我们不能站在道德的观点上去看她。 师永刚:她是我们道德,我们道德在今天来看,有没有实力,有没有能力,有没基准去判断别人还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用我们今天的基准来判断别人以前的生活呢?这是可笑的一件事情,我觉得。 王 宁:她和荷西的爱情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童话。 师永刚:应该是童话。这个童话我建议所有的人都把它存在心里,就把它当成童话,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说这个童话是假的。因为我们没必要。其实我们还有一个童话存在心里,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今天其实有很多东西都没有了,真的,我们自己都把它们打碎了,我们自己求证了一下,说这件事是假的。我们心目中的每一件美好的东西我们都希望求证出来,这是假的,这是不真实,这中的一个模糊的影像。撒哈拉也是她的一个避难所,一个精神上的,她的灵魂上很多东西的一个的寄存地。 王 宁:她就觉得她属于那儿,好像看到那儿就觉得自己属于那里。 师永刚:有一种,可能算是一种,在文学上有一种解释不清的事件。很多人都有一块儿自己的地方是相通的,比方说贾平凹的《商州》(商州散记),比方说陈忠实的《白鹿原》,比方说很多人都是有一块儿故乡的,她的故乡就在撒哈拉,精神上的,灵魂上的。我认为她找到了她的故乡。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故乡,不一定就是出生的地方,我们大家都在找,但是很多人没找到,她找到了。 王 宁:包括三毛的名字。 师永刚:三毛是一个,无法完整的来叙述她的一个人。 王 宁:太率真。 师永刚:无法定义的一个人。 王 宁:现实生活的三毛和她书里边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师永刚:可以明确地讲,不是!因为,但是我觉得很多人本末倒置了,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不是她的真实的生活,对不对?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她书里边描写的这个世界,描写的精神,描写的那种我们想象里的东西。而她到了后期,把她当成明星化了,觉得你做出了这些事,说出了这些话,你就必须是一个出处,必须是真实的。你跟荷西的爱情,或者你跟谁的东西。比如有一个叫马中欣的人去调查她,说根本没她这个人,怎么样怎么样的,甚至说三毛先喜欢的荷西,而不是荷西先喜欢的她,谁谁谁是被动的。在这些个技术情节上,技术细节上纠缠不清。就觉着,挺愚蠢的一帮人,就觉得为什么呀?三毛本身就是一个我们想象中的人,她的真实世界与你、我有什么关系呢?她的真实世界到今天来讲并不是特别美好的,三毛是一个严重抑郁的一个女人,是一个病态的女人,是一个精神有残疾的女人。她选择自杀可以表达、可以讲明这一点。包括三毛针对她个人私生活的问题上她也是不理智、不清晰的一个女人。那你不能因为,其实正是我们因为三毛这一系列的不喜欢的东西才组成了一个三毛,才组成了一个写出这样东西的一个三毛来。我觉得分开看,我们这本书里边回避掉了很多的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无聊的问题,但是有时候也不得不涉及了一点。解释一下原因,是因为我们怀念的肯定不是三毛的私生活,我们怀念的是她的公共生活、公共情感、公共精神,这一点很重要,虽然是一本私家相册。 王 宁:我们勾起回忆其实是为了分享。 师永刚:分享自己的青春,而不是属于自己的三毛,而不是说。我们想象中的这个三毛属于我的那一部分,而不是属于其他人的,这个很重要。 王 宁:我们不能站在道德的观点上去看她。 师永刚:她是我们道德,我们道德在今天来看,有没有实力,有没有能力,有没基准去判断别人还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用我们今天的基准来判断别人以前的生活呢?这是可笑的一件事情,我觉得。 王 宁:她和荷西的爱情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童话。 师永刚:应该是童话。这个童话我建议所有的人都把它存在心里,就把它当成童话,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说这个童话是假的。因为我们没必要。其实我们还有一个童话存在心里,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今天其实有很多东西都没有了,真的,我们自己都把它们打碎了,我们自己求证了一下,说这件事是假的。我们心目中的每一件美好的东西我们都希望求证出来,这是假的,这是不真实,这
  2005年12月28日 15:55 【文章字体:中的一个模糊的影像。撒哈拉也是她的一个避难所,一个精神上的,她的灵魂上很多东西的一个的寄存地。 王 宁:她就觉得她属于那儿,好像看到那儿就觉得自己属于那里。 师永刚:有一种,可能算是一种,在文学上有一种解释不清的事件。很多人都有一块儿自己的地方是相通的,比方说贾平凹的《商州》(商州散记),比方说陈忠实的《白鹿原》,比方说很多人都是有一块儿故乡的,她的故乡就在撒哈拉,精神上的,灵魂上的。我认为她找到了她的故乡。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故乡,不一定就是出生的地方,我们大家都在找,但是很多人没找到,她找到了。 王 宁:包括三毛的名字。 师永刚:三毛是一个,无法完整的来叙述她的一个人。 王 宁:太率真。 师永刚:无法定义的一个人。 王 宁:现实生活的三毛和她书里边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师永刚:可以明确地讲,不是!因为,但是我觉得很多人本末倒置了,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不是她的真实的生活,对不对?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她书里边描写的这个世界,描写的精神,描写的那种我们想象里的东西。而她到了后期,把她当成明星化了,觉得你做出了这些事,说出了这些话,你就必须是一个出处,必须是真实的。你跟荷西的爱情,或者你跟谁的东西。比如有一个叫马中欣的人去调查她,说根本没她这个人,怎么样怎么样的,甚至说三毛先喜欢的荷西,而不是荷西先喜欢的她,谁谁谁是被动的。在这些个技术情节上,技术细节上纠缠不清。就觉着,挺愚蠢的一帮人,就觉得为什么呀?三毛本身就是一个我们想象中的人,她的真实世界与你、我有什么关系呢?她的真实世界到今天来讲并不是特别美好的,三毛是一个严重抑郁的一个女人,是一个病态的女人,是一个精神有残疾的女人。她选择自杀可以表达、可以讲明这一点。包括三毛针对她个人私生活的问题上她也是不理智、不清晰的一个女人。那你不能因为,其实正是我们因为三毛这一系列的不喜欢的东西才组成了一个三毛,才组成了一个写出这样东西的一个三毛来。我觉得分开看,我们这本书里边回避掉了很多的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无聊的问题,但是有时候也不得不涉及了一点。解释一下原因,是因为我们怀念的肯定不是三毛的私生活,我们怀念的是她的公共生活、公共情感、公共精神,这一点很重要,虽然是一本私家相册。 王 宁:我们勾起回忆其实是为了分享。 师永刚:分享自己的青春,而不是属于自己的三毛,而不是说。我们想象中的这个三毛属于我的那一部分,而不是属于其他人的,这个很重要。 王 宁:我们不能站在道德的观点上去看她。 师永刚:她是我们道德,我们道德在今天来看,有没有实力,有没有能力,有没基准去判断别人还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用我们今天的基准来判断别人以前的生活呢?这是可笑的一件事情,我觉得。 王 宁:她和荷西的爱情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童话。 师永刚:应该是童话。这个童话我建议所有的人都把它存在心里,就把它当成童话,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说这个童话是假的。因为我们没必要。其实我们还有一个童话存在心里,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今天其实有很多东西都没有了,真的,我们自己都把它们打碎了,我们自己求证了一下,说这件事是假的。我们心目中的每一件美好的东西我们都希望求证出来,这是假的,这是不真实,这  是不可以保存的。我想,为什么大家要做这一件愚蠢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我认为到了今天来讲,能够有一个童话存在你的心里,有一份美好的,甚至你相信过的情感在你的心里,沉沉的压着你,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现在很多人都很轻啊,都很飘啊,因为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信,你自己打动自己的东西你自己就把它打碎了。所以我觉得很多人是不理智的,很多人是错误的,我建议大家还是把这个童话沉沉的放在自己的心里。就像18年前,20年前那样把它放着。 王 宁:质疑三毛,这种质疑会影响对三毛的评价么? 师永刚:不会。有一部分人会。对于那些真正的想把她放在自己的心里的人是不会的。因为三毛就是一个虚幻的,虚构出来的一个作品。我们每一个人都虚构了一个三毛的作品,这个都是不一样的,我觉得不会的,其实人们已经澄清了三毛很多东西,但是又怎么样,最后还是喜欢三毛,这点很重要。你比方说三毛,我今天也可以打碎一下很多人的想象力,比如三毛曾经在回到台湾的时候跟一个画家结婚,当然这些事情不了了之了,是因为这个画家结过婚了。然后跟她又结的婚,当然我们这个书里就涉及到了一笔。我们怎么来说这件事情?三毛是一个很真实的一个人,极单纯的、极致的一个人,但是呢,在其他人面前……你说她是真实的么?也是。但是对方骗了她,你怎么说这件事情?没办法去判断这件事情的真实度。包括很多人说她喜欢王洛宾,还编成了很多故事,甚至有电视剧也来谈这件事情,喜欢贾平凹。我这个书里边大致讲了一下。这是她姐跟她弟弟说出来的。到了今天的时候,她姐、她弟弟也不愿意来提这件事情,但是我觉得,她们谈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说到一个细节很重要,三毛是一个很率真,很真实的一个人,她见了谁都说:“哎!亲爱的,你好!”然后跟任何人写信都是“亲爱的你好么”,她所有的前缀都如此,这是她的一个习惯,她的用语。我不知道你们电台有没有,很多人见了面都要拥抱你一下。这是她的习惯。

