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永刚

 
 
 

日志

 
 

鍗佷簩骞村墠鐨勬棫鍙?/a>  

2005-12-30 09: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象相距太远。 杂志的事仍然在调整中。 当许多人仍然为生计而奔走时,我忽然发现,这些衣食无忧的家伙,你要关注的竟然是她们的精神世界,当他们找到你,问你: 作这本杂志的意义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这样作,我这样作是我想要的吗? 我正在想自己如何面对这些问题。 因为,这也是我的问题。
旧历史与旧记忆往往是人身上的旧巴。不知那一刻会被人揭起。
旧历史与旧记忆往往是人身上的旧巴。不知那一刻会被人揭起。 十二年前的老战友,丁维河出现了。 我来北京的消息一直只有几个熟人知道,但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太小了。 他在一个深夜找到了我。 而他知道我的电话,竟只是因为一个其他方面的朋友,也与他是朋友。 这个山东小子因为诗在十二年前与我相识。 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少尉。他是一个战士。 写着齐鲁的某种乡村情感。 当然,他是个豪放的小子。所以这是我与他交往的一个主要原因。 但没有想到,十二年后,这个家伙竟然还是变得大咧如常。常在
十二年前的老战友,丁维河出现了。
我来北京的消息一直只有几个熟人知道,但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太小了。
他在一个深夜找到了我。
想象相距太远。 杂志的事仍然在调整中。 当许多人仍然为生计而奔走时,我忽然发现,这些衣食无忧的家伙,你要关注的竟然是她们的精神世界,当他们找到你,问你: 作这本杂志的意义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这样作,我这样作是我想要的吗? 我正在想自己如何面对这些问题。 因为,这也是我的问题。
而他知道我的电话,竟只是因为一个其他方面的朋友,也与他是朋友。
 
这个山东小子因为诗在十二年前与我相识。
想象相距太远。 杂志的事仍然在调整中。 当许多人仍然为生计而奔走时,我忽然发现,这些衣食无忧的家伙,你要关注的竟然是她们的精神世界,当他们找到你,问你: 作这本杂志的意义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这样作,我这样作是我想要的吗? 我正在想自己如何面对这些问题。 因为,这也是我的问题。
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少尉。他是一个战士。
写着齐鲁的某种乡村情感。
当然,他是个豪放的小子。所以这是我与他交往的一个主要原因。
但没有想到,十二年后,这个家伙竟然还是变得大咧如常。常在在晚上十二点时候打电话找我,去某个很破的酒馆里喝酒。昨晚又至两点。
三个人,一个天津某法院的法官,一个快要离婚的女人,一个他。
 
在晚上十二点时候打电话找我,去某个很破的酒馆里喝酒。昨晚又至两点。 三个人,一个天津某法院的法官,一个快要离婚的女人,一个他。 与他交往,听他述说起十二年前的许多旧友,恍若昨天。 自己老了。 而许多回忆也老了。 在他家找到了一本一九九三年自己的诗集,《仰望灵魂》。 这本书记录了一九九三年之前的本人的生活。感伤,九三年之前的西北从军经历,以及对于河西堡、对于凉州这个城市的地理怀念。 也许还有许多点滴的想象中的情感。 一夜读完,发现,自己现在的变化已与当初的理想与
与他交往,听他述说起十二年前的许多旧友,恍若昨天。
自己老了。
而许多回忆也老了。
旧历史与旧记忆往往是人身上的旧巴。不知那一刻会被人揭起。 十二年前的老战友,丁维河出现了。 我来北京的消息一直只有几个熟人知道,但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太小了。 他在一个深夜找到了我。 而他知道我的电话,竟只是因为一个其他方面的朋友,也与他是朋友。 这个山东小子因为诗在十二年前与我相识。 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少尉。他是一个战士。 写着齐鲁的某种乡村情感。 当然,他是个豪放的小子。所以这是我与他交往的一个主要原因。 但没有想到,十二年后,这个家伙竟然还是变得大咧如常。常在
 
在他家找到了一本一九九三年自己的诗集,《仰望灵魂》。
这本书记录了一九九三年之前的本人的生活。感伤,九三年之前的西北从军经历,以及对于河西堡、对于凉州这个城市的地理怀念。
旧历史与旧记忆往往是人身上的旧巴。不知那一刻会被人揭起。 十二年前的老战友,丁维河出现了。 我来北京的消息一直只有几个熟人知道,但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太小了。 他在一个深夜找到了我。 而他知道我的电话,竟只是因为一个其他方面的朋友,也与他是朋友。 这个山东小子因为诗在十二年前与我相识。 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少尉。他是一个战士。 写着齐鲁的某种乡村情感。 当然,他是个豪放的小子。所以这是我与他交往的一个主要原因。 但没有想到,十二年后,这个家伙竟然还是变得大咧如常。常在
也许还有许多点滴的想象中的情感。
一夜读完,发现,自己现在的变化已与当初的理想与想象相距太远。
 
 
杂志的事仍然在调整中。
当许多人仍然为生计而奔走时,我忽然发现,这些衣食无忧的家伙,你要关注的竟然是她们的精神世界,当他们找到你,问你:
作这本杂志的意义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这样作,我这样作是我想要的吗?
我正在想自己如何面对这些问题。
想象相距太远。 杂志的事仍然在调整中。 当许多人仍然为生计而奔走时,我忽然发现,这些衣食无忧的家伙,你要关注的竟然是她们的精神世界,当他们找到你,问你: 作这本杂志的意义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这样作,我这样作是我想要的吗? 我正在想自己如何面对这些问题。 因为,这也是我的问题。
因为,这也是我的问题。
 
 
想象相距太远。 杂志的事仍然在调整中。 当许多人仍然为生计而奔走时,我忽然发现,这些衣食无忧的家伙,你要关注的竟然是她们的精神世界,当他们找到你,问你: 作这本杂志的意义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这样作,我这样作是我想要的吗? 我正在想自己如何面对这些问题。 因为,这也是我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