是不可以保存的。我想,为什么大家要做这一件愚蠢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我认为到了今天来讲,能够有一个童话存在你的心里,有一份美好的,甚至你相信过的情感在你的心里,沉沉的压着你,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现在很多人都很轻啊,都很飘啊,因为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信,你自己打动自己的东西你自己就把它打碎了。所以我觉得很多人是不理智的,很多人是错误的,我建议大家还是把这个童话沉沉的放在自己的心里。就像18年前,20年前那样把它放着。 王 宁:质疑三毛,这种质疑会影响对三毛的评价么? 师永刚:不会。有一部分人会。对于那些真正的想把她放在自己的心里的人是不会的。因为三毛就是一个虚幻的,虚构出来的一个作品。我们每一个人都虚构了一个三毛的作品,这个都是不一样的,我觉得不会的,其实人们已经澄清了三毛很多东西,但是又怎么样,最后还是喜欢三毛,这点很重要。你比方说三毛,我今天也可以打碎一下很多人的想象力,比如三毛曾经在回到台湾的时候跟一个画家结婚,当然这些事情不了了之了,是因为这个画家结过婚了。然后跟她又结的婚,当然我们这个书里就涉及到了一笔。我们怎么来说这件事情?三毛是一个很真实的一个人,极单纯的、极致的一个人,但是呢,在其他人面前……你说她是真实的么?也是。但是对方骗了她,你怎么说这件事情?没办法去判断这件事情的真实度。包括很多人说她喜欢王洛宾,还编成了很多故事,甚至有电视剧也来谈这件事情,喜欢贾平凹。我这个书里边大致讲了一下。这是她姐跟她弟弟说出来的。到了今天的时候,她姐、她弟弟也不愿意来提这件事情,但是我觉得,她们谈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说到一个细节很重要,三毛是一个很率真,很真实的一个人,她见了谁都说:“哎!亲爱的,你好!”然后跟任何人写信都是“亲爱的你好么”,她所有的前缀都如此,这是她的一个习惯,她的用语。我不知道你们电台有没有,很多人见了面都要拥抱你一下。这是她的习惯。 中的一个模糊的影像。撒哈拉也是她的一个避难所,一个精神上的,她的灵魂上很多东西的一个的寄存地。 王 宁:她就觉得她属于那儿,好像看到那儿就觉得自己属于那里。 师永刚:有一种,可能算是一种,在文学上有一种解释不清的事件。很多人都有一块儿自己的地方是相通的,比方说贾平凹的《商州》(商州散记),比方说陈忠实的《白鹿原》,比方说很多人都是有一块儿故乡的,她的故乡就在撒哈拉,精神上的,灵魂上的。我认为她找到了她的故乡。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故乡,不一定就是出生的地方,我们大家都在找,但是很多人没找到,她找到了。 王 宁:包括三毛的名字。 师永刚:三毛是一个,无法完整的来叙述她的一个人。 王 宁:太率真。 师永刚:无法定义的一个人。 王 宁:现实生活的三毛和她书里边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师永刚:可以明确地讲,不是!因为,但是我觉得很多人本末倒置了,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不是她的真实的生活,对不对?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她书里边描写的这个世界,描写的精神,描写的那种我们想象里的东西。而她到了后期,把她当成明星化了,觉得你做出了这些事,说出了这些话,你就必须是一个出处,必须是真实的。你跟荷西的爱情,或者你跟谁的东西。比如有一个叫马中欣的人去调查她,说根本没她这个人,怎么样怎么样的,甚至说三毛先喜欢的荷西,而不是荷西先喜欢的她,谁谁谁是被动的。在这些个技术情节上,技术细节上纠缠不清。就觉着,挺愚蠢的一帮人,就觉得为什么呀?三毛本身就是一个我们想象中的人,她的真实世界与你、我有什么关系呢?她的真实世界到今天来讲并不是特别美好的,三毛是一个严重抑郁的一个女人,是一个病态的女人,是一个精神有残疾的女人。她选择自杀可以表达、可以讲明这一点。包括三毛针对她个人私生活的问题上她也是不理智、不清晰的一个女人。那你不能因为,其实正是我们因为三毛这一系列的不喜欢的东西才组成了一个三毛,才组成了一个写出这样东西的一个三毛来。我觉得分开看,我们这本书里边回避掉了很多的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无聊的问题,但是有时候也不得不涉及了一点。解释一下原因,是因为我们怀念的肯定不是三毛的私生活,我们怀念的是她的公共生活、公共情感、公共精神,这一点很重要,虽然是一本私家相册。 王 宁:我们勾起回忆其实是为了分享。 师永刚:分享自己的青春,而不是属于自己的三毛,而不是说。我们想象中的这个三毛属于我的那一部分,而不是属于其他人的,这个很重要。 王 宁:我们不能站在道德的观点上去看她。 师永刚:她是我们道德,我们道德在今天来看,有没有实力,有没有能力,有没基准去判断别人还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用我们今天的基准来判断别人以前的生活呢?这是可笑的一件事情,我觉得。 王 宁:她和荷西的爱情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童话。 师永刚:应该是童话。这个童话我建议所有的人都把它存在心里,就把它当成童话,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说这个童话是假的。因为我们没必要。其实我们还有一个童话存在心里,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今天其实有很多东西都没有了,真的,我们自己都把它们打碎了,我们自己求证了一下,说这件事是假的。我们心目中的每一件美好的东西我们都希望求证出来,这是假的,这是不真实,这

中的一个模糊的影像。撒哈拉也是她的一个避难所,一个精神上的,她的灵魂上很多东西的一个的寄存地。 王 宁:她就觉得她属于那儿,好像看到那儿就觉得自己属于那里。 师永刚:有一种,可能算是一种,在文学上有一种解释不清的事件。很多人都有一块儿自己的地方是相通的,比方说贾平凹的《商州》(商州散记),比方说陈忠实的《白鹿原》,比方说很多人都是有一块儿故乡的,她的故乡就在撒哈拉,精神上的,灵魂上的。我认为她找到了她的故乡。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故乡,不一定就是出生的地方,我们大家都在找,但是很多人没找到,她找到了。 王 宁:包括三毛的名字。 师永刚:三毛是一个,无法完整的来叙述她的一个人。 王 宁:太率真。 师永刚:无法定义的一个人。 王 宁:现实生活的三毛和她书里边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师永刚:可以明确地讲,不是!因为,但是我觉得很多人本末倒置了,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不是她的真实的生活,对不对?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她书里边描写的这个世界,描写的精神,描写的那种我们想象里的东西。而她到了后期,把她当成明星化了,觉得你做出了这些事,说出了这些话,你就必须是一个出处,必须是真实的。你跟荷西的爱情,或者你跟谁的东西。比如有一个叫马中欣的人去调查她,说根本没她这个人,怎么样怎么样的,甚至说三毛先喜欢的荷西,而不是荷西先喜欢的她,谁谁谁是被动的。在这些个技术情节上,技术细节上纠缠不清。就觉着,挺愚蠢的一帮人,就觉得为什么呀?三毛本身就是一个我们想象中的人,她的真实世界与你、我有什么关系呢?她的真实世界到今天来讲并不是特别美好的,三毛是一个严重抑郁的一个女人,是一个病态的女人,是一个精神有残疾的女人。她选择自杀可以表达、可以讲明这一点。包括三毛针对她个人私生活的问题上她也是不理智、不清晰的一个女人。那你不能因为,其实正是我们因为三毛这一系列的不喜欢的东西才组成了一个三毛,才组成了一个写出这样东西的一个三毛来。我觉得分开看,我们这本书里边回避掉了很多的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无聊的问题,但是有时候也不得不涉及了一点。解释一下原因,是因为我们怀念的肯定不是三毛的私生活,我们怀念的是她的公共生活、公共情感、公共精神,这一点很重要,虽然是一本私家相册。 王 宁:我们勾起回忆其实是为了分享。 师永刚:分享自己的青春,而不是属于自己的三毛,而不是说。我们想象中的这个三毛属于我的那一部分,而不是属于其他人的,这个很重要。 王 宁:我们不能站在道德的观点上去看她。 师永刚:她是我们道德,我们道德在今天来看,有没有实力,有没有能力,有没基准去判断别人还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用我们今天的基准来判断别人以前的生活呢?这是可笑的一件事情,我觉得。 王 宁:她和荷西的爱情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童话。 师永刚:应该是童话。这个童话我建议所有的人都把它存在心里,就把它当成童话,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说这个童话是假的。因为我们没必要。其实我们还有一个童话存在心里,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今天其实有很多东西都没有了,真的,我们自己都把它们打碎了,我们自己求证了一下,说这件事是假的。我们心目中的每一件美好的东西我们都希望求证出来,这是假的,这是不真实,这

王  宁:很多人和我一样开始喜欢三毛是因为那本《撒哈拉的故事》。您对她的哪部作品印象最深?是哪些元素打动您?故事、语言还是那种不可言传的意境?

师永刚:其实最初的东西,我刚才也说了,《撒哈拉的故事》让我非常触动,觉得,哎,还有一片遥远的沙漠,还有一个遥远的爱情故事,那时候就是想象,青春期的时候对这些东西都是最敏感的时候,但是我后来看到了一段三毛在去世以后的相册,就是陈贤仁先生给她编的一本书,她的灵魂骑在纸背上,那本书,我看了之后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当然它里边有十几幅照片,照片不是很多,但是给我留下了很多。我就是认为这是一个传奇了,那时我认为,如果我们看一部作品把“三毛”两个字去掉的时候,这部作品是不完整的。因为只有“三毛”这个字,“三毛”这两个字跟她的身份,遥远的想象力,包括这些照片组成的她的一个传奇的故事,我觉得我当年喜欢的这个人是一个像神话一样的东西,这是最美好的。她确实符合很多故事,我觉得对我来讲,在我的心里,安心了,啊,这故事很好!她是一个在我的心里可能永远不会,我过一阵不喜欢啊,或者是后悔,我当年怎么会喜欢过她啊?这样的,我觉得我不会后悔,因为她是一个神话!

《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language=javascript document.title=《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document.url=phoenixtv7234017713330585620051228719315.shtml; 2005年12月28日 15:55 【文章字体:大中小】 王 宁:很多人和我一样开始喜欢三毛是因为那本《撒哈拉的故事》。您对她的哪部作品印象最深?是哪些元素打动您?故事、语言还是那种不可言传的意境? 师永刚:其实最初的东西,我刚才也说了,《撒哈拉的故事》让我非常触动,觉得,哎,还有一片遥远的沙漠,还有一个遥远的爱情故事,那时候就是想象,青春期的时候对这些东西都是最敏感的时候,但是我后来看到了一段三毛在去世以后的相册,就是陈贤仁先生给她编的一本书,她的灵魂骑在纸背上,那本书,我看了之后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当然它里边有十几幅照片,照片不是很多,但是给我留下了很多。我就是认为这是一个传奇了,那时我认为,如果我们看一部作品把“三毛”两个字去掉的时候,这部作品是不完整的。因为只有“三毛”这个字,“三毛”这两个字跟她的身份,遥远的想象力,包括这些照片组成的她的一个传奇的故事,我觉得我当年喜欢的这个人是一个像神话一样的东西,这是最美好的。她确实符合很多故事,我觉得对我来讲,在我的心里,安心了,啊,这故事很好!她是一个在我的心里可能永远不会,我过一阵不喜欢啊,或者是后悔,我当年怎么会喜欢过她啊?这样的,我觉得我不会后悔,因为她是一个神话! 王 宁:我们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的文字多么的美丽,多么的…… 师永刚:就是她描述的是一种,我们想象中的一种神话,以及给我们这一代人所提供的一个可能的东西。我觉得其实也是一种情谊的东西,生活或者是精神的情谊,那种精神的情谊,是对于自由世界的向往,对自己的一种自由的判断。我觉得这些东西非常重要。 王 宁:十四年的流浪生活,是三毛创作的源泉。评论说,她回到台湾定居以后的作品就逐渐失去了原来的光泽。流浪对三毛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流浪是她生存下去唯一的依据。因为我们可以从她的书里边以及看她的简历里边,不断地看到她在很多地方行走,包括,她在一个地方,正常的一个地方往往可能完整的呆不下两、三个月,她就会马上的出去,出去看。因为,三毛我觉得,到后期,三毛的这种流浪精神是一种病态,今天我们来看是一种病态,但是她又符合我们一些文艺青年的,以及我们想象的中的极致的东西。她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写作;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经历;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爱情;用流浪的方式来接近所有她想接近的人。这是她唯一的通道,就像我们很多人去一个地方要打车一样,她的车,打得的是“流浪”两个字,真的是这样。这个帮助她解决了很多问题,包括她能成名,包括她能走到我们身边,甚至成为一个传奇,就这两个字。这是她找到她的工具的一个方法,每个人都有一个工具,这是她的。 王 宁:撒哈拉对她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撒哈拉,就像我们今天说三毛一样,说三毛在我们心里边意味着什么一样。三毛可能是我们精神模板

王  宁:我们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的文字多么的美丽,多么的……

师永刚:就是她描述的是一种,我们想象中的一种神话,以及给我们这一代人所提供的一个可能的东西。我觉得其实也是一种情谊的东西,生活或者是精神的情谊,那种精神的情谊,是对于自由世界的向往,对自己的一种自由的判断。我觉得这些东西非常重要。

王  宁:十四年的流浪生活,是三毛创作的源泉。评论说,她回到台湾定居以后的作品就逐渐失去了原来的光泽。流浪对三毛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流浪是她生存下去唯一的依据。因为我们可以从她的书里边以及看她的简历里边,不断地看到她在很多地方行走,包括,她在一个地方,正常的一个地方往往可能完整的呆不下两、三个月,她就会马上的出去,出去看。因为,三毛我觉得,到后期,三毛的这种流浪精神是一种病态,今天我们来看是一种病态,但是她又符合我们一些文艺青年的,以及我们想象的中的极致的东西。她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写作;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经历;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爱情;用流浪的方式来接近所有她想接近的人。这是她唯一的通道,就像我们很多人去一个地方要打车一样,她的车,打得的是“流浪”两个字,真的是这样。这个帮助她解决了很多问题,包括她能成名,包括她能走到我们身边,甚至成为一个传奇,就这两个字。这是她找到她的工具的一个方法,每个人都有一个工具,这是她的。

王  宁:撒哈拉对她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撒哈拉,就像我们今天说三毛一样,说三毛在我们心里边意味着什么一样。三毛可能是我们精神模板中的一个模糊的影像。撒哈拉也是她的一个避难所,一个精神上的,她的灵魂上很多东西的一个的寄存地。

中的一个模糊的影像。撒哈拉也是她的一个避难所,一个精神上的,她的灵魂上很多东西的一个的寄存地。 王 宁:她就觉得她属于那儿,好像看到那儿就觉得自己属于那里。 师永刚:有一种,可能算是一种,在文学上有一种解释不清的事件。很多人都有一块儿自己的地方是相通的,比方说贾平凹的《商州》(商州散记),比方说陈忠实的《白鹿原》,比方说很多人都是有一块儿故乡的,她的故乡就在撒哈拉,精神上的,灵魂上的。我认为她找到了她的故乡。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故乡,不一定就是出生的地方,我们大家都在找,但是很多人没找到,她找到了。 王 宁:包括三毛的名字。 师永刚:三毛是一个,无法完整的来叙述她的一个人。 王 宁:太率真。 师永刚:无法定义的一个人。 王 宁:现实生活的三毛和她书里边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师永刚:可以明确地讲,不是!因为,但是我觉得很多人本末倒置了,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不是她的真实的生活,对不对?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她书里边描写的这个世界,描写的精神,描写的那种我们想象里的东西。而她到了后期,把她当成明星化了,觉得你做出了这些事,说出了这些话,你就必须是一个出处,必须是真实的。你跟荷西的爱情,或者你跟谁的东西。比如有一个叫马中欣的人去调查她,说根本没她这个人,怎么样怎么样的,甚至说三毛先喜欢的荷西,而不是荷西先喜欢的她,谁谁谁是被动的。在这些个技术情节上,技术细节上纠缠不清。就觉着,挺愚蠢的一帮人,就觉得为什么呀?三毛本身就是一个我们想象中的人,她的真实世界与你、我有什么关系呢?她的真实世界到今天来讲并不是特别美好的,三毛是一个严重抑郁的一个女人,是一个病态的女人,是一个精神有残疾的女人。她选择自杀可以表达、可以讲明这一点。包括三毛针对她个人私生活的问题上她也是不理智、不清晰的一个女人。那你不能因为,其实正是我们因为三毛这一系列的不喜欢的东西才组成了一个三毛,才组成了一个写出这样东西的一个三毛来。我觉得分开看,我们这本书里边回避掉了很多的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无聊的问题,但是有时候也不得不涉及了一点。解释一下原因,是因为我们怀念的肯定不是三毛的私生活,我们怀念的是她的公共生活、公共情感、公共精神,这一点很重要,虽然是一本私家相册。 王 宁:我们勾起回忆其实是为了分享。 师永刚:分享自己的青春,而不是属于自己的三毛,而不是说。我们想象中的这个三毛属于我的那一部分,而不是属于其他人的,这个很重要。 王 宁:我们不能站在道德的观点上去看她。 师永刚:她是我们道德,我们道德在今天来看,有没有实力,有没有能力,有没基准去判断别人还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用我们今天的基准来判断别人以前的生活呢?这是可笑的一件事情,我觉得。 王 宁:她和荷西的爱情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童话。 师永刚:应该是童话。这个童话我建议所有的人都把它存在心里,就把它当成童话,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说这个童话是假的。因为我们没必要。其实我们还有一个童话存在心里,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今天其实有很多东西都没有了,真的,我们自己都把它们打碎了,我们自己求证了一下,说这件事是假的。我们心目中的每一件美好的东西我们都希望求证出来,这是假的,这是不真实,这

王  宁:她就觉得她属于那儿,好像看到那儿就觉得自己属于那里。

师永刚:有一种,可能算是一种,在文学上有一种解释不清的事件。很多人都有一块儿自己的地方是相通的,比方说贾平凹的《商州》(商州散记),比方说陈忠实的《白鹿原》,比方说很多人都是有一块儿故乡的,她的故乡就在撒哈拉,精神上的,灵魂上的。我认为她找到了她的故乡。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故乡,不一定就是出生的地方,我们大家都在找,但是很多人没找到,她找到了。

王  宁:包括三毛的名字。

《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language=javascript document.title=《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document.url=phoenixtv7234017713330585620051228719315.shtml; 2005年12月28日 15:55 【文章字体:大中小】 王 宁:很多人和我一样开始喜欢三毛是因为那本《撒哈拉的故事》。您对她的哪部作品印象最深?是哪些元素打动您?故事、语言还是那种不可言传的意境? 师永刚:其实最初的东西,我刚才也说了,《撒哈拉的故事》让我非常触动,觉得,哎,还有一片遥远的沙漠,还有一个遥远的爱情故事,那时候就是想象,青春期的时候对这些东西都是最敏感的时候,但是我后来看到了一段三毛在去世以后的相册,就是陈贤仁先生给她编的一本书,她的灵魂骑在纸背上,那本书,我看了之后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当然它里边有十几幅照片,照片不是很多,但是给我留下了很多。我就是认为这是一个传奇了,那时我认为,如果我们看一部作品把“三毛”两个字去掉的时候,这部作品是不完整的。因为只有“三毛”这个字,“三毛”这两个字跟她的身份,遥远的想象力,包括这些照片组成的她的一个传奇的故事,我觉得我当年喜欢的这个人是一个像神话一样的东西,这是最美好的。她确实符合很多故事,我觉得对我来讲,在我的心里,安心了,啊,这故事很好!她是一个在我的心里可能永远不会,我过一阵不喜欢啊,或者是后悔,我当年怎么会喜欢过她啊?这样的,我觉得我不会后悔,因为她是一个神话! 王 宁:我们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的文字多么的美丽,多么的…… 师永刚:就是她描述的是一种,我们想象中的一种神话,以及给我们这一代人所提供的一个可能的东西。我觉得其实也是一种情谊的东西,生活或者是精神的情谊,那种精神的情谊,是对于自由世界的向往,对自己的一种自由的判断。我觉得这些东西非常重要。 王 宁:十四年的流浪生活,是三毛创作的源泉。评论说,她回到台湾定居以后的作品就逐渐失去了原来的光泽。流浪对三毛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流浪是她生存下去唯一的依据。因为我们可以从她的书里边以及看她的简历里边,不断地看到她在很多地方行走,包括,她在一个地方,正常的一个地方往往可能完整的呆不下两、三个月,她就会马上的出去,出去看。因为,三毛我觉得,到后期,三毛的这种流浪精神是一种病态,今天我们来看是一种病态,但是她又符合我们一些文艺青年的,以及我们想象的中的极致的东西。她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写作;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经历;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爱情;用流浪的方式来接近所有她想接近的人。这是她唯一的通道,就像我们很多人去一个地方要打车一样,她的车,打得的是“流浪”两个字,真的是这样。这个帮助她解决了很多问题,包括她能成名,包括她能走到我们身边,甚至成为一个传奇,就这两个字。这是她找到她的工具的一个方法,每个人都有一个工具,这是她的。 王 宁:撒哈拉对她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撒哈拉,就像我们今天说三毛一样,说三毛在我们心里边意味着什么一样。三毛可能是我们精神模板

师永刚:三毛是一个,无法完整的来叙述她的一个人。

王  宁:太率真。

师永刚:无法定义的一个人。

王  宁:现实生活的三毛和她书里边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师永刚:可以明确地讲,不是!因为,但是我觉得很多人本末倒置了,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不是她的真实的生活,对不对?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她书里边描写的这个世界,描写的精神,描写的那种我们想象里的东西。而她到了后期,把她当成明星化了,觉得你做出了这些事,说出了这些话,你就必须是一个出处,必须是真实的。你跟荷西的爱情,或者你跟谁的东西。比如有一个叫马中欣的人去调查她,说根本没她这个人,怎么样怎么样的,甚至说三毛先喜欢的荷西,而不是荷西先喜欢的她,谁谁谁是被动的。在这些个技术情节上,技术细节上纠缠不清。就觉着,挺愚蠢的一帮人,就觉得为什么呀?三毛本身就是一个我们想象中的人,她的真实世界与你、我有什么关系呢?她的真实世界到今天来讲并不是特别美好的,三毛是一个严重抑郁的一个女人,是一个病态的女人,是一个精神有残疾的女人。她选择自杀可以表达、可以讲明这一点。包括三毛针对她个人私生活的问题上她也是不理智、不清晰的一个女人。那你不能因为,其实正是我们因为三毛这一系列的不喜欢的东西才组成了一个三毛,才组成了一个写出这样东西的一个三毛来。我觉得分开看,我们这本书里边回避掉了很多的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无聊的问题,但是有时候也不得不涉及了一点。解释一下原因,是因为我们怀念的肯定不是三毛的私生活,我们怀念的是她的公共生活、公共情感、公共精神,这一点很重要,虽然是一本私家相册。

王  宁:我们勾起回忆其实是为了分享。

师永刚:分享自己的青春,而不是属于自己的三毛,而不是说。我们想象中的这个三毛属于我的那一部分,而不是属于其他人的,这个很重要。

王  宁:我们不能站在道德的观点上去看她。

师永刚:她是我们道德,我们道德在今天来看,有没有实力,有没有能力,有没基准去判断别人还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用我们今天的基准来判断别人以前的生活呢?这是可笑的一件事情,我觉得。

是不可以保存的。我想,为什么大家要做这一件愚蠢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我认为到了今天来讲,能够有一个童话存在你的心里,有一份美好的,甚至你相信过的情感在你的心里,沉沉的压着你,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现在很多人都很轻啊,都很飘啊,因为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信,你自己打动自己的东西你自己就把它打碎了。所以我觉得很多人是不理智的,很多人是错误的,我建议大家还是把这个童话沉沉的放在自己的心里。就像18年前,20年前那样把它放着。 王 宁:质疑三毛,这种质疑会影响对三毛的评价么? 师永刚:不会。有一部分人会。对于那些真正的想把她放在自己的心里的人是不会的。因为三毛就是一个虚幻的,虚构出来的一个作品。我们每一个人都虚构了一个三毛的作品,这个都是不一样的,我觉得不会的,其实人们已经澄清了三毛很多东西,但是又怎么样,最后还是喜欢三毛,这点很重要。你比方说三毛,我今天也可以打碎一下很多人的想象力,比如三毛曾经在回到台湾的时候跟一个画家结婚,当然这些事情不了了之了,是因为这个画家结过婚了。然后跟她又结的婚,当然我们这个书里就涉及到了一笔。我们怎么来说这件事情?三毛是一个很真实的一个人,极单纯的、极致的一个人,但是呢,在其他人面前……你说她是真实的么?也是。但是对方骗了她,你怎么说这件事情?没办法去判断这件事情的真实度。包括很多人说她喜欢王洛宾,还编成了很多故事,甚至有电视剧也来谈这件事情,喜欢贾平凹。我这个书里边大致讲了一下。这是她姐跟她弟弟说出来的。到了今天的时候,她姐、她弟弟也不愿意来提这件事情,但是我觉得,她们谈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说到一个细节很重要,三毛是一个很率真,很真实的一个人,她见了谁都说:“哎!亲爱的,你好!”然后跟任何人写信都是“亲爱的你好么”,她所有的前缀都如此,这是她的一个习惯,她的用语。我不知道你们电台有没有,很多人见了面都要拥抱你一下。这是她的习惯。

 

中的一个模糊的影像。撒哈拉也是她的一个避难所,一个精神上的,她的灵魂上很多东西的一个的寄存地。 王 宁:她就觉得她属于那儿,好像看到那儿就觉得自己属于那里。 师永刚:有一种,可能算是一种,在文学上有一种解释不清的事件。很多人都有一块儿自己的地方是相通的,比方说贾平凹的《商州》(商州散记),比方说陈忠实的《白鹿原》,比方说很多人都是有一块儿故乡的,她的故乡就在撒哈拉,精神上的,灵魂上的。我认为她找到了她的故乡。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故乡,不一定就是出生的地方,我们大家都在找,但是很多人没找到,她找到了。 王 宁:包括三毛的名字。 师永刚:三毛是一个,无法完整的来叙述她的一个人。 王 宁:太率真。 师永刚:无法定义的一个人。 王 宁:现实生活的三毛和她书里边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师永刚:可以明确地讲,不是!因为,但是我觉得很多人本末倒置了,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不是她的真实的生活,对不对?其实她喜欢的是她的书,她书里边描写的这个世界,描写的精神,描写的那种我们想象里的东西。而她到了后期,把她当成明星化了,觉得你做出了这些事,说出了这些话,你就必须是一个出处,必须是真实的。你跟荷西的爱情,或者你跟谁的东西。比如有一个叫马中欣的人去调查她,说根本没她这个人,怎么样怎么样的,甚至说三毛先喜欢的荷西,而不是荷西先喜欢的她,谁谁谁是被动的。在这些个技术情节上,技术细节上纠缠不清。就觉着,挺愚蠢的一帮人,就觉得为什么呀?三毛本身就是一个我们想象中的人,她的真实世界与你、我有什么关系呢?她的真实世界到今天来讲并不是特别美好的,三毛是一个严重抑郁的一个女人,是一个病态的女人,是一个精神有残疾的女人。她选择自杀可以表达、可以讲明这一点。包括三毛针对她个人私生活的问题上她也是不理智、不清晰的一个女人。那你不能因为,其实正是我们因为三毛这一系列的不喜欢的东西才组成了一个三毛,才组成了一个写出这样东西的一个三毛来。我觉得分开看,我们这本书里边回避掉了很多的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无聊的问题,但是有时候也不得不涉及了一点。解释一下原因,是因为我们怀念的肯定不是三毛的私生活,我们怀念的是她的公共生活、公共情感、公共精神,这一点很重要,虽然是一本私家相册。 王 宁:我们勾起回忆其实是为了分享。 师永刚:分享自己的青春,而不是属于自己的三毛,而不是说。我们想象中的这个三毛属于我的那一部分,而不是属于其他人的,这个很重要。 王 宁:我们不能站在道德的观点上去看她。 师永刚:她是我们道德,我们道德在今天来看,有没有实力,有没有能力,有没基准去判断别人还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用我们今天的基准来判断别人以前的生活呢?这是可笑的一件事情,我觉得。 王 宁:她和荷西的爱情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童话。 师永刚:应该是童话。这个童话我建议所有的人都把它存在心里,就把它当成童话,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说这个童话是假的。因为我们没必要。其实我们还有一个童话存在心里,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今天其实有很多东西都没有了,真的,我们自己都把它们打碎了,我们自己求证了一下,说这件事是假的。我们心目中的每一件美好的东西我们都希望求证出来,这是假的,这是不真实,这

王  宁:她和荷西的爱情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童话。

是不可以保存的。我想,为什么大家要做这一件愚蠢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我认为到了今天来讲,能够有一个童话存在你的心里,有一份美好的,甚至你相信过的情感在你的心里,沉沉的压着你,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现在很多人都很轻啊,都很飘啊,因为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信,你自己打动自己的东西你自己就把它打碎了。所以我觉得很多人是不理智的,很多人是错误的,我建议大家还是把这个童话沉沉的放在自己的心里。就像18年前,20年前那样把它放着。 王 宁:质疑三毛,这种质疑会影响对三毛的评价么? 师永刚:不会。有一部分人会。对于那些真正的想把她放在自己的心里的人是不会的。因为三毛就是一个虚幻的,虚构出来的一个作品。我们每一个人都虚构了一个三毛的作品,这个都是不一样的,我觉得不会的,其实人们已经澄清了三毛很多东西,但是又怎么样,最后还是喜欢三毛,这点很重要。你比方说三毛,我今天也可以打碎一下很多人的想象力,比如三毛曾经在回到台湾的时候跟一个画家结婚,当然这些事情不了了之了,是因为这个画家结过婚了。然后跟她又结的婚,当然我们这个书里就涉及到了一笔。我们怎么来说这件事情?三毛是一个很真实的一个人,极单纯的、极致的一个人,但是呢,在其他人面前……你说她是真实的么?也是。但是对方骗了她,你怎么说这件事情?没办法去判断这件事情的真实度。包括很多人说她喜欢王洛宾,还编成了很多故事,甚至有电视剧也来谈这件事情,喜欢贾平凹。我这个书里边大致讲了一下。这是她姐跟她弟弟说出来的。到了今天的时候,她姐、她弟弟也不愿意来提这件事情,但是我觉得,她们谈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说到一个细节很重要,三毛是一个很率真,很真实的一个人,她见了谁都说:“哎!亲爱的,你好!”然后跟任何人写信都是“亲爱的你好么”,她所有的前缀都如此,这是她的一个习惯,她的用语。我不知道你们电台有没有,很多人见了面都要拥抱你一下。这是她的习惯。

师永刚:应该是童话。这个童话我建议所有的人都把它存在心里,就把它当成童话,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说这个童话是假的。因为我们没必要。其实我们还有一个童话存在心里,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今天其实有很多东西都没有了,真的,我们自己都把它们打碎了,我们自己求证了一下,说这件事是假的。我们心目中的每一件美好的东西我们都希望求证出来,这是假的,这是不真实,这是不可以保存的。我想,为什么大家要做这一件愚蠢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我认为到了今天来讲,能够有一个童话存在你的心里,有一份美好的,甚至你相信过的情感在你的心里,沉沉的压着你,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现在很多人都很轻啊,都很飘啊,因为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信,你自己打动自己的东西你自己就把它打碎了。所以我觉得很多人是不理智的,很多人是错误的,我建议大家还是把这个童话沉沉的放在自己的心里。就像18年前,20年前那样把它放着。

王  宁:质疑三毛,这种质疑会影响对三毛的评价么?

师永刚:不会。有一部分人会。对于那些真正的想把她放在自己的心里的人是不会的。因为三毛就是一个虚幻的,虚构出来的一个作品。我们每一个人都虚构了一个三毛的作品,这个都是不一样的,我觉得不会的,其实人们已经澄清了三毛很多东西,但是又怎么样,最后还是喜欢三毛,这点很重要。你比方说三毛,我今天也可以打碎一下很多人的想象力,比如三毛曾经在回到台湾的时候跟一个画家结婚,当然这些事情不了了之了,是因为这个画家结过婚了。然后跟她又结的婚,当然我们这个书里就涉及到了一笔。我们怎么来说这件事情?三毛是一个很真实的一个人,极单纯的、极致的一个人,但是呢,在其他人面前……你说她是真实的么?也是。但是对方骗了她,你怎么说这件事情?没办法去判断这件事情的真实度。包括很多人说她喜欢王洛宾,还编成了很多故事,甚至有电视剧也来谈这件事情,喜欢贾平凹。我这个书里边大致讲了一下。这是她姐跟她弟弟说出来的。到了今天的时候,她姐、她弟弟也不愿意来提这件事情,但是我觉得,她们谈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说到一个细节很重要,三毛是一个很率真,很真实的一个人,她见了谁都说:“哎!亲爱的,你好!”然后跟任何人写信都是“亲爱的你好么”,她所有的前缀都如此,这是她的一个习惯,她的用语。我不知道你们电台有没有,很多人见了面都要拥抱你一下。这是她的习惯。是不可以保存的。我想,为什么大家要做这一件愚蠢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我认为到了今天来讲,能够有一个童话存在你的心里,有一份美好的,甚至你相信过的情感在你的心里,沉沉的压着你,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现在很多人都很轻啊,都很飘啊,因为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信,你自己打动自己的东西你自己就把它打碎了。所以我觉得很多人是不理智的,很多人是错误的,我建议大家还是把这个童话沉沉的放在自己的心里。就像18年前,20年前那样把它放着。 王 宁:质疑三毛,这种质疑会影响对三毛的评价么? 师永刚:不会。有一部分人会。对于那些真正的想把她放在自己的心里的人是不会的。因为三毛就是一个虚幻的,虚构出来的一个作品。我们每一个人都虚构了一个三毛的作品,这个都是不一样的,我觉得不会的,其实人们已经澄清了三毛很多东西,但是又怎么样,最后还是喜欢三毛,这点很重要。你比方说三毛,我今天也可以打碎一下很多人的想象力,比如三毛曾经在回到台湾的时候跟一个画家结婚,当然这些事情不了了之了,是因为这个画家结过婚了。然后跟她又结的婚,当然我们这个书里就涉及到了一笔。我们怎么来说这件事情?三毛是一个很真实的一个人,极单纯的、极致的一个人,但是呢,在其他人面前……你说她是真实的么?也是。但是对方骗了她,你怎么说这件事情?没办法去判断这件事情的真实度。包括很多人说她喜欢王洛宾,还编成了很多故事,甚至有电视剧也来谈这件事情,喜欢贾平凹。我这个书里边大致讲了一下。这是她姐跟她弟弟说出来的。到了今天的时候,她姐、她弟弟也不愿意来提这件事情,但是我觉得,她们谈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说到一个细节很重要,三毛是一个很率真,很真实的一个人,她见了谁都说:“哎!亲爱的,你好!”然后跟任何人写信都是“亲爱的你好么”,她所有的前缀都如此,这是她的一个习惯,她的用语。我不知道你们电台有没有,很多人见了面都要拥抱你一下。这是她的习惯。

 

 

《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language=javascript document.title=《三毛私家相册》作者师永刚访谈录; document.url=phoenixtv7234017713330585620051228719315.shtml; 2005年12月28日 15:55 【文章字体:大中小】 王 宁:很多人和我一样开始喜欢三毛是因为那本《撒哈拉的故事》。您对她的哪部作品印象最深?是哪些元素打动您?故事、语言还是那种不可言传的意境? 师永刚:其实最初的东西,我刚才也说了,《撒哈拉的故事》让我非常触动,觉得,哎,还有一片遥远的沙漠,还有一个遥远的爱情故事,那时候就是想象,青春期的时候对这些东西都是最敏感的时候,但是我后来看到了一段三毛在去世以后的相册,就是陈贤仁先生给她编的一本书,她的灵魂骑在纸背上,那本书,我看了之后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当然它里边有十几幅照片,照片不是很多,但是给我留下了很多。我就是认为这是一个传奇了,那时我认为,如果我们看一部作品把“三毛”两个字去掉的时候,这部作品是不完整的。因为只有“三毛”这个字,“三毛”这两个字跟她的身份,遥远的想象力,包括这些照片组成的她的一个传奇的故事,我觉得我当年喜欢的这个人是一个像神话一样的东西,这是最美好的。她确实符合很多故事,我觉得对我来讲,在我的心里,安心了,啊,这故事很好!她是一个在我的心里可能永远不会,我过一阵不喜欢啊,或者是后悔,我当年怎么会喜欢过她啊?这样的,我觉得我不会后悔,因为她是一个神话! 王 宁:我们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的文字多么的美丽,多么的…… 师永刚:就是她描述的是一种,我们想象中的一种神话,以及给我们这一代人所提供的一个可能的东西。我觉得其实也是一种情谊的东西,生活或者是精神的情谊,那种精神的情谊,是对于自由世界的向往,对自己的一种自由的判断。我觉得这些东西非常重要。 王 宁:十四年的流浪生活,是三毛创作的源泉。评论说,她回到台湾定居以后的作品就逐渐失去了原来的光泽。流浪对三毛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流浪是她生存下去唯一的依据。因为我们可以从她的书里边以及看她的简历里边,不断地看到她在很多地方行走,包括,她在一个地方,正常的一个地方往往可能完整的呆不下两、三个月,她就会马上的出去,出去看。因为,三毛我觉得,到后期,三毛的这种流浪精神是一种病态,今天我们来看是一种病态,但是她又符合我们一些文艺青年的,以及我们想象的中的极致的东西。她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写作;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经历;用流浪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爱情;用流浪的方式来接近所有她想接近的人。这是她唯一的通道,就像我们很多人去一个地方要打车一样,她的车,打得的是“流浪”两个字,真的是这样。这个帮助她解决了很多问题,包括她能成名,包括她能走到我们身边,甚至成为一个传奇,就这两个字。这是她找到她的工具的一个方法,每个人都有一个工具,这是她的。 王 宁:撒哈拉对她意味着什么? 师永刚:撒哈拉,就像我们今天说三毛一样,说三毛在我们心里边意味着什么一样。三毛可能是我们精神模板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